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冤屈

“唉,那几天我们尖刀连的战友几乎没有一个人睡好觉的,我更是寝食难安。”李叔讲到这里停顿下来了,从身上掏出一支烟点燃,狠狠抽了一口。母亲没有说话,那个时候还没出现母亲,后来听爸爸讲过也是轮廓,没有现在李叔讲的详细激昂。

“李叔,有那么巧吗?什么都是天衣无缝,最后爸爸咋样死里逃生的?”我有些急,就像听书一样,急的想知道下回分解。

“还是你肖玉婶子把你爸爸救下来,就是在你爸爸走的那天,一直在你刘大爷身边的老太太,一直手拉着手的那对老夫妇,一直在你爸爸陵前不停地哭泣的肖玉大婶。刘大爷就是当年的尖刀连连长,他的夫人就是你肖玉大婶,,也就是那个时候的指导员肖玉。”

“是吗?她就是那个‘巾帼不让须眉’的肖玉大婶?”大妹菊花有点不解的问,她怎么也不能把现在的肖玉大婶和李叔讲的肖玉同日而语。

“是啊,你们看现在的肖玉大婶老态龙钟,步履蹒跚的样子,老了,加上在战争的年代常年露宿野外,在消灭六十九师受过重伤,后来在解放天津的战役中,腰部被流弹打中,出院后才离开作战部队,到后勤部任部长。

你可别看现在的你肖玉大婶,那个时候是又漂亮又能干,精悍利索麻利,那一点都不比男兵差,尖刀连没有一个人不服的。特别是在解救你爸爸大龙的事情,让她第一天报到尖刀连就显示了她的才干,连团长头疼的事都解决了,在这件事上得到师首长的高度赞赏。”

“李叔,李叔不要再说别的呢,说说爸爸是咋解救的?”向前彩虹也有些急。

“还叫李叔!”母亲拍拍姊妹两的后背嗔怪道。

“叫李叔就叫李叔吧,多年了可能习惯了,慢慢来吧,别怪他们。”李叔没在意,继续述说充满离奇的具有戏剧般的奸污少妇事件……

肖玉不敢歇息,快马扬鞭一口气赶到尖刀连。她手拿着马鞭大步流星的走进尖刀连连部大院。院门口站岗的哨兵是个新兵不认识肖玉把她拦住了。

“这位大姐你找谁?”哨兵问,“你们连长呢?在吗?”肖玉边回答边往里走。

“哎哎哎,这位大姐你不能进去,连长正在发脾气,任何人不见,嗨,站住!”哨兵横在肖玉的面前。

“走开”肖玉一把推开哨兵正要进连部,只听见‘咣当!啪!’一个玻璃杯摔到地上,还有一个军用壶摔到地上的声音,把刚要进门的肖玉吓了一跳。

“他奶奶日妈!我就不信了!老子就是这个连长不干了也不能让他们把大龙枪毙了,大龙会qiang奸妇女?就是枪毙我十次我也不相信!各排马上集合,抢也得把大龙给我抢回来!”刘连长在连部走来走去吆喝着。

“连长,不要冲动,这样会犯军纪,救不了大龙反而把自己贴进去,再想想。”新华子副连长在一旁说。

“天塌下来我顶,上军事法庭我去,给老子集合队伍”刘连长大嗓门就差没把房顶震塌。

,在连部的各排长和班长都在,特别是大龙三班李启明和同乡战友更是激情万丈,听到刘连长的命令,齐声应对:“是!”正要出去集合队伍,迎面和肖玉打了个照面。

“肖玉大姐,肖玉姐,你来了?”出门的排长班长大都认识肖玉,大都比肖玉小,也都知道和连长的关系,所以同称肖玉为大姐。

“都回去,我有话说,回去回去。”肖玉把大家拦回去。

刘连长回头看见肖玉来了,脸色稍微笑了一下,难看的脸笑得很勉强,像是哭。

“你咋来了?”刘连长问,肖玉把团部的任命书交给刘连长,他看了看然后对大家说:

“今天正好各排班长都在,介绍一下,这是肖玉,大家早就认识了,现在调到我们尖刀连做指导员,大家欢迎。”大家一起鼓掌,由于当前大龙的事影响鼓掌不算热烈。

“我说句吧,时间紧我就不多说了。我知道大家都为大龙的事烦恼,这件事我在团部听说了,现在大家先到外面等候,我和连长副连长商量一下?你们先出去吧。”肖玉没多说,她知道时间紧,现在的每分每秒都很宝贵。

“连长啊,你咋这么冲动,还集合队伍硬抢,你想干啥?你这样不仅解决不了事情,整个尖刀连都会受牵连,你想搞垮尖刀连?当了连长了还这么蛮干!”人们出去后,肖玉心疼的看着刘欣说,她看到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大汉,在大龙这件事上消瘦了不少。

“你说咋办?就眼睁睁看着大龙被枪毙?你来了,你是指导员,你说大龙是这样的人吗?”

