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香消玉殒

新华子午夜两点从家里出来,紧跟他后面的是于连裴飞,还有一个班的兵力,个个挎着汤姆冲锋枪,新华子提着二十一响镜面盒子炮,钢刀插在两边,排着队在城堡穿行。

几乎没费什么事,就来到三营部,远远看到大门没岗哨,他知道美荣这件事成功了,一推门没插销,他知道这又是美荣的杰作。

他们悄悄的进去,大院里静静的无声,只有三营长卧室有动静,他从心里称赞妻子睿智。按照来时的计划,带来的一个班全部枪口对准有警卫的房子,不能有一个跑出来,一旦有人冲出来就地消灭,打响后只要有部下军官来领命的就地处决,让这个大营鸟无头自乱,这也是这次突击队的中心任务。

新华子带领于连和裴飞悄悄的摸到营部,悄悄地推开门,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还没走门口就听见美荣的喊叫,他的心要说如刀尖扎进,倒不如说是万箭穿心。

他慢慢的推开卧室门;他看见三营长巨大的身体压在自己妻子的身上,妻子美荣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一张有泪水的脸,她两手抱着三营长的脖子不停地在喊叫,不停地往门口张望。

在床上美荣看见卧室的门慢慢的打开,她知道丈夫和他们的弟兄来了,她假装进入疯狂,死死抱住三营长不让他抬头,她几乎用尽了平生全部了力气。她知道新华子看见这一幕会是什么感觉,她要新华子这时不能冲动,这个时候扑过来危在旦夕,灵机一动放开了三营长,说:

“营长,吓死我了,太扫兴了!我才看见床上有个上趟的机关枪,我们这么疯狂一旦碰到走火可了不得,你先下来吧?把机关枪拿走,怪吓人!”

“没事小乖乖,就是走火也是对着门口,伤不到你,来来继续,今晚太爽了,来……”三营长像猪一样又爬上美荣的肚皮。

“营长哥哥啊,我累死了,你真厉害!我都受不了了,休息一会吧?你抽口烟,我给你下去拿烟,”三营长也许有点累,也许那半支烟的作用还在生效,他翻身下来大字型的躺在里面。美荣没敢穿衣服,只是披着上衣全身没穿衣裤的下了床。她知道在外的弟兄们都能看到她这样的样子,她无奈,她不能一点疏忽,床上的机关枪时刻对着门口。

“给,我给你点着。”美荣拿起火柴给三营长点着,把烟灰盒放到床里面。她顺势靠在外面的床头挡住他看外面的视线。

新华子和于连裴飞躲在两边的门后,在家听妻子的诉说只是想象的难受,这次不同了,亲眼看见这个畜生趴在妻子幼小的身上,一时怒火万丈从身上拔出尖刀就要冲进去,就在这剑出鞘的一刹间,他听见美荣的提醒,同时他的弟兄也听见美荣的暗示,一把摁住了新华子。

“哎呦,呛死了,我离你远点吧,闻不得这烟味,我喝点水,让你折腾的渴死了。”美荣下了床,她一直憋着气不敢张嘴。

美荣坐在桌子旁喝着水拖延时间,一会的功夫就听见三营长的呼噜声,她慢慢的走到床边:“营长,营长,”看见真睡着了,她马上穿好衣服走到外面叫新华子进来。

新华子和他的两个弟兄进来后,把三营长像猪一样拖了出来,从身上拿出绳索把三营长五花大绑的绑在柱子上,新华子掏出尖刀就要下手,被美荣拦住了。

“新华子,不能就这样让他死!你能不能把他闹醒,我要让这个畜生慢慢死,我要亲手杀死他!”美荣请求新华子,新华子看看时间不到三点,总攻的时间还有一点,到床边拿过毛巾把三营长的嘴堵住,端来一盆凉水往三营长泼过去。

一会的功夫,三营长醒过来,从他眼光里看得出震惊,惊恐的眼看着眼前的美荣,嘴里嘟嘟囔囔说不出话,扭曲身子左右摆动。

“你个畜生!我们家都让你毁了,你不是喜欢女人嘛?今天我让你到阎王殿好好找女人”一个农村的小女人在此时,提着尖刀站在一丝不挂的恶魔眼前,柳眉倒竖,双目圆睁,连新华子都不敢相信这就是他原来温顺的妻子。于连和裴飞要过去代劳,被新华子拦住了。

