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龙闯狼窝

天大亮后,吴海带领其他民兵回到了小李庄,刘排长焦急的问:“肖队长呢?怎么没有跟你们回来?”当得知她独自留下掩护更是焦急万分,赶紧叫通讯员通知大龙李启明到他这来。

“大龙,李启明,你们听着,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化装成百姓出去侦察,到工兵营打听肖玉同志的情况和敌情,天黑之前赶回来,听明白了吗?哦,等等!叫上民兵吴海一块去,他了解情况。”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大龙李启明立正敬礼

“好,把民兵兄弟的衣服换一下,准备出发!”

拂晓的早上,肖玉面对前面的敌人没来得及开火就中弹倒下,被一窝蜂上来的士兵冲上来摁住,然后绑起来。肖玉忍着疼痛的伤口愤怒的盯着眼前的敌人。

一个连长似的人物,从山岭走来走去,又来到肖玉跟前,说:“ta妈的!打了一晚上死了我们好多弟兄,就ta妈的一个母猴在闹天空,说!别的人去哪啦!不说枪毙你!”他挥动着手里的盒子枪.

肖玉现在胸前鲜血染红了破旧的棉袄,也不知打到哪里了,她咬咬牙没吱声。

“来人!把她押到营部叫卫生兵给她止住血,现在还不能让她死,我们要让她说出昨夜偷袭的新四军藏身处!”连长下令后,持枪核弹的士兵押着肖玉下了山岭。

肖玉被带回工兵营一间放杂物的帐篷,绑在一根柱子上,流血的胸口已经在营卫生部止住,昏迷一上午的她在中午醒过来。

她看看周围的环境知道自己被捕在工兵营,门口有站岗的士兵。她再看看自己的胸前的衣服被拉开半拉,雪白的绷带缠了几圈,半裸露的女孩子隐si处让她羞愧不已,她不知道是不是男士兵给她包扎的,她也知道今天要是活着出去恐怕比登天还难,她咬紧牙关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从她在党旗下宣誓那天起,她就知道有这一天,她不胆怯不恐惧。她只是祈祷刘排长他们千万不要来营救她来,敌人肯定已经埋伏在四周,做好了口袋等你来钻。千万不要来啊!她心里在喊,她希望她心灵深处的疾呼,刘排长他们能听见。

自从知道刘排长就是老百姓们传说中的英雄,就对刘排长肃然起敬。刘排长撤离de那一瞬间直呼她的名字,她仿佛在什么地方听见过这样的直呼,这种阳刚中带有柔情的直呼,实在是熟悉不陌生,在哪儿呢?她苦思冥想想不起在什么地方?难道是在梦里?难道是在轮回的上一辈?

肖玉感到自己的生命就要到终点了,她使劲的扭扭身子想把左右的衣服往前动动遮盖住胸前,她要自己形象美一点,大义凛然的走向刑场。

绑得太紧了,没起到作用,她透过帐篷的小窗往外看,她看到外面有好多不知从哪来的民工在士兵的监督下收拾残局,她知道这是昨晚刘排长他们的杰作,整个营部一片狼藉,也不知他们从哪找来的老百姓有十几个。

突然她看到两个熟悉的人,一高一矮,矮一点的那双炯炯有神的小眼睛对她印象很深,尽管换上了老百姓的衣服,她一眼就认出来是一排的战士。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刘排长已经着手营救她了。

这哪行?四周岗哨林立,戒备森严,从早上她就发现整队整队的士兵来往穿梭精心布置。一个身经百战的刘排长难道连这点也看不出想不到?明知道前面是陷阱还要往前冲,这不正中敌人的圈套吗?不过她对刘排长这么快就派人来营救她很是感动,她的眼有点湿润,可她也怕因为她再牺牲战友们,她急得就像现在胸前往下滴的血,是心在滴血。

大龙他们跟着吴海返回到朱庄,朱庄是吴海的家,稍微休息他就出去打听情况。一会的功夫就回来了,他对大龙说:“刚才我听我们家三婶家的大儿子打柴回来说:‘军营里抓住一个女人,看起来肖玉队长已被俘,说受伤了,现关押在工兵营。唉!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羞愧啊啊!当初本不该服从她的命令,我们留下掩护。”

“好了,不要自责了,现在是咋样营救?强行冲进去是不行啦!敌人肯定有准备,硬拼的话伤亡很大,让我们想个好办法。”大龙说。

“还有一个事情,不知有没有用?昨天我们攻进去一顿狂炸,把工兵营炸的几乎成了废墟,当兵的光顾着加强警戒了,派人来叫十几个人修筑工事,收拾被炸毁的设备营房。干完每人一个大洋。”

“哎,这是个机会,你想办法让我和李启明混进去,然后瞅机会营救肖玉同志。”大龙一听为之一振。

“混进去没问题,我们庄的村长是我们的人,可武器咋带进去?进营部要搜身,晚上不让回来。”吴海有些担忧。

“先进去再说,武器进去再搞,就这样办!你去安排,我们走了后你火速回去给排长汇报,等我们的信号,说好,信号是火光,我们会放把火把帐篷点着,那个时候在行动!”

