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运河岸边的呐喊

九月了,天气闷热,一大早大龙就起床准备启程推粮食,站在门前,看到街上人来人往,一群一伙的不知在议论什么,就走出家门来到人群中,只听有人说:

“乖乖,不得了,新四军在攻打淮阴,马上就要解放了,”

“你咋晓得?听谁说的,不会吧,淮阴可是驻扎着守军28师,武器装备可是第一流啊!就新四军那几条破枪,能打下淮阴城?”

“装备好顶屁用!现在没有他日本主子做后台了,照打!”

“这倒是,这个狗日的28师有他奶奶8.9千人呢,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百姓!谁不恨他啊!”

“他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由百姓支持,围住他个狗娘的,饿也饿死他们。”

“我说,我外甥昨天才从淮阴回来了,说打得激烈,死了好多人了,都是我们当地的新四军,都说个个是英雄,没有孬种,还听说有的战士冲上去用胸膛堵住敌人的枪眼,乖乖,真是英雄啊!”

“就是,和日本人打仗都不含糊,还怕他假洋鬼子,看吧,马上就解放了。”

大龙站在街上默默地在听街上的人议论,没有插嘴。回到家就开始做准备,他知道淮阴城马上就要打下,随后就是部队下来招兵买马,他要做好一切准备,首先不能让小妹知道,长期的依赖哥哥的小妹,猛然不见哥哥会受不了的。

“英子,快起来吧,我们去大姐家去,快种稻子了,帮大姐看看小孩子,快点啊,”

“啊哦,就起,不是还有几天吗?这么早就去,家里哥哥咋吃饭?”英子坐起来说。

“没事,我会做,还有这么多玉米饼,能吃好多天呢。今天我也去看看大姐。快点起来吃饭。”

大姐家不远,也就是十里地,路途蓉蓉的婆家,这次大龙一块来就是想见见蓉蓉,他知道这次要是当兵生死难料,也许是最后一面见蓉蓉和大姐。

“英子,你看你蓉蓉姐家到了,我在这等你,你去看看吧。看好了,前面的大门就是。”

英子高兴的答应一路小跑进了大门。大龙站在路旁,四处遥望,这片土地是他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土地,就要离开故里了,看一眼少一眼,不知何日何时再能返故乡?大龙轻轻的问自己。

“大龙!咋不进家呢?在这傻傻地站着,走走进屋,”蓉蓉一会的功夫从门里出来跑到大龙跟前。

大龙看见蓉蓉姐姐来到面前;眼前的蓉蓉好像没变什么,还是那天晚上盘着头的样子,只是比以前成熟多了,当然结婚了,已是人家媳妇了,咋能还像以前呢?

“不用了,我们去大姐家,路过想看看你,这一段时间我要去东边粮仓做活,很远很远要住些时间,我不在的时候,麻烦姐姐多照顾小妹了。”大龙没说当兵的事,他不愿意让她们担忧。

“知道,你安心去吧,让英子在我这住几天吧,陪陪我,你姐夫到城里进货去了。”

“也行,反正大姐家这几天也没活干,就让英子在这陪陪你吧,我走了,姐姐保重保重。”大龙连说两个保重,走了很远还不时的回头张望依然站在路口的蓉蓉姐,心情十分惆怅。

蓉蓉似乎感觉到有哪些地方不对,大龙说话和往常不一样,说话好沉重,里里外外透露着格外的伤感;也许是见姐姐嫁人了的缘故?应该是这样,从小在一起,再说嫁人前几天的那个晚上的柔情大龙不会忘,咋眼却是人家之妻,放到谁都会伤感的,蓉蓉往回走时心里想。

大龙来到大姐家,没和大姐说几句话就下地去了,拼命的干活,见什么就干什么。中午匆匆吃点饭没歇息又下地了,直到很晚很晚才回到大姐家。连大姐夫都感到蹊跷,今天大龙是咋啦?没活找活干,像是一天要把全部活干完。大龙走了,晚上大姐夫还和大姐说是今天大龙很奇怪。

这一天终于来了,这一年是一九四五年的九月中旬,九月六日攻破了淮阴城,击毙守军师长潘干臣,整个淮阴全部解放了,人们欢呼雀跃。

就在这几天,部队下来人招兵,大龙报了名,同时报名的还有本镇的另外几个,其中就有:李启明,其余叫:吕大漠王三思宋杰董事对王力李日新曹殿昆还有大龙李启明,到后来他们都分到一个团,再到后来还一块跨过鸭绿江,这是后话。

即日就要启程,家家都有人来送,说不完的嘱咐话,道不完的离别情。只有大龙孤单单的在墙角蹲着默默无语,他是多么希望有人来送啊,他想大姐,想蓉姐,想英子,但又不希望她们来,他不想看到她们的悲伤掉泪,人就是这样矛盾。

