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八荒四合

“啊!“重重剑影溃散之后,狂剑的身影一下子暴露出来,一道凌厉剑气一下子迅速割破狂剑的腰腹,一缕鲜血激射而出。

“狂剑少爷!“几乎是同时,四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同时跃起,将狂剑护在中间,重重的剑影剑气被他们轻描淡写的瞬间化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精妙的剑术都不能力敌。浩南也被四位老人荡出的气势震落在地。高离、巨塔急忙扶住。

来来往往的街道之上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当他们看到那百年不遇的剑术天才竟然一招就被击败,都瞬间大脑短路,不敢相信。

狂剑却是眼中爆发出了更加狂热的光芒,丝毫不理会腰间还有汩汩的鲜血流淌,他兴奋的不住打量着浩南。

四位长老,高离,巨塔。都好像刚刚从梦中惊醒。尤其巨塔一下子暴跳起来:“我的大哥,怎么这么厉害,哇哇,大哥我崇拜死你了,你击败了剑术第一天才啊!”

四位长老怔怔的看着,好半天终于有一人才吞吞吐吐的说出一句话:“这位少侠,可否愿意做客剑宗,今日狂剑少爷多有唐突,若是不嫌弃剑宗一定热情招待!’

高离一下子以为自己飘飘然上了云端,做客剑宗,这可是多大的殊荣,即使自己背后有着庞大的势力背脊,可是在剑宗眼里什么都不是,任何势力在剑城都只有乖乖低头。哪里还敢妄想做客剑宗。

“浩南快答应啊,这是多大的殊荣啊!“高离看着浩南还在犹豫,迫不及待的说道。

狂剑也一下上前,收敛了方才的张狂,变得像一个听话的孩童一般,与方才判若两人。轻轻的说道::“来吧,来剑宗做客,我们还可以再继续比试啊!“说到比试之时,狂剑的眼中又一次爆发出狂热的光芒。

看着大家都是这般期待,浩南不在推脱,轻轻点头答应,:“好吧,可以见识一下天下第一剑术圣地也是一件不易的事情!”

剑城的中心地带,那里还另外横亘这一座高大的城墙,竟然是城中城,城门之上一柄利剑高高悬挂,苍劲古朴如同盘踞卧龙的两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眼前‘剑城’。

古朴厚重凝实的城墙恍若一只远古巨兽匍匐,几十仗的高大城墙让人望而生畏,城墙之上到处可以见到来来往往的巡视之人,防守严密,堪比宫廷禁地。

浩南被狂剑等人带领,走进了城中城,如果外面是繁荣富饶之地,那么里面几乎就是人间天堂,这里每一座建筑物都高大六七层,这里没有外面那般熙熙攘攘,多了几分飘渺出尘。

零零星星的可以见到几个路人,他们几乎都是脚不展地急速行走。几乎这里随便一个人出手就可以一巴掌将浩南拍死。

一路行来,在一座恢弘的巨大府邸之前狂剑终于停了下来,那一座府邸富丽堂皇,奢华难以形容。白玉为台阶,红木为支柱,黄金浇筑鼎炉,琉璃瓦片。

府邸坐落之处一眼望不到尽头,连绵成片,如同天宫神秘,威严。

浩南深呼吸一口气,自己出生司徒家族虽然是雄霸一方的大家族,可是却是不及剑宗百分之一。

这里才是真正的剑宗所在,高高悬挂牌匾,如一轮耀眼红日,两个大气磅礴的大字如同自远古流传下来一样,散发出无尽的神秘与苍凉,‘剑宗’二字,让人不敢直视。

狂剑将浩南带到了一座精致的别院之中,这里一片风光秀美景色,清洌洌的湖水,摇曳多姿的婆娑树影。绽放红绿色彩的美艳花朵。

浩南三人先安置于此。狂剑迫不及待的与浩南探讨剑术问题,今日第一次碰到浩南,他就在浩南身上找到一种共鸣,那是一种来自于剑地共鸣。

比试之后狂剑几乎就在片刻时间对浩南好感被增,那是一种惺惺相惜,千里寻觅知音的感觉。

给浩南准备上好酒好菜,两人几乎是一天没有踏出房门半步,一直探讨剑术心得,自从得了傲天九剑之后,浩南也是对于剑术莫名的有了许多不凡见解,此番与狂剑共同探讨一番,令狂剑也是大大为赞叹。

