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快开城门,否则我就强闯了!“如同炸雷一般,轰然在喧闹的人群中响起。

顿时,所有的咒骂,埋怨之声都消失的一干二尽。

惊讶的看着人群最前面的那人,一股浩大威压的气息缓缓弥漫开来,周围之人感觉好像有一股推力将他们退离浩南身边。

惊讶,佩服,担忧,各种神色的目光汇聚在浩南身上。

惊讶浩南着一雷霆大喊,佩服他敢怒喝军官,可是接下来不能避免的担忧也油然而生。没有人敢真正的惹怒这些守城军官。

“小子,你再说一遍试试!“那军官眉眼一瞪,手中长枪摇摇指向浩南,一脸的愤怒之色。

“说就说,以为我怕你啊!“浩南眉头一挑,神情反而放松的很,摇摇晃晃的大喝到:“你很嚣张吗,你很厉害啊,你对我挑眉瞪眼啊,我看你也就能欺负一下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罢了,满足你那变态的心理!”

“你不过就是一个仗势欺人的狗腿子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不敢为难世家公子是吧,他们一来,你们还不是要摇尾乞怜巴结的迎接着!你们守着一方城土,拿着国家的粮饷。看看你们做出了什么光荣事迹啊!”

“你们什么都没有做出来,唯一做的就是整天想着如何巴结权贵,还有欺压百姓吧!”

“权贵面前你们比狗都不如,你们摇尾乞怜,可是面对这些平民百姓,你们可牛了啊,你们成了大爷啊,你们威风凛凛啊,你们可以叫嚣了啊,你们可以当爷了啊!”

“今天你就好好再一次耍耍你的威风,尽情的欺压这些穷苦百姓吧!”

浩南脸颊涨红,青筋暴起,摇摇伸出手指不住的大骂,丝毫不顾及他的身份,以及现在还在人家的城头之下。

“小子,胆敢胡言乱语,简直找死!”军官早已恼羞成怒,忍无可忍,被浩南骂的体无完肤,更可恨的是,这里还是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威风凛凛的军官顿时颜面扫地地。

“唰!”长枪一抖,一道银光闪过,一道真气匹练向着浩南扫来,这一击大开大合,攻击范围一下子覆盖浩南周身五米之地。

此时。浩南身周还聚集不少普通百姓,他们都是手无寸铁,本本分分的良民,面对这突然出现的无差别凌厉一击,只来得及尖叫一声,便被巨大的气浪掀翻出去。

一个个口吐鲜血,气息紊乱,都是受了重伤。

荧光闪过,地面一下子荡起了五米多高的漫天灰尘,土雾蒙蒙,根本就看不到了人影。

只听到无数的凄厉惨叫在土雾当中响彻,一缕缕殷红的鲜血透过重重土雾喷射而出,一个个被掀翻的身影的抛了出来,一声声凄厉的嚎叫让围观之人心跳不已,就是城墙上的普通士兵也忍不住皱起眉头。

“哈哈,与老子作对只有死路一条,刚刚还不是慷慨激昂吗,刚刚还不是义正言辞吗,还不是一样的死!”看着那不断喷射出的鲜血,不断传出让人心悸的凄厉嚎叫。

军官得意洋洋的开怀大笑,冷漠的是人命如草芥,对于下面的修罗一幕毫不在意,反而是开怀不已。

军官张狂的笑意肆无忌惮,募地,他的笑声戛然而止,两眼目光紧紧地盯着那灰土烟雾之中。

烟雾缓缓的被微微吹拂的清风吹散,渐渐地烟雾淡去,里面的人影若隐若现的显露出来。

军官荡漾的笑意猛然凝固,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两眼瞪大,神情木然。嘴巴张大都不能合拢了。

烟雾缓缓散去,一个挺拔如同一杆挺立的标枪,双脚沉稳没有离开原地一毫米,两臂自然下垂在身侧,威能内敛于心,双眸漆黑闪烁暴涌两道精光。不动如屹立不倒山峰,横亘在苍茫尘世的的一道屹立不倒的永恒身躯。

