第二十四章 命悬一线

通过白科长的同意,肖玉指导员走进了关押大龙的地方。

“肖玉姐,你咋来了?”大龙猛一睁眼看见肖玉走到面前,好像看到亲人似的,委屈的眼泪掉下来。

“大龙你先别难过,我今天来是以一个尖刀连指导员的身份和你说话,告诉你,我调到你们尖刀连任指导员。就我们俩个人,你叫我姐姐,我就是你的大姐,你和大姐今天说实话;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年轻人不怕犯错误,男子汉敢作敢为,也敢作敢当,这才是男人,也是大姐佩服的大龙,你说实话给大姐,我在听你说。”肖玉不咋眼的盯着大龙。

“肖玉姐,我不想发什么誓,你是我最敬重的大姐,要是我干的,我死而无憾。不要说我也是穷人出生,不要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我大龙也不会干出这样畜生都不如的事。如果真正的凶手抓不住,为了维护新四军的形象,我愿意当替死鬼,我不怕死你是知道的。可这是不是太离奇了,咋会那么巧呢?咋屎盆子扣在我头上呢?我想不通。”大龙一屁股坐在床上。

“好,大龙,大姐相信你,现在我不和你多说了,时间太紧,我现在出去追查凶手,相信大姐的能力了,我会想一切办法救你。实在赶不回来,不要怨大姐,我已经和你们连长说好了,假如你要被枪毙,就让尖刀连的陈磊执行,听好了,你是个大男人,你是大龙!是大姐心目中最优秀的军人!”肖玉不能多讲,说完站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走出关押室。

肖玉出来后带着李启明三班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受害的家里。她叫班里的战士在很远的地方警戒,一个人带着李启明走向那山坡中的莲子家。

肖玉对这一片很熟悉,在地方上工作经常来这里发动群众,做军鞋动员交公粮常常来,小明子本家的三爹爹她更了解,老支前了,经常在战场上见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

走到门口看见里面很多人,她和李启明没穿军装,大家也没在意,只是认为黄围子的亲戚来看望慰问。

“三爹爹你好啊?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是肖玉啊。”肖玉看见三爹爹在前屋坐着和人说话,主动打招呼。

“哦,你是?嗨!这不是肖队长吗?你咋来了,坐坐,快,小明子倒茶。”三爹爹认出肖玉来了。

“没啥事,这不听说你们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上级领导派我来看看,了解了解情况。”肖玉接过小明子送过的茶水坐下来,她没说是新四军尖刀连来的,怕有抵触。

“还是我们的县委关心我们,你说咋能发生这样的事?太痛心了!”三爹爹说。

“这样吧,时间很紧,部队上要处理罪犯,我能不能和嫂子说说话?”肖玉抓紧时间进入正题。三爹爹当然同意,肖玉又是女孩子,又是上级派来了解情况的,所以肖玉很轻松的就进到莲子的屋。

肖玉进到里屋,看到受害的莲子伤感的靠在床上,相互打了招呼,原本也认识,也没有什么顾虑,一会的功夫就交谈起来。

“嫂子,咱们都是女人,就我们两,我就不客气了,我问点情况可能你难为情,这牵涉到明天就要枪毙罪犯,有些证据还不足问题。你是不是恨这个罪犯?恨就找够罪证,把罪犯绳之以法。”

肖玉首先让她觉得要惩罚罪犯就得有足够的证据,她知道此时的莲子恨不得吃罪犯的肉。

“我问你,那晚你看清楚他的人吗?你大概估计有多高?他身上有没有你能摸到的印记。没事,给小妹说,没有别人。”肖玉鼓励还在悲伤地莲子。

“是这样,当时我睡熟了,迷迷糊糊,不怕你见笑,我还以为是我们那口子……”莲子开始说。

“当我清醒后,我拼命的反抗,我把他的腰部抓伤了,他骂了一句‘日妈’就翻下床跑掉了,再后来就发现他留下的衣服。”莲子说。

“我问你,你是哪只手抓伤他的,这样吧,我还没结婚你不要笑话啊,我做个示范你看看对不对?”要说肖玉真是女豪杰,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做这样的示范,在常人来说羞死了。

“你看,你是不是这样躺着?头冲东边对吧?你说你抓伤他了,你记得是左手还是右手?哦,左手,那右手没抓他的什么地方?”肖玉仰躺在床上举起右手问。

“啊,是这样,我的右手他死死压住,一松手就跳下床跑了。”莲子说。

“是这样,那就是说你是左手抓的他腰间,右手是被他死死压住是吧?”肖玉坐起来问,得到回答后她松口气,她知道大龙的伤势在右边快靠近后腰,她看到了一丝希望。

“嫂子,你再细细想想,这个人含有什么特征,再好好想想。”肖玉坐到莲子的身旁。

“这…这…….有件事…….我…….”莲子吞吞吐吐好像有些话说。

“嫂子,你有什么话就和我说,咱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放过一个坏人是吧?这关系到新四军的名誉和一条命,你知道吗?现在这件衣服的人叫大龙,他是个非常出色的新四军战士班长,立过很多战功,如果说不清,他明天就会被枪毙。”肖玉热情急切的看着她。