而狂剑更是有什么说什么,丝毫不在乎什么剑宗机密不得透露的规矩,把许多高深的剑术问题拿出来两人一同研究,一日时间下来,两人竟然感觉各自剑术领悟都是上了一个台阶。

剑宗积累几十年的心得,经验自然不是浩南可以想象的,其实在不知不觉之间,浩南已经得到不少剑宗的绝密武学。

日暮西陲,两人来到一片空旷地方,准备在实践一番一天的探讨,两人摆开架势正要开打,忽的,有下人赶来。

那下人也不是凡事,行动间劲风拂动,草木无声。走到近前对着狂剑略一施礼道:“少爷,宗主有要事找你商议,你快些去吧!”

狂剑眉头一挑,心中不悦,正要比试却被人打扰,不过是父亲下令。自己不得不去,对着浩南颇为遗憾的抱拳:“那我们明日在来比过,你们没事可以到处转转,只要不是禁地之类的地方,随便你们游览!”

浩南轻轻点头,看着夕阳余晖,浩南也正想到处走走。

浩南独自一人漫步,穿过一座座精致的别院,倒是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浩南心中一路对于剑宗的富足感叹不已。

一路走来,兴致大好。心情颇为舒爽,不想就在准备返回之时,浩南的心中生出一股暴涨狠厉的情绪。

“是你,没想到就你这样的人也可以进入剑宗!”迎面一人让浩南心中恶寒。正是前几日发生冲突的谷风。

“哦,真的很巧啊,不知道谷风少爷来到剑宗有何要事呢!”浩南瞥了一眼,轻飘飘说道。

谷风轻蔑的看了一眼浩南,“本少爷你的事情你也想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浩南眉头蹙起,道:“看来你是不想在剑宗之内有什么收获了,识相的就安静一些,这里可不比外界,你我在这里什么都算不上!”

“桀桀……!”谷风捧腹大笑起来:“我在剑宗如何不是你说了算的,况且,不要拿剑宗压我,就是在这里我一样可以揍你!”说完,折扇轻轻一挥,直直的指着浩南的鼻子。

“桀桀,谷风说的没错,在剑宗有我罩着,谷风也算的上半个剑宗之人!”不远处一声大笑,一个身影缓缓浮现,青灰色大袍子,满头花白头发,皮肤褶皱,岁月的年轮在这人留下清晰的痕迹,此人是一个年月八旬的老人。

谷风急忙上前

对着那人施礼:“寒长老,您来了!”

满意的点点头,这位寒长老上下打量浩南,:“哪里来的小子如此不懂礼数,见到剑宗长老竟然木然不动!”

“剑宗长老!”浩南心中暗叹,怪不得在剑宗谷风依旧这么嚣张,原来是有剑宗长老撑腰,不过,就是狂剑都是不曾要浩南行礼,更何况区区一个长老,浩南笑笑道:“剑宗长老啊,你要罩着谷风吗?”

寒长老冷冷的瞥了一眼,对着谷风道:“来到剑宗依旧猖狂,谷风你就代我好好教训这野小子,也好让他在这剑宗之内还没有人可以如此猖狂!”

谷风得了命令大摇大摆的向着浩南走来,一旁寒长老冷眼相望:。

谷风速度猛然暴涨,脚尖一缕荧光闪烁,荧光掠起,谷风一脚弹起,劲风呼啸,草木震荡。

浩南不退不进,原地岿然不动,一手下搂,另一手手中随地捡起一只细小木棍,手中拈出剑诀,竟然是要以木棍代剑,舞出剑招。

浩南经过今日与狂剑一斗,一下子就被傲天九剑所蕴含的巨大的威力所震慑,明明实力相当,可是施展剑诀就暴涨好几倍。

浩南猛然手腕翻动,大喝一声:“傲天剑诀第一式,八荒四合!”立时间周围空间猛然泛出道道肉眼可见涟漪。一下子四周树木沙沙作响,湖面之上波光粼粼,卷起一道道波涛。

一只平平淡淡的枯木树枝一下子华光万道,剑意凛然,重重叠叠的枯木树枝的残影汹涌而出,剑气碰撞到谷风的拳脚,几乎没有任何停顿谷风就被掀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