军官脸色变了又变,脚步禁不住内心的震荡蹭蹭后退,手中差点连那银光闪烁的长枪也握不住,吃惊的看着伫立在土雾之中的浩南。

“你……你竟然没事!”军官颤抖的伸出手指颤巍巍的指向浩南,好像活见鬼一样。

“你到底开不开城门,否者我就强闯了!”剑眉一跳,浩南冲着城头大喝一声道。

“小子,你侥幸没死还真的猖狂起来!”军官居高临下,看着自己身周浩浩荡荡的护城军,他们个个一身本事,全副武装,在这里,别说是区区一个人,就是来上一只浩浩荡荡的大军也不敢说敢闯燕京城。

除非他的修为足以让他飞天遁地,无视一般刀剑击杀。

“今日你若是可以安然进城,老子这几十年的军官就白干了。有种你就放马过来。让我看看你有多少斤两!”军官戏谑的俯瞰城下这些蝼蚁一般的普通百姓,在他的眼中,这只是一些无关轻重的贱民而已,杀了也就杀了,丝毫不需要想什么后果。

“啊……”周围人群都不自觉离得浩南远远的,刚才那些离得浩南近些之人,都是遭了鱼池之祸了。这一次,看得冲突又起,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离得浩南远些,这一刻,浩南就如同一个瘟神,让人不自觉后退。

“这小子是发疯了吧,他难道不想活命了!”离得浩南远远的,可是目光却是好似被无形的牵引着,所有的焦距都聚集在浩南身上,一个个对着浩南的背影指指点点。

烟雾弥漫,久久不能消散,浩南背后好似有着无知未知的巨大怪物在狰狞咆哮。

剑眉轻轻一跳,诡异的一抹笑意,森然的如同九幽之下的修罗。

邪邪的,弯着头,手指若有若无的摇摇对着军官做了一个鄙夷的手势。“你说的,就让我看看你这几十年都有些什么经验,看看你那什么阻挡我今日进城!”

浩南邪邪一笑,那是一抹让人心悸的笑意,那眼神竟然如同修罗鬼神般森然。军官不由的心中有一缕不好预兆,可是他无论也不能相信眼前之人会真的做出让他震撼之事。“哼,若是我可以进城,你可否敢打开城门让这些人都进去,不再限制进城!“浩南冷很一声,叱问道。

“哼,你要是可以进城,老子城门打开,直到三大门派公开选拔之人也不关,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军官摇头晃脑,丝毫不在意浩南。

“嘿嘿,那你,小心了!“轻轻的低若蚊蚋的声音,可是然在场的每一个都感到脊背发凉,浩南荡出的那鄙夷笑意,让每个人毛骨悚然。

“哼!放马过来!“长枪一挥,白芒激射,护城军队个个聚精会神,手握兵刃,警惕的看向浩南。

轻轻的颤动的如秋蝉薄翼的睫毛轻轻煽动,浩南心神内敛,一股股淡淡的飘渺虚无的光华缓缓萦绕。

指尖轻轻触碰额头,如同碰触到了碧湖春水,一圈涟漪紧接着向着四周荡漾开来,那是一缕缕微弱的光芒轻轻向四周拂动。

“鬼……雕……”轻轻的一字一字的说出,浩南眉心陡然微微颤栗。

所有人都锁定了目光,看着浩南到底有如何手段。

军官看得浩南只是站在原地,以为他是惧怕了,不由长袖挥动,长枪摇摇一指,仰着腰腹,双手插在腰间,哈哈大笑起来,胡子一抖一抖的。

众多兵士看着浩南没有举动也暗自切切发笑,荡出嘲讽神色。

就连那些围观的普通人也是暗暗叹息,对于浩南不报任何希望了。

“将军,这小子也就是口舌之利!”一位巴结着那军官勤勤说道。

“哈哈……”众人都是捧腹而笑。

“揪!”一道尖锐的可以划破苍穹的啼鸣如炸雷响起,一道道狂猛的疾风由天际肆虐而下,城楼之上大笑士兵一下子止住笑意,全神戒备的四处张望,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危险来临之时,下意识的握紧手中尖兵利刃,全神戒备。

