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节 首战告捷

天有些蒙蒙的微亮,打开了城堡大门,大部队像潮水似的涌进来,按预定的计划,在新华子士兵的带领下各个突破,满地追杀敌人和抓俘虏,战斗进行的很是顺利。

只是尖刀连冲到王麻子的团部遭到警卫营顽强的阻击,火力之猛远远超过想象,迫击炮重机枪像雨点一样打过来,让尖刀连无法前进,一次次冲锋一次次战士的倒下,让赵连长满脸冒火星,把帽子一把抓下来摔在地上!

“他奶奶的!我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团部有这么难打!刘排长!把手榴弹给老子绑成集束,机枪掩护!我非把他炸上天!我就不信了!见鬼!”赵连长把集中过来来的手榴弹绑在一起,拿起来就要冲出掩体。

“连长,我去!你来指挥!”刘排长抢先一步拿过集束手榴弹,把连长压在底下。

“赵连长,你听我说,这样不行,你不知道王麻子的武器和他的警卫营都是亡命之徒,不能盲干!那样会吃亏!让我们来吧!”新华子一个翻滚来到赵连长跟前:“商量一下,看如何引他出来就好打了。”

“新华子排长说的对,不能盲干,对付这种土匪似的部队,要换种方式,冷静!”指导员靠在赵连长身边说。

“好,你们往跟前走走,突击队最了解情况,我就不相信他没有破绽!”赵连长突击队和新华子于连集中在一起。

大家商量了好多办法,又一一推翻,如何把王麻子引出来是关键,这时大龙从后面挤过来,说:

“连长排长,我说个想法不知对不对。”

“说!什么时候了,不要扭扭捏捏像个娘们!”连长指指大龙。

“我们在刺杀二营长时,过后我看到二营部后面有个大铁门能出去,二营又离团部很近,我们是不是这样:新华子排长和我们突击队再有两个排全部迂回过去,把铁门打开,大铁门后面埋伏两个排以逸待劳。

新华子排长和王麻子很熟是吧?我们现在都穿着是他们的军服,让新华子排长和突击队掉头向尖刀连开火,尖刀连剩余的战士全部卧倒不能起身,我们的射击平打,搞成一种火力强的事态。在这个机会,新华子排长喊王麻子突围,他只要走出他的窝,一进铁门我们埋伏在那两个排就开火。

你们看,二营部离团部只有大约五百米,我们完全在没天亮时把部队摸过去。王麻子遭到门外的打击再往回跑,我们突击队现在有六挺机枪同时开火,这样我们两面夹击,定能成功,也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大龙一口气说完看着连长和指导员。

“我看行,王麻子现在别看打得欢,实际上还是想突围,只是天黑看不见二营有没有埋伏,不敢轻易行动,如果这个时候突然自己的部下冲出来,他会动心的!”指导员说。

“嗨,你小子还真有心,地形看的还很仔细,有你的!”刘排长又一次夸奖大龙。

“好,刘排长你带两个排突击队和新华子排长过去,要小心,我这没事,放心去。”赵连长看看大龙指示刘排长行动。

“行动!剩下的给我狠狠地打!”一时间枪声手榴弹响成一片,突击队和新华子的部下,后面还跟着两个排悄悄地往后迂回。

二营部离团部就是五六百米,二营部的门背靠团部,前面五十几米的空地有几排营房,就是二营的士兵和连队,现已全部消灭和俘虏。

突击队新华子和两个排悄悄的来到二营,新华子砸开了铁门,放两个排出去埋伏。他和刘排长的突击队迅速往前运动,一直到二营部。二营部的背后是二米多高的团部城墙,团部前方枪声还在不断响,比前更是猛烈,刘排长和新华子知道这是连长在掩护他们。

“怎么样?开始行动吧?”刘排长问新华子:“好,注意,刚开始枪要往天上打,随后端平,当心伤着连长他们,往后传告诉所有的弟兄!”新华子嘱咐刘排长。

“听我的,所有的机枪冲锋一齐开火不能停,一、二、三!冲!打!”只听新华子一声令下,所有的机枪冲锋枪一齐开火杀了出去,边打边喊:“杀啊!冲啊!”一个劲往赵连长方向冲,冲到离赵连长不到五十米停下来了,新华子对里面喊叫:

“王团长,是我!我是三营一排长新华子!团长我来了!快突围!后门已打开!”新华子使劲地喊叫。

“是你吗?新华子我记得你,好!一连掩护。其余的跟我突围,快!”王麻子好像在大海里看见一颗稻草。

“是我,快!我掩护,快撤!”新华子边喊叫还边端着机枪往外一个劲的横扫,像是压的对方抬不起头。

王麻子从团部的左方出来,他一手拉着一个姨太太前呼后拥的急速走来,经过新华子掩护他的地方还不忘封官许愿:

