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西门舞姬早已将双眸紧闭,他不愿看到浩南被一拳轰杀的场景。然而,当巨大的能量冲击波及西门舞姬之时,她被迫睁开了眼,那是什么,她的意识都是有些不受控制。

西门不若重重地退后几步,一手捂住胸口,脸色苍白的可怕,嘴角还残留着方才喷射而出的血水,而浩南,也没有如同相想象的那般,被一拳轰杀,反而是颤巍巍的站立原地,竟与西门不若境况相识。

这说明了什么,是西门不若实力低微吗,难不成他斗王强者的战斗力竟是如此之弱。西门不若一直是西门舞姬的陪练,西门舞姬自然知道西门不若的实力,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浩南竟然与西门不若有着相识的战斗力,浩南不是才是武师二级吗,这可是让自己郁闷许久的事实,难不成他竟然是斗王强者,那之前自己的郁闷是什么,没有想到,看起来如此年轻稚嫩的少年,竟是有着如此修为。

西门舞姬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欣喜,嫉妒浩南那惊人的修为,当然,她更加开心,浩南还是好好活着的。

“小子,老夫果然是低估你了!”西门不若咽下一口血水,“不过,今日你依旧必死无疑,”

浩南缓缓的回复真气,虽说刚刚接下西门不若一拳,可是西门不若的实力毕竟高与自己,浩南感觉到五脏六腑都是传来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此时若不是自己勉强支撑,早已经颠倒在地了。

若是在让自己与西门不若对战,自己一定会被他轰杀的,不过西门不若也是需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他知道,西门不若何等精明,定然不会冒险再次与自己力敌。

而这一点,也是浩南唯一活命的机会。:“西门不若今日你若是任然妄想将我轰杀,我一定拉你陪葬,”浩南恶狠狠的说道。

西门不若眼中寒光闪烁,“你要怎样!”他不曾想到浩南会有斗王实力,才会有所疏漏,当下,也只有与浩南和谈,

“敢不敢与我面见庄主,你我评理!”浩南眼角偷偷瞄向树后的西门舞姬,心中已经有了计策。

“哈哈,浩南小子,老夫还怕你不曾,老夫在天佑山庄已经几十年,看看庄主相信谁!”西门不若对于面见庄主丝毫不担心,毕竟自己可是天佑山庄几十年的老人,而浩南才是一个刚刚招收的护卫,况且,自己手下的护卫都是可以给自己作证!

“走!“西门不若一步当先,众护卫隐隐将浩南包围在中间,怕浩南中途逃脱。浩南心中暗自窃喜,自己安排的西门舞姬,终于要起到作用了。

待得浩南与西门不若等人离去,西门舞姬才从树后走出,看着浩南等人离去的方向,恶狠狠的道’:“西门不若枉我天佑山庄如此待你,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嚣张跋扈,看我天佑山庄不收拾你!”西门舞姬身体轻飘飘的随着另一条小路,抄了一个捷径,一刻不停的向天佑山庄赶去。

“快,报告庄主,浩南劫持令牌,被我等抓获!请庄主定夺!”西门不若一到天佑山庄,就大喊大叫,将天佑山庄许多人都是惊动。

浩南一副鄙视的看向西门不若的那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心中恶寒,“你以为庄主会相信你?“

“庄主不相信我,难道他会相信你吗!“西门不若戏谑的盯着浩南,”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准备去死吧!“

“哈哈!“浩南大笑一声,”是谁死到临头还不知晓!“

两人一路争吵,终于是来到了天佑山庄的议事厅,天佑山庄的各位掌权人,早已并列两排,而中间高位之上,是一个皮肤白皙的中年男子,男子面容和煦,然而此时,可以看出他很生气,他很想发泄,只是他在不断的按捺着。此人就是天佑山庄的当代庄主,西门厉。

西门厉身旁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美貌女子,女子不住的在西门厉耳旁小声说着什么。不用多说,这一位样貌非凡的女子,便是天佑山庄的千金大小姐,西门舞姬。

“庄主!请你惩戒败类浩南!“西门不若重重地跪在大殿之上,声音轰隆隆的想起,

浩南四周扫视一周,眼眸盯着大殿高位之上的西门厉,心中有些震惊,西门厉的实力高深莫测,自己竟然不能发现丝毫气机外漏。这般现象,只有在对方实力超越自己两级才会有的。浩南不禁暗自捻了一把冷汗。

“庄主明鉴,我是被西门不若设计陷害的!”l浩南朗声说道。

“庄主,我有人证,物证!”随行护卫皆可作证,况且他的身上,现在就隐藏着三十余枚令牌!’