“那是……”一个士兵摇摇指向天际盘旋哀鸣的大雕,脸上露出震惊之意,脸色一下子吓得发白。

军官也是神情陡然变得严肃,凝望那一只俯瞰苍穹的大雕,心里不由下意识的一紧,暗暗对自己说道:“怎么会出现鬼雕,!”

“不要慌张,那鬼雕不一定是冲着咱们来的!”军官沉住气息,对着那些已经瑟瑟发抖的兵士怒喝道。

“话音还未落地,又一道飓风带着呼呼的破空之声,如同一只发狂的上古凶兽对着城头汹涌而来。

“啊……啊……啊……“一连串的叫喊凄厉哀嚎,飓风狂猛吹拂之下,兵士个个站立不稳,手中兵刃也乒乒乓乓掉了一地,神色惊恐的望着那正在不断逼近城头的大雕。大雕那狠厉的眼神,生寒的利爪让众多兵士都是心中一寒。

军官脸色变了又变,刚刚也是被那狂猛飓风吹得蹭蹭后退几步,心中一层浓重的阴影笼罩了上来。

“将军,好似那鬼雕是冲着我们来的!“一个兵士小心翼翼的在军官耳旁轻声道。

“不要蛊惑军心,妖言惑众,鬼雕怎么会无缘无故袭击我燕京城!“军官虽然心中也已经这样猜想,可是他却不能相信。

“可是将军,会不会是那小子,“一个兵士忍着再一次被将军呵斥的风险,手指颤巍巍的指向浩南。

“啊……“这一次军官也忍不住皱起眉头,”不可能,不可能,就凭那小子如何可以控制鬼雕!“

“揪……揪……揪……“一道道刺耳令人心悸的高昂啼叫让众人心中翻江倒海不能再做镇定。

鬼雕在天空急速盘旋几周,身子凌空一抖,快速的扑棱着巨大的羽翼,对着城墙之下急速俯冲而来。

呼呼的疾风,地面沙石滚动,枯叶翻飞。衣袂飘诀。

“蹬!“鬼雕巨大的失去在惊起无数沙石之后,终于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浩南身边。巨大骇人的羽翼轻轻拂动着浩南的脊背,一副亲昵非常的样子。

“这……“军官的脸色刷的变得铁青,身子禁不住剧烈摇晃起来,

“啊……“果然是……”那小兵瞪大了滑溜溜的眼眸,场景的望向浩南、

所有目光都被吸引而来,极大的鬼雕让所有人慑服,一股天空王者的气息浩浩弥漫而出,让所有人的心惊胆寒,瑟瑟发抖。

“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嘛?”偏着脑袋,浩南轻轻的几位温柔的语气,飘飘渺渺的响起。

“啊……”军官已经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清楚了、

“我若进城,城门大开,哈哈!”浩南朗声说道,这一次,这个时间将这一句话再一次说出,没有人会觉得是一句儿戏之言。

城楼兵士个个阴沉着脸,心底不安的看着军官,

“唰!“鬼雕展翅之声响彻云霄,四面皆惊,沙石翻飞,草木飘飞,一枚长发随风而动,鬼雕如同一只蕴藏极大威能的劲弩。

破空声起,如同一道利剑,一道黑影陡然向着天际飚射而去。巨大的羽翼遮蔽了绚烂日光,遮蔽了皎洁碧空。

城楼之上,仿佛有着一团阴云笼罩,寒意瞬息蔓延而至。诡异而森然。

“揪……揪……揪“鬼雕盘旋高空,不断发出高亢的啼叫,一声声好似要撕裂众人的耳膜,炸裂众人的心肺。

忍不住的瑟瑟发抖,心胆具寒。

“将军,我先进城而去,记得大开出门,别做那言儿无信之人,有本事就上这九霄碧空将我拦截而下!“

浩南匍匐在鬼雕柔软的羽翼之上,俯瞰着城楼之上的一个个小人,运转真气将声音传下。口中还不忘发出一声声张狂笑意。

地面之人个个扬起脖颈羡慕嫉妒的已经盘旋高空的浩南,那是怎样一副自在逍遥,驭雕于碧空之上,遨游云海之巅,俯瞰芸芸生灵,纵然是高城厚墙,纵然是金戈铁马也不能从其锋芒。