“哎,小同志,咋一个人在这蹲着,家里没来人送送?”一个背着盒子枪摸样的新四军来到他面前,后面还有个警卫员小小的,看上去和大龙差不多的年龄。

“长官,家里没有人来,怕她们伤心掉泪,没敢说。”大龙赶紧站起来。

“老乡,我们不兴叫长官,这是我们赵连长,一级战争英雄,”警卫员笑着和大龙说。

“嗨,叫同志,走吧,到哪边去,走哦。”赵连长拉起大龙的手来到人群中。

来到人群,大家互相认识一下,在这个镇上就是不认识也见过,一会就熟悉了。

“来认识一下,我叫李启明李家围人,你叫大龙吧?我知道你,你还到我们那推过包谷呢,”叫李启明的岁数和大龙差不多,精瘦的身材,个子比大龙高一头。

“来来过来一下,互相认识一下,以后都要在一起同患难了。这个叫吕大漠,这个家伙啊,死人也能说活,要不咋叫吕大漠呢?还有这个叫董事対,你说他爸爸咋给他起了这个名字?什么事他总是对哈哈哈哈……”一看就知道这个李启明在哪都是领头人,一一给大龙介绍认识。

剩下的五个小伙子大龙都认识也熟悉,都和他在一个地方。大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和大龙的家境是一棵树上的叶子—一摸一样,也是万般无奈才背井离乡当兵去。

那时的他们还没有要解放劳苦大众,为穷人打天下的思想境界,只是就为了吃饱饭,就像大龙一样仅仅就是为了一碗饺子。后来在部队的教育下学会文化认字,才懂得了自己为什么要当兵。

“来来,欢迎我们赵连长讲话,大家鼓掌。”招兵的一个小伙子看赵连长过来起身说。

一片鼓掌,有送人的和老乡门。

“老乡们,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们新四军在毛主席党中央的领导下,从弱到强,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前些天,我们用我们现有的装备打败了装备精良的伪28师,击毙了师长潘干臣,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

在这次战中我们的不少战士为了解放淮阴献出自己生命,我们要向他们学习,特别是刚参加的新兵,要加强练兵,为解放全中国去努力。好了,就说到这吧,我是粗人,不会讲话,不要笑话我啊,哈哈哈....”

一片热烈的掌声,同时锣鼓响起来,还有鞭炮夹杂在里面,一片祥和,大龙开始心情好转,使劲的鼓掌,脸上出现了笑容。

英子在蓉蓉姐家住了好多天,她是个很勤快的女孩,闲不住,一起床不是干这就是忙那,蓉蓉婆婆公公及家里都喜欢。这天姐夫从淮阴进货回来了,英子也准备到大姐家帮忙看孩子。

“嗨,今天各镇都很热闹,像是过节似的,”蓉蓉丈夫一进门就说。

“是吗?有啥事?这么热闹?”蓉蓉一边给丈夫倒洗脸水一边问。

“听说自打下淮阴城,新四军牺牲了不少人,部队要扩张补充人员,今天就要带走新兵,到处锣鼓喧天,张灯结彩的好热闹。”

“是吗?该去看看……”蓉蓉说着突然停顿下来,她总觉得有点什么事在心里翻江倒海不得安宁,想着,想着,不禁一个激灵从凳子上站起来;她想起那夜大龙说的话,再联想前几天见大龙的表情,千嘱咐万嘱咐的像是离别的伤感交加,看得出也是大龙离别时才显得情重;不好!大龙就要走了,说什么我也得叫上英子去送送。

“英子!英子!快!穿好衣服,跟我走!”蓉蓉疾呼英子,

“蓉姐,出了什么事?到哪儿去啊??”英子在外面听见蓉蓉的疾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极快的跑进来。

“快,你哥马上就要走了,不要多问了,赶快!叶福蓉蓉丈夫名字我们出去一下,回头再和你讲,走啦!”闹得蓉蓉丈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一头雾水。

大龙在部队上的一个副排长带领下,登上了运河上的大木船,随着柴油机的嗡嗡作响声中,离开了生他养他的集镇。

大龙扶着栏杆,望着前面熟悉的故里,心里就像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还能回来吗?还能再返故里吗?大姐,小妹,蓉蓉,你们要保重啊!大龙走了,他心里默默祈祷亲人的平安,特别是小妹英子,让他牵肠挂肚放心不下。

大木船螺旋桨泛起的浪花一波一波,突然大龙看见运河提上有两个人影在奔跑。

“大龙!大龙!…”是蓉蓉姐,另一个是大龙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小妹英子。

“哥哥…哥哥..哥..”英子声嘶力竭的呐喊让大龙心都碎了,一行行泪水布满脸上。

“大龙,放心吧,小妹有我呢,自己保重!”蓉蓉姐的呼喊让大龙想跳下去的冲动。

“哥哥…小心啊..呜呜呜呜..我等你回来…哥哥呀..哥..”英子还在往前跑,拼命的跑,拉的蓉蓉姐跌跌撞撞,随风飘起的衣衫像是个喝醉的蝴蝶。

船渐渐的远去,姐妹俩的影子越来越模糊,大龙远远看着这两个他生命中的最重要的女人,一屁股坐在船帮上。大龙的心灵能听见小妹和蓉蓉姐的哭泣,他再也控止不住自己了,趴在船帮上抽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