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满载而归

“老班长!老班长!”大龙飞快的跑到老班长眼前把老班长抱起来,大龙看到从炮营深处跑来一伙手持冲锋枪的士兵冲过来,黑暗中看不清有多少人,前面的刘排长他们边打边撤。

“大龙,快撤,点燃最后的炸药!快!”新华子喊大龙,但在此时大龙他们已撤不出来了。

“快!把老班长抱到后面的汽车里,李启明,还有你,你,跟我来!”大龙带着几个战士飞快的去点燃后几个炸药包,然后以很快的速度躲到大炮后面一百米的汽车后面。刚刚隐蔽好,最前面点燃的炸药爆炸了,轰隆隆的炸药声响彻夜空,炸起来的大炮零件当啷当啷的落在后面的汽车上,躲在汽车后面的三班战士和大龙老班长安然无事。

刘排长完成爆破任务后,按原定计划极快的带领战士撤出,在弹雨中牺牲了三个战士。撤到炮营外围来到担任阻击的赵连长面前:“报告,爆破任务完成,炸毁一半以上的大炮。”

“好!立即撤出阵地,听我的指令!全部都有,投手榴弹!撤!”连长一声令下,全部人员一人一颗手榴弹投出去,随着爆炸声迅速撤出。

部队撤出山岭后面后,发现敌人没有追击,就停下来:

“刘排长,清点人数。”连长说。

“报告!我们三班就我和一个战士回来,大龙和老班长其他战士不见!”班副柯宏伟跑过来。

“怎么回事?”连长问。

“在撤出时,我喊大龙和老班长了,他们都听见了,天黑也没太注意,我以为他们跟出来了,三班就出来两个,除去大龙和老班长几个全撤出来了。”新华排长报告。

赵连长急躁的来回走,他怎么也没想到大龙的三班就冲出两个人,不会全部牺牲吧?他在问自己。自从大龙参军后到尖刀连一系列的战斗,他对大龙李启明还有董事対王力这几个新兵的表现十分欣赏。特别是大龙的睿智勇敢让他镌骨铭心。在攻打城堡王麻子的团部,大龙独出心裁的想法不是一个新兵蛋子的所为。他完全能带一个班和一个排,原计划这场战斗下来,修整后打报告提升大龙。这些兵可是尖刀连的宝贝,不能这样消失掉,只要他们还活着,一定要救出他们!赵连长心里暗暗说。

“连长!我们杀回去救大龙他们吧!大龙是点燃炸药才耽误时间的!杀回去!杀回去救大龙!”连里的战士纷纷围过来请战,特别是攻打城堡原来的突击队员,这些突击队员和大龙有了极高的感情,他们对这个个子不高眼睛很小的大龙很崇敬。大龙尽管早早的立功,也受到连长得青睐,可大龙从不好大喜功,居功自傲,对待每个战士就像亲兄弟一样。

“新华排长,你说说,现在炮营应该在做什么?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们会再杀回去?”连长问新华排长。

“按正常的思维来说,我们是小股部队,已经达到目的,很艰难的撤出,再要杀回去无疑是在送死,除非是指挥员脑子出了问题。

再说大龙他们不可能牺牲,按大龙的机灵劲,有可能是撤不出,或许是有受伤的战士拖延了时间,躲在什么地方。我是这样想的,如果再重新杀回去,大龙他们在里面再杀出来,动作要快,会成功的。这也是人常说的逆向思维,反其道而思之,出奇就可能制胜。”新华子说。

“好!杀回去!刘排长!你率原突击队成员救大龙,记住要快!我和新华排长给你们掩护,同志们!拿出猛虎下山的本色,杀回去!走!”连长一声令下,全部人员急速往回跑。

炮营现在一片混乱,来回跑动的士兵急着救火,到处火光烟雾漫迷。大龙和老班长霍林还有三班的战士都躲在远处拉大炮的汽车后面。老班长胸口鲜血染红了军服,大口大口的喘气。

“大龙,你们..不要……管我了,我…不行了,你们想..办法撤出,我…..来掩护。”老班长霍林十分困难的说。

“老班长,你不要说话了,我不会把你丢在这,要死一起死,要冲出去一块冲出去,你不要多讲话,保持体力。王力!注意警戒!你们过来我们商量一下突围。”大龙把李启明还有董事対几个战士叫过来。

“现在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必须在天亮前冲出去,李启明你背着老班长,董事対你断后,我在前。一会我们大模大样的出去,天黑我们又是穿着他们的军服,在夜色中他们不会认出我们,再说谁会相信我们有这个胆量,这也叫出其不备。大家一定不要慌,趁混乱杀出去,记住我的手势,我往上一举,大家就开火,然后我们冲出去,动作要快,明白了没有?”