大龙虽然现在还是个战士,但已显示出一个指挥员的才能。

就这样大龙和李启明在朱庄村长的帮助下混进了工兵营。在路过关押肖玉的帐篷时,大龙无意中看到绑在柱子上的肖玉,满脸血迹半袒lu的上身裹着白绷带,还有一滴一滴的血往下滴,不由得心如刀绞,边干活便苦苦冥想如何营救这位女豪杰,大龙由衷的钦佩一个年轻女子能大义凛然,面不改色的豪情。

在修筑工事的时候,偶然偷听到的几个士兵在一起议论。

“妈的!昨夜一股新四军厉害,穿着我们的服装,武器还精良。还把我们营长不知闹到哪儿去了。营部的长官们急得屁股着火,那个女新四军真他娘的骨子硬,审问了几个小时,什么也没说。”

“能不急吗?副营长、营参谋、还有我们连长都是和营长生死兄弟,到现在营长身上还有块弹片,就是为了救副营长留下的,要不是让这个女新四军做诱饵?早就枪毙了!”

“你听说了没有?昨晚不光我们被夜袭,汽车营有一半汽车被炸毁,通讯营也遭到袭击,整个师的电话都失去联系,新四军这股小部队不像一般的部队,一定是特种部队!今天师里加强了戒备,暂停进攻,师长大动肝火!要先消灭这股小部队。”

听完这一番议论,大龙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可以兵不血刃的救下肖玉。他知道这很危险,闹不好自己有生命危险,也可能越权决定犯错误,请示排长也来不及,如果晚了,不要说肖玉有被枪毙的可能,就是现在肖玉身体中的子弹不马上取出,不尽快的全部止住血,她的生命维持不了多久。他想如果自己投鼠忌器,瞻前顾后,会贻误战机。

‘一个女人能为了信仰而视死如归,大龙又何惧?就是犯个错误被枪毙也值。’大龙暗暗下定决心,他也没和李启明商量,他怕有人阻拦让计划落空。

大龙再次低下头脑子飞快转动,每个环节,每个细节,仔仔细细的想着眼前的盘根错节,他一缕缕的分清孰轻孰重,直到整个轮廓闪现在脑海里。他心一横跳出修筑的工事对着警戒的士兵大喊:

“我是新四军!我要见你们最高长官!”他这一喊,着实的把李启明吓了一跳。

工兵营部正在激烈的争吵,副营长和五六个连级长官在营部急的团团转。

“现在我们营长到底在哪?派出的人侦察回来没有?现在还没向上报告营长的失踪,营长回不来,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副营长说。

“营长肯定被新四军掳走了,我们现在也没法救,昨夜增援我们的两个步兵连已回去,营救不能再请求了,再请求增援救营长,一切可就包不住啦!”营参谋长说。

“那也得想办法救营长,我的命是营长给的,救不出营长决不罢休!”一个连长把帽子往桌子上一摔。

“报告!”门外有士兵报告.

“进来!”一个士兵带着大龙进到帐篷。

“报告,一个修筑工事的老乡说他是新四军,要见最高长官。”一时间,帐篷所有的人一愣。

“知道了,人留下,你出去吧。”参谋长挥挥手,然后走到大龙跟前。

“你是新四军?是昨晚袭击我们的新四军吗?怎么混进来的?说!”副营长喝道。

“怎么混进来的先不说,我今天来是代表我们营长谈判的!”大龙故意把一个排说成是一个营来震慑敌人。

“谈判?笑话,现在我就把你枪毙掉,你信不信?”一个连长拔出枪顶住了大龙的头部。

“哎…不要急,先听他说说谈判什么?如果让我们投降的话,就不要说了,两国交战,我们不杀来使,你就回去吧。”参谋长站在大龙眼前一副大将风度姿态。

“投降不投降是以后的事,现在不说这些,我要说的是:‘你们营长在我们手里,如果你们想要营长回来就得拿人来换。”大龙极为镇静,眼不眨心不跳,连他自己也感到奇怪,他怎么如此的像是闲庭散步,没有一点害怕。

“什么?什么?……”全帐篷的人一惊围过来。

,“拿人来换?你说是那个女新四军?等等。”参谋长走到帐篷外面:“来人!营部十米之处不许有闲人,违者!杀无赦!”

“是!”卫兵走了,参谋长进来拱手相见,说:“这位兄弟,这边请,请坐。”

大龙安详的坐在椅子上,一个连长送过一杯茶,大龙喝了一口,说:“你们不要怀疑哦我们的诚意,你们长官可能对你们重要,我们这位领导更是重要,你们长官在我们那好好的,秋毫未损。可要抓紧时间,时间越长,恐怕我们上级知道计划就会泡汤,有一点可以告诉你,这位女人是我们刘营长的夫人,这下你明白了吧?”大龙这番话让刘排长知道后非收拾他不可,他又在胡侃。

“好,你先坐会,我和弟兄们商量一下,稍后。”参谋长和大家走出营部,没多长时间就进来了。

“弟兄们商量好了,同意交换人,时间地点你们决定,我们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保密。要不我们这个吃饭的家伙就没了。”参谋长说。

“好,地点就在朱庄的山前小坡上,晚上七点。我有个要求,我们要见见人。”“可以。”

走到外面,远远看到李启明十分惶恐的看着大龙出来,他真是害怕了,他不知道大龙是否神经上有毛病了,还是他脑子出问题了,直到大龙走到他眼前叫他,他才如梦方醒。

“李启明,我们先看看肖玉同志,走啊!傻啦?”大龙拉着李启明在参谋长和连级军官陪同下来到另外一个帐篷。

一进到帐篷就看到肖玉憔悴的脸容,焦黄的脸上豆大的汗珠,大口大口的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