西门不若瞪了浩南一眼,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仿佛在说,小子,看你那什么和我斗。

“庄主,令牌却是在我身上,不过却是被西门不若设计陷害的,至于那些护卫,本就是西门不若的人,他们自然诬蔑于我!”

“庄主明鉴!”浩南与西门不若同时说道。

看着大殿之上二人唇枪舌战,在场地每一个人都是怜悯的看向浩南,他们的心中其实已经隐隐猜到,浩南确被陷害,然而,莫说浩南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即便是有,以西门不若在天佑山庄几十年的资历,浩南也是斗不过西门不若的。

“好了!我知道了!”西门林压抑住自己有些失控的情绪。“今天我听到有人这样说,”天佑山庄,我早已不知私吞多少令牌,老子我从来不曾怕过什么规矩,规矩是糊弄那些庄主的,作为规矩的执行者,我才是真正的规矩!“

西门厉说道后来,声调猛然提高,震的一些人都是心惊胆颤的,一个个猛然后退几步。急忙守住心神。西门不若正志得意满的看着浩南,仿佛在说,“小子,你就等着宣判你的死刑吧!“

西门若心情正是舒畅之时,心中暗自窃喜,小子,跟我斗,你还差得远。

西门若边听边蔑视着浩南,可是西门不若脸上的表情渐渐地开始转变,西门不若开始还未觉得有什么,可是听到后来,他却是越听越怕,最后轰然爬到在地,“这怎么可能,庄主怎会知道!“大颗大颗的汗珠滚滚而下。

“庄主!饶命!我知道错了!“西门不若身体匍匐向前,不断的向前攀爬,满脸的绝望与祈求之色。

看着西门不若那副凄惨模样,在座众人都是没有料到会是这般结局。

“拉出去站!斩!“西门厉陡然大喝一声”凡今日与西门不若共同参与此事的,一律废除真气,逐出天佑山庄,永世不得踏住天佑山庄半步!”

“庄主!饶命啊!”一声声的凄凉喊叫不断传来,每个人都是毛骨悚然,一阵冰寒。

“好了!都散去吧!”西门厉对余下众人吩咐一声:“浩南你留下!”

众人都是鱼贯而出,大殿之内只剩下浩南与西门厉,即便是西门舞姬想要留下,也被西门厉瞪了一眼,最后乖乖的出去了。

“浩南嘛?”西门不若走到浩南近前,“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有勇有谋啊!”西门厉拍拍浩南的肩膀。

浩南感觉有着一股庞大的气机将自己已经锁定,自己的呼吸好似都在西门厉的掌控中一般,“舞姬说,你可以与西门不若有一战之力!”西门厉歪着头,静静地等待浩南的回话。

浩南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是被对方看穿了一般:“我是斗王二级!”浩南颤巍巍的回道。

“哦!”西门厉有些诧异,“这般年纪就是斗王二级,实属不易啊!可见你的天赋非凡,非一般人可以比的上!”

浩南知道西门厉不会莫名奇妙的来赞赏自己的,作为天佑山庄的家庄主,西门厉是何等的老奸巨猾。“庄主,不知你有什么吩咐!”看到西门厉迟迟不说正题,索性浩南先提了出来。

看到浩南竟然识破自己心中所想,西门厉心中暗叹,“此子,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西门厉将浩南拉到一旁的靠椅之上,让浩南坐下。

“你此次选拔进入天佑山庄,怕是另有所图吧!“西门厉慵懒的躺下,随口说道.

浩南差点从躺椅之上惊起,没想到自己的想法已经被识破,不知西门厉会如何处罚自己。“庄主,我……“

“哈哈!“西门厉爽朗的大笑一声:”你不必担心,我不会因此处罚你的,你因该是冲着我天佑山庄的珍藏典籍而来吧!“

浩南心中暗叹西门厉的心思缜密,自己的全部想法,恐怕都是被他知道了。浩南默不作声,不知如何回应。

西门厉看到气氛有些尴尬,摇摇头说道,“可惜,我不能将天佑山庄珍藏典籍给你看!“

浩南一听,心中急躁,“请庄主成全,浩南定会忠心天佑山庄族的!”

“我天佑山庄不过是一个小地方,怎能留的住你,你终于一日会见识更加广阔的天地,我只希望你可以帮我天佑山庄做一件事!“

“请庄主吩咐!“浩南起身抱拳。

“你若是将此事办成,那我天佑山庄的珍藏典籍任由你随意阅览!“

“何事?“浩南强忍心中的兴奋,压抑住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