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夜袭炮营

整编十一师在离晓店的十公里处和二十七团接上火,战斗一打响就进入了白热化,呼啸大炮声响彻天空,双方都伤亡很大。我新四军二十七团在枪下倒下的并不多,在十一师大口径的榴炮轰击下死伤无数,站在指挥所的团长孙海在望远镜中清楚的看到被炸飞的战士,两眼急的直冒火,大声吼:

“给我接通尖刀连,他娘的!怎么搞的?”一会的功夫尖刀连接通了。

“是赵连长吗?怎么搞的?敌人的大炮还没搞掉,我命令你们尖刀连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敌人大炮,这是死命令!完不成任务你们尖刀连的番号就取消吧!你这个连长就别来见我了!”

对方的赵连长大声的回答:“是!完不成任务我提头来见!”

战斗继续,一次次冲锋被打下去,二十七团就像钉子一样死死钉在十一师面前,打了一天始终没有让十一师往前迈进一步。

这次二十七团把老底子都拿出来了,轻重机枪,特别是九二式重机枪全团就四五十挺,缴获王麻子的迫击炮、掷弹筒及战士手里的美式装备在这次战役中都发挥了强有力的作用。连胡琏也感慨的说:“这次可遇见了劲敌。”

孙海也和身边的人说:“整十一师确实不是浪有虚名,首长真是有远见,从敌我态势来看,多亏把我们放在这里,换给任何一个团都会守不住的。为什么?我们装备好啊!子弹充足,再打三天我们也不会弹尽粮绝的。再一个是:‘我们沾了以逸待劳的光,而整编十一师则是劳师以远十分疲惫,在前面十一师已经连续和兄弟部队作战三天三夜了,再加之我们尖刀连的夜袭。种种条件对他们都不利。

孙子曰:兵贵胜,不贵久。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在危急中狡猾的胡琏犯了兵家大忌,没有好好下功夫侦察过,光知己的部队能打能冲,岂不知新四军部队在消耗他的意志,钳制他的步伐,对我军的游击战搞得昏头转向,这也是我们总部首长的高明之处。”

胡琏不是不懂这些,他是个素质极高的将军,治军之强悍严谨和智商都在其他军官之上,只有一个高级军官敢和他平分秋色,伯仲之间,也是他钦佩的人,那就是敌军中王牌中的王牌74师师长张灵浦,后来74师在孟良崮被歼灭,胡琏泪如雨下。

整编六十九师在危难之中与公与私他都是义不容辞的要营救,这也是一个军人特有的职责,拿历史唯物主义观点角度来看;可见胡琏和张灵浦都是很称职的将军,可惜的是以蒋介石为首的政府腐败造就了他们悲哀的结局。

刘排长子送走肖玉后,他下令全排抓紧时间睡觉,准备晚上袭击炮营,白天已派出当地民兵化妆侦查炮营的基地所在。

傍晚时赵连长带着一个排来到一排小李庄。在小李庄开了个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排长班长还有大龙。刘排长汇报了袭击工兵营的情况,说到营救肖玉的情况,赵连长说:

“你们做的对,大龙你又立了大功!仗打完我会给你团里请功,真看不出你小子智慧胆量能捅破天!不简单啊!”大龙微微脸红:“连长,这都是刘排长指挥的好,我没什么。”

“好了,别的不说了,时间紧任务急,白天我们团和十一师打了一天,伤亡差不多,我们今天吃了大炮的亏,这狗日的大炮都是大口径榴弹炮,我们战友牺牲了不少。团长命令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摧毁炮兵营。我带来二排和你们一起参加夜袭炮营,三排在指导员的带领下吸引住敌人搜索部队,配合我们的行动。

现在分配一下任务;我带一排打主攻,冲进炮营实施爆破,炸药我带来了。记住,不要和敌人恋战,主要目标就是大炮,炸毁摧毁是我们的目的,打完迅速撤出。二排长,你们负责阻击增援的敌人,据可靠情报炮营有一个警卫连警戒,二排的任务是主动出击打他的警卫连,从而保证一排炸毁炮营。

听明白了没有?”“明白!”在座的干部异口同声。

“再就是,今晚全部换上敌人的服装,装作搜索部队走到跟前再开火,我们的神枪手陈磊在同时首先打掉炮营的全部大灯,然后守在后面专打军官和敌人的机枪手!好!就这样,等侦察员回来了我们就行动,现在抓紧时间休息,明天我们就是全部打光也不能让他的大炮再打响!这可是团长给我们下的死命令!如果完不成任务老子就提头去见团长!你们也跑不了!有没有信心!”“有!”洪亮的回答震颤着小小的土屋。

傍晚负责侦查炮营基地的两个民兵回来了。地方的民兵真是不含糊,他们对这一带的地形了如指掌,他们都是在这从小长大的,对这的山山水水闭着眼都能跑个来回。一天的功夫就闹明白炮营的基地,在和连长汇报时,也略带担忧的说:

“连长,炮营是找见了,可我们走不到跟前,那儿的警戒不得了,不得人走近,据我们远处观察,士兵都严正以待,轻重机枪十几挺,大炮在山洼里,四周制高点都有重机枪把守,山洼的中间还有暗哨,守护周围的士兵都是跨着M3冲锋枪来回走动。