大龙再次显露出他的指挥才干。

“明白!”大家悄悄的回答,在班里没有一个人不服从大龙指令的。

十分钟后,就在赵连长他们往回杀的时间,大龙和三班的战士从车后走出,大龙走在前面,手里提着镜面盒子炮,胸前挎着冲锋枪,他把机枪交给他身后的战士,坦然自若的走在前面。往外走的样子就像刚被袭击的警卫部队,在混乱中谁也没注意,很快就走到了炮营边沿时,被在外围的警卫拦住:

“站住,干什么?”炮营警戒士兵问。

“啊,我们一个老哥被新四军打伤了,很严重,你们警卫连的医疗所在哪里?赶紧看看,要不就没命了。妈的!哪儿来的新四军!倒霉透了!”这时大龙犯了个他没想到的错误,也是百密一疏。他是苏北人,自然是苏北话,而十一师没有苏北人,或者说在这的炮营没有苏北人。

“放你的狗屁,谁都不许动!举起手!要不我的机枪不认人!我们这就没有苏北老!”警卫兵机枪拉上栓。

“好好,你们误会了,我举手。”大龙把手举起来,他举的是一只手,这就是信号,就是开火的信号。只听后面的机枪冲锋枪响了,全班一齐开火,把面前的敌人撂倒。正要往前冲,被后上来的士兵火力压的抬不起头。

要说十一师的兵反应就是快,炮营那边的士兵听见枪声迅速的往这边移动。

“大龙,怎么办?拼了吧!”王力打了一梭子来到大龙跟前。

“不要急!保护好老班长,一会援兵就到了,坚持一会,投手榴弹!快!”大龙疾呼。

“大龙,你说连长他们会杀回来营救我们?”董事対问。

“一定会!坚持住!打!不要节省子弹,统统打光!”大龙发怒了,此时的大龙就像一只怒吼的狮子。

赵连长他们刚刚翻过山岭就听见炮营响起密集的枪声,赵连长知道这是大龙他们在突围,心里一阵的喜悦:“他奶奶的!这才是我的兵!到多会都不是孬种,就这几个人就敢突围拼命!快!大龙他们还活着,刘排长!带你的兵给老子往死得打!救出大龙和老班长!”

“是!”刘排长洪亮的声音在夜空回荡,知道大龙还活着,他和连长的心情是一样又高兴又激动,好像大龙是座金山,让他终于找见了。

“冲啊!杀啊!……”突击队原队员就如夜色中的狼,两眼发绿光,猛扑过去。

在前面阻击大龙警卫连的敌人做梦也没想到反杀回来的尖刀连战士,由于没有防备,只杀的鬼哭狼嚎,丢盔卸甲,鼠窜狼奔。

刘排长在前,班副在后,发疯的冲进炮营,边打边喊:“大龙!在哪里!”当看见大龙和背着老班长的李启明他们,高兴的喊叫:“快撤!连长在外接应,我来掩护!快!”

大家看见营救他们的刘排长来了,董事対高兴的说:“大龙你神了,连长真的营救我们来了。”

“少废话,保护老班长撤!”大龙一声怒吼,往后面连着投出几个手榴弹,在爆炸声中飞快的掩护李启明和三班战士撤出。

三班全部来到赵连长眼前,连长看见背着的老班长知道受了重伤,命令三班背着老班长赶紧走,他和战士们边阻击从东边来的警卫连冲锋,等一排长一块撤回。

一会的功夫,刘排长和原突击队员撤回到炮营边沿。连长说:

“刘排长你带领战士们撤下去,留下一个班有我在这掩护,时间一长就怕撤不下去,敌人的援兵马上就到,到时谁都走不了。”

“连长,让我们掩护,你带战士们撤。”刘排长说。连长没同意,说这是命令,让他执行。

“刘排长,这样吧,留下我们原突击队员,你和连长一块撤下去,相信我们,保证完成任务。”班副柯宏伟请求。正在这个时候,大龙突然返回来,来到连长身边说:

“连长我回来了,三班已经安全撤出。我有个想法;是这样:‘不管留下谁都是九死一生,我们在前面把还有的炸药和手榴弹放在一起,所有的手榴弹加起来打开导火索,用我们的绷带绑在导火索上,两头拉开,绑在树枝上,我们一起撤出,敌人冲上来绊倒导火索………”大龙还没说完,连长就说:“明白,快!把炸药和手榴弹统统给大龙!快解绷带!大龙带几个战士到前面行动。”

连长带着大家在大龙后面猛打,柯宏伟的轻机枪不停地再响。趁机会大龙和几个战士拿着剩余的炸药和集数的手榴弹在前面的洼草地一字排开,用绷带拉开绑在导火线上挂紧在树枝上。

“连长,全部炸药手榴弹挂上弦,准备撤吧。”大约十几分钟,大龙和战士返回。“撤!”连长一声令下,大家一阵猛射击轰炸,在敌人卧倒抬不起头时,战士们迅速撤下来。

枪声越来越密,夜袭的部队突然停止了还击,敌人更疯狂的冲上来,还没来得及看到尖刀连的队伍,就听见轰隆隆的炸药声和手榴弹连续的爆炸,火光冲天烟雾缭绕,一番鬼哭狼嚎。

就是这样争取了时间,尖刀连的全部战士拂晓前安全撤回到小李庄。

这场战斗结束后,大龙却莫名其妙的碰见一个与他生命有关的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