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围城打援

苏北新四军司令部正在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在座的有苏北各部师首长及团级以上的干部,其中就有三师十旅二十七团团长孙海,政委李玉林。

司令员陈毅正在讲话:

“同志们,现在老蒋的两个整编师正向我们扑来,这两个整编师我们都很熟悉;一个是我们在龙凤大战中的老对手胡琏,一个是曾经34年江西围剿红军时,任第十八军第九十四师五六三团长,在南丰东华山之战被我们红军打的负伤后狼狈逃窜的戴之奇,这次是他第一次来苏北。

先说说第十一师师长胡琏,这个胡琏在龙凤和我们基本上打个平手,他是黄埔军校第四期,此人了不得啊!被老蒋称为:不败将军。胡琏治军严谨,赏罚分明,他曾经认为;人类史实为战争史,‘史中自有练兵治军之道’他读史当更着眼于‘悟战之玄机,教士兵知荣耻’他有很高的军事素养,他带出的部队敢打硬仗。

抗战时期在滇西石牌之战,阻击日军第三、第三十九师团曾经立下汗马功劳,特别是在战斗中他身先士卒把指挥部推进到离火线不到一千米,在和日寇三个小时的拼杀中,是被日本人认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遭遇的最大规模的白刃战,最后日本人输了,守住了国门石牌。

我给大家讲这些,绝不是危言耸听,是让大家不要轻敌。我们要记住毛主席所讲的:‘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的伟大战略战术思想,也是我们克敌制胜的法宝。

因此这次我们的具体战术是:避重就轻,围城打援。首先要集中优势兵力消灭六十九师。

说起这个整编六十九师就得说说师长戴之奇。戴之奇是个好大喜功,言过其实的人,他熟读兵法,讲起战略战术滔滔不绝,但在现实上缺乏理论联系实际。就像三国上的马谡,兵临街亭了还在翻兵书,哈哈哈哈……他不丢街亭才怪!这次我们就是让戴之奇在这丢失街亭!干净彻底的消灭他!

具体作战计划有作战参谋给大家具体下达。”

“同志们,我们首先不能硬碰硬,同时打两个师有困难,你们看,”参谋长走到墙面的敌我交叉强弱军事图。

“敌整编十一师为右纵队,整编六十九师为左纵队,向我们攻击扑进。现在我们避开和他们正面交锋,让出根据地。他们占领宿迁后必定继续由宿迁向东推进,寻找我们主力决战。

当十一师进入陇集以西,六十九师进入晓店时,我们驻扎在晓店的部分部队进行适当的阻击就撤下来,把晓店让给六十九师,然后实施包围。

下面就是关键的一环,就是用一个团兵力穿插楔入两师间隙地区突然袭击十一师,目的是骚扰十一师不让他有时间增援,这个任务很艰巨,一个团对付一个整编师不能硬拼,让十一师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消耗钳制是主要目的,三天后边打边撤到距离六十九师的晓庄不到十公里处立即撤下来。

“孙团长,李政委,”“到!”

经研究决定,命令你团担任阻击十一师最后防线,我们前面放一个团阻击,按胡琏的性格和他的部队素质一定会全力以赴猛冲猛打来增援,等他的部队消耗疲惫时,前面的阻击团迅速撤下来。距离六十九师晓庄十几公里处你们埋伏在哪里,你们的任务是最后坚持两天两夜,给我们主力部队赢得时间实行包围计划。一旦歼灭六十九师就马上撤下来,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可以说。”

“保证完成任务!没有困难和要求。”孙团长和政委同时表示。

“记住,这次要把家底都拿出来哦,不要舍不得,大炮轻重机枪一起上,而且在夜里不停地偷袭,特别是要对十一师纵深阵地顽强的阻击,咬住不放!造成一种势态给胡琏,你们打得好不好关系到六十九师能不能彻底歼灭的大问题,这一仗就看你们了。”粟裕政委过来说。

“请首长放心,我们全团指战员只要有一个人在,十一师就别想迈进晓店一步!”孙团长和政委再次表示决心。

粟政委最后说:“同志们一定要不可低估敌人,特别是胡琏,我们苏北人都称他为:狐狸。他很狡猾,对付这样又狡猾有强悍的敌人,我们都要谨慎小心,要不会吃大亏的!