只见美荣手提着尖刀来到三营长的面前,没一点犹豫,手起刀落把三营长的命gen子齐齐的剌下来了。只疼的三营长呲牙咧嘴左右扭曲叫不出声,鲜血流了一地。美荣转过身扑到新华子怀里哭了起来,……呜呜呜呜……的哭夹杂着多少可恨的耻辱。

“你先回去吧,不管他了,让这小子慢慢疼死,报应!马上就要打响了,在家等我,千万不要出来!记住。”新华子拍拍妻子,又说:“你走后我就宰了他!这个畜生!”

“华子,你要小心,这辈子我给你丢人了,下辈子我一定做你的好女人,”美荣给新华子整整衣衫,眼光中流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时间不多了,马上大炮就响了,快回家!这里危险,有什么仗打完再说,快!”新华子看见时间太紧,没太注意美荣的变化,催促她快走。

美容一步三回头的往出走,在走出卧室门时,再次深深的撇了新华子一眼,谁知这最后一眼是留给新华子最后的念想。

美荣走后,新华子叫于连去和外面的弟兄准备消灭外面的警卫,他看看表离灭灯的瞬间还有十几分钟,他和裴飞走到三营长面前。

“三营长你是不是人?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我们是你的部下,自从我到你们营,我含糊过吗?我曾带领弟兄们为你冲锋卖命,你要是有一点点的人性也做不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你们每天骂新四军是恶魔,自从我认识了新四军我才知道跟着你们没人性的东西才是进了魔鬼的窝。怎么?你要说话?算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说你后悔了,只想速死是吧?

好,你没有人性,我不能没有人性,你得到了报应,我不让你难受了,看在你做过我的上级,我送你走。希望三营长下辈子做个有血性的男人和好人。”新华子看见三营长眼里流出几滴鳄鱼泪,使劲的点点头。在最后的一刻他忏悔了,显示出人性的一面,新华子的一番话让他临死前羞愧难当。

“走好!”新华子把钢刀深深的插进三营长心脏,一个恶魔就这样归了西天。

后来有人问新华子:‘咋不让他慢慢疼死折磨他,’新华子笑笑说:‘他已经得到了报应,再大罪过不过是死罪,如果我们也做什么千刀万剐的事,那我们不也是兽性大发,也不是没有一点人性了吗?从这一点看得出新华子的高尚品德。’

美荣回到排里的住宿,没多长时间就听见外面大炮隆隆枪声大作。她没有太注意这些,似乎外面的事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她平静的拿来大水盆倒满水,平静的把门锁死。

她慢慢的脱光衣服站在大水盆中间,手拿着毛巾慢慢的擦洗自己被褥了一晚的身体,她不能再活在世上了,她能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新华子,假如她早早不在了,新华子会找三营长拼命,那样新华子的生命也不存在了,她不能让自己丈夫死,要死也是三营长这个恶魔!

她知道新华子不会嫌弃她的,可她嫌弃自己,她不能这样苟且偷生的活下去,眼前大仇已报,新华子再没有什么危难,他就要带着弟兄们投奔新四军,她不能满身的污点一块去,特别是他的两个把兄弟亲眼看到她被三营长的蹂躏,这让新华子以后在新四军咋抬头做人?一想到这些她更是坚定了死的决心;这就是那个时候女人的悲哀,那个对男人依赖把贞洁看的比命还重要的女人

外面大炮枪声更加激烈了,她把平常最好的衣服穿好,靠在窗前远远望着三营部的一片火光,注视了好久好久……

她躺在和新华子温馨过的床上,闭上眼从柜里了拿出新华子给她防身的勃朗宁,打开保险对准太阳穴,大叫一声:“新华子……美荣走了……”只听‘砰’的一声……香消玉殒。

城堡里枪声不断地在响,伴着隆隆的大炮夹杂着冲杀的声音,仿佛是在给美荣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