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女队长被俘

“刘排长是哪的人?听口音我们离得不远,好像是我们那个地方人?”肖玉边走边问.

“老家是淮安洪泽县,我们全家都被鬼子和土匪杀害,土匪猖狂常常加害百姓。只有我活下来,后来遇见新四军和党组织。”刘排长说话很轻,外表粗暴鲁莽火爆的刘排长内心却有很深的伤痕。

“哦,真是一个藤上的苦瓜,我们家也是淮安,我们全家也是被土匪洗劫时杀害了,你知道我们家乡最可恨就是土匪!不打日本人专欺负杀害老百姓,要不是我在亲戚家也在劫难逃。和你一样进了党组织。”肖玉理理她的短发声音有些低沉又说:“你说,好不容易打走小日本,蒋该死的!又要打内战!他就是不让老百姓过个安稳日子!”

“是啊,最近我们消灭了一股蒋介石武装起来的土匪,你们可能听说了吧?”

“啊!就是你们的部队?听说了,说得很神,说有个刘排长带领一队会飞檐走壁的勇士,飞进城堡把三大金刚一下子就抹掉头了。啊,你姓刘,不会就是那位?……”借着夜色,肖玉停下脚步看着刘排长。

“是,我就是那个刘排长。可没有你说的那么神,我们是组织的突击队员化妆成老百姓混进去的,再说还有内线的帮助,刚才你看到的新华副排长就是投诚过来的,为了杀死土匪头子,他老婆都死在城堡。那会飞檐走壁?不过我们突击队员都是些麻利,机智,精悍的战士这倒不假。”

来到村口答对口令后,有两个小伙子给肖玉报告了情况。他们又来到外围的暗哨,一个从草堆钻出来的哨兵悄悄的报告说:“肖队长,可能有情况,远处好像枪声还很密。”

“继续观察,小心不能打瞌睡,一点也不能疏忽大意。”肖玉叮嘱。

天亮了,一排躲在房子里严正以待,时不时有民兵哨兵来报告,远在几公里外枪声炮声犹如炮火交响曲,越来越近,这让一排的人精神大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听听这枪声的杂的,有三八步枪、掷弹筒、听!边区造的手榴弹、火炮、迫击炮盒子枪,还有九九步枪,真是五花八门,看起来我们兄弟团把家底都亮出来了,这样的装备对付整编十一师打得一定很辛苦的.”老班长霍林直咂嘴唏嘘。

“他们也只是阻拦整编十一师的脚步缓慢争取时间,时间就是下午六点准时撤出,剩下的就是看我们团了,还有我们这些孙猴们,要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啦!搅它狗日的五脏错位!嘿嘿……”从不说粗话的李启明也学会了带粗话中的诙谐。

“千万不能太乐观了,他们不是土匪,是整编师十一师,无论在战术中和各部的协调人员素质在老蒋军队中都是第一流的,早就听说了,很能打,弟兄们要小心不能大意啊!”副排长新华子说。

新华子自从投奔新四军后像是变了个人,话没以前多了,常常沉默不语坐在山头上发呆,排里的同志们知道他怀念妻子美容。在刘排长和战友的细心照顾关心下,他的心慢慢的才有所缓解。

小李庄离公路不过有五、六公里远,枪声越来越近,近的几乎就在眼前。一个白天的激战进入了白热化,让隐蔽在小李庄的一排指战员紧绷的心就如箭在弦上。

不断地有潜伏哨来报告前方的战况,兄弟团正在边打边往后撤退,整编十一师一次次的冲锋像是拼命,可以看出整编六十九师危在旦夕。按指挥部的部署,现在已是团团围住了六十九师,要不赶来增援的整编十一师不会这样拼命。

时间终于指到下午六点,远方的枪声炮声逐渐减弱,没过多长时间安静下来。突然的宁静,像是一曲战争交响曲正进入顶峰时,戛然而止。

“看吧,我们团马上就接上火了,我们晚十一点行动!通知各班做好战斗准备!”刘排长下达命令,通讯员应声而去。

时间很快过了两个小时,天已黑下来,刘排长和肖玉来到庄外一个山坡上用望眼镜看公路前方,只见一片火光灯光。整编十一师没有想象那样再往前冲,狡猾会用兵的胡琏此时对阻击的新四军突然撤离感到狐疑;刚才打的如此凶猛,怎么突然消失在夜幕中,这让他很蹊跷,很可能怕是个陷阱,没有轻易推进。正好部队也很疲惫,立即下令安营扎寨休整,派出侦察兵查看前方状况。

