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涌入虎穴

回到连队,连长和指导员立即在连里挑选了枪法好干练机灵的战士,其中就有三班的班副柯宏伟新兵大龙和李启明,全部是苏北本地人。前些天王麻子就派人到离他们驻扎地附近的村庄打了招呼需用民工三十个,在地方组织周密安排下尖刀连突击队十五人混了进去。

突击队有一排长刘欣任队长,三班班副柯宏伟为副队长。临行前,突击队成员在连部秘密聚集,为了消息不被泄露,连部做了保密措施。连长交代了任务,指导员做了战前动员。

“同志们,刚才连长已经把任务说的很清楚了,我就不多说什么,只说一点;这次任务是艰巨而危险的,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进到城堡一切行动要听指挥。你们面对的是三个老奸巨猾江湖老道的顽匪,他们不仅枪法好飞镖准,最关键是他们都是本地人,说话做事都要小心谨慎,稍一疏忽就会铸成大祸,不仅完不成任务,也会有不必要的牺牲。

这次有两个新兵参加,原因是他们对建筑房子是内行,关键是会夯墙,这样更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大龙李启明你们是第一次执行任务,我和连长相信你们会很好的完成任务!”

“是!请连长指导员放心,我们一定很好的完成任务!”大龙起立对指导员表决心。

这次大龙和李启明被选上突击队成员不仅是在建筑房子上,其中还有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新兵中的佼佼者。在各项考核中都遥遥领先别的新兵。大龙麻利机灵反应快;李启明做事慎密,思维敏捷,在考核中仅差大龙几分。

大龙自从来到部队后,在政治学习中不断的提高,积极练兵刻苦训练;无数次他想象参加头一次战斗的场面,无数次想象在战场上冲杀的景象,就是没想到自己头一次执行任务会是化妆成原来的老百姓模样去刺杀土匪,他是又紧张又兴奋。

在刘排长的带领下,在地方组织的周密安排下,大龙他们顺利的进了工程队伍。突击队一共是十五人,分为三个组;刘排长带一组,刺杀一营长王凡,连狙击手陈雷带一组,刺杀二营长,连班副柯宏伟带一组,刺杀三营长。大龙和李启明和另外两个有经验的战士在班副这一组。

保安旅三团聚集的地方是多年土匪头子老巢,根深蒂固戒备森严;离城堡千米开外是前沿境界。出入口左右有密密麻麻的铁丝网,铁丝网后面是一米多高夯的墙;墙上面有用麻袋垒砌,左右各一挺美国产的M1919A4重机关枪,大三脚架承托着上面的主机,伸在前面的7.62mm的枪管上满是洞眼,成排的子弹放在枪膛两边,旁边有两个士兵站立。重机枪旁边一溜持枪核弹的士兵,其中还各有两挺捷克轻机关枪,其余的士兵全是M3汤姆冲锋枪。

左边和右边深处有营房,营房正面摆着一排迫击炮。走进了这一千米的前沿守卫,摆在面前的是城堡三十米高大的城墙,城墙的厚度起码在五六米宽,一般的大炮是打不通的。

走进城堡从放下来的大吊桥上看到,吊桥下面有五米多高的深沟,深沟里面从运河引来的清清河水,河水下面很清楚的看到削的尖尖朝上的竹子一排排,人一旦跳下去就会刺穿身体。

从这点可看出王麻子的歹毒,一旦打起来前沿的士兵没有退路,他是模仿古人韩信的背水阵,让士兵没有退路必须拼命,想攻破城堡门前这关就很难过。

两扇大黑铁门白天敞开着;城墙两边有两个炮楼,同样炮楼里有重机枪,城墙里每隔二米就有一个瞭望口,从瞭望口同样伸出的是捷克机关枪和重机枪。

“他奶奶的!怨不得要智取,这要强攻还不一定死多少战士!”一排长推着独轮车走进大门时,悄悄地和身后的班副说。

“老蒋还真给这些狗日的下本,你看看全部是美式装备,看看就眼馋,”班副也悄悄的说。

“告诉同志们要小心,特别是你带的新兵大龙和和李启明,还要记清目标,别出漏子!”

