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初露锋芒

就在美荣煎熬在生死线上,就在新华子带领弟兄们走出家门时;刘排长带领突击队换好军服,已持枪核弹悄悄的走出工地大棚,隐蔽在刚夯起不到两米的墙里。

“宏伟,你们小组准备好了没有?营部的地形和路线都搞清了吧?”刘排长轻轻的问。

“没问题,你放心吧,下命令吧!”班副柯宏伟悄悄的回答。

“好,对时间……还有二十五分钟城堡的灯就灭了,现在大胆的出去,碰见巡逻队就是说三营一排的士兵调到一营警戒,口令是:山风,回答:野林,记好了,行动!”刘排长下了命令后,班副柯宏伟一组看看外面,探照灯闪过,排成一队走出。

前后不到一分钟刘排长带着大龙这一组出现在城堡中。大龙跟在刘排长后面,几天来大龙的恐惧紧张的心消失了,他看到像刘排长他们这些老兵镇静坦荡,好像不是在执行什么危险地任务,倒好像是回到故里的表情,特别是刘排长运筹帷幄指挥有方,他跟着高大的刘排长后面觉得心里踏实。

城堡里只有晃来晃去的探照灯,营房的周围忽暗忽亮的闪着灯光,大龙他们缓慢的走着,他们要掌握好时间,到达营部的时间是全城堡灭灯的前一两分钟,不能多也不能少。

“排长,前面过来一队巡逻兵,”大龙首先看到一队巡逻兵冲着他们走来。

“不要说话!挺起胸不要紧张。”刘排长低低的回头说。

“口令!”“山风!”“野林!”对上口令,领头的问:“这么晚了,弟兄们这是干什么去?哪个营的?”

“哎,说起来倒霉,睡到半夜,突然让我们新华子排长叫起来,让我带几个弟兄到二营部警戒,你说说这倒是警戒个啥?”刘排长嬉笑的说。

“ta妈的!就是我们这些当兵倒霉,人家搂着女人爽,我们还得站岗放哨!”

“可不是,唉,”刘排长悄悄的凑近这个领头的跟前低低的说:“听说丁姐老去二营长哪去,不会怕王团长……”刘排长露出邪ying的表情,,大龙真是佩服排长的演技。

“可能吧,怕王团长收拾他,不过王团长顾不过来了,他怀里已有两个小老婆了,那还能顾上丁姐这个老婆娘呵呵呵好了兄弟,不说了,当心祸从口出,走了……”巡逻兵过去了。

班副柯宏伟没遇见什么麻烦,走着看着表,掌握着时间,他身后跟着是李启明,他和大龙一样,几天的磨练紧张的心已过去,挺着胸迈着整齐的步伐,谁能看得出他是新四军?标准的城堡士兵

就差二分多钟,他们离一营部就一百米了,一营部门口就有两个士兵,这个时候已是最瞌睡打盹的时候,他们靠在门两侧昏昏欲睡,当班副他们走到他们面前时,他们才问口令。

实际上谁能想到,这么大的城堡会有新四军渗透,外面有巡逻兵,就是新四军攻打城堡也先打不到这里,首先麻痹的思维在里面。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再过半个小时新四军的大炮就会打破这夜阑人静的夜晚。

“兄弟借个火,辛苦了!”班副拿着烟卷走到门岗,李启明也跟着过去,还有其他战士纷纷拿出香烟。

“你们是哪部分?这么晚出来干啥?”其中一个从身上拿出火柴递过去。

“我们啊……”下面的话还没说,突然城堡一片漆黑,就在岗哨一愣神的功夫,班副的钢刀插进他的心脏,他连哼一声也没有就倒下去了,另外一个靠在墙边昏睡的门岗,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就被上来的战士干掉魂飞天国。

“好,留一个在门口警戒,其余的跟我上!”班副领着战士们冲进了一营部……

再说刘排长带领大龙这一组,在规定的时间走到营部,回答完毕口令后,说明来意。岗哨觉得蹊跷,增加警戒咋从三营派人来,再说为什么要增加警戒?心怀狐疑。

“妈的!我们营没人了?需要从你们营派人?出什么事了,要来警戒?”一个斜跨着双枪胸前挎着冲锋枪的个子矮胖岗哨问。

“谁知道呢?你是知道的,我们三营长和你们一营长的关系,可能最近你们营长和团长好像有些那个,我们三营长怕出点事,不放心,就从我们排挑选几个精明强干的士兵派过来。”刘排长边说边掏出烟卷递给所有的岗哨:“弟兄们辛苦了,抽烟。来来上来把火拿来,给弟兄们点上,到人家的地盘上了,以后多加关照啊?”刘排长招呼大龙和另外几个战士。

“那是,我们营长和你们营长的关系是什么?生死!哎,是不是丁姐的事让我们团长不满?”

