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看着自己已露败势的血珠,浩南一咬牙,一刀顺着手掌又是滑过,大颗大颗的血珠不断的滚落下来,血流竟然源源不断,浩南这一次可是下了血本,睡着鲜血不断留出,浩南的脸色都开始渐渐地苍白起来,有着几分憔悴模样。

不过,浩南的付出总算是换来了应有的回报,随着浩南后来放出血珠的加入,浩南一方血珠明显占据了优势,胖子的血珠逐渐变得安静,由一开始的不断四处碰撞,到小幅度的震动,知道最后完完全全的变得安静下来。

“哼!“浩南得意的看着被自己制服的血珠,心中有些得意,然而,面临在他的面前的问题却是依旧没有解决,那缓缓流动的细沙依旧静静地,如同静谧的太空一般,守候着她独有的孤独寂寞。

“血珠已经制服,可是我该如何使用!“浩南绕了绕头,拉下一张苦瓜脸。看着眼前这两件奇怪的事物,浩南一下子不知该如何着手。

思索良久无果,浩南无奈的看看两者,“哎,不管怎么样,再试一次!“浩南轻轻的伸出手,轻轻地将那些血水用气机牵引,慢慢的浩南再一次将他们牵引在异宝的上方,然后,缓缓的放开自己的控制,血珠一下子失去了浩南的牵引,对着异宝马上坠落下去。

浩南目不转睛的看着血珠坠落的轨迹,浩南不断地祈祷,希望这一次血珠可以与异宝融合,慢慢的血珠的下降速度开始变慢。几乎近似于悬浮状态了,然而,浩南却是发现,血珠的下降依旧继续着。

浩南的面部都是不敢做出任何表情,他的眼睛一直瞪得大大的,这一刻,他的眉毛忽然一阵抽动,浩南看到血珠的下落明显超过了自己方才血珠的下落。虽然只是一点点的超越,但是浩南知道,正是那一点点的下降意味着什么,那是证明浩南的猜想是对的,这个方法竟然是可行的。

虽然可能需要较多的时间,可是这仅仅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浩南一动不动的注视,血珠的下落异常缓慢,缓慢到让人无法想象。浩南处在一副极度的紧张状态,对于时间的流逝竟然也是不曾有过多的关注。

然而,外面等待之人却是早已炸开了锅,他们不断的猜测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难道那个看起来稚嫩的少年,竟然真的可以得到那一件异宝吗。一般人进去,最多不过十几分钟就会出来,然而,浩南进去已经足足有三个多小时,可是里面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有些人猜测浩南可能会有机会得到那件异宝,然而,更多的人愿意相信,浩南可能早已不小心触犯某种禁忌,被那异宝杀死了。外面的人早已越聚越多,将小屋子围得水泄不通,此时王坤才重重地害怕起来,原本以为浩南最多会失败而已,但是没有想到浩南竟然会陷入危险,自己回去该如何交代。

房间之内浩南毫无所觉,他的精神力全部在异宝之时,终于,在约莫五个多小时之后,血珠终于成功的滴落在异宝之上,那一刻。突然,异变。

血珠之上猛然爆出血红色的光芒,滔天的光芒将那幽蓝之色都是尽数掩盖,但是,下一刻,幽蓝光芒却是猛然反扑,幽蓝之光大盛,两种光芒呈现对立的状态几乎各自占据了半边房间,房间之内,一面血红,一面幽蓝,说不尽的诡异。

浩南一时被镇住了,还不待他有所反应,两股光芒又开始急速变异,先前还在互相排斥的不同光芒,这一刻,竟然开始悄悄的融合,“嘶嘶”的声响从两者交汇处不断弥漫,气氛变得诡异之极。

如此融合约莫有半个多小时,房间内的场景已经完全大变,碧绿色的幽光若有若无,如同点点星辰,寂静诡秘。

浩南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件异宝。忽然,浩南感觉到自己竟然与这异宝有着血肉相连的亲切之感,那一刻,浩南体内的血脉开始加速流转,好似有着某一种牵引似地。而那牵引的力量隐隐就是来自那一件异宝。

