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李云

‘贱民,最该万死,来啊,让我们将他活活打死!“那男子陡然赤红了双眼,咆哮着大喊大叫。

“张家的三位少爷,你们还是收敛一些,钨铁城之内到底还是炼器师的天下,你们这般嚣张,怕是迟早要惹出一些麻烦的!”一位身着一身灰色长袍,一道剑眉上挑,不怒而自有威严的老者,如同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在酒楼之内轰隆响起。

“李云,你不过时一名半吊子炼器师而已,连一最低等的宝器也锻造不出,虽说比我们地位高上几许,可是,想要包庇这个小子,怕是还差了一些!”中间那一位,很是忌惮的的看了李云一眼,眼中闪烁着怨毒的色彩,显然,这位名为李云的老者,与那跋扈的三位公子早已有隔阂,今日,不过是如同往日的争锋一样。

酒楼之中的众人却是没有一人敢上前搭话,插上一言半语的,这两方人可都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得罪的。

那三位姓张得公子,嚣张跋扈之极,在座诸人,几乎没有哪个没有不曾受过他们欺负的,不是因为这三人实力如何强横,也不是因为他们是地位崇高的炼器师,他们的一切荣光,可以说都是来自他们那显赫的家族。

当然,显赫二字不过是相对这些普通人而言,真正的与那些大家族相比,却是丝毫不值一提的。他们的显赫也不过是,张家当代的家主与一名炼器师可是结拜兄弟,有了这位炼器师兄弟,原本家境一般颇为寻常的一加人,霎时间,如同坐上了火箭一般,地位飞速的上升,一跃成为了欺压一方的恶霸之人啦。

据说,那不过是一名可以锻造宝器的炼器师而已,可饶是如此,却也能带来如此巨大的效应,可见,一名炼器师地位实在高贵的可怕,也侧面的说明了炼器师真正的稀少的可怜。

这还是在钨铁城,天下炼器师汇聚之地,若是换做了其他的地方,寻得一名炼器师可不是一般的难……

而那一位黑衣老者,却也是这三位兄弟不敢轻易得罪的,虽然那老者只是堪堪炼制一些钒铁兵器,可是有时机缘巧合之下,竟也夹杂丝丝灵性,已经快要带到了宝器级别,所以他的地位,也是众人不能轻易忽视的。

“哼哈,莫怪老夫没有提醒过你们这些小辈,若是那一日遇到了真正的前辈高人,或是炼器师,恰巧,你们也给得罪了,得罪一名炼器师的后果,你怕是不会不知吧,只怕你们张家在钨铁城再无立足之地啦!”

似有深意,老者深幽的目光惊不起一丝波澜,呆滞的眼神在酒楼之内众人身上闪过,最后,停滞在浩南身上,微微一顿,含笑似乎无意的说道:“说不定,此时此刻,这里便是有着一名炼器师,而你已经恰巧不巧的将他得罪了呢,哈哈……”

老者爽朗的笑声在酒楼之内回荡不绝,却是让张家三兄弟身上乏起一阵阵的凉意,心中暗暗道:“别不会真的那般巧合吧,那可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