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 出版 女频 搜书 充值  
loading..
第十章水落石出 风波再起
小说:香帅传奇后续

1、“你是谁”这群黑衣人飞快的拔出弯刀,对准了赫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挡路的人,此人也同样一身黑衣,蒙面只露得一双眼睛

“你们又是谁,看来你们就是杀害姬府全家的那些神秘杀手”蒙面人望着眼前这群埋伏在山谷终的人,双眼充斥着愤怒

“你是谁,知道那么多干什么”

“说,你们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你们..是不是来自扶桑,谁派你们杀害姬府上下全家,你们有何意图”

这群黑衣人分明感觉到了此人的不善,不容言语,即刻就举起手中的弯刀砍去。这些人岂料并非蒙面人的对手,一阵刀光剑影后,只听得自己周围刺眼的爆炸声,随即几个黑衣人就倒地了,为首的黑衣人觉察到面前此人绝非等闲之辈,拔出的弯刀也紧握在手中

“快说,你们的幕后主使者究竟是何人”

“啊”黑衣人再次展开攻势向蒙面男人功来,只是几招的功夫,手中的弯刀突然被对方吸去,下一秒钟,弯刀就顶在了自己的颈间黑衣人吓的脸色煞白,全身都似战栗着,嘴唇不停地发抖

“说,到底是谁主使你们的,来中原杀人意欲为何”蒙面人一脸平静的说道

“你是谁,为什么管这等闲事”

“还不快说”手下的见为首黑衣人见一人被捕,个个呆立不知所措

“你们快走”领头的黑衣人突然说出这句话,还未等蒙面人反应过来,竟然双手持住了颈部的弯刀,用力地嵌入了自己的身体。蒙面人见识不妙,放开了手中的弯刀,刀下的人已经重身亡,重重地倒了下去

“走,快走”几颗烟雾弹已扔在了地上,随即爆炸开了

眼前这群人飞快地逃离了现场,蒙面人竟然没有追上,反而轻唤了口气。见一切平静了以后,他拿下了盖于面上的黑色面罩,原来此人却是胡铁花。

“你们这群废物,竟然被别人发现行踪”

“将军,看来已经有人知道我们潜伏在山谷中”

“哼,你们竟然会被打败了回来,我真不知道,你们有何颜面过来见我

“木将军,抱歉,看来我们上次没有除掉那个捕头留下了后患”

“你们还有脸说”

“将军,上次谁也不知道中途杀出来一个人,救走了他们,否则我等早就完成了人物,属下...”

“今天打败你们的人是否就是上次那人”

“这个,应该不是”

“为什么怎么肯定”

“上次救走那个捕头的使用的是一种飞镖,可是今天的这个虽然蒙着面,可是却未使用暗器。而且他的招式和武功都截然不同”

“将军,而且、、”

“而且什么”

“那人好像知道了我们是扶桑、、”“什么”被称为将军的人大怒

“好像,好像知道了我们来自扶桑,他还逼问我们是否和姬府的事有关”

“废物,你们这群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万一背后的秘密被发现,你们知道那将是什么后果吗”

“木将军,属下等无能,愿意一死效忠扶木”说完这些人居然都跪了下来

“好,既然你们怎么说了,本将军也不会阻碍你们为国尽忠,你们自己动手吧”

跪于眼前的这些人果真抽出了各自的弯刀,毫不犹豫地准备插入自己的胸口

“好了,本将军只是想试试自己对国家的忠心,还不至于现在就让你们自尽”

“将军”底下的黑衣人齐呼道

“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是此事再不能完成的话,你们也不必回来这里了”

“将军请说,属下此时定当誓死完成任务”“将军,请吩咐”

“你们尽快去洛阳,离登基的日子没剩多久了,即使给我将整个洛阳翻过来,也要找到那个臭丫头。自从抱着东西跳下崖以后,生死不明,我有种预感,那臭丫头肯定还活着,我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7日之内必须找到东西,听懂了吗”

“将军,属下等人保证,7日之内完成任务,否则提头来见”

“还有,姬冰雁的下落也要继续查寻,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属下明白”

“恩,你们下去吧”

“是,将军”

密室里的灯火一下子就熄灭了,而这一切都被藏在屋顶上的楚留香看入眼内。原来这正是楚留香和胡铁花布下了这个局,一招调虎离山就让楚留香轻而易举地进入了这个隐秘的地下密室。

2、“无极,你看这可是头回带着孩子出门,瞧这孩子乐得,哎哟,真是讨人欢喜”