此时,那件异宝也变得不再平静,他开始躁动起来,嗡嗡的震动不休,一点点的开始向着浩南不断挣扎的靠近。

随着两者的逐渐靠近,浩南体内的血脉运转几乎是疯狂起来,这高速的运转让浩南体内有着丝丝的撕裂之感传来,他的体表有着血红的血丝不断浮现,血丝交织如同蔓延的杂草,凌乱无章,可是却是透露着恐怖的气息。

就在浩南有些忍受不住那一番剧痛之时,浩南突然感觉一阵轻松,浩南终于是靠近了那件异宝,浩南几乎是本能的,或者说是受到某一种牵引,他将自己的手掌缓缓的覆盖在那件异宝之时,这一刻,幽光暴涨。

一股冰冷的寒流顺着手掌,蔓延至手臂,然后循着经脉瞬间就是流淌全身各处,而随着寒流的涌动,浩南发现,那件异宝的体积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减少着,那件异宝竟然是化作寒流,进入了浩南的身体。

浩南除了觉得有些冰寒之外也没有什么不适,也没有费力抵抗,任凭寒流的涌入,自己则是闭上眼睛开始默默运转功法。武道与寒流一同运转,寒流受到武道的牵引,在浩南体内运转的速度更加迅速。而那件异宝也是开始加速减小,或者是它根本就是在加速消失着,完全消失在了浩南的体内。

约莫十多分钟,浩南缓缓的睁开双眸,一束犀利的幽蓝色光芒紧接着暴射而出,浩南的双眸散发着一种诡异妖娆的幽幽绿忙。

看着原本异宝所在的位置,如今那里已经空空如也,整个屋子的光芒开始急速暗淡,而且隐隐要变为黑暗一般。

浩南略微调整了气息,感受着体内那一丝冰寒的力量,嘴角挂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这个东西还真是麻烦,不过好在他已经被我收服!“轻轻辉辉袖袍,浩南缓缓的打开了紧闭的房门。

此时,门外早已议论纷纷,各种各样的猜测,各种各样的心情。那一刻,所有人,顿时变得异常安静,看着缓缓走出的浩南,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不同的表情纷呈。

“他,竟然没死,他活着走了出来!“

“难道。异宝被他收服了,不可能,没有人可以收服异宝的!“

“对,他绝对不可能收服异宝的,不可能!“

然而,浩南只是静静地站立原地,没有说任何一句辩解,只是静静地看着各种各样的表情,那一刻浩南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成就敢,一种骄傲,一种自得。

那一刻,仿若亘古仿若永恒。

忽然,有人发现,浩南身后小房间之内的光芒不断不断暗淡,最后竟然变成一片漆黑,“难道是那件异宝真的被浩南收服,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浩南。

“小兄弟,难道你成功了!“那美艳女子率先开口问道。

“这个,侥幸而已!“浩南笑笑,声音里却是掩饰不了的激动。

浩南话音虽低,可是在此所有人尽皆收入耳中,人群忽然间如同炸裂一般,开始沸腾起来,羡慕与崇拜交织,浩南立刻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浩南机会是打破了他们都认为不可能做到的是,在这里的人那个不是身怀绝技的高手,可是他们都没有能做到的是,浩南却是成功的做到了。

“公子,你可是出来了!“让我好不担心,王坤在拥挤的人群堪堪穿梭过来。

看到那王坤如释重负的表情,浩南拍怕他的肩膀:“好了。回去赏你五百金币!“浩南心情甚好,这一件异宝浩南虽然不知道他的功用,不过浩南可以肯定,这件东西一定相当的不寻常。

“那我这里谢过公子了,不知公子,我们是否在转转,这里可是宝贝不少啊!“

浩南刚要回话,可是浩南却是发现有一股森然的目光在盯着自己,仿佛怨毒的毒蛇一般。

浩南顺着那一抹森然,将目光投向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之中,“是他?“浩南心跳的节拍都是快了许多,一个胖子全身包裹在黑衣之中,正在盯着浩南,看到浩南目光投来,胖子对着浩南忽的诡异一笑,说不尽的森然,浩南立时感觉一股寒流袭遍全身。

