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忍辱负重

三营长同飞正坐在摆满美食佳肴的桌子旁喝着小酒,哼着苏北黄se小调悠哉游哉。

“闪光缎绸花旗袍啊,柳叶眉口似樱桃,一见小乖乖心发痒啊………我抱娇女到床上啊……抄起了娇女小玉腿,老子我..推车过仙桥啊…哎幺幺……哎哎幺幺哟啊……”

“哎呦,营长这是唱的啥吗?”美荣进到卧室,满脸笑容款款走到同飞身边。

“哈哈哈哈……想什么来什么,想着小乖乖来个小洞洞哈哈哈哈来来……”三营长看见美荣一反常态的笑容走进来,顿时心花怒放。

三营长长得五大三粗满脸络腮胡,脸膛黑炭一般,站在那里就如一座黑铁塔。他从来不用短枪,善用长枪,挂在墙上的精美美式汤姆长枪就三把,时刻子弹在膛。他杀人从不点射,不管是一人和多人都是一梭子,在他抢下倒下的老百姓和新四军有无数,被王麻子称为;猛张飞,也是王麻子就得力的一只胳膊。

他不仅心狠手辣而且好色,在前经常出去路劫民女,回到城堡奸yin玩够就交到他的警卫玩弄,过后就地杀掉。

他要是想杀新华子就是一咋眼的功夫,美荣亲眼看到在审讯室,他残忍的一刀一刀的往对方身上剌肉,这才让美荣屈服,她怕新华子招这样的厄运。

“来来宝贝,陪老子喝一杯,怎么今天咋主动来了?熬不住了?哈哈哈还是老子厉害吧?”

“你忘了,我不是找你有事吗?我们那口子想求你点事,不知三营长帮不帮这个忙?”

“哦,想起来了,你在电话中说了,好,还是句老话;只要不要老子的命,不就是个小连长的事吗?没得问题!”三营长大手拍了一下桌子,又说:

“不过你今天的好好让老子舒服点,每次让我白费劲!他娘的!费得老子还得使劲打你拧你才出点声,我最喜欢女人叫声,声音越大越刺激!”

“你还说呢?每次把人家身上拧的青一块紫一块,他回来我都不敢开灯。你光说我不吭声,我难道不想,每次把我憋得快有毛病了。”美荣带点撒娇的说,心里却说:“今天非得弄死你,让你喊!”

“你憋着干啥?该叫就叫吗!你怕个球!在我这谁敢说啥!”三营长不解地说

“是啊,没有人敢说啥,可你想想外面你那些警卫兄弟都能听见,我是女人,让他们听见我多难为情啊。就这样我进门你那些兄弟还说让我们轻点,他们受不了。”

“哈哈哈是吗?是有点那个,没办法,他们要执勤保护我,就让他们难受难受不管他们!”

“保护?保护什么?怕我加害你?我这么瘦小,手无缚鸡之力,能把你咋啦?”

“你没事,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咱不管他们,来来喝酒!”三营长端起杯。

“营长你等等,你答应给我们家办事了,我们新华子就快要成连长了,你是我们家的恩人,我的感谢你,今晚我在你这不想做木头人,想让你高兴。”说着凑近三营长跟前:

“你看这样,我来了后,你把外面的弟兄叫他们睡觉去,我不在时他们再执勤,我们营部又不是在外面,在城堡里怕啥?外面那么多巡逻兵,你倒是怕什么?”美荣知道三营长是个急性人,又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故意用话激他。

“我怕?我怕过什么!老子一人独闯天下时还不是一人,谁保护过我,想当年我在苏区的一个小山庄照样一个人搂着美人睡,我怕个鸡ba!好就听你的,你呆一会,我去去就来。”三营长出到院子里,一会的功夫就听见他的大嗓门;

“弟兄们,今晚都不要站岗了,流动哨也不要了,把大门插好就得,都他娘的好好睡觉!谁都不能出来,谁他娘的出来听老子的房,当心我枪毙他!”