“呵呵,沈娘,你说这孩子怎么不怕生呃”果真见那小家伙睁着眼睛,正被外面的世界弄的异常兴奋

“喜欢看热闹,是不是啊,我们整天呆在秦陵里看月亮当然看厌了,看来以后要经常抱出来让他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好”摇了摇粉嫩的小手臂,提到这句话,无极却万分伤感,沈娘望着抱在无极怀中的孩子,摇着小手,逗着说道

“呃呃”孩子腼腆的脸突然钻进了无极的怀里

“害羞了,哈哈,无极,这孩子还害羞了”

“呃呃”一脸不高兴,继续窝在怀中

“无极,你看着市集,好像不似以前那版热闹了”

环顾周围,确实本该喧闹的集市现在却好像寥寥无几人,又见城门均有士兵重重把手,无极也顿生奇怪,暗自想到“是啊,现在的长安城怎会变得如此寂静,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无极,药铺到了,我们先进去抓药吧”

“哦,好”无极抱着孩子进了药铺,之间药铺内也一般苍凉,抓药的人也只是一些年老体弱者,连药店老板也是一副畏畏缩缩,战战兢兢地样子。早不见往日的景象

“好奇怪啊,沈娘,长安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

“我也不知道啊,前几次也是这般,我也奇怪了”刚才轮到她们抓药了,沈娘顺势向老板打听了起来,无极则抱着孩子站于一边,也听着老板的答话

“哎,这位大婶,你是外乡人,可能还不知道,如今的长安城早已不是以前的长安城了”

“老板,你这句话是何意”

药铺的老板见这面生之人连这姬府灭门的事情都不知,不免打量起沈娘和坐在身后的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

“哦,老板,我们是外乡人,我和我女儿,还有小孙子刚到长安投奔亲戚,所以觉得奇怪,跟你打听打听”沈娘说道

“自动这长安城一个月前发生了命案之后,朝廷都派了官员下来调查可至今仍未破案,老百姓个个人心惶惶,谁还敢出门啊,哎,只有我们这些胆大的人才敢打开门做生意啊,没办法,不开铺,一家老小不都得饿死吗,所以啊,哎...”药铺老板似乎也说不下去了,一个劲的叹气

“命案,什么命案”

“难怪你是外乡人了,这么一件大事您都不知道,大婶,看来你这次来长安来错了,这件命案除了您,我看整个中原都没有人不知了,谁还会这个时候来长安呢”

听着药铺老板怎么说,无极也只是抱着孩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无意的听着

“老板,那你说是那家出了命案啊”

“姬府啊”

“那个姬府”

“哎,我说了您老可能也没听说过,还是抓完药回家去吧,多管了多听了反而坏事”老板麻利地称完药材包好了提给沈娘

“哎,这位大娘,老板不说是为了你好,说了估计你以后连街也不敢上了,不知为好啊”做于一旁的一位老者开了口

“嗨,我也是打听打听,知道个事就好了”沈娘笑着回到,拎过包好的药材回转身准备和站起了身的无极出门

“老板,你说这案子怎么会如此奇怪呢,我听衙门里传来的风声,说啊姬富商全家一百多口人都是一夜毙命的,而且啊都是一刀砍下头颅,千刀万剐啊。那个惨象,好多衙门里的人当场都被吓晕了”这些市井众人以讹传讹,不知道就会说成这样子了

“是啊,听说姬冰雁的老婆也被杀害了,那个漂亮的夫人听说都身怀六甲了,惨啊”

刚准备出门的无极清楚地听见了他们说得话,一下子愣住了,只听后面的人继续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杀人凶手是什么人”

“哎,这个衙门都未查出,朝廷还派了一个有名的女巡捕下来调查仍是没有眉目啊,我说这真是蹊跷,不过听我衙门里的朋友说那群人身着夜行衣,个个蒙着面,就和鬼魂一般时隐时现,可怕着呢,哎,我这次回了家也不敢出来了”

“那你怎么说,这姬冰雁和这些人有什么过节,姬冰雁可是长安城首府啊,一夜之间别人灭门,是不是因为贪财啊”

“哎,没有,家里的金银珠宝一个字也没少”

“可怜啊,我还听说姬冰雁的尸体还没找到呢,不知道是生是死,也有可能早死了,说不定啊尸首都....”

