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 出版 女频 搜书 充值  
loading..
翻外
小说:逆魂精灵

(此文是我高中时候写的,现在作为逆魂的番外了哈,背景是600年后,桀西尔当上了精灵王,但是精灵族还是在人族的贪婪下灭亡了,仅剩下来的他被人族的大魔法师奥兰多解救,奥兰多一直遵守着和弥亚的约定,但是人族的王还是想要侵犯精灵族,所以造成了浩劫,奥兰多爱上了桀西尔,为了保护她,让她成为了自己的守护精灵,桀西尔一心只为报复,但是最终又体会到了奥兰多的感情,最后一个精灵族死亡,伴随着人族的浩劫,魔族的崛起,神族发怒,接下来的世界又将面临心的格局。)

浑浊的暮云扭曲了飞扬的烟尘,夜的使者在此刻悄然降临……

族人们凌乱的脚步声充斥着头脑,模糊朦胧之中影影措措。黑暗牵起每一个人心中的不安,在烧红的木柴发出的暴烈声中静静蔓延。我望向克林,他的脸依然象弥诺湖般平静。

我问克林:“我们会死去吗?”

克林用他的大手在我头上轻轻拍了一下说:“不会,元素之神一定会庇佑着他的子民,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

克林的声音柔和动听,我被他融化。

“看!”他将我举过肩头,把我的手按在他的大手之中,指着树阴缺口外璀璨的星河,“我们将会和他们一起守护着这片土地。”

那些洒落在天幕中的星辰,我坚信,它们会永远守护着我们,我也坚信只要有克林在,一切便有希望!克林我手好暖,好象巴勒尔草原上温暖的阳光。

烈风的咆哮撕毁了族人们心中的最后一丝宁静,狂暴的火苗受惊般快速窜向天际,而那漫长残酷的血夜,才刚刚开始。

沉闷的号角自遥远的山脉响起,像那等待着在笼门开启后冲出而蠢蠢欲动的猛兽。象征着毁灭的光亮终于撕裂了阻隔着空间的结界,海啸般涌来;利剑的嘶吼与猩红的血液交融在一起,渗入冰冷的土壤;火堆已经全部燃尽,暴雨般的羽箭在树林中疾闪而过,劈开凝固的空气。

“克林,我怕!”刺耳的惨叫和痛苦的呻吟鬼魅般地萦绕在我的耳边,黑暗中我看见有人从空中坠落,血液在胸前划出一道凄美的弧线,之后,便是一声沉重的闷响。我下意识地窜入克林的怀中,身体不住地颤栗。

“不要害怕,精灵族里没有害怕死亡的弱者。”克林放下我,声音低低的。突然间,他站直了身体,强风中一双矫健莹亮的翅翼破体而出,“记住……”在身体缓缓上升时,他又转向了我,虽然看不见,我却能感觉得到那双沉静如水的蓝色瞳眸,“我们永远会在一起……”说完之后他便冲入了无休无止的黑暗之中。

浓云遮住了月光,夜更凉,凉得刺骨。

克林的离开使我刹那间在这静谧的圣殿之中迷失了方向。我奔跑着在看不见的世界里摸索,疯狂地呼喊着克林。空气中血气的腥甜与惨烈的哀号使我感到阵阵恶心、眩晕,然后失去了知觉。

冰冷的晨露沁湿我的衣衫,让我浑身发抖。睁开眼,借着破晓的微光,我发现自己被一片庞大身体的阴影所笼罩。我挣扎着从它巨大手臂下的缝隙钻出,摇晃着站直了身体。回过头,我终于看见了那护着我的身体的脸。

克林——我嘶哑地尖叫。

思维在我脑中被瞬间抽空,连呼吸也是如此的困难。他静静地躺在枯叶丛中,生命已经在他的身体里全然消失。那曾经如阳光般温暖的大手如今变得冰凉僵硬。碎裂的翅翼无力地摊开,插在背上的利刃闪着丝丝寒光。我扑上前,俯在他宽大的背上剧烈地抽泣,哪怕是一声微弱的心跳,我也奢望能够隔着他的背听到。

