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恩怨何解

司徒岩等人看到浩南那迸发的白芒已经吃惊不已,当白芒笼罩凌天之时,所有人都露出浓浓的艳羡之意,在白芒之下几乎等同与有了一张在这凶险万分地方的护身符。当下,除开司徒岩之外,其他人都是向浩南露出讨好笑容,向着浩南一点点的挪移过来,向着浩南靠近。

他们可却是都忘了就在进山之前,他们决然冰冷的拒绝了浩南同行的要求。凌天瞪大眼睛,对着几人怒目而望,剑眉星目之下,是对这些人深深地鄙夷与嘲笑。

“浩南少爷。同是司徒家弟子,我们都是一般的苦命人,被安排到这个鬼地方,如今大家都是生死未卜,那吞灵蝙蝠杀人无形,浩南少爷你要救救我们!”一名弟子鼓足勇气对浩南恳求道。说着,已经跪倒在地。目光全部集中在浩南脸上,期待浩南对他们生命的施舍。

“浩南,不要,他们忘恩负义,没有什么骨肉情谊!”一直不说话的凌天终于出言,对于这些没有骨气的弟子,他心中恶寒。

浩南没有说话,没有答允,也没有拒绝,他静静地的看着月色朦胧,光影斑驳,他不可能不计较前一刻他们给自己的屈辱,那赤裸裸毫无情义的拒绝同行,但是当骨肉兄弟生死命悬一线的时候,他心低有着一种微弱的呼喊,呼喊他出手帮助他们一把。

“求求你,浩南少爷,求你念在司徒家弟子骨肉情谊的份上救救我们!”看到一名弟子给浩南跪下,除过司徒岩之外,几名弟子都齐刷刷的跪倒在浩南面前,低下他们那公子少爷高贵的头颅。

浩南苦笑,“或许心善是我最大的的缺点了吧。你们站在白芒范围之内,半径三米有余的白芒覆盖足可以护住你们了!”轻轻伸出手将跪倒在地的弟子一一扶起。

浩南目光看向那一直默不作声的司徒岩,他并没有祈求浩南的帮助,维持着他那残余不多的骄傲,但是,从他惨白的面容,瑟瑟发抖的身形,任谁都知道,司徒岩在害怕,那乌光一闪,司徒岩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抵御。

“司徒岩,要一起吗。我不与你计较方才之事,就算是我浩南为司徒家做点贡献吧!”浩南瞥了一眼,轻飘飘的语气问道。

“哼,浩南少爷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司徒岩不是那等没有骨气之人,我才不怕吞灵蝙蝠,大不了一死而已!”司徒岩甩甩衣袖,瞪了一眼其余几名弟子,转身就要离开。

“咻!”极致的破空之声响起,当白芒普照之下,所有吞灵蝙蝠被看得清晰,一只吞灵蝙蝠展翅急速俯冲而下,对着司徒岩袭击过去。

“啊!”司徒岩看得真切,那锋利尖细的獠牙已经吞吐寒芒,他的双腿没有了任何知觉,抬不起步伐,躲不开半分,乌光带起风声是那么刺耳,心跳都好像要凝滞。

“小心!”司徒岩只听的耳畔传来惊呼之声,于此同时,一道白芒如同从天而降的金甲战神,将他身体护住,温和的光芒让他倍感安全,手臂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拉扯。

“嗤嗤!”如同焦灼的声音响起,还有刺鼻的腥臭味道迅速蔓延,那乌光受惊受伤,一下子折返而回,惊恐的看着耀眼如同天神下凡的浩南,不住瑟瑟发抖,所有吞灵步伐都张望不定,却是没有那个敢再一次俯冲而下。

浩南松开握住的司徒岩手臂,司徒岩一下子瘫软在地,匍匐在地惊恐的看着那树枝之上密密麻麻的吞灵蝙蝠,是一个个索命的地狱幽灵。司徒岩两手抱着头,如同筛糠瑟瑟发抖,口中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生死线上的徘徊将他吓了个半死。

“司徒岩,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是否与我一同,方才的情况你也明白,若是你独自一人恐怕现在已经化为一具干尸了吧!”浩南强行转过司徒岩的脑袋,瞪视着大声喝问。

只有不住的瑟瑟发抖,只有惊恐犹疑的目光,他的手脚冰凉,嘴唇躲躲闪闪,终于,好久,他哆哆嗦嗦的开口:“我……我跟你一起,救……救我。”