阻击他的部队一定要摆出一副吃掉他的架子,但也不能硬拼,尽量不要和他正面交锋,一个字就是:扰!让他的脚步缓慢,每走一步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让他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全歼整编六十九师。回到部队,做好战前动员和思想准备。”

“是!”全体在座的干部异口同声。

随后又具体的部署各师各团聚结围困六十九师的时间地点,会议一直到黄昏才结束。

尖刀连连长和指导员从团部回来已是下午五点,没有歇息就马上通知班排长到连部开会。

这次大龙也来了,是连长指名大龙参加会议,这在尖刀连是史无前列的事情,让一个参加不到一年的新兵指名道姓的参加连里最高军事会议,可见连长赵立新对大龙的偏爱和信任。

在会议上,指导员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和精神,也讲了尖刀连的任务。

“同志们,这次我们尖刀连的任务是;各自为战,不断地骚扰,不打硬拼仗,充分的发挥我们的游击战,打得了就打,打不得就走。团里在距离晓店十公里处阻击已是消耗很大的十一师。

我们尖刀连的任务是不正面和十一师交锋,连里以排为单位,尤其是在夜晚搞夜袭,就是不能让他们喘息,让十一师前面有我们团的强烈阻击,他的后方也不得安宁,争取让他的十一师四面开花,我们的中心就是让他;光着身子系围裙—顾前不顾后!现在请连长布置任务。”

“同志们,这次任务可往常任务不同,我们团的任务最艰巨,在最后的防线是否能顶住武器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十一师,是关键能不能全歼六十九师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团里给我们的任务不是正面阻击,打我们的游击战。

指导员讲得好;就是让他娘的十一师这个王牌军;光屁股系围裙—顾前不顾后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连长大笑,开会的人也都笑了。

“来,你们看,”连长把地图放到桌上,大家围过来。

“刘排长!”“到!”“你们排负责西南方的夜袭,明天兄弟部队突然穿插到两师间隙之中,斩断两师的联系。你们乘着夜色潜伏到西南方的一个叫小李庄里,不要修筑工事,尽快疏散百姓,依托房屋土墙作掩护。

我们已和县委地方组织联系了,他们会帮助你们。等待十一师到来,要尽快的侦查到十一师的炮营和工兵营,进行大范围的破坏和摧毁,就是不能让他睡好觉,明白吗?”

“明白!连长放心,我们排一定不会让他好好打炮!让工兵失控,完不成任务,刘欣提头来见!”刘排长当即表了必胜的态度。

赵连长看看大家又看看大龙问:“大龙有什么好想法?”自从打城堡大龙显示出的智慧让连长刮目相看。

“我们是不是这次把缴获城堡的敌人服装带上,关键的时候可迷糊敌人,新华子排长又对国军里面熟悉,也容易混进去,建议。”新华子现在任一排副排长,和大龙一个排。

“好!这是个好办法,还是大龙想的周到,上次在城堡缴获敌人服装这次有用场了,就这样定下来,散会后我立即打电话给团里汇报。”这次连长的夸奖让大龙有点不好意思。

“剩余的两个排,我跟一个排,指导员跟一个排,同样的时间潜伏到……”连长继续给另外两个排交代任务,天快黑了,各排回到了驻地准备,明天拂晓行动。

第二天拂晓尖刀连以排为单位出发了,在天亮时刻进入预定的村庄。

进入十二月的苏北寒凛凛透骨,拂晓前的冷风像小刀子一样刺疼在战士的脸上,刘排长和新华子带领全排天未亮就赶到小李庄,地方组织早已安排妥当,不到三十几户人家已疏散出去。地方民兵队长是个二十多岁的女队长叫:肖玉。肖玉长得中等个,短发大眼睛,身材不胖很均匀,她把刘排长安排到一间草屋里,点着蜡烛先和刘排长介绍当前的情况。

“刘排长,我们等了你们好长时间了,刚才接上暗号后吓了一跳,还以为碰见敌人了呢,”她笑着理理短发说。

“对不起,穿敌军服装是临时决定,没来得及通知你们,辛苦了。”刘排长带点歉意。

“我们接到县委命令,在天黑之前已经把老百姓疏散到离这里三十里以外,粮食和重要的物件都隐蔽好,你们可放心的去打,民兵在庄里和几里地外担任警戒,有动静会马上报告,你们抓紧时间休息,干粮和水都安排好,让同志们受委屈了,不能点火做饭。”年龄不大的肖玉显得老成干练。

“谢谢地方的同志,有你们的支持我们没理由不打胜仗,只是太辛苦你们了。”刘排长说完,转身和新华子又说:

“新华排长带各班马上睡觉休息,天一亮还不知道有多少硬仗要打,我和肖玉同志去看看警戒的民兵同志。”

新华子带着各班战士进了庄里,刘排长跟着肖玉姑娘往庄外走去。

黎明前的最后的时刻,老天好像突然变脸,一时间漆黑漆黑的看不清路。沿着村庄往外走的小路,刘排长和肖玉是摸索着走出小李庄。这个季节万物进入了冬眠,万籁俱寂的周围有点瘆人,谁料想过几个小时后会有电闪雷鸣,昏天地暗的厮杀在次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