三营长在出去的那一刹那,美荣飞快的从桌子上拿过他抽的刀郎牌香烟,迅速的把开口的四只拿出,从身上拿出新华子给她的烟卷,把四只放到原来的烟盒里,把拿出的四只拧碎飞快的扔进傍边的垃圾桶,仅仅几秒的时间,她紧张的手有点发抖。

“好了吧?今晚让老子好好爽一回,来喝酒。”他回到屋里一把拉过美荣到怀里。

“营长真是个汉子,以后你随叫随到,我们那口子当了连长他也没说的了,来,我敬你一杯。”美荣拿过一个酒瓶给他倒了一碗。

“你回去给他说,跟着老子好处大大的有,将来有机会我提拔他当营长团长也是没问题,我们的部队老蒋要扩建,我们老大就是司令了,我是师长他就是团长,枪炮一响,黄金万两,美女大大的有哈哈哈哈来亲亲我宝贝……”看起来这个三营长当过汉奸,满口日伪在的时候说的话。

三营长酒量很大,不停地接着美容倒的酒,手还不闲胡乱的摸着,一瓶酒下肚,美荣的上身几乎让他扒光了。她强忍着欢笑,急盼他快快的抽烟。这个时候的三营长那还顾得抽烟,酒越喝得多yin荡的劲头越发升级。

“好了,不喝了,该着我的老黄牛洗洗头了,要不它就要给我造反了哈哈来吧……”三营长像抓小鸡一样把美荣拎起来抱在怀里往床边走。

“营长等等,我先去趟厕所,一会就来,急啥?一晚上有的是时间,你先抽支烟,我去去就来。”美荣从三营长怀里挣脱出来,三营长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女人就是球事多,快去快来。”

美荣稍微整整衣衫走出卧室,到厕所要经过大门。三营长说的话还真管用,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他部下知道他的脾气,不敢违背他的命令,这个杀人不咋眼的家伙,一生气真敢枪毙你。

经过大门她急速的回头看看营长的房间和大院的动静,然后急速的闪到大门前轻轻的把插销拉开,急速的离开进到厕所。

在茅坑她计算着抽烟的时间,大约七八分钟时间,她估计差不多了就起来往回走,她不能时间太长以免引起怀疑,她不是在和人打交道,和野兽相处不能出一点差错,出一点差错就会被野兽吞噬。

“快点,你想把老子急疯是吧?”三营长一见美荣进来猴急的站起来把抽的半截烟卷此灭。美荣这个后悔啊,在等点时间他就会把那只烟抽完,抽完就会睡着,这样事情就会简单多了。她憋住气不敢吸气,新华子来时告诉她说;小心自己吸到肚子里,她记住了。

“来了,外面黑黢黢的吓人,你的话还真管用,他们都睡觉去了,”美荣故意夸奖他威力,来拖延时间。

“那是,老子是谁?老大第一,老子第二,在这个团里谁敢不听我的话就是一个字:死!”果然不出所料,你越说他胖他越喘。

“来吧,一晚上你他娘的快把老子撩疯了,你个lang娘们!走了。”三营长抱起美荣往床边走。

此时的美荣再没有理由搪塞,再搪塞就会引起这个野兽的疑心,那样不仅杀不了他,新华子的命也危在旦夕。如果此时三营长晕过去,美荣或许还不会殉情,而恰恰他抽的药力不够,只是有点眼皮打架。

美荣被放到床上,被这个畜生扒光衣服时,她惊呆了;她看见床头的蚊帐里有一挺小型机关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门口,隐蔽得十分巧妙外面看不见,子弹上膛保险都开着,这个畜生连睡觉都子弹上膛。怎么以前来没看见啊!如果这时新华子带他的弟兄们贸然闯进,只要三营长稍微伸伸手扣动扳机,后果难于想象。而且他们进来不是从三营长的背后,门正冲着她们的床头,他不起来就能把卧室里面的人一梭子全撂倒。

美荣这个急啊!如何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脑子在想,身体还得配合趴在他身上的这个畜生,还得故弄玄虚,无病shen吟,也不能装的太过。她闭着眼从慢慢呻yin到大声的呐喊来刺激这个畜生的心理防线……

深夜了,和狼共舞的她心在飘,她像被风吹起的树叶在空中悠然;她在寻找大地的根须,曾经滋养她的土壤。夜深了,快要落地的树叶,风儿又把她吹到黑暗的天空,她就是一片小小的树叶,她再也回不到从前,她的命运她不能做主,她再也不能回到大地,她无奈的在飘,她无奈的叹息,她恨!恨这可恶的风!让她回不到从前。

门口就是自己的丈夫,屋里三营长在蹂躏自己,后来会发生什么事?谁都难于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