所有人都被耀眼的覆盖着,那是漆黑寂寥深夜的一丝微弱的光,那是支撑所有人活下去的勇气,光芒明灭,白芒吞吐不定。

一行六人紧紧地靠拢一起,相互依偎着慢腾腾的向前继续行进,慢慢的所有人灵魂更加颤栗,随处可见一具具狰狞干尸,众人也终于明白,那是吞灵蝙蝠一种特殊的采食方式,吸食人身精华,直到最后人体化为一具没有任何精华的干尸。

从开始在枝头可以看到一群群的吞灵蝙蝠,随着众人的行进,干尸的不断增多,那吞灵蝙蝠的数量也在急剧上升,遮天蔽日的全部都是乌光闪烁的吞灵蝙蝠。

“那是……!”一名弟子惊呼而出,忍不住倒退几步,这里吞灵蝙蝠竟然陡然全部消失无踪,然而,那巨大的有着三米多高的吞灵蝙蝠横亘在道路正中央,所有小蝙蝠在距离这里百米就一只没有。

“那是,蝠王!吞灵蝙蝠当中的王者!”没有一个人可以移动一步,静静地注视那恐怖的拦截在路中央的蝠王。

蝠王一动不动,好像是没有生命气息一样,只是凭借高大的骨骼将身躯支撑而起,“他……好像死了!”司徒岩颤巍巍的指着那空洞无神的猩红双眸。

“去看看,大家不要慌张!”所有人提心吊胆一步步向前挪移,每走出一步,都要浸出一身冷汗,呼吸都不敢松懈。

金铁一般的鳞甲,尖刺般的细牙,胸口处一大片鳞甲脱落而下,汩汩的腥臭血液流淌出来,连一丝生命气息都没有,只是可以看到那猩红的眼眸目露惊恐,诧异的瞪视前方。

来到近前,所有人都彻底放下一口气,那吞灵蝙蝠确实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看着那胸口如同金铁般的鳞甲竟然被划出一个大洞,浩南倒吸一口凉气,那是什么样的力量才可以撕裂蝠王的鳞甲,蝠王身体其他部位完好无损,显然只是被一招杀死,仅仅一招,撕裂鳞甲,洞穿血肉,蝠王殒命。

每个人都目瞪口呆,内心震荡久久不能平息,猛的,司徒岩一下子泛出一丝阴森的笑意,他一把推开浩南。凌天,将他们二人退出好几步,于此同时,他的手掌对着蝠王胸口血淋淋的伤口一抓抓去。

“扑哧扑哧!“腥臭的血液飞溅出来,溅在司徒岩狰狞的面孔之上,更加恐怖,司徒岩的手抓深入蝠王胸腔内部,手抓在里面一阵捣鼓,汩汩的血液不断流出,顺着手臂,滴落在地面。

终于,司徒岩满意的将手抓缓缓的撤出,此时,他的手中一个拳头大小的猩红圆丸不断有血滴滴落,圆丸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纹路。

“司徒岩,你敢抢夺内丹!“凌天一下子跨出好几步,伸手顺势一挥,带起一阵疾风,手抓一下子将那布满血色的圆丸夺了过来。看着那血丝纵横的圆丸,凌天恶狠狠的怒视司徒岩。

司徒岩也同时瞪视凌天,两人目光焦作在那内丹之上,两人不住攀升气势,一枚内丹的作用不言而喻,这里所有人都可以断定,只要借助这没内丹炼化丹药,最起码也可以增加几十年的修为。当内丹出现之时,司徒岩已经顾不得他是被浩南保护才可以堪堪到达这里,也忘记了浩南对他的救命之恩,内丹的诱惑足以让他疯狂。

浩南没有说什么,但是凌天却不退缩,他与司徒岩针锋相对,目光焦作,一场大战眼看就要打起,忽的,那蝠王高大的身躯开始摇晃起来,汩汩的血液更加肆无忌惮的流淌出来,“嘎嘣嘎嘣嘎嘣!“骨骼粉碎的响声断断续续,“啪!”,终于,那摇摇晃晃的蝠王躯体倒塌在地,被取出了内丹的蝠王,体内再也没有残存的能量,支撑不起庞大的躯体,赫然倒塌。