“听说啊,丁姐老来这里,团长咋能不恼火?扬言要收拾你们营长,这是我们排长悄悄的告诉我的,所以嘛,我们三营长不放心啊。”也许时间提前些,城堡的灯始终没灭,刘排长十分焦急。

“那好,你们来了就在这里执勤,我们就撤到……”岗哨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城堡的灯灭了。

其实在刘排长和他们说话时,上来点火的大龙和其他战士已看准目标了,就在灯灭的那一瞬间,说时迟那时快,连刘排长在内,四只钢刀插进四个岗哨胸里,在门口外的战士旋风般冲进来来协助干净利索的干掉了四个岗哨。

大龙是头一次杀人,他没胆怯,他明白自己一旦手软会给突击队带来什么后果。就在灯灭掉的那一刻,大龙如此的勇猛迅速拔出钢刀,就是一秒钟时间就插进他最近的岗哨。过后连老兵和刘排长都伸大拇指,无言的夸奖让大龙更是信心百倍。

“你们两个去东边的警卫宿舍把住门户,不能让一个人出来,”两个战士悄悄地应了一声:“是,”就冲到东边一排小屋旁,把枪口对准门户。

刘排长领着大龙和其他战士最快的速度摸到营部前面的一间小屋,屋里有一个执勤的勤务兵,看起来不到十五岁左右,在黑漆漆的屋里刚找见蜡烛点着,刘排长他们就冲进来了,在他的一愣神的时间,冲上一个战士就抱住他捂住嘴。大龙拔出尖刀就要下手,被刘排长一把攥住大龙的手:

“不要杀他,他还是孩子,肯定是在农村强招来了的兵。”接着刘排长放低声对他说:

“不要啃声,告诉你,我们是新四军,你如果不想死就乖乖的听话。”勤务兵使劲的点点头。

“混蛋!赶紧给老子点着蜡烛,你死了!”二营长在里屋喊,同时还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怎么回事?咋突然停电,不会有什么事吧?”

“有什么事?就是个故障,我们这个城堡可以说固若金汤,就是新四军想攻打他也得想想势力,再就是由我们三兄弟在前面,大哥尽可以安枕无忧。”王凡的一番话外面听的真真的。

其实丁姐原来也是穷人家的女孩,只是在她十五岁那年被土匪头子抢走,从此再也没有和家联系。多年的土匪窝里生活养成了一身匪气,自从被王麻子勾da上杀了原土匪头,报了她当年被强行做压寨夫人之仇恨,就一门心事跟着王麻子打天下,直到发展到现在这个模型。后来又被老蒋收编,势力越来越大,人也多了,枪也多了,有钱有势的王麻子后来又掳来两个姨太太,都是年轻美貌能捏出水的苏北小女人。

丁姐虽然不算老,但比起那两个姨太太可就差得远了,慢慢的有些失宠,心也变得时常忧虑。二营离她们住宿很近,二营长也是王麻子开始打天下的最早的弟兄,没事有事的她就往这个老是笑眯眯的王凡跟前诉诉苦。

时间一长,引起了王麻子的注意,王麻子是什么人,他知道自己到今天是怎么来的,他不会让他当年的情景再重演,干脆就来个顺水推舟的把丁姐让出去,以免再发生弑杀的后果。

对此,二营长很感激王麻子,后来也就明铺明睡。这些都是新华子告诉刘排长,要不咋找出这样的借口?底下的警卫当然知道这些内情,要不也不会轻易相信什么调来警戒保护一类的话。

“哎,来了,刚找见蜡烛,我进去了。”小勤务兵按刘排长的话说,让他进去后先划一根火柴马上灭掉,为的是先看清二营长睡铺的位置.

刘排长安排大龙和另一个战士乘黑摸到床边,不能让他的飞镖打出就杀掉他,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

小勤务兵进到里屋后,大龙和另一个战士躲在门后仔细观看,刺啦一声划着火柴接着很快灭掉。就在划第二根火柴时,大龙首先扑倒在地轻轻的伏在地以最快的速度爬到床边,另外的一个战士没来得及,刘排长在后面为大龙捏着一把汗。

“你那娘的快点把蜡烛拿过来,你在干啥?手抖什么?”点着蜡烛时,小勤务兵由于紧张手拿的蜡烛哆里哆嗦一个尽在抖。

“丁姐,快起来有事情!好像有人进了房间,快,我的枪和镖都在那边,快!”老奸巨猾的王凡一眼就看出小勤务兵有问题,急得连衣服都没穿就要下床。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机,只见大龙突然从床底下像鲤鱼翻身一样,站在二营长面前,二营长还没反应出什么,大龙的钢刀飞快的插进二营长的心里,只听二营长‘啊!’的一声就倒在床上,把睡在里面的丁姐吓得大叫一声:“啊!哎呀!快来……”她‘人’字没叫出口,就见大龙没来得及拔出刺向二营长的尖刀,就犹如猛虎扑食一样一下扑到她身上,死死压住她不能出声,就是一咋眼的时间。

“大龙,起来吧,没事了,”刘排长和别的战士冲过来,见大龙还在死死压在一丝不挂的丁姐身上。此时的丁姐已没呼吸,透过蜡烛一照,丁姐已经断气,扑上去的大龙一只手压住她要拿枪的手,另一只手死死卡住丁姐的脖子,看这勇猛的劲,丁姐的脖子可能被大龙掐断喉咙。

“好悬啊,就是一秒钟时间,丁姐身边有枪,枪响了计划就会打乱。行!”刘排长再次伸出大拇指,这已是第二次夸奖大龙的敏捷。

“现在按全部计划,大炮一响立即冲进警卫室消灭他们,随后迅速聚结到我们的大棚,快!”说着刘排长带领战士冲出营部。把警卫室团团围住等待大炮的声音。由于没开枪,有些动静警卫听见也不会出来,他们知道丁姐在营部,有点动静也是正常的。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往前走,很快很快大炮就划破寂静夜晚的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