“我在团部都说了,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大龙会干出这样的事,可证据如山,你的找出不是大龙干的证据,你的抓住真正的犯罪人,这样才能解救大龙,对吧?”肖玉说。

“团长和赵营长也是这样说的,我们去问受害人,人家根本不见我们。师部保卫部的白科长也不容我们多说,你看肖指导员该咋办?时间不多了,今天再找不住证据,明天中午十二点大龙就会被枪毙,把我们急死了,没办法了,连长才要……”新华子副连长说。

肖玉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大脑在飞快的转动,走到新华子跟前说:

“这样吧,我提个建议你们看行不行?第一;我原来在这里工作过,地方的老百姓熟悉的不少,把三班给我带走,我要是发现作案的人立即逮捕抓回来。第二,如果时间来不及了,你们过来……”

肖玉把连长和副连长叫到眼前悄悄的说:“你去师部保安处提个要求,就是说你们和大龙是生死战友,枪毙大龙让尖刀连的人去执行,派狙击手陈磊执行,当场击毙还不能死去,过后再救回来,这样大龙不得不挨一枪了,这一点陈磊应该没问题。记住,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一定要保密。过后送大龙到地方上修养,这段时间要抓紧时间抓凶手。”肖玉说完看看连长。

“好啊好,到底是指导员,你来尖刀连是当之无愧的指导员,我服了。”刘连长脸上出现了笑容。

“最好是在枪毙大龙之前抓住凶手,大龙本身就受过伤,无缘无故再挨一枪……”新华子听指导员说完也同意,他很赞成肖玉的说法。

“就是你啊,动不动就是集合队伍,你以为这是打仗,真是……”肖玉说这话时顿觉像是和丈夫说话一样,副连长在跟前她有点脸红了。

“好了就这样,不要啰嗦了,李副班长!”刘连长往门外大喊。

“到!”李启明应声而到。

“你们班跟着指导员执行任务,其余排班原地待命,李启明你小子机灵点给老子!”刘连长下令。

李启明的三班跟着肖玉指导员走了,肖玉令他们换成便装。

肖玉首先来到了关押大龙的地方,她要见见大龙,尽管她不相信大龙会干出这样伤天害理的勾当,但种种情况让她不得不心里有个疑惑,咋会那么巧合呢?难道是百年不遇的巧合?她要亲自问问大龙,从中找出蛛丝马迹。

关押大龙的地方在离连部不远的一个四合院中,四周岗哨林立,大都是师保卫部带来的警卫,屋里桌上摆着一盘子蔬菜几个苏北的特有的粗粮‘大炉饼’这种饼是用玉米面做的,贴在锅上烧熟而成,在当时这是最好的食物,也是苏北人民百姓餐桌上的最好饭食。

大龙靠在床上情绪低落,他实在想不通,好好在家里祸事却从天降。在祭奠完母亲后睡着了,天快亮了才回到住所,新华子副连长来查岗查哨发现他不在,在班里的战友也不知道班长干什么去了,大龙是个很靠谱的人,新华子副连长也没在意,心想:一定是有什么事或者肚子凉了闹肚子,一会就回来了,回到连里也没给连长汇报。

谁知第二天下午师里保卫处在白科长的带领下逮捕了大龙,大龙为丢失的衣裤四处寻找时,十几名持枪核弹的士兵把大龙押走了,班里的战士和副班长李启明顿时傻了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飞快的报告了连长。当刘连长来到关押大龙的临时住所,师保卫处白科长已在审问大龙。

“你是叫大龙吗?尖刀连三班大龙吗?”大龙还没回答,刘连长闯进了审讯室。

“请问你们有什么权利随便逮捕我们的战士?我是尖刀连连长刘欣!”刘连长的大嗓门使白科长一愣。

“我们是师保卫部的,受命逮捕叫大龙的罪犯,这是团里的文书,请你不要干扰我们军务。”白科长坐在椅子上没起身说。

“罪犯?大龙犯了什么罪了?”刘连长大吃一惊。

“这个叫大龙的人,夜闯民宅奸污少妇,证据确凿。”

“奸污少妇?哎哎哎……首长,你是不是搞错了,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我担保!”

“你能担保吗?五月十七日的晚上他在哪里?现场有他的衬衫,根据受害人的口述,在他qiang奸少妇时有抓伤的痕迹,还有他常说的口头语也是一致的,这还有假吗?”白科长的一番话,让刘连长瞠目结舌。

接下来就是调查,一切对大龙都不利,大龙说那天晚上祭奠母亲的河湾什么也没有了,没有人作证,衣裤说是丢了,也没有人作证,腰部的伤势说是掏鸟窝受伤的也没有人作证,一切一切都说不清了。

大龙这个冤屈啊!倔强的大龙最后不在辩解,就等死。

如果拿到现在来说就简单了,找个法医验证一下就行了,做一下血液对比。可那个年代哪有这些技术?没有铁的证据不是大龙所为,为了新四军形象和威信,大龙必死无疑。

肖玉的到来,会不会扭转乾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