“好了好了好了,别说了,说的我还真不敢出门了,这姬冰雁还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呢,他和那个什么风流公子楚留香,还有那个什么我忘了,反正这人不是简单的人物”

“无极,无极...”沈娘的呼喊让无极回过神啦,只是她的脸色变得很微黄,唇色也很苍白。

“无极,你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呢”

“哦,没,没什么,沈娘,我们回去吧”无极心慌意乱的低声说着,全身的血液却仿佛凝固了一般。

3、“怎么说,智空大师和我们所讲降龙玉玺的的一切都是真的了,那群果真就是扶桑的忍者”

“他们因为没有完成幕后真凶的命令,没有在一个月内找回玉玺,所以当那个领头发怒之时,这群黑衣人竟然想要剖腹以示忠心,我看他们应该就是扶桑忍者”

“剖腹???”胡铁花和苏蓉蓉均听不明白什么意思

“剖腹是扶桑武士道精神的一种,如果未完成或者做了任何他们认为有辱于自己国家的事情,他们就会以剖腹来作为一种光荣结束自己的生命,实际上是自杀”

“自杀”

“恩,剖腹就是用刀,切开自己的腹部。然后由朋友或其他武士补上慈悲的一刀,砍下切腹者的头”

“世上怎么会有怎么残忍的杀人方法”

“那是我们的认为,扶桑人特别是扶桑武士,他们都把剖腹作为武士道最崇高的死亡方式,死于自己的手里既是保全荣誉,也是接受惩罚的正统死法,这和扶桑国的建立和数百年的民族斗争和信仰均有密集的联系,所以那些人肯定是扶桑国的忍者”

“楚大哥,那按她们的意思,那个玉玺的确如智空大师所说被人从扶桑皇宫盗走到了中原,没有玉玺新皇就登不了基,只是玉玺被盗和姬大哥会有什么关系”蓉蓉问道

“倘若说姬冰雁找妙来真是为了打听玉玺,那么那些扶桑人杀了姬府全家肯定是为了玉玺”

“不”

“老臭虫??”

“姬冰雁现在肯定还在某一个地方,我听那些扶桑人说,是因为姬冰雁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他们一定要杀人灭口,可是却未提到杀害姬冰雁是因为降龙玉玺”

“那为何姬冰雁要那么急得寻找妙来和尚,你忘了智空说过玉玺从皇宫偷出来以后就交给了妙来”

“这是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他们似乎并不只想除去姬冰雁,因为他们已屡次想要杀害赵玉华,正是因为害怕衙门查出任何的蛛丝马迹,换言之,他们未曾料到有人会怎么快知道杀人凶器就是扶桑弯刀,而他们一直潜伏在山谷中,就是因为他们也和我们料想的一样,姬冰雁肯定回去山谷,”

“大公鸡,他如果没事,为何要躲着我们,他难道都不知道我们在找他吗”

楚留香却一旁似是回忆着什么,忽然说道“不对”

“什么,不对..”胡铁花和蓉蓉面面相觑,不知何意

“老酒鬼,我想智空大师是否隐瞒了我们什么”

“啊”“什么”身后二人皆为惊讶

“对,我早就应该猜到的,胡铁花,我想我们很快就能知道姬冰雁的下落了”

“什什么”胡铁花以为听错,倒有些糊涂的不知接话

“走”楚留香说话便扬起了剑

“去那”胡铁花愣在原地问道

“唐门”

...............................................................................

“智空大师回了洛阳??”

“是的”一脸严肃的唐老帮主问明楚留香二人到来的目的后说道

“什么时候回的”

“昨个夜里”

“何事走的怎么急”

“大食的高僧远到中原拜访,智空师傅就急忙回了法缘寺”

“是这样”楚留香表情冷峻地摸着鼻子,胡铁花则一脸落寞

“楚帅,不知你们这番找大师有何事情,唐某是否能够帮到什么忙”

“唐老帮主,据你所知,智空大师是否会用一些暗器比如说飞刀或者镖之类的”

“不,师傅当然不会使用这等武器,出家人又何来与别人争斗??”唐帮主义正严明说道

“这样,胡铁花和赵捕头在山谷遇人刺杀,是否是唐老帮主和智空大师及时出手相助”

“这个...”唐帮主脸上露出了很为难的神情

“怎么了,唐帮主”

“其实那天去山谷是智空师傅一人独去”

“那智空大师是如何知道他们二人会有危险”胡铁花还未反应过来,楚留香却紧接着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个,唐某确实无从得知,哪天师傅回来的时候就已将受伤的胡大侠和赵捕头带回”

“原来如此”

“楚大侠是否想到了什么”

“哦,没有没有,楚某这次前来完全是再向智空大师请教一下关于扶桑杀手的事情,因为楚某并未和那些人交过手,所以特此来询问”楚留香慎重的回答

“这样,哎,师傅刚好有事回了洛阳,真不巧”

“对了,唐帮主,赵捕头的伤势如何了,还在府上养伤吗?”胡铁花冷不丁地问道

“哦,赵捕头只是休息了一晚,昨天早上就离开了”

“什么,那她说过去哪里没有”胡铁花有些紧张的说道,担心之余全显示在了脸上

“这个我倒没有问,我想她肯定回了衙门了吧”唐帮主摸了摸胡子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告辞了,唐老帮主”