胖子在浩南发现他只是就果断转身离开了,;浩南静静地也是悄悄带着王坤混迹在了人群之中。

“公子,为何如此焦急!“看到浩南急匆匆的拉着自己离开,王坤有些纳闷。

浩南四处看看,此时他们已经离开万恶窟了,身处在一片寂静的小树林,“还记得早我之前进入的那个胖子吗,此人不简单!“

浩南想起他那怨毒的目光就是一阵恶寒。

“那公子我们快走吧!“王坤也是精明之人,那胖子却是透着几分怪异,为了不生事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然而,胖子话音未落,一道阴寒的气息急速将两人笼罩:“走,你们走的了吗?“趁着夜色,胖子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浩南身边,凌厉的威压瞬间将二人笼罩。

“你我素无仇怨,何以拦截我二人?“浩南自警觉之时,武道已经急速运转,警惕的看着眼前贸然出现的胖子。

“素无仇怨,好啊,您将我族至宝流沙护铠都是带走了,难道还不是我的仇人吗?“胖子面目变得狰狞,语气竟有些许质问的意味。

浩南此时已经明了,那件异宝果然与这胖子有关,而且还牵涉某个古老家族,可是那件异宝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若是让他拱手让人,可不是他的作风,“你是来抢夺的了?“

“我是来杀你的,流沙护铠一旦认主,那么除非主人死去,否则流沙护铠是绝对不会离开的,而你,必须死!“阴冷的话语让浩南内心都是发颤。

“既然是你族之物,为何你不成将他收走,反倒是要来这里抢夺我辛辛苦苦获得的?“浩南对于眼前这个胖子有着太多的疑问。

“流沙护铠乃是我族至宝,我怎么可能有资格得到,我此次那是奉命前来将至宝待会族内,有族中年轻一辈中的娇娇着获得,我自然不能获取,若是获取,那么族内需要杀了我,才能将流沙护铠再一次分配,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可恶的万恶窟竟然在流沙护铠之上设了禁止,只能收服,不能带走,若是想要带走,那么你一定要收服他才行,我使用了血脉的力量也是不能将它带走。

原来是这样,可是即便知道了事实,浩南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将那所谓的流沙护铠交出,那可是要自己的命啊。

“那么。你出手吧!”浩南缓缓的上前一步,直视胖子。

“若不是刚刚晋升武师三级,恐怕收拾你还有些困难,不过,现在还不是手到擒来!”胖子手掌轻轻抬起,空气在那一刻都凝聚在一起,“死!”胖子一声大喝,对着浩南胸口拍来。

浩南早已运转武道,充沛的武道让他有自信接下这一掌,“轰!”一声爆响,浩南重重地拍出一掌,与胖子对轰在一起,浩南身形急速飘退,一股鲜血涌上喉咙,浩南强忍在翻腾的气血,生生的将之压制下去。不过嘴角任有一丝血水流下。

“小子,没想到除我们家族之外,你这般普通人也是有着如此天赋,不过,却是可惜了,“胖子颇有些遗憾的摇摇头:”你今日必须死!“说罢,胖子猛的从后背之上的剑鞘拔出一柄利剑,寒光闪烁,耀眼的剑芒将漆黑的夜幕都是亮出一道白光。

“鬼龙剑!“胖子颇有些自得的看向手中的利剑,”本来对付你不需要大费周章的,但是为了速战速决,还是用鬼龙剑快些!“

浩南看得出来这鬼龙剑却是是一柄好剑,不过,此时的自己有何尝没有神兵利器,“伏流剑!”浩南轻轻地将宝剑自腰带出拿出,柔和的月光在剑尖之上舞蹈,亮晃晃的广忙闪烁明灭不定。

