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看着秦理痛苦的样子,我还是心软了,但是有些原则还是不能改,便开口说道:"我先送你去医院,然后送你回家,但是刘毅风的确是因为我才出事,不去看他,我的良心也允许。"

说完我看着秦理,秦理低下头,说声好。

见他同意,我心里总算好了一些,便上前扶他,此时周围的人也过来帮忙,坐上救护车去了医院。

这一路上我的心里懊悔不已,百般责备自己任性,又害的刘毅风出了事,为什么他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就没好事呢?

不一直不停的叹气,完全忽略了身边的秦理,也根本没注意到他看着的眼神。

救护车一路绿灯,来到医院,我将秦理交给医护人员,就飞奔去找刘毅风了,

还在抢救吗?我瘫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他的伤才刚好,这又出了车祸,都是因为我,我望着手术室门上亮着的灯,竟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这次刘毅风能平安无事,我就再也不见他了,好让我这个瘟神远离他。

还在我不停的懊悔祈祷时,一个人却悄悄坐在我的身边,轻轻的拉住我的手,我回头看去,一时间脑袋空白了,刘毅依然冷峻的脸,却满是关怀的眼神。

我转头看见了刘伯伯,那一刻复杂的心情,无尽的歉意统统伴随着眼泪涌出,"对不起,对不去,对不去……"我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句对不起,眼泪更像是泉水根本停不下来,视线也模糊了。

刘伯伯没有说话,刘毅却是将我直接带入怀中,轻抚我的头,过了好久我的情绪才稍稍平静一下,哭泣变成抽噎,这时我的耳边响起刘毅的声音"毅风一定会没事的。"

我不知道他说这句话,是为了安慰我,还是安慰他自己,我只感觉到他的手掌用力的抱紧我。我竟没有推开他,任由他抱着,我还是懦弱了,我还是需要人安慰的保护的,难道我不无敌了吗?

时间真的很慢,一分一秒都是那么漫长,但是除了静静等待我们还能做什么呢?祈祷还是祈祷,哪怕是用我的生命去换,也好只要刘毅风能活着。

焦急的等待,终于到了尽头,一直亮着的手术室指示灯,灭了,这是手术结束的信号,我猛地站了起来,冲到门口,恨不得马上看见刘毅风。刘伯伯和刘毅也快速走了过来,每个人的心情是一样的,急切!

还是过了一会手术室的门才慢慢打开,医生出来了,

"怎么样?"刘伯伯的声音听着有些颤抖。一个老人不长时间内就要面对儿子的两次生死,能站在这说出话,得是什么心情。

医生回答道"手术挺成功,病人主要是失血过多,加上上次手术刚恢复不久,身体状况虚弱,需要长期修养。"说完医生就离开了,

刘伯伯目送医生离开,嘴里说着没事就好。

又过了一会,刘毅风终于被推了出来,紧闭的眼睛,苍白的脸色,

但不管如何,他没有死,我的心终于放下了,那一瞬间真的是放松下一直绷着的神经,我却是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断桥,深渊,刘毅风满脸是血的挂在那,我想伸手拉住他,却怎么也够不到,我想大声喊,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这时刘毅风却抬起头,是你!害死我,就是你!

我猛地坐起,哪里有刘毅风的影子,是梦,我发现自己睡在病床上,随即想起自己在看见刘毅风的时候昏倒了,我起身下了床,脚下却是一软,手扶到床边,好痛,我猛地抽回手,却发现满口的牙也在剧烈疼痛着。

之前为什么一点也没感到疼呢?我坐在床边,准备缓缓,在站起来。

病房门开了,

"你怎么起来了,赶紧躺下,胡闹。"冷冷的严厉的声音,刘毅说着话急走几步来到我的身边,还不等我回答,就硬是把我扶会床上躺下。

"我没事,我想看看毅风。"刘毅一怔,我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想坐起来,刘毅当然不会允许我的行为,

说道"毅风没事了,你放心那边有人照顾,但是你自己的伤也不轻,每次都逞能,就不知道保护自己吗?"

我也拗不过他,只好乖乖躺好,却忽然想起秦理不也受了伤吗?话想也没想的问出"秦理呢?他怎么样了。"

刘毅原本就冷冷的表情更加阴沉,根本就没想回答我的话,见我安静的躺着,就坐在了床边。阴沉沉的看着我,我被他看的心里毛毛的,心想这又是怎么了。

我俩就这样对视了好一会儿,刘毅终于移开了他的目光,低声说道"如果遇到危险的是我,你会不会也拼了命的救我?"

我一愣,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开口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我木那的看着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好的怎么就有生命危险了呢?

刘毅见我愣神,眼神飘忽一下,起身说道"你好好休息,不要在逞能,要想照顾毅风,也得等你能照顾好自己再说。"说完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开,留我一个望着已经关了的门,莫名其妙的感觉,一点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