“好,二位慢走,唐某就不远送了,刚好府上来了贵客”

“唐老帮主,告辞”楚留香和胡铁花二人遂即离开了唐门

两人行走在昏暗的树林中,胡铁花摸着下巴在沉思着什么,楚留香则轻轻在左手上敲击着扇子,两人都不言语,胡铁花刚回过神,才发现楚留香已经走到了前面去了。立即追了上去

“老臭虫,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没..没有”

“那你刚刚说你应该知道姬冰雁的下落了,什么意思嘛”

“我也是猜测”

“哎呀,你不要跟我兜圈子了,你明知道我的思考能力不如你,你就喜欢这样折磨我”气愤的胡铁花提起了酒葫芦,停了下来不再行走

“不是,老酒鬼,我只是觉得智空大师有事情没有说出,我想他应该知道姬冰雁的下落”

“这就是你要去唐门找智空的理由”放下酒葫芦问道,楚留香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会那么认为”

“你还记得当扶桑杀手要你自杀的那一刻,你是怎么脱险了”

“我...我只记得当时听到了呯的一声,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感觉,感觉好像有人点了我的昏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老臭虫,你突然问这个干吗”

“你想一想,那个声音会是什么东西发出了”

“声音,我..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点穴了,对,对对对,你怎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如果按智空大师的说法,是他救了我和赵玉华,那么他又为何要点了我的穴道呢”

“可能是扶桑人点的”楚留香像是在提醒胡铁花什么

“不,不会,那时候扶桑人挟持了赵玉华,当时的距离不短。当我闭上眼睛听到那个很怪的声音再到我无意识那么短短的时间那些扶桑人不可能点了我的穴”

“所以我猜的没错,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我潜进了扶桑人的居所,那个被称为将军的人问那些黑衣人,上次救了你和赵捕头的人是否和昨晚在山谷和他们交手的人为同一人,黑衣人说不是,他很肯定的说救走你和赵捕头的人使用飞镖的。可是智空大师又如何会使用这些江湖暗器,所以我才故意问的唐老帮主,谁知他竟然很肯定的说不会。那么就是说那天救走你和赵捕头的虽然是智空大师,可是使出飞镖点了你的昏穴之人却并非他”

“老臭虫....你说会不会是...”胡铁花猛然地回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楚留香

“姬冰雁”胡铁花喃喃自语着

楚留香听这么一说,不免加深了心里的揣测,

“谁”灵敏地觉察到了身后有第三个人的脚步声

“是我”一身官服的赵玉华赫然站在了他们身后,原来从唐门出来,赵玉华就一直跟随他们并且听到了刚刚他们的一番谈话

“赵捕头”楚留香摸了摸鼻子,一脸平静的问道

“赵..赵捕头,你什么时候站在我们身后的”胡铁花自然地就迎了上去,诧异的表情远远超过了楚留香见到赵玉华突然出现时的镇静

“就在你们从唐门出来以后”赵玉华望了望楚留香,两人相互点头算是致意

“那,我们刚才所说的话你都听见了”胡铁花急忙问道,本来拿在手上的葫芦此刻已挂在了腰系上

“对”见楚留香和胡铁花均察言观色地望向自己。赵玉华持剑上前一步说道“楚留香,你果真不是一般人,思维的确慎密,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做”她的脸上始终挂着一层冰霜,冰冷的不可亲近

“那怎么说,赵捕头是同意楚某刚才的看法了”楚留香抱拳泰然自若的问道

“当然,那天,我也在片刻间听到了暗器的声音,只觉得自己眼前闪过一个穿黄色衣服的人,我原先以为救了我一命的智空大师,后来听你怎么一分析,我也觉得说,救了我们之人为何又要点了穴道,这事肯定有蹊跷”

“哦,原来你也感觉到了暗器声”胡铁花双眼凝视着赵玉华问道

“楚留香,会不会是姬冰雁”

“何以见得,刚刚胡铁花也是猜测而已,没有见到人,我想我也不能确认是不是”

“那好,那你们准备下一步如何行动”

“赵捕头,难道要跟楚某和胡铁花一起追查姬冰雁的下落,找出凶手??”