“不会的排长,我这两个新兵都是机灵鬼,放心吧。”班副悄悄的回复。

“日妈!你两个小子嘀咕什么!我看像是新四军探子!来人!给我把这两个小子带到营部!。”站在高处的三营长同飞挥着鞭子厉声喝叫。

走在前面的突击队员被匪三营长同飞这一叫喊,全部停下来看着排长和班副,特别是大龙和李启明更是惊慌,推着独轮车的手不听使唤了,咣当一下倒在地上……

一排长是什么人?身经百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曾经这样的任务执行过多次,并且圆满的完成任务。团侦察连多次和团里请求要他,老连长坚决不给,一排长也是对尖刀连有感情,他也是连长指导员最得力的助手,也是最放心的人,也是最有脑子的人。

此时的一排长听见站在高处的匪三营长的吼叫,没有惊慌,只是装作害怕的样子说:

“老总,我们是新四军可不管苏北话,不行的意思你看我们的样子人家要不要我们?刚才和我的叔伯弟弟说:‘这次做完这次活,老总还要给我们发工钱,等发完工钱回家我们一定找个女人玩玩,快四十了女人是什么味道还没闻过,你说我们怨不怨啊?不吃不喝也得搂着女人睡一觉。”说话时露出渴望亟不可待的样子。

“放屁!大哥!你就是毛病不改!上次你摸人家大闺女的屁股,没把你打死,不长记性!妹妹姐姐都等着买米下锅,你敢去!老总,求求你……”大龙一反常态的大怒。

“你发工钱不要给这两个畜生,家里老娘爹爹都在床上,求求你老总,千万不要把工钱给他们啊!求求你们……呜呜呜呜….老娘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呜呜..”大龙真的哭了起来,说到老娘好几天没吃饭了,大龙想起母亲活活饿死的情景,哭得更伤心了。

“别他娘的哭丧!你小子还挺孝道,老子答应你不给他们工钱,赶紧把地上的泥土闹起来,好好干,你这两个小子好好学学你家小弟,还找女人!你也不怕淹死你们,给老子滚!好好干活去!”匪三营长大手一挥。

一排长和班副装的唯唯诺诺的推起独轮车进了城堡,李启明和别的突击队急忙帮着把泥土装好跟进。

再次出了城堡后,又换了一茬跟的士兵。大龙推着车子快步跟上一排长,悄悄的说:

“排长,对不起,我骂了你,不要生气啊,”

“你小子敢骂老子,我还摸人家大闺女的屁股?看回去收拾你不可!”一排长佯装生气。

“大龙,真有你的,我没看错人,你小子还会演戏?不得了啊!”班副柯宏伟从后面赶来。

“不是,当时我看那个营长要把排长带走,不知咋的就胡说八道了,也想起我老娘是饿死的就哭了起来,排长,不要生气啊。”作为新兵头一次执行任务就把排长骂了,心里忐忑不安。

“没事,你做得对,连长没看错人,你小子机灵,别说了,当心!”排长说完就推着车前面走了,后面一溜三十多个独轮车像长龙一样在小路上蜿蜒向前。

王麻子驻扎在这个城堡纵深有十几公顷,坐南朝北。面积是老蒋部队驻扎之大实在罕见,多年来盘踞在这里,每年招兵买马日益壮大。徐州剿总长期以来很少调动他们,就是想让这只地方土匪部队像个钉子一样钉在这条生命线,一旦战役打响这支部队会迅速截断苏北东西通道,迫使在苏北的新四军首尾不能衔接,其用意可想而知。

王麻子住在最深处的三排房子中间,前一排后一排是他的得力警卫连,离他不远是二营营部,王凡就住在这里,也是他最信赖的兄弟。东边驻扎着一营长赵老四,西南角驻扎着三营长同飞。他们前面十几间房子是兵营,大片的中间场地是平常练兵场所,有好多器械。

这次王麻子是想在中间后面盖住宅,也是为了收拢三兄弟,盖的排场点,离兵营稍微远些,军务住宿一体,给他们吃喝玩乐造成很多不方便。

谁知王麻子给弟兄们盖宅子让他们享受,没成想却给他的弟兄们盖了一座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