“你,好卑鄙的小子!“看到浩南竟然从九霄碧空之上越过城头,军官气的牙根紧要,脸色发白,最终不断发出哼哼唧唧的愤怒咆哮之声。

“哈哈,哈哈!“碧空如洗,浩南俯瞰苍穹,长发随风乱舞,一枚飘诀,逍遥自在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断断续续的张狂笑意自天际出来,地面之上是普通人亡我的哈哈大笑,他们好像也发泄了心中不快,不断的手舞足蹈着。

震惊还是震惊,无奈还是无奈,军官心中怒意升腾,不料浩南如此轻易的就越过城头,可是心中却是五味杂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无奈哀叹。

***************

浩南轻轻的抬起步子,前面一片辉煌大殿,琼楼玉宇,气派非凡。三个赫然大字金光闪烁,耀出异样光芒朱雀堂。

“浩南,你可是回来了,快去看看伊人他们,!“一名浩南还算熟识的朱雀堂弟子一看到浩南就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见到浩南就抓着浩南大呼大叫。

“伊人!“浩南一下子急了,心中忽的一紧,伊人那娇小可爱的模样一下子浮现在脑海,浩南心中不由慌乱起来,不知不觉间伊人已经悄悄的印入心中,一道深深地烙印已近形成。

‘伊人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朱雀堂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浩南一把拉住那名弟子,心头一急。脸色瞬间涨红起来,双手不禁微微颤抖,额头瞬间暴起如同蚯蚓盘踞青筋。涨红的脸一股凌厉威严蔓延而出。

“你……你……”那弟子不由的吓得蹭蹭后退,看到浩南突然焦急的样子,心中生出莫名的恐惧“天转阁那里,快……快!”手指对着东北方向摇摇一指,那弟子哆哆嗦嗦的回应着。

“天转阁!”浩南眼眸凝视望去,一把推开那弟子,脚下如同踩了风火轮一般御风而行,前方阁楼重重,殿宇连绵。

“伊人,等我!”心中默念,浩南运转全身真气,脚下迅疾如风。

天转阁,朱雀堂共分为八阁,以天字为首的共有两阁,一位天转阁,一为天华阁。其他依次还有以地,玄。黄为首的各有两阁。

天转阁乃是朱雀堂驭兽师的的修炼场所,其内,主要是饲养二阶灵兽,一般都是让一些朱雀堂有一定实力的弟子才可以进入,寻常弟子就是接近都是空谈。

这一日,天转阁却是出现了不同寻常之事,一个只能驾驭一阶灵兽的弟子竟然悄悄的潜入了天转阁,

而且,让人惊叹的是,朱雀堂所有的高层弟子,以及师门长老竟然全部离奇消失了,整个朱雀堂一下子只剩下几个寥寥的普通弟子,这一位弟子潜入天转阁,结果可想而知,可是奈何整个天转阁却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又实力救他出来。

秘密潜入之人正是伊人,清秀的面孔不住的瑟瑟发抖,伊人两眼无神的看着前方。眼角泪水滴滴答答。

“救我……救我……”微弱的呼喊在空旷的大殿之中,却是没有任何呼应。

只有那咆哮的灵兽怒吼之声,自有那冷冷清清的阴霾之风自穹顶吹拂而下,自有滴滴答答的泪水掉落。晶莹的泪水滚滚滑落脸颊。

伊人青丝散乱,惊恐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