“当然,只要有一丝线索,你们都是姬冰雁最好的朋友,而我又是朝廷的捕头,奉命追拿杀害姬府一百多条人命的幕后真凶,这是我的职责,我想,楚大侠和胡大侠,你们不会反对我跟你们一起去调查吧”虽面无表情,言语中却透露着智慧

“赵捕头的所言所行,使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位故友,他也是一名捕快,只是..”楚留香的表情有些黯然神伤

“只是什么”

楚留香却不想再回忆这位心底深处的好友,淡淡地一笑”赵捕头虽然不是男子,身上却有着比男子多几倍的坚韧和执着,这让楚某很是佩服“

“楚留香,你用不着奉承我,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做”

“回洛阳”楚留香毫不迟疑地说道

“回洛阳,老臭虫,姬冰雁还未找到,这个时候就回洛阳,那姬冰雁..”胡铁花大惑不解

“第一、姬府被灭,姬冰雁带走了清儿的尸首肯定不会留在长安了,因为长安城内到处士兵守卫,而那些神秘的扶桑杀手却无时无刻地躲在姬冰雁可能会出现的地方。姬冰雁可能早知道这点,所以他可能离开了长安,回到了洛阳,躲过扶桑人的追杀,第二,如果按照我们所想,在山谷中掷镖救了你和赵捕头的人如果又是姬冰雁,那么智空大师又如何知道再赶去现场解救你们??”

“老臭虫,难道你的意思是姬冰雁通知了智空大师,然后怕我们认出来,就点了我的穴道”

“如果是这样,那么智空大师肯定知道姬冰雁的下落”

“可是上次智空明明还告诉我们说姬冰雁曾经找过他询问过妙来的事情,还告之了玉玺一事,他如果知道姬冰雁的下落,为何要如此说明”

“所以我觉得,智空大师肯定有事隐瞒着我们,所以才要回洛阳打听清楚”

“那第三呢”赵玉华问道

“关于那个扶桑的玉玺,那个扶桑头领命令他的手下去洛阳寻找一个女子和一件似乎很重要的东西。我在想她们所说的会不会就是那个降龙玉玺。另外那个失踪了的妙来和尚,不是说皇宫里的那个侍卫盗得玉玺后就交给了妙来吗,我想才是这个事情的关键,或许我们可以根据这条线索追查下去”

“可是灵哲寺早在十几年前就被一场大火烧了,我们要去那找妙来呢”胡铁花即可问道

“胡铁花,你忘了,玉玺是在两个月前丢失的,可是寺庙却在十几年前就毁了,这说明什么”

“说明妙来和尚还健在”胡铁花一脸糊涂

“不”楚留香摇摇头

“说明有人说谎,如果不是智空就是散布这个谣言的人”赵玉华似是明白了什么,带着疑惑的眼神望向楚留香

“赵捕头的思维也不再楚某之下”楚留香淡然一笑

“这些人是谁,为何要散布这个谣言,会不会是扶桑杀手”胡铁花问道

“这就是最令我困惑的地方,或者也是姬冰雁全家遭遇不测的真正原因,无论如何我想我们都要回洛阳,找到智空才能揭开这些密点”

“既然这样,那我即刻跟你们去洛阳,楚留香,只要有一丝的蛛丝马迹,都决不能放过”

“当然”楚留香望着一脸正义和坚持的赵玉华,不禁心生佩服

“老臭虫,那我们即刻出发”胡铁花说道

“不”楚留香心中似是藏有某些牵挂,心潮起伏地说着

“胡铁花,蓉蓉还在客栈等着我们,你先回去告诉蓉蓉我们要立即回洛阳,让她即刻飞鸽传书回船上,告诉红袖,甜儿我们要回去了”

“赵捕头,我看..如果你要和我们一起追查真凶,那就和老酒鬼我们一起回洛阳吧”

赵玉华没有多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老臭虫,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客栈”

“我...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在客栈等着我”说这话时,楚留香竟然浮现出来一些伤感

胡铁花似乎明白了什么,点点头,朝赵玉华说道“赵捕头,我们先回客栈吧”

“恩”赵玉华同意后,两人便离开了树林

楚留香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心中却多了一份惆怅

4、“是武掌派的孙万田,也算是旧相识了,他也算是我的同门师弟了,当初我们是拜了同一个师傅为师的,他也曾经有恩于我,所以这次他特别飞鸽传书过来,说是非要我下山去武掌派做个见证,而且他也恰逢他成亲,所以也特别邀请我去喝他的喜酒”

“没有啊,楚大哥一回来就为了姬大哥的事情去长安了”

“什么,去长安”无极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为了姬大哥的事,不是说..”

“不是啦,楚大哥昨个已经回来了,不过又为了一点事情出去了”红袖道

“楚大哥这次回来不是因为,因为孙万田接任武掌门派的事情吗,怎么会和姬大哥有关系呢”

“楚大哥呢,他现在在那”

“都是那个圣年啊”

“无极,圣年女皇那件事,完全是一个误会,楚大哥不得不去救她”

“为了救她,你编了个多么精彩的故事,骗了我骗了沈娘,如果不是我下山,我绝对欣赏不到那么精彩的一幕”

“不,无极,我隐瞒你们不是为了圣年...是为了”

“无极,你相信我,楚大哥的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人,你跟我回去,很快你就会明白一切的”

“我,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可怜啊,我还听说姬冰雁的尸体还没找到呢,不知道是生是死,也有可能早死了,说不定啊尸首都....”

