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真气外放,武师级别

两人同时跪倒在浩南面前,重重地地面撞击声,可见他们撞击力道之大。

浩南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自己所做的一切终于换来了他们的认可与真心,那么即使自己受过一些委屈也值得了。“快起来,以后我想我会离开司徒家,你我能否再有相见之日都未可知,只盼你们能记得司徒家曾有我浩南是真心帮助兄弟的!”

“我们走吧,先要出去大吃一顿,这里的鬼日子可真是受够了!”浩南轻轻地打出一个响指,沉闷的气氛一扫而光,伴随浩南的放浪形骸的步伐,所有人欢快的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越来越近,近的可以看清远方的身形,几位大汉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嘴巴何不拢,仿佛见鬼一般盯着前方说说笑笑的三人。

“真的是少爷们,是三位少爷走了出来。哇哇。嗷嗷。呜呜。我们见证了一个怎样的奇迹!’

“哇哇,呜呜,嗷嗷,哦哦!“各种尖叫,各种不可思议的声响都发出来乐。

大汉们开始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们手舞足蹈的欢叫,他们一个个向前冲去,对着浩南他们发出振奋人心的喜悦尖叫。

欢声笑语冲淡了所有的哀愁,所有人相拥开怀大笑。

“三位少爷,你们真乃神人也,打破了几百年的传说啊,家主知道一定会更加高兴的!”不时有着大汉凑上来说话,对他们都是无尽的恭维,对此另外两名弟子都明白,所有的一切的荣耀都应该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浩南,没有浩南他们不是化作干尸,就是白骨累累。

落日余晖,笑语不断,扫光了一切疲惫,安静的马车开始缓缓转动车轮,八辆车马,五驾之上没人,只有三驾车马充斥着兴奋的欢叫。

浩南依旧坐在最前面的宽大车马之上,车内淡淡的余香缭绕,浩南眼眸轻轻闭合,垫着柔软的皮毛毯子小憩。

马车颠簸不停,浩南难以真正的睡着,他在想着小白临别之际留下的嘱托,他知道或许就在下一刻就有暗箭对准他的头颅,那看似欢声笑语的大汉们,或许里面就隐藏这一个可以至自己死命的敌手。

浩南时刻戒备着,周围草木的摇曳,车马颠簸的节奏他都一一的烂熟于心。真气灌注手臂,拳头,腿部,肌肉都在以肉眼可见的滚动,时而堆积成一个小包,时而疏散平缓,没有了痕迹。

霍的,浩南双眼暴射出两道精光,身体一个翻转贴在车壁之上,手中真气萦绕出一个淡淡的气旋。

“嗖!”一道破空之声响起,浩南早有戒备,两手舞动真气对着暗箭重重地拍去。“咔嚓!”双手合实,一柄乌光闪烁的箭弩被浩南握在手心。强大的冲击力度让马车都是强烈的震动,浩南没有尖叫,他两耳竖起,听着四周细微的草木响动,忽的,马车旁边忽然向前了脚步声,稀稀疏疏的声响不断向着马车靠近,脚步声走走停停,似在戒备小心观望一番,然后继续对着马车行来。

浩南看着手中的箭弩,冷笑一声,心中暗道吗“暗算本公子,今日本公子就来个反暗算,看看是哪个这么不长眼!”

浩南轻轻的将箭弩夹在腋下,身体蜷缩在车内的角落,屏住呼吸,乍一看是被暗箭射中,生机全无了。

帘子轻轻的别掀起,正是那位被唤作老哥的汉子,看到蜷缩在地的浩南,嘴角自然而然荡出狰狞的笑容,:“躲得过落霞山凶横的野兽又怎样,暗箭无情,你还不是一样要死!”一手轻轻的探在浩南口鼻之间,试探浩南是否还有鼻息。

一番试探之后,那汉子还是不放心,举起如同铁锤般的小拳头对着浩南的脑袋重重地就要挥下。

“少爷,这个世上容不下你,你去死吧!”大汉拳头重重地一下子砸去。

拳头才挥到一般,忽然一个黑漆漆的闪烁金铁光泽的箭弩一下子贸然出现眼前,对着自己的拳头刺了过去,“啊,你没死!”