看起来担任警戒的不仅是个加强连,好像又增加兵力。如果不知情的情况下冲进去,四周的制高点和半山腰的暗哨一齐开火,交叉火力让我们一个也跑不了,都会被当成活靶子。”两个民兵一口气汇报完。

“你们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把你们画的地形图给我。”赵连长安排两个民兵休息去了,随即把刘排长和二排长班长班副加之大龙叫来。

“同志们,这是民兵同志们画的炮营地形图,标出的火力点和制高点的配置。根据情况看来事态很严重,敌人加强了警戒,我们原来计划的任务要改变,假如我们贸然猛冲必然会造成重大的伤亡。首先必须先干掉制高点的敌人和半山腰的暗哨,然后我们掌控四周的制高点。

现在分配任务:刘排长带一排化妆成十一师一团一排搜索部队从正面突击,二排挑出

十二个战士,三人一组去干掉制高点和半山腰的敌人,任务完成后打手电亮光示意,然后守在那里掩护撤退阻击敌人。二排剩余的人跟我组成第二梯队冲击警备连和阻击增援的敌人掩护一排炸毁炮营。牢牢记住;速战速决,不能全部炸毁,但一定要给炮营造成重大创伤!

同志们,今晚的任务很艰巨,在我们面前的敌人不是一般的敌人,个个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我们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千万不能轻敌,我们的目的就是一个!炸毁炮营!不能让它白天再猖狂,我们炸毁一门大炮,我们的战友就少牺牲少伤亡。大家明白了没有?”

“明白!坚决完成任务!”在座的指战员起立大声回应。

夜深了,全部整装待发的战士在小李庄等连长的命令。刘排长和新华子走到战士面前,一个一个的检查装备,一排战士个个是敌军服装美式武器,除去手榴弹外每人都抱着一个炸药包。

大龙和李启明站在老班长和班副跟前,精神抖擞,意志强悍。多次的战斗,大龙已被排里公认为智慧的宝囊,谁都不把他看作为新兵蛋子了,看到连长对他的重视,底下的战士对大龙更是肃然起敬。虽然大龙还是个战士,但他在战士的眼里已是班长排长了。

“出发!”连长的一声令下,在当地的民兵带领下,冲出了小李庄。

夜里的急行军走了一个小时才到了一个山岭地,部队隐蔽在山岭中观察;山洼下有片开阔地,大约有一倾地左右,前面一排排大口径榴弹炮像个大型杠杆齐刷刷的冲向晓店方向。四周探照灯晃来晃去,嗡嗡的发电机声从远处传来,四周石块垒起的工事有来回流动的哨兵,制高点看不到灯光,可以想象有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山洼的警戒线。

“现在消灭制高点的突击队行动!完成任务打灯光,然后守在那里注意观察。”连长下命令。十二个战士各有一民兵带领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中,部队悄悄的隐蔽在山岭等候信号。

过了半个小时还没动静,隐蔽在岭上的赵连长十分焦急,如果这一步任务完不成,整个计划就会泡汤,大家死盯着山上的动静和信号。

“连长,你看,有光,看看,都有了,成功了!”又过了十几分钟,山上发来信号,说明任务完成了,刘排长第一个先看见的。

“刘排长,行动!”“是。”刘排长一挥手,全副武装的一排从侧面走出,刘排长走在最前面,新华排长紧跟后面,他熟悉敌军的一切,随时可以提醒走在前面的刘排长。

“站住!干什么的?口令!”离炮营还有五十米时,巡逻的士兵发现了他们,拉栓持枪喝问。

“我们是三旅一团五营一连一排的,受命搜索小股新四军,什么ta妈的口令,我们刚过来哪知道?叫你们长官来,我们要到炮营里面检查!”刘排长镇静的回答,然后小声对后面说:“准备战斗!”身后所有的人打开了保险,子弹推上了膛。

“胡闹!我们炮营还他娘的检查?真是:哈巴狗带串铃---充什么大牲口!不会是新四军的探子吧!不要往前走,要不老子就开枪了!站住!”

“我告诉你说,据情报说今晚有新四军小部队袭击炮营,你小子别他娘的说大话,一旦闪失让新四军钻了空,师长非枪毙你不可!还不快快叫你们长官去!”刘排长说着慢慢的往前移动。

“好,你们别动啊,我去叫我们连长,弟兄们看好了,我去去就来。”说完他跑向连部。

这个时候刘排长他们已走到离哨兵几十米远了,看看时机一到,大叫一声:“开火!冲!”

刘排长话音没落,站在身后的大龙手端着捷克机枪喷出火焰…哒哒哒……一梭子把眼前的哨兵撂倒一片,班副柯宏伟的机枪也响了,全排战士旋风般的冲上去,边打边往大炮跟前跑。

“快,把炸药往大炮中间点燃,快!”刘排长下令,抱炸药的战士冲了进去,每隔几个大炮放一包炸药,老班长带领三班一马当先往前冲,大龙李启明和班里战士紧跟其后,十几分钟全部放完,大龙点燃了第一个炸药,接着往回跑一个放炸药的地方点燃一个,就在快点完全部炸药时,老班长中弹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