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贸首之仇

第五天的夜里,新华子在家拥着妻子默默无语,刚才美荣打了电话给三营长,说有事想到他那去,对方电话传出一阵坏坏的大笑:

“小宝贝,几天没干你了,就想了?还是我厉害吧?告诉你说,你那个球男人不行!”

“他就是那样,活不活死不死的,哪有你像个爷们啊!我今天可不是干别的,是他托我找求你办点事,记住啊,光说事不做别的啊!”美荣稍微话多点。

“我说今天咋这么温柔可亲,闹了半天求我办事,”

“以前从你那回来,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我哪有心情?今天不同了,是他求我到你那去的,这我才心情好点。”美容说的恰到好处。

“好,凡是我能办到的一定能给办,你让我上天摘星星我都去,只要不要我的命就行。”

“哎呦,那个能要你的命啊!也不要你摘什么星星,你能办到的,我一会就到。”说完放下电话咬牙切齿的说:“不要你的命?要你的脑袋”

站在旁边的新华子就如尖刀插进他的心里,他轻轻的把妻子抱在怀里,什么也不说,只是抱得紧紧的不肯松手……他知道这次去是九死一生,在她面前的是江湖老土匪,他实在担心妻子的安危。

“新华子,你出去到外屋把门锁好,呆一会才进来,等我叫你。”美荣从新华子怀里抬起头说。

新华子没问为什么,顺从的走到外屋去了,把门锁好坐在凳子上低下头,他不知道妻子干什么?但绝不会自杀,那是因为仇人还没死,他没有担心这点。

“新华子,你进来吧。”过了十几分钟美荣在里屋喊了一声。

新华子应了一声就推门进去,顿时心中一颤;只见美荣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歪着脸温情脉脉看着自己的丈夫说:

“新华子,今晚我又要被那个畜生糟蹋,我是豁出来了,就是死也得让这个畜生先死。如果能活着回来,我还是你的婆娘,到死都跟着你。如果我回不来,就让我尽最后一次妻子的义务吧,啊?”

“美荣,你这是干什么?你一定要回来,要死的是同飞这畜生!不是你,起来!我还要和你好好过后半身!”

“新华子,我知道你这么长时间没碰我了,我也不生气,我身子脏了,你不碰就不碰吧。今晚不管杀不杀了这个畜生,也是我最后一次让这个畜生碰我了,杀不了他我就得死,求求你,让我好好真心的像以前一样做回你的女人吧?求你啦!”美荣泪如雨下。

新华子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妻子,一会就要有个恶魔趴在妻子肚皮上,一种无名怒火从天而降。又听到妻子声罪致讨的决心,他不能再伤妻子的心了,他知道这次去很危险,妻子是做好了最坏打算。他以最快的时间脱掉衣服,把他可怜的妻子美荣抱在怀里……

美荣走了,美荣花枝招展的走了。站在窗前的新华子在夜幕中看着妻子离去,手握着身下的盒子炮咯吱咯吱作响。

夜幕下的城堡就如魔鬼的老巢;充满了邪恶、恐惧、凶残、痛苦、折磨、以至于到死亡。

美荣跟着两个大兵在晃来晃去的探照灯下往三营部走去。这样的行走不是一次,每一次她都心里异常的恐惧不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受这样的折磨和痛苦,三营长同飞野兽般的身躯就如嗜血的吸血鬼,一见到她就兴奋的到了极点。而她惊悸颤抖的被扔在床上时,她感觉自己就是个被宰的羔羊。

记得刚进到军营的几天,新华子就执行任务去了。当天晚上三营长派人叫她到营部去领物资,可她到了营部没有什么物资,却让三营长同飞留在他营部卧室。

当时她是死也不从,被三营长同飞连打几个耳光,把她抱在床上,粗暴的强jian了她。过后三营长看着一直在啼哭的她,威胁说:

“你知道老子是谁?老子杀人从不咋眼,你信不信?这次你那个小排长回来我就能枪毙他!我让他去抓新四军探子去了,抓不回来就是私通新四军!死罪!你要想你家的小排长不死,你就老实点听话,有你的好处!”同飞赤身luo体的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眼前的猎物,得意的嘿嘿冷笑,让她浑身阵阵发冷。

当天晚上他把她领到了专门审讯新四军嫌疑人的地方,她亲眼看到一个大男人被钉在墙上痛苦不堪的样子,那种生不如死的情景让她当场晕过去了。

醒来时她被同飞又一次放在床上,这次同飞没强迫她,只是问她是不是希望小排长这样?她恐惧的摇摇头。

她是个农村的小女人,她生下来就是为男人活得,男人就是她的天,她知道眼前这个人的恶毒,她也知道她不从的后果。她不能让丈夫也钉在墙上。她屈服了,她自己慢慢脱光了衣服,闭上眼任他蹂躏几个小时。

以后的日子新华子出去执行任务越来越多,她为了丈夫的安危不得不忍辱偷安,强颜欢笑面对眼前的野兽。

不知多少夜晚忍受煎熬。她不知道这种日子多久能熬到头,以前的笑容没有了,每日郁郁寡欢。不能听到新华子要执行什么任务,一听新华子说今天要出城堡执行任务就浑身发抖,临出门前死死抱住新华子不肯松手。

