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节 军人生涯的开始

大龙和同去的同乡们分配到新四军第三师第十旅二十七团。驻扎在宿河。新兵训练结束后,他和李启明和曹殿昆,懂事対,王力,被领兵去的赵连长挑走了。赵连长的连队是尖刀连,也是团里的直属骨干连,不知打了多少次硬仗,被师任命为英雄尖刀连。

赵连长原是尖刀连一排长,在解放淮阴时连长牺牲了,是赵连长冒着枪林弹雨带领全排第一个冲上去,立下了赫赫战功。在整修期间被团任命为尖刀连连长,原尖刀连指导员郭意林。

在苏家集赵连长就看中了大龙和李启明。按他的话说;尖刀连个个是生龙活虎没有孬种,不怕死也不行要有脑子,不能像诸葛亮那样能掐会算也得有思维能力。他看中大龙这小伙子精神麻利,看中李启明思想活跃脑子转得快。

他常和人说;打仗要用脑子,该拼命时就拼命,那是一点也不能含糊!如果不用拼命就能消灭敌人岂不更好?要多学诸葛亮谨慎小心大胆心细,千万不要学那个小白脸周瑜,什么一步三计,计计落空,换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个赵连长从小听三国听的多了,张口闭口张飞关公诸葛亮。

大龙五人分到一排三班,班里有两个老兵,一个是班长叫:霍林,三十多岁,班副叫:柯宏伟,是苏北人,班长是山东济南府人,前些年到苏北执行任务后就没回老部队留在了新四军尖刀连。

霍班长老成稳重,是大家公认的家长,谁有什么心思难讲口的事,都愿意和老班长说。无论战火纷飞危险在前,只要老班长在,大家都踏实心有底。

班副:柯宏伟和老班长岁数相差很大,比老班长小七八岁,性格暴躁粗野打仗勇猛,每次的冲锋总是第一个上去,被地下人们称他为下山虎,很受大家的尊敬。

另外的同来的四个被分到六连了。

记得第一次来到尖刀连后,赵连长训话时闹出很多笑话。当连长问他们为什么当兵?懂事対举手说:

“在部队能吃饱饭,还有白米吃,在家有时饿的起不了床,来到这比家好!”

“我就是将来天天吃饺子,还给妹妹端好大一碗饺子!”大龙发言更实在。

“我也是为了吃饱饭,饿死还不如在战场打他娘的白狗子,他们老欺负我们穷人!”王力别看个子不高说话还是高嗓门。

“我当兵不仅是吃饱饭,光吃饱饭有什么?我要好好干,争取升官,好将来娶上五六房婆娘,要年轻漂亮的大姐!”曹殿昆说的更有意思,不仅吃饱饭还饱食思ying呢?全连哄堂大笑……

“嗨!老乡,你走错门了吧?你还以为这是老蒋部队呢!还升官发财?还娶五六房婆娘?你也不嫌累”一排长刘欣大声的喊了一句,全连又是哄堂大笑。

“你在胡说什么?闭上你的嘴丢人现眼的!”李启明在一旁狠狠地瞪了曹殿昆一眼。

“好了好了,不要笑!好笑吗!他奶奶的!你他娘的不想娶漂亮婆娘?人家是说实话!将来有那个条件就娶不丢人!不过只能娶一个,五六个不行,是吧?”赵连长挥挥手,大家安静下来,接着又说:

“现在请我们郭指导员给大家讲话,呱唧呱唧!”全连一阵掌声。

“同志们,实际上刚才大家都讲得好,不管是要吃饱饭和天天吃饺子,还是那位新兵说好好干等将来娶婆娘,这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大家都想过好日子。不过刚才连长说了;将来娶婆娘是好事,不能娶五六个,那不是我们新四军人做的,这个是坚决不能提倡,只有军阀官僚才是妻妾成群。

大家都是一个目的,穷人要翻身过好日子。可有人不想让我们过好日子,谁啊!蒋介石这个大军阀!我们不推翻蒋介石腐败政府,天下的老百姓就过不上好日子。别说吃饱饭,别说天天吃饺子,娶婆娘你更不要想啦!

