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报仇雪恨

在后方医院手术室,医生们在紧张的手术,医院外面十五位突击队员焦急的等候。刘排长不停地走来走去,他焦急的心情不只是大龙救了他,而是大龙在这次执行任务时所反映出的机智、聪明、敏慧让他这个老兵十分钦佩。这样的兵到哪儿去找?这是我们排的财富;大龙啊!大龙!你可不能死,你一定要挺住!你要活过来,老子请你喝酒,还要问问你老子多会摸人家大闺女的屁股了?你死了后,老子找谁算账!快快醒来!刘排长来回走着心里不断地磨叨。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从里面出来个护士对围在外面的突击队员说:

“你们这位伤员需要输血,我们这个的血浆不够,需要你们……”话还没说完,刘排长和班副抢先过来说:“别多说了,我们输血抽吧,抽多少都行,只要救活大龙就行!快来吧!”

“胡闹!不是什么人的血都能用的!要先验血型,这位战士是AB型,都跟我来。”护士把突击队全部队员领到房间验血。

说也奇怪,全体队员都不是AB型,只有刘排长是AB型,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真是前世有缘今生有因果,让刘排长高兴地跳起来,只要能救活大龙,就是把他的血抽干他都愿意。

在医疗室边抽血还一个劲说:“多抽点没事,我身体壮,这小子!和老子的血型一样,他知道救了老子,也让老子救你一回,好!扯平了!哈哈哈……”

“哎哎哎!老实点,在抽血,怎么你们作战部队的人都跟疯子一样!”女护士嗔怪道。

从刘排长身上抽出的鲜红血液,慢慢的输进大龙的身体,就从那天起,大龙带着刘排长身上的血跟着刘排长转战在各个战场,直到进入硝烟弥漫的朝鲜,这是后话。

三天后的一个早上大龙醒来,他睁开眼首先看到窗外的一缕阳光照到床上,三天三夜的昏迷他好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蓉蓉姐,有英子小妹,有母亲临终的哭声;他还梦见小时候见过的姑姑,她是那么美丽贤德。

他清楚的记得在那个日伪猖狂的时代,为了躲鬼子的扫荡,他们全家到镇上以外的庄里躲避。谁知躲过虎豹又遇见豺狼,在庄里也不知从哪来的土匪洗劫了村庄,小姑被土匪掳走了。

几天后爷爷奶奶才凑齐赎金,到土匪窝里抬回小姑,他那时还小可清楚的记得;见到躺在木板上的小姑浑身衣衫被撕得七零八散,小姑的眼睛痴呆的望着天空,小姑的眼睛神态让他几辈子也忘不了,当天晚上小姑就走了。

从小姑走的那天起,他就恨土匪,他和爸爸说过,如果有一天让他杀土匪他绝不手软。在城堡里他杀土匪的狠和快,都包含着对小姑的怀念也是复仇。这些是他心里的秘密,连里突击队员都不清楚。

“你醒啦?你把我们吓死了,谢天谢地你可醒了!”趴在床边的李启明看见大龙醒啦,非常高兴。

“你说什么?我睡了三天才醒过来?不会吧?我咋感觉没多长时间。”大龙说着要坐起来。

“哎哎,你还不能太多的活动,伤口还没愈合,别动!”李启明吧大龙扶好在床上又说:

“你受伤后,突击队的成员都来了,你要输血,你说还真是怪!就刘排长和你的血型符合,别人干着急,你救了刘排长,刘排长也救了你,那天输血啊,刘排长使劲的让护士多输血,直到极限,最后还是战士用车把刘排长推回去的。

大龙你可给我们争气了,你太勇敢了,当时你就没有想到自己,真悬!子弹就差一点打到心脏了,要不我们现在给你送葬啦!哈哈你厉害!连我们团长都下的死命令,一定救活你!”李启明连连升起大拇指。

“当时还想什么?我一看躺在地上的土匪抬枪瞄准了刘排长,我是额头上着火—急在眼前,谁能想的那么多,就扑过去了。还好活过来了,要不刚进部队就光荣了多可惜啊呵呵呵呵……”大龙笑了,李启明也笑了。经过战斗的洗礼,他和李启明成长的很快,也和连里的战友融洽在一起了,特别是大龙的勇敢机智给突击队的战友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好多年后人们再说起这场战役时;人们总要津津乐道谈起大龙在二营长床边的鲤鱼翻身,谈起压在丁姐身上的力量,谈起假装救驾歼灭王麻子警卫营,谈起大龙纵身一跃的身体挡住射向刘排长子弹的壮举。

这一段时间后方的医院热闹非常,来看大龙的人络绎不绝,首先是团长和政委,尖刀连连长和连里的战士几乎天天有人来,连护士医生也感到奇怪;这只是个新兵,有这么大魅力吗?时间一长就明白了,听到战士讲大龙的故事,这才注意到大龙,这个长得小眼却精神头十足的小伙子给人不错的影响,在给大龙换药时,就让他讲讲城堡的故事,大龙总是谦虚的摆摆手,他也感到不适应,老让人夸奖心里老不安。