“那我们就试试谁的宝剑更强一些,”“唰!”一道耀眼的亮光穿破黑暗,带起一阵剧烈的阵风,胖子的剑,直指浩南眉心。

“哼!”伏流剑出,一个宛如银蛇一般的亮光瞬间攀岩而上,恰好在浩南的眉心与鬼龙剑相遇,“嘶嘶!”金属滑动碰撞的声响划破静寂的黑夜。

“咻!”两个人同时后退一步,胖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浩南手中的伏流剑,那一把剑竟然如同一只银蛇,忽而柔弱,瞬间攀岩上浩南的眉心,但是有时确实刚猛,当两剑相遇之时,那是绝对的刚猛,毫不退缩。

“果然是好剑,今天我就一并收了!”胖子贪婪的看向流鸿。

浩南手臂发麻,显然伏流剑与鬼龙剑的碰撞,两者不分上下,可是浩南本身的实力却是与胖子差了一个级别,实力的差距让浩南吃了暗亏。

胖子明显知道浩南如今的情况:“怎么样,就算你有宝剑在手,可是他并不是真正的神兵利器,没有附属技能,你是不可能击败我的!“

“那可未必!“浩南不知何时手中已经多处一个小小的光球,而且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那光球已经被镶嵌在伏流剑内,吃时,浩南明显感到了伏流剑地变化,那一刹那,伏流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在浩南的手中竟然嗡嗡震动。

“看剑!“胖子身体向上跃起,半空之中,一剑横扫,凌厉的气势好似要将空间都要划破一般,胖子露出狰狞的微笑,”死!’

“你去死!“浩南手中武道全力激发,手腕上挑,伏流剑对着鬼龙剑斩去,这一刻,伏流在浩南注入武道之时,猛然又是一阵变化,伏流剑光芒大盛,突然,浩南的脑海之中出现四个字,而且在那一刻他也是脱口而出:”万剑归一!“

浩南手中的伏流剑猛然荡出千条剑影,剑影重重叠叠,慢慢的剑影越来越多,好似万剑齐出一般,半空之中,伏流的剑影组成一个一浩南为圆心的巨大扇形,而那激荡的剑气更是凌厉,鬼龙剑几乎是在一刹那就被远远的弹出,摔落在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之上,

“神兵利器!“胖子望着那依旧光华闪烁的伏流剑,一股冷汗瞬间流淌全身,这是什么级别的神兵利器,一个武师二级竟然就是可以爆发如此威能。

“没有机会了,撤!“看到伏流剑地凌厉,胖子果断的远遁而去,胖墩墩的身体却是丝毫不影响胖子的移动速度,不一会,就是化为一个黑点,最后消失在山林之中。

浩南缓缓的收回伏流剑,别说胖子有多么震惊,即便是自己都是被吓一跳,他可是没有想到成为神兵利器的伏流竟然会如此厉害,这是浩南第一次真正的领略到了神兵利器的威能。

四下看看,并无其他人,只是王坤早已惊呆,呆呆的矗立。

不过浩南却是没有任何打算去追击胖子,且不说胖子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就是武师三级的速度,身为武师二级的浩南却是难以匹敌。

四下看看,并无其他人,只是王坤早已惊呆,呆呆的矗立。浩南小心翼翼的将伏流收好,轻轻地走在王坤面前:“好了,走吧!”

“啊……哦!”王坤都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有什么思想,他今天才是真正的领教了浩南的厉害,向前先前的不服不信,王坤不免自嘲一笑。

浩南的到异宝,几天都是闭门不出,想要研究几分线索,然而,事实的残酷让他不得不放弃,又是一日的清晨,晨辉播撒,静寂的房屋传来几声敲门之声。

“咚咚咚!”一连串的敲门之声将还在苦思冥想的浩南惊醒。

“公子,今日你要与三大家族比试了,还是早些出发吧!”吴梅脆生生地声音响起,自从上一次浩南搭救吴梅,浩南就将吴梅留在自己身边,好方便浩南对她照料。

“嗯,”浩南轻轻地推开房门,看着外面冉冉升起的朝阳,浩南伸了一个懒腰,“走吧!”

“公子,要叫上王坤等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