汉子的拳头收不住,一下子与箭弩相撞。一道血箭一下子喷射而出,鲜血顿时染红了馨香弥漫的车内。“哇哇,少爷你没死,怎么可能,那一箭足可以穿透金石,没有武师的修为休想接下来!”汉子抱住拳头痛的龇牙咧嘴。

浩南轻轻的转过身,蔑视的看了一眼:“原来是你,难怪,别人也没有这个胆子吧!”看着那震惊的汉子。浩南没有解释自己的修为已经到达武师,就让自己用拳头让他了解真相吧,一抹狰狞的笑意漫上脸颊。

“以下犯上,暗箭伤人,谋害主子,你罪已当诛!”浩南眼眸陡然爆出两摸精光,长长的臂展一下子将汉子拉了过来,一把扔掉箭弩,拳头之上灌注真气,对着汉子脑袋就要咋下。

那大汉也不是常人,有些身手,身体几个挪移,没有给浩南抓住,警惕的看着浩南,“少爷,就算是没能暗杀你,我凭着这拳头一样可以把你垂死,你逃不了!”说着,汉子身体主动向前靠了过来,车内施展不开身形,大汉粗壮的臂膀毫不费力的挤了过来。

狰狞的笑容,硕大的拳头高高举起,浩南冷笑一声,也不托大,毕竟还没有真正的进行过生死搏斗,第一次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同样浩南伸出了拳头,但是这一拳的伸出一下子就将大汉震在原地,之间浩南的拳头之上,一缕淡淡的稀薄光芒闪烁,光芒虽然稀薄但是可以看到已近将拳头全部覆盖。

“真气外放,武师级别!”大汉一下子神经短路,怎么也想不到被废掉武灵的少爷会有可能修炼到武灵,众所周知,没有武灵的武者永远不可能突破武者达到武师修为的,然而,眼前的这一切让他无法接受。

“嘿嘿,你知道的貌似有些晚了,你也不想想我是如何接下那暗箭的!”浩南的拳头看似轻飘飘的抬起,对着那如同锤头一般的拳头碰撞而去。

“嘭!”汉子身体不住摇晃,一口血水一下子溢出嘴角,狰狞的面容陡然露出恐惧的神色。他的右臂耷拉在身体一侧,火辣辣的疼痛从手臂传来,那手臂好似被废掉一般,除了疼痛没有其他只觉,他现在连手指都难以动弹。

“我替司徒家清理你这以下犯上的奴才!”浩南一脚上撩,对着汉子小腹踢去,脚尖之上淡淡的光芒萦绕,将脚尖包裹。

“啊!”痛呼之声传来,木框马车终于承受不了二人的打斗,一下子碎裂开了,于此同时一个人影倒飞而出,重重地摔落在一旁的大树树干之上,顺着树干缓缓的滑落下来,两眼已经暗淡无神,口中一股股的血水不住的吐出,后面所有的车驾几乎同时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此时,浩南所在的车驾已经分崩离析了,浩南站在只剩下下面一张车板,他傲然站立,眼神凌厉且毒辣的盯着汉子,拳脚,臂膀之上淡淡荧光缭绕,如同一尊战神傲然挺立。说不出的威风。

“这……这是浩南少爷!”其他汉子看着威风凛凛的浩南,一下子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生,尤其看到那淡淡闪烁的荧光,他们的大脑全部短路,不敢相信一个没有了武灵的少爷可以突破武者,达到武师修为。

而地下躺着的一人,分明已经是武者巅峰老哥,“这,太不可思议了!”

冰冷的目光扫视众人,浩南轻轻跳下车马,一把将那汉子提溜起来,汉子已经没有了知觉,任由浩南施为,在汉子身上摸索一番,浩南的手中多了一个精致小巧的荷包,也没有打开查看,顺手揣进了怀中。浩南已经打定主意离开司徒家在外躲避,随便可以历练一番。在外历练银钱必不可少,就先搜刮这汉子的。

汉中怀中还贴身藏在一把泛着金光的匕首,放在手中,浩南轻轻皱起眉头,不是什么好货色,不过浩南还是贴身藏起,以备不时之需。

围观过来的众人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难道是浩南少爷打劫老哥,打伤老哥抢财物。众人面面相觑,这也太过离谱,毕竟浩南可是堂堂正正的嫡系少爷,怎么会在乎一个下人的一些财物。

浩南一脚将那汉子踢在路旁,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轻飘飘的语气,道:“回去告诉那些老家伙,本公子我大难不死,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不要让我有一天逮到机会,否则,他们对我父子做的一切我一定加倍奉还,不是他们的永远不可能事他们的!”

众人听得懵懵懂懂,不甚清楚,浩南已经打不顺着路旁的树林走去,转眼之间,已经钻入葱葱郁郁的树林,看不到了身影。

浩南没有走大路,其实他也不知道自该何去何从,什么地方才是他的归宿。或许,从今往后他都要流浪刀剑之下。或许,暂时在树林之中可以更安全一些,司徒家的即使得到消息也不容易轻易的找到自己。

不过,走了半日,浩南果断的放弃了躲躲藏藏的想法,他心中有着壮志凌云的豪气,有着义愤填膺的怒气,他要正面的去面对所有的困难艰险,不再逃避。

晨曦微露,浩南走了漫长的一夜,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条宽阔大道。一夜没有进食,又不停的赶路,浩南又累又饿,期待早些可以见到人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