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九章算术》

那女子冷冷一笑:“我叫文静,文静的‘文’,文静的‘静’。”

此言一出,公冶翎和苏妙妙顿时起了一身冷汗,双眼瞪得溜圆,这个便是苏蓓蓓之前跟他们提起过的专挖猎物双眼的那个凶残女子文静!

苏妙妙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公冶翎感觉到身边的苏妙妙有异样,悄悄伸出手去在她手背上捏了捏,告诉她不要害怕,毕竟此时还不知道这个文静有没有恶意,不过就算她没有恶意,那么她的行为也足以让二人心惊胆寒。

公冶翎心中紧张起来,提高了警惕,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文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问题我应该问你们才对吧?”

“此话怎讲?”苏妙妙扬声问道。

“呵呵,我是参赛选手之一,比赛内容是寻找隐藏的夜明珠,我在这里合情合理,倒是你们……”

公冶翎刚问完那句话便立即反应过来,偷眼看了看身边石台上的那颗橙色夜明珠,不用说,文静一定会想把它抢走,如果己方二人奋力反抗,文静的手段也是极其残忍的,但白白将到手的宝贝拱手让给别人又是他极为不情愿的,何况这还是帮苏蓓蓓找到的。

公冶翎和苏妙妙二人没话说了,隔了半晌,公冶翎笑道:“比赛?什么比赛?”

文静闻言暗暗皱眉,“装傻?”

公冶翎表情有些尴尬,但是继续装傻:“嘿嘿,听说蓓蓓也来这里了,出于好奇,我就和她姐姐一起来这里看看,没想到在这里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事。”说着,向身后的画卷指了指。

文静低下头来笑了笑:“呵呵,这句谎话说得倒挺像真的。”

公冶翎咽了口口水,暗骂自己怎么连撒谎都不会了,难道重伤之后智力变低了?

文静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们了,你们找到夜明珠了么?”

闻言,苏妙妙紧张地看了看公冶翎,公冶翎额头慢慢冒出了冷汗,心中暗想:这家伙是在试探我们呢?还是已经确定我们也在找夜明珠?

见公冶翎低头沉思,文静眼睛一转,从怀中掏出一件物事。

苏妙妙和公冶翎见状都不由得后退一步,以为她是要掏暗器之类的东西。

文静看见两人的样子不由得又是扑哧一笑,“哎哎哎,我说,我就那么可怕吗?”说话间,她的手已经从怀里伸了出来,公冶翎二人顿时觉得十分耀眼,“那是……”

只见文静手上捧着一颗黄色夜明珠,在手里掂量了几下,“这是我找到的。”

公冶翎皱了皱眉,“哦?你在哪找到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接着!”说着,文静将那颗珠子抛给了公冶翎。

公冶翎吃了一惊,赶紧接住,“你这是?”

文静白了公冶翎一眼,“这还看不出么?帮你们呢,我想你们一定是想帮她妹妹找一颗好让她直接赢得比赛吧。”

苏妙妙点点头:“没错,我们也在找,可是你把你找到的给了我们,你怎么办?”

公冶翎听了苏妙妙的话大感头疼,心中暗想:这傻丫头就这么跟人家坦白了……

文静打了个哈欠:“那倒不要紧,我已经知道另一颗的下落了。”

“什么?在哪?”苏妙妙连忙急声问道。

公冶翎仔细看了看那颗黄色夜明珠,大小与他们之前拿到的橙色夜明珠一样,只是里面散发着黄色的光芒,要比他们那颗明亮许多。

文静说道:“这颗算是送给你们了,另一颗是我的,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它的下落呢。”说着,慢慢向前走去。

公冶翎不由得又是向后退了一步。

文静看着公冶翎二人身后的画卷,念道:“今有共买鸡,人出九,盈一十一;人出六,不足十六,问人数、鸡价各几何?呵呵,这道题你们会解吗?”

公冶翎的注意力转移到画卷上,故意摇摇头,“这道题有些看不懂,不会翻译。”

文静呵呵笑道:“你怎么总爱装傻?这是道很简单的题,翻译过来也就是‘现在有几个人共同买鸡,每人出9,多出11;每人出6,还少16。问人数、鸡价各是多少?”

“哦,原来是这样啊。”公冶翎故作恍然大悟状。

文静翻了翻白眼,“你这小子很是不老实,我想解开了这些题,另一颗夜明珠就会出现吧,这是第几道啊?”