“咻咻咻!”一连串的破空之声凭空响起,那远处的吞灵蝙蝠一刹那全部施展速度向着此处急速掠来,遮天蔽日的乌光,带起风雷阵阵,尖细锋利的獠牙狰狞的吞吐生寒气息。

几乎是一瞬间,成百上千的吞灵蝙蝠已经遮天蔽日的在浩南头顶盘旋,不过,忌惮浩南周身迸发的白芒,没有一个敢于冲刺下来,只是,一连串难听的呜嚎从他们细小的身躯不断传出,震的众人耳边如同雷霆巨响,呆滞的望着那不知有多少个数的吞灵蝙蝠嚎叫,哀鸣,盘旋。

“凌天,内丹是我找到的,你难道强抢!”看着吞灵蝙蝠声势浩大,司徒岩本能的更加靠近浩南,白芒明灭,司徒岩感觉到没有了生命威胁,又一次将目光聚焦在蝠王内丹之上。

这一次,他说话的同时,眼神迅速对着先前跟在他身边的几位弟子传递讯息,那三名弟子几乎是心灵相通,又像是早有预谋般,同时对凌天出手,一人扣住凌天双肩,凌天一下子身体僵硬动弹不了分毫,另一人一下子拍出一掌击打在凌天手腕,手腕传来剧痛,内丹一下子没有抓牢掉落出去,剩下那人早已静静地等待着,内丹脱手的刹那,那人已经将他轻而易举的握在手心。

“你们……全都是这般忘恩负义吗!”凌天灌注内力,一下子挣脱出来,恶狠狠的看着那受浩南庇佑才是走到这一步,却同时对自己出手。

“桀桀!”司徒岩如同捧着稀世珍宝,小心翼翼的接过内丹,流露出毫无掩饰的贪婪之色,“浩南少爷,对不住了,这内丹是我找出的,还是该归宿与我!”

浩南静静地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他的心已经冷了,对于兄弟情义的那最后一份期许已经荡然无存。当他们一同对凌天出手的一刹那,就注定了他们要彻底撕下虚伪的面具,彻底决裂了。既然没有了兄弟情义,那么该出手是就出手,该狠厉之时便狠厉。

浩南眉头挑起,剑眉。虎目。一缕生寒淡淡萦绕,阴沉的面容让所有人不约而同将目光凝聚。胸口的雪白银色毛发好似感应浩南的愤怒,再一次剧烈震动起来,本来已近耀眼的白芒一下子从天而起,好似要直上云霄。

盘旋的吞灵蝙蝠纷纷怪叫着慌忙躲避。白芒耀天,漆黑的暗夜一下子宛如白昼。“既然你不懂得知恩图报,那我又为什么非要固守兄弟情义呢?”如同远古巨兽在咆哮,声势隆隆。“哈哈….,,.哈哈哈……“跌狂苦涩的笑声响彻云霄,风云为之变色。

“你…….你要做什么,我……我们可是同门兄弟!”司徒岩感到通体冰寒,那是来自浩南气息的压迫,他隐隐意识到了什么,惊恐的望着浩南。

“兄弟情义为何物,我当你们是骨肉兄弟,血浓于水,不计你们为难嘲讽,我救你们与吞灵蝙蝠厉牙之下,我何尝计较过什么,我为的只是那一个我们相同的血脉,为的只是一个心安理得,可是,你们是如何回报与我,为了区区一枚内丹,你暗中下手,你翻脸无情,你还提醒我兄弟情义,现在我告诉你们,我浩南没有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不知廉耻的兄弟,你们在与我没有任何关联!”浩南狰狞的大吼,他双拳紧紧地握起,一步步向着司徒岩走去,每走出一步,地面都在轰隆隆的响动。

“不,你要做什么,做什么?”司徒岩已经吓得魂飞天外。

“我要你滚出我这白芒之内,我要你独自面对那乌光闪烁的吞灵蝙蝠,看看你司徒岩是如何英勇没有我也可以独自存活!”说着,浩南已经一手拽住司徒岩的衣领,要把他扔出去,而白芒之外,那些蠢蠢欲动的吞灵蝙蝠都在瞪大猩红眼眸,期待猎物的出现。

“不要,不要,求你,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我错了,我再也不觊觎什么宝贝,一路上要是碰到什么宝贝,我什么都不要,都是你们的,只求你绕我一命,不要让我出去!”一个七尺男儿,霎时间,已经声泪俱下,跪伏在浩南脚下,抱着浩南的小腿,死命抱紧不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