“好了好了好了,别说了,说的我还真不敢出门了,这姬冰雁还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呢,他和那个什么风流公子楚留香,还有那个什么我忘了,反正这人不是简单的人物”

无极缩在床边,脑海中的一幕幕慢慢地浮现了出来“姬大哥,他们说的是姬大哥吗,发生了什么事情”酸涩的感觉让无极的泪水涌了出来。

“为何自己从没有听说过呢,如果是姬大哥出事了,那楚大哥,他....对了,会不会是这个原因,楚大哥才骗自己下山的,是吗”

“不,如果是那样,那为何他要骗我,不告诉我真相,不不,我明明看到楚大哥抱着圣年,衣衫不整,他是为了圣年才下山的,可是,可是怎么会”无极的心都快纠疼了

到底事实是怎样的,为什么自己什么事都不知道了,可为什么楚大哥要骗自己呢

“无极,无极”楚留香的声音如同暖流一般传进了无极的心里

“楚大哥”无极喃喃自语着,对,那一直呼喊自己的的确是楚留香。他来了.....

“香帅”听见了屋外的沈娘说话

“沈娘,我来看无极的,她还好吗”楚留香的声音透着微微的伤感

“无极在屋里”沈娘指了指房间,小心说道“香帅,你来的正好,这丫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了,我老听见她的哭声,这”

“沈娘,发生什么事情了”楚留香急忙询问道

“我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敲门她又不开..自从上了躺集市回来后就变成这样了”

“我马上进去看看”楚留香走到了房间门口,轻轻敲着“无极,是我,我是楚大哥”

“楚大哥”无极抽泣着,轻声地呼唤着这个名字,却始终不把们打开

突然外面的一切都变得悄无声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见沈娘惊叫

“香帅,香帅,你怎么了,香帅,你怎么受伤了”

“楚大哥”听见沈娘突然的惊呼,无极张皇失措地冲了上去,只听见“吱”的一下,门打开了

无极还未意识过来,整个身子都投进了楚留香的怀抱

“放开我,放开我”无极明白自己上当了,这都是楚留香和沈娘故意骗自己。拍打着楚留香的胸口,热泪盈眶地再也顾不得什么了

“你骗我,你又骗你,我狠你,你放开我”无极激动的叫着

“无极,无极”楚留香的声音也提高了几分,怜爱着望着怀里的女人,冷静地说道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狠你,狠死你了”哭的再无气力的无极终于抬起头,望着楚留香,苍白无力的说道

“你为什么总是喜欢一次两次的骗我,楚留香,看我像个傻子一样的上你的当,你心里很舒服是不是”无极再也忍不住地发着自己的脾气,如同当初的天真的少女

“无极,楚大哥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沈娘说你把自己关在房里一天了”望着楚留香那俊美,柔情的脸庞,无极再次沉溺了

“你一直以为我永远像个不懂世事,任性的上官无极。所有的事你都不肯告诉我真相,我不需要,不需要你那么怜悯我”

“无极,你在说什么”楚留香不明白无极怎会说出如此一番话

“楚留香,你答应过我不管发生任何事,你都不会欺骗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瞒着我这一切,为什么你要自己承受那么多的事情而不愿意告诉我,我不需要你用所谓保护的方式来伤害我,你宁愿被我误会忘不了你和圣年的旧情也始终不肯告诉我姬大哥全家被杀”

楚留香终于明白,原来她早已知道姬冰雁的事情,难怪会说出这种话。

“无极,你都知道了”楚留香看着一脸泪水的上官无极,平心静气的问道

“如果我永远不知道,你是不是就会一直承受着这个误会,一直被我怨恨下去”无极直直地注视着楚留香的眼神,似乎在等待一个答案

楚留香看着她红肿的双眼,平静地回道“会”

“为什么,宁愿我狠你一辈子也不愿意告诉我真相”

“无极,楚大哥说过,不想让你担心,不愿意看到你受伤,如果你相信我,那么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楚大哥的身边”坚定而深情的眼神让无极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悸动和感怀

“可是,你知不知道,我说过我最讨厌别人的欺骗”