转眼十几天过去了,团里开了庆功会,对这次攻打城堡的所有部队集体个人表现突出的给予嘉奖。尖刀连队荣任集体二等功,突击队全部人员荣任个人三等功。新华子也被批准三等功并称为:救国义士光荣称号,美容被追认烈士。鉴于大龙突出表现,团里特地报请师部批准荣任大龙二等功及战斗英雄称号。

散会后,突击队全部人员跑到医院来。

“大龙,你小子厉害!一个新兵蛋子就和我们连长一样战斗英雄了,还二等功,”班副柯宏伟大嗓门像喊。

“我也是觉得不太合适,要不我和连长说说退回去吧,给老班长和班副吧,行吗?”大龙一脸真诚。

“行行,大龙你别听宏伟瞎咧咧,你当之无愧,还退回去?你以为买东西呢?不好就退回去呵呵呵呵。”老班长也来了,特地在班里了熬的鸡汤给大龙补补身子。

“大龙快快好,老子说话算话,请你喝酒,可你的掏钱,你小子差点没把我的血抽干!”刘排长说。

“好我出钱请大家喝酒,可我不能多喝,上次和姐姐喝酒就……”大龙突然想起蓉蓉姐了,突然有些心里难受。

“怎嘛?想家了?伤好了回家看看,我帮你连里请个假,家也不算远,几天就回来了。”还是老班长心细,一看大龙说到姐姐就沉默,一定是想家了。可老班长哪知道大龙对蓉蓉姐的深情,哪知道临当兵前的那个温馨的夜晚,大龙复杂的心情只有他知道。

“排长,我有个请求,和团长说说,公审王麻子,让我亲手枪毙这个畜生吧!”大龙和排长说。

“为什么?你的伤还没好,听团里说要开公审王麻子大会,你怕是赶不上了。”

“我小姑就是被土匪害死的,让我给小姑报仇雪恨吧!”大龙说。

“哦,原来是这样,好,我找连长和团长说说,可能还得些天。”刘排长欣然答应。

“哎,大龙告诉你,我们这次攻打城堡发财了,不仅我们尖刀连的装备全部换成美式,基本上全团的装备焕然一新,听后勤部说,光子弹就上百万发,不要说轻重机枪冲锋枪上千只,我们尖刀连每人都是汤姆冲锋枪,老式的步枪不用啦!子弹很充足,现在我们团已是加强团了,称为师里主力团。人都说蒋介石是运输大队长,这下可真领教了哈哈哈……”李启明眉飞色舞给大龙讲述。

“等等,这次攻打城堡还有个重大秘密的发现,什么?想想,想不出吧?我来告诉你们,”班副看看大家疑惑的脸,又看看刘排长说:

“那就是!……刘排长还摸过人家大闺女的屁股!哈哈哈哈哈……”

“去!当心老子揍你!大龙!你小子可得给老子平反雪冤啊!要不老子饶不了你!”刘排长板着劲,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说。

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哈哈……嘿嘿..哈哈哈哈……病房里笑声一片。

又过了半个月,大龙的伤势基本上快痊愈了,就在他请求出院时,连长警卫员小蝌蚪来了,手里拿着好多罐头给大龙,说:“这是连长让我给你带来的,随便看看你伤势好了没有?后天就要开公审大会,你的请求已批准,看你能不能执行这个任务?”

“行,好了,我这就去院长办公室,等会,我马上就来。”大龙去找院长。

公审大会如期召开,在团部的一个广场,上午十点公审大会正正式开始。参加公审大会人山人海,还有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老百姓,男女老少熙熙攘攘就像过节似的。

王麻子在这一代盘踞多年,多年来日本人围剿过没有打下,老蒋的部队围剿过也没能打下,只能答应条件收编,这次要不是有内线和先打进的突击队消灭了三大金刚,砍掉王麻子的双脚和双手,就凭一个团打一个全部美式装备的加强团很难,就是打下也是伤亡代价极大。

无论是他王麻子本人和他部下的三大金刚都危害一方,其罪恶真是罄竹难书。在控诉会上,大龙站在一旁看的听的真真;有年轻的女子被褥的控诉,有年老的老年人的控诉,还有被王麻子杀光的仅剩下一个小孩的哭声,一件一件的血债,一声一声的哭泣,无不让大龙气愤填膺,怒火万丈!

当大龙在田野中站在王麻子身后,他没有一点紧张和不安,他仰望着碧蓝的天空,默默地心里说:“小姑,侄儿我给你报仇了……”

“小兄弟,给老子痛快点!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王麻子跪在草地上回过头看着大龙说了句话,让大龙怒不可及。

“你二十年后还是汉子,我让你下辈子没有头骨,我敲碎你的狗脑子!”大龙咬牙切齿,然后弯下身来拿出步枪子弹往地下的石块上使劲摩擦,直到摩擦热后放到枪膛里。他是听一个老兵说把子弹摩擦热打出去会爆炸,他要把王麻子的头打碎,看他二十年后能不能做汉子!让他来世做无头鬼!还能不能再欺辱百姓鱼肉乡里!

“预备!瞄准!”执法队队长喊出口令。大龙举起美式DF步枪瞄准眼前的恶霸。

“射击!”一声令下,大龙扣动了扳机,‘砰...轰……’大龙打出的子弹炸掉了,真真的把王麻子的头骨敲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