因此,不管新来的和现有的老兵都要团结一致,互帮互助,刻苦练兵,争取早一日练就一身好本事,为我们天下像你们这样的要吃饱饭的人战斗,争取早一日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贡献你们的力量。你们说,尖刀连是什么连队啊?是我们师英雄连队,我们一定无愧于这个称号。好了,我就讲到这吧,各班班长一定把新来的同志带好,从明天开始大练兵。”

赵连长来到一排三班,大龙和班里的战友正在练习刺杀。大龙和李启明双手紧握着带刺刀的钢枪对着稻草人正在练习。

“杀!杀!杀!”声声呐喊,震耳欲聋。

“好!好!”赵连长走到跟前连连称赞。霍班长和班里的人看见连长来了,立正敬礼。

“报告连长,尖刀连一排三班正在训练刺杀,请指示!”霍班长报告。

“稍息,很好,就是的有这股劲!你们不要把眼前的稻草看成稻草,他就是敌人,就是欺负我们穷人的大恶霸!要有杀气,要不然你在战场上会被敌人的士气压倒,而且更会丢了小命!听明白了没有?”连长说话从不拖泥带水,字字铿锵有力。

“听明白了!”全班异口同声。

“请连长放心,我们三班绝不给尖刀连丢脸!”班副柯宏伟更是嗓门冲天。

“报告连长,指导员叫你回连队说有急事。”从远处跑来指导员的警卫员小小。

“好,继续训练!走,小蝌蚪回连队。”小蝌蚪是原牺牲的老连长的儿子,老连长牺牲后小蝌蚪就被连长从老家宿县接到自己身边,小蝌蚪的妈妈几年前被日本兵枪杀了。

其实小蝌蚪有名字,小小也有名字,这个连长为了方便随口叫起,不过这也好,听名字不看本人就知道形象了。

“驾!驾!驾!……”在一个土路上四匹马急如星火的狂奔,马蹄扬起的灰尘给后面一片烟尘弥漫。

跑在前面的是尖刀连连长和指导员,后面是警卫员小小和小蝌蚪。团部离尖刀连还有十几公里,在宿河城东的一个集镇。也就是不到一个时辰,咋眼的功夫就到了团部。

“报告!”连长指导员双双站在团部门前。

“进来,”团长孙海和政委李玉山正在看地图,

“哈哈哈..真不愧为我团的英雄尖刀连,干什么事都雷厉风行啊!这么快就来了。”团长是个爽朗的人,说话干净利落

“团长政委,有什么任务?要打仗了?”连长问。

“看看,一说打仗就像只狼两眼发绿光,哈哈”李政委手里拿着个红铅笔走到他们身边。

“不急,看你们跑的热的,坐下先喝口水。”团长从水瓶里往茶缸里倒满水。

他们喝了水,坐了会,团长把他们叫到挂在墙上的地图前面。

“来,你们看,这是我们团部,师部在以东的九家湾,你们连在王家集,这样形成一个三角形状。而以西不到十公里驻扎着杂牌军保安旅王麻子的三团,你看这中间有条公路,也是通往徐州的必经之路,也是生命线。”团长指着地图说。

“你们知道它为什么叫生命线吗?”政委中间插了一句。

“是我们部队供给通道,供给跟不上部队没法打仗。”指导员回答说。

“对,可驻扎在以西的杂牌保安旅三团就离公路只有十公里,他虽然现在不敢和我们正面交锋,最近他常常袭击我们的粮队,打死打伤我们不少战士,也抢了我们不少粮食。”政委说。