“楚大哥宁愿隐瞒你一辈子,也不愿意看见你的伤心和泪水”手掌已经触碰到她的柔软肌肤,慢慢地擦拭着那些心酸和往事

“好了,不要哭了,一切都过去了,楚大哥这次来是带你和孩子回洛阳的,无极,相信我,楚大哥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楚大哥”无极始终是一个女人,一个至真至纯的女人,在遇到楚留香的哪一刹那,她的一生就彻底交付给了这个男人,为了他,她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因为这个男人的一句爱抚或者情话,总能够变得如此的单纯和执着。

“无极”楚留香含着笑意,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原谅他了,在用自己的爱在心里融化了那份恨意

双手捧住了无极秀美的脸庞,轻轻地,将这个女人揽在了自己怀中。无极不再抗拒,任他紧紧地拥抱着自己,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因为好久好久他们都不曾拥有过这样一刻。

“呃呃...呃”楚留香和无极相拥着好久,直至听到了那个小家伙的声音

转回头一看,原来沈娘正抱着小家伙站在门外。无极望着楚留香,含情脉脉地低头笑着

“香帅,只顾夫人不顾儿子了啊”沈娘大声地在门外调侃着

“儿子....”楚留香看着抱着怀中的零星儿,顿时竟也呆如木鸡地站着,脸上却掩盖不住那份激动和惊喜

“怎么,不过来抱啊,那好,那沈娘就要过来抱走了啊”

“沈娘”楚留香终于和无极分开,无极点点头,示意他过去

“呃呃”小家伙的手臂被沈娘握在手中,朝楚留香挥挥手,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盯着眼前这人发呆,一回头又吸吮起手指了

终于,楚留香从沈娘手里接过了孩子,柔软的小身体即刻拥在了怀里,望着如同女孩一般漂亮的儿子,楚留香的脸上早已兴奋的不知道是何种表情。

儿子也咕噜咕噜地转动着眼睛,望着自己。

终于,楚留香露出了久违了的笑意....或许是一种满足,或许对于他来说又是自己从未想过的奢望吧......

5、洛阳——

“宝宝乖,快点睡觉好不好”

船舱内,上官无极抱着孩子来回走着,怀中的怜心儿小小的头枕在无极的怀里,白白的肌肤,圆嘟嘟的脸蛋,小家伙正用嘴吸允着自己的小手指,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乖乖,不闹了,快点睡觉”小家伙不听无极的话,好像越来越兴奋了,两只小手臂勾住无极的颈间,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咦咦咦”无意识地叫着。

抱到时间有些长了,无极俊美的脸上充满了笑言和无奈

外面有人敲门,无极应声”谁呀“

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无极,是我,我是蓉蓉”这柔柔的声音总是会让人感觉到这个女子的温柔和体贴。即使是隔了一堵墙也能觉得她说话也是带着笑意

“哦,蓉蓉,进来吧,门没有锁”无极抱着孩子,慢慢地走到舱门口

苏蓉蓉进了屋,身着粉色的羽纱衣群,面如桃花的脸庞,环肥燕瘦的身子,薄薄的嘴唇带着暖暖地微笑,只见她双手捧着一只精致的朱红色的银盘,盘上盛着一碗甜品

“无极,孩子还没有睡着啊”放下盘子,关切地问道

“没有啊,这都闹了一天了,怎么哄也睡不着,哎....”说着把小家伙的身体轻轻地换到另一边怀里

“无极,甜儿刚刚炖了一碗莲子羹,快喝了吧,你都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呵呵,蓉蓉,谢谢你,先放桌上吧,等我把孩子哄睡了再吃吧”无极带着微笑无奈地说道

“不行”蓉蓉摇了摇头,装作有些生气地说“我来抱吧,你一定啊,得吃点,无极,不要饿着什么的,不然啊,楚大哥可是会找我们算账了啊”

说完边上前接过孩子的身体缓缓地放到自己怀里,在她的脸上有了一丝不被人轻易发现的笑容

“好啦,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喝了哦“

上官无极浅浅一笑,她从内心感觉到了蓉蓉的体贴和关怀

“宝宝,我们不闹了”蓉蓉用手指轻轻地触碰着小家伙的鼻子,用自己的额头柔柔地抵触着小脸颊。女人天生是水做的,这句话一点也没有错,虽然自己未嫁,可是与生俱来拥有一副慈悲心的女孩倘若嫁给人妇,那应该是这世间任何一个男子的一生幸福吧“瞎说,楚大哥把你们当作她的心肝宝贝啊,你们啊在她眼里可是比什么都重要哦”无极真诚地说道

无极慢慢地品着手中的羹汤,脸上笑意浓浓地说“甜儿的手艺真不错,好久没有喝道怎么香甜的甜汤了....蓉蓉,我想以后啊,如果谁娶了你们三个姑娘,肯定是会幸福死的...说这句话,无极心里也想给自己一个答案,