“小妹,我也不害羞了,这几天我慢慢回味过,这个人我好像认识,他讲的那几句话,总觉得是个熟悉的人,想了好几天,突然想到他的右手死死压住我时,我感觉他的右手少几个指头,会不会是他?”莲子突然不说了。

“没事,你说说你认为是谁?你怀疑是谁?说错了也没事。”肖玉惊喜的追问。

“好像是住在东头的那个不务正业的吴有财,他吃喝嫖赌什么都干,要不是想起右手少几个指头,我还想不起他说的几句话,越想越想觉得是他,这几天我们家那口子不高兴,我也不敢说。”莲子低低的说。

“好了,我们说的话不要和别人说,你放心,我们一定给你撑腰,绝不放过恶人。走了,你好好休息,不要多想了。”肖玉匆匆走出小屋,打过招呼两步并三步快步的领着李启明下了坡。

来到了战士中间,肖玉一手扶住一棵树低着头,心里难受的想哭一番,她为大龙做了窦娥还不鸣冤叫屈,甚至为了新四军的名誉甘心去死,这该有多么大的胸怀啊。

李启明和战士们盯着指导员肖玉,不知道肖玉指导员在想什么,没找见线索?他们有点绝望。

“李副班长”突然肖玉猛一抬头大吼了一声,把班里的战士,特别是李启明吓了一跳。

“到!”李启明立正挺拔的站在肖玉面前。

“我命令你!带三班火速到东头,逮捕一个叫吴有财的人,必须明天中午带到连队,这个人带不回来!大龙就得死!听明白了没有!”此时的肖玉冷酷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让人望而生畏。

“是!保证完成任务,他就是钻进地球那边,我也要把他挖出来!请指导员放心。”李启明和班里的战友齐声回应。

“出发!我在连部等你们的好消息。”肖玉的一声令下,李启明带着三班很快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肖玉下过命令后,一个人匆匆回到了连部,她没有和三班一块去,她相信副班长有这个能力完成任务。事情真相大白了,现在关键是把罪犯快快逮捕归案,尽快的审讯。她也担心尖刀连干部战士的情绪,不能再节外生枝了,她给团长保证过不会发生事变。

回到了连部,见到了连长和副连长把情况详细讲了一遍,她没说做示范的事,作为一个未婚女子很难为情,只是说了结果。刘连长和新华子很高兴,大龙终于能得救了。

“肖指导员,我真服你了,上级领导真是有眼光,要不是你及时来到尖刀连,我们还真不知道咋办。”新华子说。

“副连长说的对,你这个搭档我认了,这辈子看来是离不开你了。”刘连长信口开河,无意的话,让肖玉心里暖洋洋的。

“说得好,我们刘连长和指导员双宿双飞,永不分离哈哈哈哈哈……”新华子的几句话逗得大家都乐了,几天来尖刀连连部第一次出现了笑声。

尽管罪犯的线索找到了,人也锁定,人还未抓住,就是抓住审讯的结果如何,他死不承认咋办?新四军又不能用刑具逼供,就今天一晚上和明天的几个小时,要做好思想准备。连长安排陈磊的事情,也提前到师保卫处的白科长哪儿说执行的事情,新华子到部队下面怕再出什么乱子。

什么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做到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肖玉一个人在连部静静地等李副班长的消息,她靠到椅子上想睡会,可怎么也睡不着,心急如焚,还是坐立不安。

时间一分一秒的往前走,眼看着连部窗外露出了曙光,肖玉渐渐地在椅子上睡着了。

“报告!”一声门外的报告声惊醒了肖玉,她一愣怔坐好,“进来。”

“报告指导员,吴有财抓住了,这小子一晚上没回家,凌晨才回来,让我们抓了个正着。”李启明报告说。

“好,快告诉连长准备提审吴有财。”肖玉整整衣衫站起来。

吴有财被带进连部,连长和副连长都来了。

肖玉看看眼前这个吴有财;只见他的个子和大龙差不多,下身没穿裤子,还是那个大裤衩,上身一件破的不能再破的衣衫还没扣子,两头破烂的布条绾着死扣,胸前露着肌肉,稍微有点嘴歪,不大的眼睛四处贼溜溜的张望,整个表情混沌无光,就像昆剧十五贯里的娄阿鼠。

肖玉看着眼前这个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吴有财一阵有点恶心;就是这么个人骑在良家妇女莲子身上,就是这么个人差点让大龙命归西天。一阵阵的反胃,一阵阵的气愤,不由得使劲往桌子上一拍:“大胆的吴有财从实招来!”