他死了,我心中最强大的勇士;他死了,族人们最信赖的守护者;他死了,我的朋友、导师还有亲人。弥诺湖不再平静,银色的鲜血注入了族人的怨灵,伴随着湖水汹涌撞击,也牵动着我的愤怒……

“呵,这里还有个幸存的小家伙。”说话的是一个俊美得可以倾倒一切的男人,也是精灵族毁灭的元凶——人族。我平静地望着他,心中却动荡翻涌。此刻我倒希望他结束了我,这样我就可以和族人永远在一起了。

狂风席卷了一切在已化作尘埃的生命,也扯动了他银白色的头发与青色的长袍。但是,吹不灭我的怒火。他俯身凝视着我,蓝色的双眼闪过一丝兴喜和淡淡的狰狞。

“跟我走吧,唯一活着的精灵,你将会拥有强大的力量。”一双有力的大手将我抱了起来。远处,洁白的圣殿顶端已被熏得焦黑破败,克林的身躯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透过那个男人坚宽的肩膀默默地祈祷着克林能与这片正在离我远去的养育之地融为一体。

那时的我并不完全明白奥兰多——这个超越人类生命之限,拥有不老之身的魔法师所说的强大力量意味着什么,但我清楚克林曾对我说过,我将会继承他的力量成为下一任的精灵族王者。而我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却等了很久很久。

在奥兰多的木屋里,我读完了藏在地下室里我所有书籍,准确地掌握了他所教授的所有魔法。很多人都为我惊人的领悟力而诧异,也为我冷漠的眼神而森寒,而奥兰多却从来没有提起过我是个精灵。

那个月圆的夜晚,当一双透明而美丽的翅翼在我的肩胛骨处破体而出时,我便明白我已经成长为一个拥有真正强大力量的成年精灵。离我报复人族的日子不远了,过了一代又一代,我终于成熟!

第一次生翼之后,我在剧烈的疼痛中感到疲惫。崛起的力量使我欣喜若狂,夜风的味道充盈着我的嗅觉,而模糊中却有个修长的身影在向我靠近。

我挣扎着想要离开,但无力的身体却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直觉告诉我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带着因黑暗契约(与精灵族结合之后便会生效的古老魔法,可使精灵沦为自己的守护者。因精灵重视血统,便以与其他种族结合为耻,称此契约为禁咒)而产生的镣铐,我的幻想瞬间泯灭。那个忘不了的暗夜,那场可耻的血液相融,使我不得不永远待在他的身边,并用生命保护这个为我所痛恨的魔法师。

“怎样才能减轻你对我日益渐深的憎恨呢?”奥兰多抚上我了脸颊忧郁地问。

“绝对不可能。”我的回答总是那样一如既往的决绝。

我总冷漠的杀死那些因小事而顶撞了奥兰多的人,用他所教授我的魔法让他们比我死去的族人更惨,以享受他们的惨叫冲入的心中时所激起的快感。虽然奥兰所在我出手之前阻止,但却快不过我的魔法。后来便由无谓的阻止变成了无声的叹息。事后他总是问我是不是开心了,而我却默默跑开,因为我不想让他看见我眼中复仇的满足感慢慢变成淡淡的失落。

呵我所希望的终究还是来了。

居于黑暗中的魔族终于止不住占有的欲望,向人族发起了攻击。人族对精灵的罪行终于触怒了神冥,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冷冷地从水晶球中看着人族因过度使用魔法而精神力衰竭,我们的浩劫终于要在人族重演了。

天空静得向很就以前的弥诺湖,而天空下却撕杀如潮涌。奥兰多平静地坐在木屋内盯着旋转的水晶球,嘴角扬起一丝复杂的微笑。那样的微笑却在我本应表现出来的嘲讽的笑容中牵出了一丝惆怅和心痛。

“那时我如果我不把你带回,你将被人族的军队处死。本以为教给了你我的毕生所学和给予你一个比原来更舒适的环境会使你放弃仇恨,但你却没有。种族的仇恨确实比我想象的更深啊!”突如其来的阐述让我怔在了原地,“我一直在阻止人族的统治者,劝他不要突破精灵族的界限,不要破坏600年前和沙拉曼达的契约,却屡遭回绝,于是我便跟着人族的军团去解救幸存的精灵,可是一切都迟了,我到达精灵界时,便只剩下了你一个。”