“打掉他!”连长指导员异口同声。

“师首长命令我们,让我们团打掉他!据情报资料介绍;他们三团的团长王麻子原是这一代大土匪窝里的小小匪徒,后来和老大的小老婆丁姐勾da上后,杀了他们的老大自作匪首。后来被老蒋收编,但仍改不了土匪习气,常常干拦路抢劫杀人越货的勾当。

这小子不简单,他手下有三大金刚,也就是三个营长;一营长叫:赵老四,外号:气鬼神,枪法百米穿杨。二营长叫:王凡,外号:白脸小生,你别看他每天笑mi咪,其实心狠手辣杀人从不咋眼,背地里的土匪说:不怕老四怒,就怕老四笑,一笑就要杀人,善用飞镖百发百中。三营长叫:同飞,外号:猛张飞,善用长枪,是个不怕死得主。他们的部下大都是土匪出生,个个是亡命之徒。”

“团长,有这么厉害吗?他再厉害碰见我们尖刀连也玩完,放心,我们是什么任务?保证完成任务!”连长根本没把这股土匪放在眼里。

“你不是常说;不用拼命也能消灭敌人最好吗?这次我们不能硬拼,不能拿我们的战士生命当儿戏,盲目的去打盲目的牺牲。来坐下,让政委具体说说你们的任务。”团长叫他们坐在桌前。

“是这样,经团里商量研究决定报请师里批准,我们决定这次智取。你们连新兵大都是当地招来的,对当地地形和土匪情况熟悉。.据侦察员报告说;这一段时间,王麻子大兴土建,在城堡里给他的三大金刚各盖一套住宅,这是个机会,你们连可选择精干麻利的战士组成突击队混进去。

目的只有一个;在里面消灭三大金刚,斩断王麻子的双手和双脚。在战斗打响时,占领制高点,争取城堡不战自乱。给团里减少伤亡。

“枪支咋带进去?”指导员问。

“这些团里已有安排,王麻子修建住宅就需要特定的黄泥土,这种黄泥土夯成的墙面经风吹后就变成比水泥还硬。离城堡五公里有片黄泥土,这是他们必须需要的。拉黄泥他们需要最少二十五六辆独轮车,地方组织会想办法放到车的夹层,但只能放些短刀类型。

真正提供你们武器的有内线,在城堡里里三营长同飞手下一个排长叫:新华子,前些年他老婆在家无法过日子了投靠了他,结果时间不长就被同飞奸污了,这还不算,几乎是长期霸占随叫随到,他是敢怒不敢言,闹不好就会丧命。

后来他回家和好友喝酒多了说出这事,被我们地方组织策反,他愿意帮我们强杀仇人,并到时提供武器。进去后他会找你们联系,暗号是:你带香烟了没有?你说:我的烟不好是河运牌,他说:马马虎虎抽一颗吧!记住!

你们混进去后,五天部队凌晨实施包围,师里派给我们一个炮兵营,六月十五号凌晨三时炮兵营开始轰炸。我们先把前沿阵地给你们打开一个口子。突击队在城堡干掉三大金刚后,迅速占领制高点,拿下城堡的重机枪,打开大门。

尖刀连的任务是炮火停止后,以最快的速度扫清城堡外围,给后续部队创造有力的条件,然后冲进城堡消灭王麻子团部。

这次任务虽不是强攻,也是很艰巨,在对三大金刚一定不能低估他们的本事,要开动脑子不能盲干,一步错全盘皆输,也会在强攻时死伤好多战士。同时兄弟部队会在外围阻击增援的敌人。

你们看还有什么困难和请求。”政委最后问。

“没有,保证完成任务!”连长和指导员同时站起来说。

“那好,回去做准备吧,时间紧任务急,我这个团长就不留你们了。我们会让地方组织领你们混进城堡。等打下城堡我和政委请你们喝酒!”

“是!首长保重,我们走了。”连长和指导员出门翻身上马,向团长政委敬个礼,扬鞭催马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团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