几个小时过去了,吴有财就是不招,一会在地上打滚,一会叫嚷诬陷好人,一会鬼哭抹眼泪,无赖的到了极点了。眼看的时间就要到了,口供还没拿到,连长和肖玉心急如焚。

“指导员咋办?时间可能来不及了,快安排下一步吧!”连长副连长和肖玉到外面商量,新华子说。

“我看这样吧,副连长赶快按排狙击手陈磊做好准备,同时安排一个排到刑场周围,大龙一倒立即冲上去保护大龙不要再挨第二枪,如果师保卫处的人要补第二枪,坚决止住,就说是尖刀连指导员肖玉的命令。

看起来比我们想象的难,在这我再想想办法,快去副连长,记住,什么主意都是我这个指导员,尖刀连离不开你们。”肖玉把副连长正要反驳的话没听,急的一把推出去,现在她可真急了。

副连长走了后,肖玉在外面走廊来回踱步,突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把刘连长叫来悄悄的说:“这样……”刘连长去了。

一会的功夫,肖玉和刘连长进到里屋,看看了吴有财,说:“你是顽固到底了,本来你坦白了就把你交到地方上,也不会枪毙你的,最多坐几年牢就出来了。好啊,既然你什么也不说就算了,来人!”说着说着肖玉突然翻脸。

“把他绑起来,一会交到营部处理。连长,我们走吧,部队有很多事要处理,在这给他耽误什么功夫,走。”说完就和连长出去了,刘连长可真佩服肖玉,心里急得如火,表面冷静的吓人。

吴有财被五花大绑在连部,门口有李启明和王力站岗。

“ta妈的!还留着他干什么?拉出去枪毙得了,部队马上就要打仗了。”王力按指导员事前说好的话说。

“他活不了,送到地方上可能死不了,你知道吗?部队一打仗就得有个干净的后方,凡是逮捕的人,仗一打响前就得通通的枪毙。你记得吗?上次战役前,抓住一个只偷了几斤包谷的小偷就被枪毙了,这小子活不了。”李启明装作无意的说。

“小心点,别让他听见,”“听见就听见,反正一会就命玩他娘了!管他呢!”

吴有财在里屋听得真真的,此时他觉得浑身冷飕飕的出冷汗,他什么都不怕就怕死,新四军不能用刑具,要不他早就招了。

“糟糕,新四军马上就要打仗了,我说不定我马上哪个就会被枪毙,不行,我要到地方上去,不能在这等死。”吴有财想到这,连滚带爬到门口喊:

“我要交代,快,兄弟说一声。”

门口站岗的李启明说:“你交代个球毛!等会吧,等会你到西天交代去吧!”

“兄弟,我们都是中国人是吧,三老四少帮帮忙吧,我这辈子不忘你的大恩,求求你。”吴有财快要哭了。

站在几米远的肖玉和连长摆摆手,示意可以了。

“好吧,真他娘的麻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给你说说去,你等着。”李启明假装走出去。

肖玉和新华子进去了,吴有财全部交代了,写好供词摁了手印,叫人把他带出去。

“李副班长,你立即带你的三班火速赶往刑场,时间可能还来得及,来不及提前鸣枪示意!快!”肖玉命令道。

大龙被押赴刑场,一路上有百姓观看,还有人纷纷咒骂扔脏东西,大龙面无表情,可跟着的新华子副连长和陈磊心如刀绞,没有证据没有机会解释,只好默默忍受。他们急盼着肖玉再现才干,走一步回头看看是否有快马扬鞭的肖玉影子,直到走到刑场也没看见,看了大龙这一枪必要挨,他们心疼啊

大龙并不知道肖玉的安排,但他对死不怕,只是有点不值得。当看到陈磊举起枪瞄准自己后,他突然大喊一句:“英子!大姐!蓉蓉姐!我先走了,你们保重啊!”他发自内心的呐喊在刑场让尖刀连的指战员心颤。

陈磊端着枪流泪了,但他不能慌,必须瞄准大龙心脏稍微偏离一点点,一不小心大龙的命就没有了,到时尖刀连的战友谁都不会原谅他的,他必须镇静、镇静、再镇静!他的二拇指伸向扳机。

“哒哒哒….”远处传来捷克轻机枪声,随着一阵冲锋枪和盒子炮声。

只见远远跑来的李启明抱着机枪冲过来,三班战士所有的冲锋枪机枪一起往天上打,边打边喊:“枪下留人!枪下留人!”

新华子副连长笑了,陈磊放下了枪也笑了,他们像是身上背着个大山,一下子没有了,轻松地快飘起来了,消息很快传到连部,肖玉高兴的和刘连长拥抱在一起。

“指导员,肖玉姐……”尖刀连的战士干部拥着大龙回到了连部,一进门看到肖玉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大龙轻轻的走到肖玉跟前,脱下军装轻轻的盖在肖玉指导员身上,大龙举起右手敬礼,所有尖刀连的战士干部举起右手敬礼,他们深深的敬重这位大姐一样的指导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