我一时哑口无言,心中积存已久的对奥兰多的恨意刹那见崩溃,原来如此啊……我后退两步踉跄得几乎跌倒。突然,他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揽入怀中。我仿佛感到了克林身上才有的温暖。脚上的镣铐在一阵低沉的咒语声中如粉尘般消散。

“人族的末日终究还是来了。这因无尽的杀戮而传承在子孙后代身上的报复啊,谁也改变不了。”奥兰多的声音飘渺得几乎不真实,而我沉默不语。

木门随着刺耳的爆响被猛烈撞塌,迎面而来的是魔族的长矛,我的手心凝住了一团火球,想要阻止他们的逼近,奥兰多却紧紧拥住我的身体,让我无法挣脱。在长矛的尖端刺来之时,他却轻盈地转身将我护在了身体里面。

“人族的劫难应由他们自己承担,你是自由的……”奥兰多是后更加用力地拥紧了我,仿佛要把我钳进体内。

思想又一刺随着长矛刺入血肉之躯的声音从我头脑之中被全部抽出,当我转醒回到现实中时,只看见了奥兰多渗出嘴角的血液,一滴、两滴,汇成一汩鲜红,刺得我全身麻木。

魔族,可恨的魔族。我杀掉了他们,用毁灭魔法将他们炸成了残破的碎片。因为我不能容忍好不容易找回的与克林一起时才有的温暖在一瞬间又被击得支离破碎。

门外乌青色的天空染上了妖异的火光,我抱着灵师渐渐冷却的身体来到了充满战剑与铠甲摩擦声的星空下。

“桀西尔……”奥兰多呼唤我,但声音却好象失掉了气息。

我的眼神很平静,却被眼眶内朦胧的水雾出卖。他抬起虚弱的手抚上我了面颊,在水雾还没有涌出时便制止了它们。我握住他的手,竭力挽回那稍纵即逝的温暖。

“离开吧…你是自由的……当初救回你,我真的很欣喜。只是我无法磨灭你的仇恨,让你不再恨我,甚至…爱上我……黑暗契约…是让你不离开我,永远留在我身边的锁链,只是,锁链也好似会断的…你…不属于我……离开吧……”银白的发丝瘫软地披散在奥兰多绝美的脸上,此时对这个“仇人”我却有一种如对克林般的依赖。

我捧起他的脸,紧紧拥在怀中,想要护住他身体里最后一丝余热。血液已经浸透了他的长袍,沁进了我的衣衫:“不要…不要走……”我一遍又一遍地请求着,只感觉对他的依赖越发强烈。

突然间,这个冰霜般的男子绽开了微笑,如玉般的脸第一次象风中飘零的花瓣一样散开,也是最后一次。他的笑容告诉我,抛开生命保护我,不是因为对他给我带来的禁锢表示愧疚与忏悔,而是为了他无法明白和改变的东西同时也是对我而言根本不敢奢求的的——爱。

当沉淀如雪的眼眸涣散开去,将奥兰多仅剩的热量冻结时,他的生命已然全部流逝。我低头亲吻他的是双唇,触碰到的却只有慑人的寒冷,学识渊博的灵师啊,你可知道你用生命所挽回的却是夹在悸动与无奈中的空白?

这是只有精灵才知道的秘密,也是精灵痛恨黑暗契约的最大原因——守护精灵的宿命,就是在主人死去之后烟消云散。就算契约咒文解除,却永远也不能分离已经交融的血液!

我流泪,泪水漫上整个脸庞,不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死亡命运而难过,而是对不能挽留另一个生命而心痛。

抬头,星河灿烂得有点异常。身体重来没有感觉象羽毛般轻柔、虚幻过,仿佛一触即灭。无数的光点飞离了我的身体,飘向天际。我点地跃出,星光迷离中,我向最高最远的地方飞去……

族人与克林还有奥兰多都在那里吧?守护着他们最重要的东西,而我将永远守护着曾今在我身上停留过的温暖。

正如克林所说——我们永远会在一起。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参与本书讨论 |  向朋友推荐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