正因为胡师长这一错觉给二十七团和整个战役赢得了时间,也加快了整编六十九师的灭亡。

夜深了,刘排长和战士们全部武装好正准备出发,肖玉进来说:“刘排长,我们商量好了,留一部分民兵在庄里,我和其他民兵和你们一起行动,这的地形我们熟悉。”

“那太好了,有你们带路,我们少走弯路,可打仗很危险的,”刘排长有些担心这些民兵的战斗力。

“刘排长你可不能小看我们,我们这些民兵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民兵啦,仗没少打,放心吧!不会给你们增加负担的。”

“哎,肖玉同志你别误会,我没有小看你们的意思,好,大龙,给每人发几个手雷,出发!”随着刘排长一声令下,肖玉和民兵在前面带路,刘排长和战士们一个个鱼贯而出。

他们没有从正面的公路上走,而是绕过一座山坡进到一片小树林,又穿过一个村庄,爬到一个小山岭。居高临下往下看。

“警戒,各班长过来分配一下任务,肖玉同志你也过来。”刘排长用望眼镜观察了一段时间,蹲下身招呼大家过来。

“我刚才看到前面不到一千米的正是我们找的工兵营,这也是我们主要破坏和打击的部队,只要他的工兵营遭到重创,他们前进的障碍就很难解决。我仔细观察,他们的警戒有很多漏洞,岗哨不多,流动哨只有一组十个人,大概是一个班。

新华排长带一班从左侧先开火,二班在流动哨走过入口前方干掉他们,然后剪断铁丝网从右翼杀进去,我和三班冲营部,记住!要猛、恨、准、快!肖玉和民兵同志们不要动,以防万一出现意外好接应,要速战速决,听明白了没有?”“明白!”“行动!”刘排长大手一挥,各班悄悄地下了山岭。

还没到营门口就听见远处有枪声和轻重机枪的声音,刘排长知道这是连长和指导员东南方向处打响了。他们摸到跟前,刘排长用手势来回一指,新华排长和二班迅速两边运动,不到一分钟时间新华那边枪声大作,就在同一时间二班这边的冲锋枪也响了。

守在门口的哨兵还没反应出发生了什么??刘排长一声‘冲’一顿点射全部把眼前的哨兵撂倒,一阵风似的冲了进去,班长班副大龙李启明和班里的战士就像下山的猛虎,班副柯宏伟和大龙手端捷克轻机枪一阵扫射,紧跟在后面的董事対王力曹殿昆和其他战士使劲的往敌人中投手雷,轰隆的爆炸声燃起一片烟雾和火光,眨眼间杀到营部。

军用帐篷的工兵营长气急败坏的打电话:“喂喂,我们是工兵营,现在遭到不明身份的人袭击,请求支援,对对,快!快!……”电话还没打完,一排的战士就冲进来了。

“不许动!缴枪不杀!举起手!”营长放下电话举起手,刘排长进来检查了里外,说:“霍班长你带王力董事対把他押走,其余的跟我炸毁所有的设备工具,快!”董事対王力向前用所带的绳子把营长绑起来后大喝一声:“走!”把营长押了出去。

工兵营本不是作战力强的部队,它主要任务是铺路架桥,整编十一师机械化程度比较高,整个部队已逐渐脱离以骡子马运输辎重,整编十一师拥有汽车营,装甲战车,这些机械化的东西都要在路上推进,在当时的苏北公路没有工兵前面开路架桥,它就是一堆废铁。

所以团里安排首当其冲的是要摧毁工兵营的部署,而工兵营的防范是很薄弱。这一点胡琏做梦也没想到,这也是新四军在装备简陋的情况下能打败全部美式装备的敌人必胜法宝,游击战。

在一阵的狂轰乱炸中,刘排长他们不忘缴获很多地雷武器和炸药,不能拿走的全部炸毁。

“新华排长,准备撤!我们不和他们硬拼,你看,”刘排长一指前方又说:“这狗日的!已经清醒过来,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调整部署,看起来整编十一师不是徒有虚名,注意!三个班轮换猛击,依次撤离!一班先走二班准备,大龙柯宏伟机枪掩护!”“是!”