新华子当时没太注意,还以为妻子不想让他去执行任务,还以为怕他有危险,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她不要担心。

时间一长,新华子终于感觉到有哪些地方不对,每次执行任务回来就感觉妻子异常,憔悴的脸上带有忧虑不安,晚上在一起再没有以前的激情,再不说什么生儿子的之类的话,总是一晚上紧紧抱着新华子不松手。

“美荣,你最近好像不高兴,人也瘦了很多,心里到底有啥事?”一次新华子执行任务回来问。

“没事,你能不能不去执行什么任务,你一走几天我害怕,”美荣说这话不敢对视。

“不对!你有事瞒着我,说是不是我出去执行任务排里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摘了他的命gen子!”新华子想到他一出去执行任务就妻子一人在家,是不是留守排里的人骚扰她,他做梦也想不到是三营长。

“没有,你在瞎说什么?快睡吧,没..事..”美荣说完最后一句,扭过身子突然泪流满面。

“告诉我!是谁欺负你!快说!”新华子把妻子扳过身,看到妻子满脸泪花,他顿时明白了,妻子受了很大的委屈,不是一般的委屈。

“我告诉你,你今晚不说,我明天把留守排里的人集合起来审问,每人一顿鞭子,看他们不说!”

“不要,不是他们……”“啊!看起来真有此事,不是他们是谁?说!”

美荣知道今晚不说是过不去,硬不说会连累排里的弟兄,她凝视着新华子的脸,终于控制不住一头扎进新华子的怀里痛哭起来,今晚她要哭个够,多少天的委屈耻辱在这一刻释放出来了……

此时的新华子抱着已是泪人的妻子,他有些莫名的惊错,天啊!难道?难道还有更大的隐情在里面?他没有再着急的追问,静静的任凭妻子哭泣。

“新华子,听我的话,不要在这干了,我们回家吧,咱还去卖肉吧?我今天都和你说,你千万不要报仇去,我不能没有你,我们想办法离开……”

哭了好长时间,美荣慢慢抬起头开始给新华子讲她来军营的后的几天;讲看到受刑的男子,讲到不从的后果,讲到屡屡受辱的夜晚,讲到那个畜生变态时在她身上的殴打,讲到每每夜晚为什么不让他看见身体的原因,讲怕他受伤害逆来顺受的无奈。声声泪血无不弥漫着整个房间。

新华子听到的不是妻子的诉说,而是晴天霹雷,而是一个做丈夫的天大耻辱,一时怒发冲冠跳下床拔出盒子炮……

“新华子,你不要干傻事,我求求你,你死我咋办?你一个小小的排长斗不过他!我们……”美荣一见新华子穿好衣服就要冲出去,急的她赤身luo体的扑下床死死抱住新华子的腿,没说完急的就晕过去了。

那一夜新华子整整一夜没睡觉,他一直抱着妻子没松手,他和妻子发誓一定要报仇雪耻!慢慢冷静下来后的他没再做蠢事,他要找机会必须杀掉他,一定要他死的难看。

第二天和他的最铁的拜把兄弟于连、裴飞讲了这件事,他们都义愤填膺,怒不可及,大骂三营长畜生不如,都愿和他一切报仇雪耻。

也就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回乡下时,接近了我党地下组织,他们同意起义。新华子没有什么要求,就是让他亲手杀死三营长同飞,地下组织同意了,让他等机会。这次攻打城堡让他异常的兴奋,机会来了,他报仇雪耻的时候到了。

排里离营部并不远,也就是一千多米,可美荣就觉得遥不可及,她缓慢的腿上就如灌上铅一样异常艰难,走着想着紧张不安。这次去她和往常不一样,往常只是恐惧同飞得折磨,而这一次不仅是恐惧而且承担刺杀仇人的使命,一步走错自己不仅性命难保,还关系的自己的丈夫和排里的弟兄。她走着再次想遍临走时新华子周密的安排,不能有一点漏洞,想想没有什么落下的。剩下的就是自己今晚要做个浪女人,做一个她八辈子都不想做的女人。

跟着卫士走进了营部大院,大院站岗的大兵贪婪邪恶的眼光盯视着她全身,她觉得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在这一刻脱光了。

“美娘子来了?我们营长等着你呢?嘿嘿嘿...轻点啊,别让我们的枪憋不住想射击啊哈哈哈……”

“那怨谁?大门离这么近,我和营长说说今晚你们都回去睡觉,在城堡里这么安全,外面都是兵,还站什么岗?真是;瞎子戴眼镜—多余的框框!”美容似乎换了个人,让岗哨眼睛一亮,平常她从来不和他们说话。

“这哪是多余的框框?是多余的棍棍哈哈哈……”他们一阵yin笑。

“你们狗日的坏吧!我告诉营长煽掉你们!看你还有没有什么棍棍!”美荣笑着走进了大门,后面连跟着的卫士又一阵yin笑……表面的美荣笑脸嬉戏,内心实际在流血。

“好了你们回去吧,我自己进去。”来到营部门口,美荣和带她来的卫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