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遇难

眼前那足以让任何炼器师发狂的至宝,此刻静静地掩映在一堆杂乱的青石之中,那静谧的姿态,好似在对她招手微笑招手一般。

“我若是得到这土灵石,就是顶级的宝器说不定也能炼制而出,而且,看这土灵石的大小,足够我炼制数十把顶级宝器了,到时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水柔心中早已盘算着这一次的最大会利益了。

不过,谨慎的水柔却是没有冲动的举动,虽然那令人怦然心动的至宝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巨大诱惑之力,可是水柔却是不敢有一丝冲动之举。

一切只是因为,同样盘踞一侧,此刻正在流着口水,双眼之中精光闪烁的巨大的鬼狼。

那接近三米多长的身躯匍匐在地,一颗硕大的狼头中镶着两颗闪动绿色幽光的眸子,鬼狼,不同于一般的狼,他不是群居动物,相反,他往往独自外出觅食,当然,作为一只三阶灵兽,鬼狼却是已经不需要再群居觅食了,一只成年的鬼狼足以在这山林之中横行无忌了。

或者可以说,在艾施山脉的外围区域,鬼狼就是绝对的王者,那一抓可以击碎铁石的力道,足以让他称王称霸。

此刻,鬼狼那狡黠的眸子正在一转不转的停留在散发着厚土气息的土灵石之上,作为一只灵兽,既然说是灵兽,那么自然便以通灵,鬼狼已经有了独立思考,审时度势的能力。

他甚至已近可以判断眼前这人类,美貌女子绝对不是他的敌手,可是让这位狼大哥无比郁闷的是,眼前这位实力实在不怎么样,而且看起来实在长的过分柔弱的女子,可是这无知小女子却是不知死活的依旧在不断的靠近。

其实水柔并不是没有注意到一旁鬼狼的威胁,只是,巨大的诱惑之下,不容她有任何的迟疑……

而且,水柔对着鬼狼的了解着实有限,不曾以为,这看起来貌不惊人而且好似不似一般灵兽那般凶残的狼竟然会是,艾施山脉外围绝对的王者……

水柔凝神屏气,而且不知何时,那如同洋葱一般纤细的手指之间,竟然已经握在一把华美的利剑,

不到一指宽的剑身,长度却是四尺有余,一道冰冷的幽蓝光芒自剑身幽幽迸发而出,繁复的花纹雕刻在剑身蜿蜒,散发着神秘让人莫测的气息,这可是水柔的压箱底的宝物了,为了得到这个土灵石,水柔也是拼了……

三品灵器,幽光剑,这可是父亲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是从一名炼器大师那里得到的,作为一名非常有天赋与潜力的炼器师,水柔如今却是堪堪可以锻造顶级宝器而已,至于灵器,却是不敢想象的,可见灵器的稀罕程度了。

如今,水柔握着幽光剑地小手已经微微泛白,细密的汗珠子额头滚落下来,对于这一次的冒险,水柔实在也没有太大把握……

忽的,水柔娇喝一声,一道红火色的身影原地闪过,一声清脆动人的剑鸣之声震荡而开,水柔长剑向着鬼狼已经急速刺去……

另一边,耳边呼啸着猛烈的罡风,浩南终于疑惑的收住了脚步,深吸一口气,浩南停下了步子四处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这一路赶来,早已过去了许多时间,可是,越是往前追赶,浩南的心中却是越发没有了底,按理说早已应该追到水柔了,可是这一番追赶下来,却是连那人影也是没有见到,想到起初自己开始追赶只是,还能隐隐的看到那个朦胧模糊,但却是可以看得到的模糊倩影,而如今,在自己武王强者的绝对实力全部施展之下,却是反而连一丝人影也是看不到了。

这说出去可真是丢人之事,一个堂堂的武王强者,却是只在片刻时间跟丢了一名武灵,怕是这种事情也只是发生在浩南的身上了。

不过略微沉吟之后的浩南,却也恍然明白了事情的缘由,浩南不傻,猛然想到了那分叉路口,再略微一联想那小魔女叛逆怪异的性格,浩南便是一怔头大。

猛的,浩南真正的拍了一下脑袋,眼中露出一丝担忧惶恐神色:“可真是刁蛮小丫头,这艾施山脉之内可是有着不少厉害的灵兽呢,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要我如何交代!”

不再犹豫,浩南这一次可是爆发了百分之二白的力量前去往回赶,不知为何,当他意识到了水柔前往艾施山脉之时,心中竟也同时升腾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或许,要出什么事了……

如同一道凶猛的狂风掠过大道,一道人影在道路之上发疯一般的高速疾驰着。

“嗷嗷……”鬼狼眼眸之中,一道幽幽绿光如同涂满了毒液的见枝一般,迅疾而狠厉的向着水柔胸口激射而来。

水柔彻底的慌神了,短暂的交手之后,一人一兽之间无力悬殊,当下立刻判别而出,不过短暂的三四招之后,水柔就被那鬼狼狠厉的攻击大的连连后退了,手臂之上,自肩膀开始,一道殷红的血液循着那白皙纤细流淌而下,滴滴答答的掉落在枯枝败叶之上,握着长剑的素手也开始了连续的颤抖。

那原本飘逸柔顺的秀发,如今如同一盆乱蓬蓬的杂草,胡乱的四散而开,好像是经过无比的强猛劲风的胡乱吹拂,如今乱糟糟的依然不成样子了。

那高傲的如花娇颜之上再也没有了往昔的风轻云淡,水柔真正的感觉到了死亡来临之前的感觉,那是一种让人心惊的颤栗。

“真是自作孽,我竟然糊涂的甩掉了浩南这个呆瓜,如今怕是插翅难逃了!”看着眼前鬼狼的一步步逼近,水柔的心中才是想到了那个一路护送自己而来的浩南。

才是想到也却是浩南,这一路来为他解决了不少难题,也却是浩南这一路来多次与危难之中解救自己,可是自己,竟然是如此的糊涂,真是一时赌气啊……

水柔面无血色的连连后退,而那鬼狼好似也不着急的杀死水柔,反而更是享受玩弄着濒临死亡之前的人类,看着人类在他的面前露出恐惧,手足无措,连连叫喊,慌忙逃窜的情形……

鬼狼闪烁着幽幽绿光的眸子释放着令人心悸的色彩,陡然,鬼狼不断向前逼近的步子却是缓缓地停滞了下来,而不断后退的水柔,此时,也是慌了神,丝毫没有注意身后横亘着的一根粗大树枝,一根踉跄,却是一下被绊倒在地,水柔惊慌的摔落在地,在想要拍起来。可是慌乱的她,却是手足无措,在鬼狼冷幽幽的目光之下,硬是半天没有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