大龙和班副的机枪冒出愤怒的火焰,一刹间枪声四起,风声鹤唳,只把对方的敌人压得抬不起头,也就是三十多秒中,全排撤出工兵营。

谁知刚撤出来,就听见肖玉民兵的小山岭方向响起了枪声,非常激烈密集。刘排长他们边打边迅速撤到小山岭,来到肖玉面前说:“怎么回事?是不是有增援来的敌人?”

肖玉说:“我看到从我们左翼的方向来了一队步兵,像是增援工兵营的,真悬啊!还是你有预见,把我们留在这里预防万一,要不我们全部下去就会让他们包饺子了。”

“肖玉同志,你带领伤员和俘虏先撤,我留下一个班掩护!快!”刘排长边打边说。

“刘排长,你带着人先撤,我们在这地形熟,容易脱身,让小王给你们带路返回,天亮在小李庄内见。好了,不要争了,时间紧,再待会从工兵营冲出来的敌人就会两面夹击,我们会更被动,放心吧!快!”肖玉不容刘排长多说,急的推刘排长。

“那好吧,给你们留下手雷和冲锋枪,记住,不要恋战。三班长把所有的手雷手榴弹留下!大龙,把你的机枪和子弹留给民兵同志们,肖玉…你要小心,小李庄见,撤!”刘排长最后没叫肖玉同志,直呼名字,让肖玉回头深情的看了刘排长一眼。

凌晨五点一排全部人员撤回到小李庄内,清点人数后无一伤亡,把一些受轻伤的战士包扎好,命令大家休息吃干粮,村里依然有民兵警戒。

可刘排长却睡不着,他坐在桌子旁默不做声,新华子过来说:“刘排长休息会吧,吃口干粮,一晚上了。不要担心,肖玉队长她们会回来的,她们在这地形熟,放心吧!”

“这个我知道,可从我们今晚的情况看,敌整编十一师的的素质特别高,战斗力特别强悍,我们今天打的只是工兵营,你想想在受到突然袭击后,在那么短的时间就作出了反应,有根有序的扎住阵脚进行反击,而增援的部队又及时赶到。多亏我们撤得快,也多亏肖玉她们在小山岭阻击住增援的敌人,要不我们可就吃大亏了!”刘排长面带忧虑的分析道。

“也是,我们把敌人估计的低了,他们快速的反应说明了是训练有素,遇事不慌,阵脚不乱,遇见突发事件会很快的作出调整,从这点来看整编十一师确是一只能打的部队,以后要小心。

哎,我看天亮后肖玉她们还没回来,就得派出人化妆成老百姓侦察一下,你看呢?”新华子给排长一支烟,自己也点着一支烟。

“你说的对,我看就派大龙和李启明白天侦察一下,这两个小子我放心。我都有点后悔,你看看我们大老爷们撤回来,让一个女人掩护我们,要是出点事,回到连里还不让其他排笑掉大牙,我们的人就丢大了,非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可!”刘排长有点懊恨自己。

刘排长他们撤走后,剩下的加上肖玉共六名民兵,进行了阻击,由于是夜晚,敌人不敢轻易进攻,只是步步为营逐渐缩小了包围圈,从工兵营冲出的敌人两面夹击,让肖玉他们一时半时撤不下来。

“吴海,你们乘着天还黑赶紧往西边的朱庄撤,进了庄里就安全了,来,把机枪给我,我掩护你们!快!”肖玉从叫吴海的一个民兵拿过捷克机关枪。

“队长,你和其他人先撤,我来掩护。”吴海请求留下。

“不行,我比你们更熟悉地形,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快!这是命令!执行!”肖玉斩钉截铁的说。

五位民兵撤下去后,肖玉把手榴弹一一放到土坡上,把机枪架好在山坡上,此时的敌人停止了进攻,枪声也停下来了,四面突然安静下来。

天空渐渐地开始微亮。肖玉仔细的观察,似乎有什么不对,女人的直觉让她感到敌人已很近,她要拖延时间给撤出的民兵争取时间。

天空出现晨光,肖玉正要撤下去,突然看到眼前不远处的小树林埋伏很多敌人,正在往这边运作,她后面也有敌人扑过来,肖玉一咬牙扣动了机枪的扳机…哒哒哒哒哒哒…的机枪声冲破黎明。

打了一阵又翻过身向后面投出手雷,爆炸声轰隆隆的炸死多名敌人,吓得全部卧倒,等她再次面对前面时,敌人已冲到眼前,还没等她开火就被迎面的子弹打中,她倒在小山岭的土坡上,一窝蜂的工兵营士兵冲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