“第三道,似乎解法越来越复杂了,第一道是求最小公倍数,第二道是算面积、体积,这道又需要用到未知数解方程,我想之后的应该会特别难吧。”

文静点点头,“嗯,这道题也简单,既然你非要装傻,那我来做好了。”

公冶翎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等着看她是如何解题。

文静看了公冶翎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设人数为X,9x11=6x16,算出来X等于……”

“共有9人,鸡价是70。”公冶翎说道。

文静呵呵一笑,“瞧,这反应不是挺快的么,那还不动手?”

苏妙妙愣了一会儿,问道:“这怎么按啊,答案有两个……”

文静答道:“先按9,拉动拉杆,再按70,再拉动拉杆不就行了。”

苏妙妙“哦”了一声,连忙行动,完事之后,画卷落下,又出现一幅新的。

“这已经是第四道了,到底还有多少啊。”公冶翎不由的叹道。

苏妙妙拍了拍手,“我手都按麻了……”

公冶翎呵呵笑道:“谁叫你手快,下次我来吧。”

文静冲公冶翎问道:“你知道九章算术么?”

闻言,公冶翎回身看向文静,“听说过啊,它是我国古代一部有名的数学巨著。”

“嗯,九章算术是汉族学者在古代第一部数学专著,是算经十书中最重要的一种。内容十分丰富,系统总结了战国、秦、汉时期的数学成就。同时,在数学上还有其独到的成就,不仅最早提到分数问题,也首先记录了盈不足等问题,没有作者,它是一本综合性的历史著作,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应用数学,它的出现标志中国古代数学形成了完整的体系。这些题目就来源于九章算术,都是当中经典的部分。”

公冶翎又仔细上下打量了文静一次,心中暗叹:“这是个奇女子啊,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头脑过人,身手还很厉害,知识也很丰富,世上居然有这样的女子!”

文静注意到了公冶翎看自己的眼神,笑道:“用不着这么佩服我,姐姐我也是过来人,懂的自然比你多,所以你想要在姐姐面前使些雕虫小技,只怕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话说得让公冶翎不自觉的有些脸红,挠挠头,尴尬地笑了起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无论是在武力上还是智力上都不是这女子的对手,所以文静应该对他们没有什么恶意,可是这样一个凶残女子又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地帮助自己呢?

正在公冶翎沉思之际,文静“啊”了一声,“这道题的难度加深了!”

闻言,公冶翎和苏妙妙看向画卷,“今有积,二十三万四千五百六十七步。问:为方几何?”

“为方几何?难道是开平方?”公冶翎念道着。

文静点了点头,“就是将234567这个数开平方。”

公冶翎和苏妙妙顿时感到一阵眩晕,“234567”这个数字开平方,不用算就知道一定不是个整数,况且这么大的数,就算要算,不借助计算器的话如何能快速解出来?

文静笑了笑,“上一道题是我解的,那么这道题就留给你了。”

公冶翎抠抠脑袋,不禁苦笑,“我需要纸和笔……”

文静走到公冶翎近前,将腰间的一把短刀抽出递给公冶翎,“以刀为笔,以土为纸,算吧。”

以常规的方法,公冶翎开始慢慢试数,以某数的平方与234567比大小,小了则加大这个数,大了则减小考虑下一位,如此算虽能算出,但也需耗费不少精力。

苏妙妙双手抱胸,站立于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他蹲在地上不停地写来写去,只是片刻间,公冶翎便已演算了一地,苏妙妙时不时蹲下身来为公冶翎擦去额头上的汗珠。

与此同时,在这十字岛的正北方向……

集市上,有二人并肩行走着,这是一男一女,男子英俊帅气,生的眉清目秀,两只眼睛分外有神,他双手抱胸,撇着嘴,一脸不满,嘴里不停地抱怨道:“这什么世道,我们在这里还不能撒谎了?凭什么其他人都能撒谎,就我们不能!”

一旁的女子笑呵呵地劝慰道:“不让撒谎就不撒谎呗,你看看你都负债多少了?我还是零呢!嘿嘿。”

男子伸出左手,看看手表,上面清晰地显示着“负债8000”,不由得一脸苦相,“天呐,这负债数绝不会在这里停留,后面一定还会增长的……怎么办啊。”说着,瞥眼看向身旁的女孩,“嘿嘿,哎,我问你,你是不爱上公冶翎了呢?”

那女孩顿时脸一红,低下头来,拼命摇头道:“没有!没有!”

女孩话音刚落,只听“哔哔哔”三声,女孩手腕上的手表屏幕闪烁,上面原本显示的“0”转瞬间变成了“负债1000”。而男孩的手表所显示的“负债8000”却变为“负债7000”。

男孩本以为诱导了女孩说谎,女孩会负债,却没有想到诱导别人说谎的人却能赚的1000。他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