“新华子你今天有功,老子东山再起时你就是功臣,现在我就任命你上校团副,随后还会不断升级,我走了。”他说完就匆匆的走过掩护他们的突击队,他万万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发号施令。

王麻子慌不择路就如丧家之犬匆匆跑过,随后掩护的一个连也撤下来急忙的跟着主子。

远远地看见全部进了二营后门,新华子停止了射击,赵连长带领战士飞快的过来,一会的功夫把枪口对准了二营的后门。

一会的功夫就听见后门外面枪声机关枪响起,不断地从后门返回的土匪,被突击队一阵的机枪全部撂倒在地上。

“突击队!冲出去消灭他们!”赵连长命令,“是!突击队跟我来!”刘排长第一个冲了出去,紧接着大龙和班副李启明奋不顾身的跟了出去。

城堡外面是一片开阔地,没有一点遮掩处,外面的两个排就像打活靶子,再加上从里面冲出的刘排长和新华子部下尖刀连全部,机枪手榴弹的一顿收拾,只打的哭爹喊娘没有还手之力,王麻子趴在地上浑身颤抖,两个姨太太都已在流弹中死亡。

“缴枪不杀!冲啊!”王麻子的警卫营没死的纷纷举手投降。

战士们过去缴纳枪支,谁知王麻子保镖躺在地上受了重伤没死,他是多年跟王麻子的亲信,曾经受过王麻子多次恩典,也曾经为王麻子的安全立过汗马功劳,他躺在王麻子前面手握着二十响盒子枪。

这时刘排长从侧面走向王麻子时,他突然举枪向刘排长射击,刘排长光顾着王麻子没太注意这小子,也就在千钧一发之时,大龙就在刘排长右边不到一米五左右,他首先看见王麻子的保镖举枪,心中一惊,没来得及想什么,大叫一声:“排长!小心!”大龙纵身一跃到刘排长身前,他手中的汤姆冲锋枪响了,此时保镖的枪也响了,保镖死了,大龙也倒在刘排长眼前。

“大龙!大龙!你醒醒!你不能死!大龙!”就是一瞬间,刘排长抱着大龙大叫,李启明和战友们全围过来。

“大龙!你给老子醒醒,老子还没给你算账!你说老子的坏话!醒醒”刘排长使劲的摇动大龙,大龙胸前鲜血一片,他紧闭的眼像是睡着了。

“刘排长,快!先包扎抬到医院抢救,快!他奶奶的!王麻子临死还咬伤人!我把他枪毙掉!

起来!王麻子你也有今天!你们这帮畜生养的!”新华子举枪就要打死还趴在地上的王麻子。

“新华子排长,先让他多活会,我们让人民审判他!”指导员过来拦住新华子。

“带走!”赵连长喝道。

刘排长和突击队的队员抬着大龙急匆匆飞跑的冲出城堡,路前有兵在打扫战场,刘排长远远地就大叫:“躲开!躲开!”有些战士没听见,刘排长往天开枪射击,“给老子快快的躲开!”刘排长此时什么也不顾了,心里唯一的希望就是救活大龙。

天亮了,历经两个小时战斗结束了,城堡内俘虏在战士的监督下往外走,剩余的营连排都在打扫战场。

从城堡外走来团长和政委,他们来到尖刀连赵连长,赵连长往前跑了几步,立正敬礼:

“报告团长政委,突击队消灭了三大金刚,尖刀连全部歼灭匪团部,活捉匪团长王麻子,报告完毕,请指示!”

“英雄连队就是英雄连队!执行任务没含糊!伤亡大吗?”

“报告,全连九死十伤,突击队两个轻伤一个重伤,重伤的是个新兵叫大龙,在这次突击任务中很出色,在关键时候用自己身体挡住了射向他们排长子弹,是个好兵!”

“通讯员,传我的命令,告诉团医疗所,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后方医院,一定要救活这个战士!”“是!”通讯员跑步走了。

“我们的内线的同志们呢?”政委问,赵连长正要回答,只见从三营的一排住所走来一大群人,走在最前面的是新华子抱着妻子美荣,他眼里没有眼泪,庄重肃穆坚忍不拔,后面跟着的是他最好的兄弟于连和全排的士兵。

刘欣跑到团长跟前简单的说了大约情况,新华子走过团长政委和赵连长的身旁时,团长孙海洪亮的声音在城堡回荡.

“全体都有了!敬礼!”在场的新四军同时向这位女人致敬,礼毕后,所有的人对天鸣枪,哒哒哒……的枪声震撼着大地,回响在天空传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