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年华
芦苇的真实需要,因為自己家庭經濟面的寬裕,芦苇的父母比較不緊張,父母也會比較容易答應孩子的要求,更多的時候,父母還會主動的回應芦苇想要的,甚至會幫芦苇多做設想,也因此芦苇是活在很多東西都有人幫他安排好的環境當中,這個現象將會帶來兩種反應,一來是一種欠缺主動的奴性,因為很多自己的決定沒有父母的好,與其自己做決定,還不如全都交給父母安排,父母對自己孩子溺愛,但是更多的是父母的主動安排,有時候父母的主動安排,會抹滅掉芦苇自己想要的,如果被安排後的結果,都可以如芦苇的預期那到還好,但是如果不能,父母的安排將漸漸的累積出芦苇的埋怨,這將會造成未來出現問題造成反動。芦苇媽媽的形象,是一個雍容華貴的母親,芦苇母親的身家,甚至會比他的父親要來的好,也因此在整個家的聲音跟命令當中,要不就是母親比父親強勢,不然就是父親容易不在家,所以管教孩子的責任,會自然的落在母親的身上,而重視質感的母親,將會給孩子的是一樣重視質感的教育方式,因為母親是不急躁的,,所以教育出來的芦苇,也容易會是慢條斯理的人。因為母親是不忙碌的,

也因此母親會有比較多的時間,可以跟孩子相處,芦苇母亲很固執的,母親來自於一個比較好的生活環境,也因此對於事情的好壞有比較高的準則,當母親用這樣的標準在管教孩子的時候,是不容質疑的,芦苇很難去改變母親的意圖,而去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他的第一個需要真實需要,就是在於被安排,這一點將會擴張到感情以及工作上,

他沒有習慣去承擔自己做決定的後果,如果可以讓別人做決定,然後他可以跟著對方走,這是最好的,因為這一切都將會符合他的習慣,他第二個需要就是可以得到他要的,他和李威不同,李威會靠著自己的實踐而爭取自己要的,

芦苇習慣被安排,習慣用物質交換物質,也因此芦苇會容易出現一種交換條件的現象,他的最重要的一個需要,那就是:都要,當被安排跟自己想要的兩個同時發生的時候,最能夠符合芦苇的,那就是「都要」,也因此芦苇的需要,是被安排以及「自己想要的」的兩種衝突,一方面他的確感受到被安排的好處,而且因為一直以來,都習慣這種被安排,而這種被安排會漸漸的剝奪,他会去思考其他的可能性,因為其他的可能性,帶來的不會比被安排來的安穩,二來芦苇會覺得被安排是一種無聊,而在因為意外而偶發的其他道路,又會在那裡不斷的吸引芦苇的注意,芦苇的主要意志,換句話說在主要意志的想法下,同樣會去選擇受支配或是安逸跟穩定。也只有12分之1的芦苇,所以說如果沒有舊有的習慣,芦苇选择变化,或是改變想法的可能性是很高的,這對芦苇來說,是一種兩難,因為穩定跟變化往往是相互衝突的,當他希望他可以選擇讓自己的人生有變化,這將代表著穩定可能會離他遠去,之前說過芦苇的感情,有花心的傾向,

在需要的本質上,芦苇是累積的,他需要很多而且是在穩定之下还要更多,不可否認的,這是芦苇本身的貪婪面,這種都要的特色,一方面會帶來一種永遠的不滿足,二來事情往往會因為他的都要,而變得更糟,最後芦苇的需要,來自於現實跟物質上面的被伺候,這個跟芦苇來自於一個不錯的身家有關,也因此芦苇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很會去珍惜東西的人,對他來說,很多時候一個沒有了還有另一個,反正很多東西都被別人安排好了,他跟本就不需要去擔心,他在”給”的觀點上是比較被動的,他的內心會計算,這樣子的”給”是划算還是不划算,如果不划算或是其他人沒有先給的話,芦苇要先給的機率是微乎其微的。这样造成的問題,就是都要的習性所帶來的不如意,

這一點可以從現實面跟心理面分別去說,在心理面的部分,會出現幾種狀況,

因為他被嚴厲的被安排,以致於他不能去做他自己的選擇,但是在心理上他希望的是都要,也因此另一個沒要到的那個,將會是自己內心的必然遺憾,另一種可能性是,當他選擇了都要,而在這個世界當中,又不是所有的都要都能夠兼顧的情況下,

會很容易讓自己覺得兩邊都沒有得到。現實面的部分:要知道,這個世界不是

只有芦苇在做選擇而已,當芦苇很自私的選擇都要,別人不見得同意

他這麼選,通常這個時候的他,容易遇到破壞自己的小人,小人的事情算是小事,他這種都要,一旦擴及到感情的成分上,這個被他選擇都要的情人之一,

未必一定都會遵從他的選擇,當她一旦主動的離開,這對他來說,

一定會是一個嚴重的衝擊,他講究的是獲得和擁有,而離開無疑的是

對於擁有的需求造成一種剝奪,而當工作或是事業上的都要,

一旦他無法兼顧,別人又有什麼必要讓他可以都要,还有容易造成的問題是,

因為習慣的被支配,所以等到需要自己去面對跟掌握的時候,

芦苇往往會來不及,比方說一段感情或是一個事業的失去,

一來芦苇習慣被支配,這種長時間的照著別人說的去做的習慣,

當沒有人推他一把的時候,他有可能會讓機會平白無故的錯過,

二來一直都享受的芦苇,很多東西的失去,都可以有另外一個東西來弥補,

而他花時間去掌握的話又未必划算,既然如此還不如等一個新機會重新來過,

這些观念都會造成芦苇的失去,还有會造成的問題,就是選擇變化,

要芦苇選擇固定和不動,這樣的機率是很低的,因為他在需要上永遠的不夠,

他雖然渴望穩定,但是他更害怕無聊跟沒變化,這個百年發作一次的變化,

將會改變芦苇的很多穩定,對於那些穩定的事物,將是一種具體的破壞,

問題在於,芦苇給人伺候習慣了,沒有先給別人好處的習慣,如果他不先被討好就不動的現象,這將會明顯的造成其他人,久而久之也不想對芦苇好,這也是一種嚴重的惡性循環。

他与茯苓不合,兩個差不多自私跟不願意先給予,兩個人都在等對方先伺候自己,

芦苇本身的佔有慾,不可能去接受雙方互相的都要,他本身的不容易抓住,

茯苓會激怒芦苇的固執,不適合滿足芦苇,茯苓比芦苇的更會算,

也是不先得到不要想著她會先給,茯苓是強調主權宣示的,不可能接受芦苇的都要,如果芦苇願意接受茯苓也都要的話,茯苓會願意閉一隻眼,虽然茯苓自己也要的不少,所以跟芦苇很像的她都會各玩各的,如果雙方都不知道或許可以接受,這就不要開玩笑了,要茯苓接受芦苇都要,除非芦苇想被她殺了,茯苓行動上或許可以給芦苇的需要,

但是兩個人很容易有觀念無法溝通的現象,如果芦苇真的愛茯苓,

想有很多東西芦苇都可以忍耐,茯苓的不穩定性,很難讓芦苇真的覺得掌握跟舒服,

茯苓期待著被給予,同時她也不可能接受芦苇的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