“无极,你又乱说了”蓉蓉忽然有些微微的抵触,脸泛红

“我没有啊,我是说真的,蓉蓉,你有没有替自己的未来打算啊,还有红袖,甜儿她们”

“无极,怎么你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啊”苏蓉蓉有了一丝疑问,她是个心思极其缜密的人,无极突然问了这个问题,她的脑海里当然清楚她想问的到底是什么,因为在心机和想法上,不得不承认,很早就和楚留香闯荡江湖的她比从小呆在秦岭内的无极要显得成熟和睿智

“没有啊,我和红袖,甜儿都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过的很好,而且我们从小到大都已经习惯了”虽然她已经尽量避开一些大家心知肚明的话,可是她的回答仍然显得含糊其辞

“可是你们都是要嫁人的啊”无极仍然像个小女孩,打破沙锅问到底,也许她所想到问题和答案未必有蓉蓉所设想的那么复杂,她想试着去关心她们而已

“没有啊,再说我们也不想那么快嫁人啊,我,红袖,甜儿现在都年轻啊,真的没有那么快想到以后的事情,我们从小就是孤儿,一直以来是楚大哥照顾我们,这十几年来,我们也习惯了在他身边陪伴他,帮助他...忽然间蓉蓉意识到眼前的女子和楚大哥的关系,她又转身匆忙向无极解释

“无极,你不要误会啊,我们对楚大哥的只是兄妹之情,并没有其它的想法”

“呵呵,蓉蓉,是你多想了,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无极笑着摇摇头,她明白蓉蓉误解她的意思了

“楚大哥真的希望你们会永远在她身边做她的红粉知己,蓉蓉,你知道吗,在楚大哥的眼里啊,你们是比他的生命都还重要的哦,而我,从小在秦岭,什么事都不会做,要不是沈娘,我肯本就不能和你们三个一样,那么尽心尽力地照顾楚大哥的一切”

“可是楚大哥爱你啊,有这一切,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无极谈谈一笑继续说道“难道你们都没有想过找个爱的人过普通人的生活吗”

“现在我们很满足目前的生活,不能说没有想过,只是...怎么说呢,这世界上肯定有着那个有缘的人,只是现在他还没有出现,等某天她出现了,我们都觉得是时候应该重新过一种生活了,或许到那时再开始也说不定啊”蓉蓉终于在脑海中不断地思索了以后,给自己安排了那麽一个理由。而这样坦白又无结论的答案,无极也不便再接着打听,其实无极的心里又何尝不再暗自思考“自己能得到风流一世的楚香帅,有多少女子却为此黯然白头,自己的爱是不是来的太奢侈了。

她确实也真的希望蓉蓉,红袖,甜儿会过的幸福。但是她忘了蓉蓉曾经说过“当你真正了解楚留香,知道他的为人,那么这个世间就再也没有值得她们去爱的人了。

她们三个都爱上了一个她们心目中的英雄,在她们的心中,她们真正地了解她,他的感情,他的为人,他的所有,也许她们都没有再去爱别人的心了,不是她们不想爱,而是根本爱不上了。楚留香是她们心目中的英雄,他是那么潇洒坦荡,不求万事留名,只愿轻轻松松地活一场,带着他那一点点的狂,那一点点的香,那一点点的酒意和一声声的笑浪,在红尘中徘徊一场。

这十几年来,楚大哥在她们心目中的感情和地位已成了定居,尘世中的男人再又英雄侠士之心,又怜香惜玉的柔情蜜意,武林中至高无上的荣誉,她们都不为所动。时间长了,她们也不再求能够嫁给他为妻,她们只想一辈子的陪伴在他们身边,帮助他,依赖他,爱着他就足够了。时间长了,她们对他的感情早已从爱情转化为亲情,又或爱他,又或感激他,可是她们都知道,她只是把她们当作自己的妹妹,当作孩子来看待。他的风流不拘,他的爱“美”之心,她们都明白,也许她们都是幸运的”即使他的女人再多,可是他的一生注定只是一叶飘萍,也许在他走到人生的尽头或者截然一身离开的时候,能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她们三个.....

无极终究没有弄懂那些爱慕楚香帅的女子的心,即使她懂了,她也不会放弃楚大哥的爱,她是一个单纯,执着的女人,她也用自己的生命去爱着楚留香,此刻蓉蓉抱着的孩子,已经就她的生命,将她对楚留香的爱延续...

“无极,孩子好像快睡着了”蓉蓉的一声呼唤把无极从思考中唤醒了

“是吗”,无极起身看了看,小家伙已经静下来了,眼睛也渐渐闭了起来。

“把孩子放在小床上吧”

“恩”说完蓉蓉小心翼翼地将孩子轻轻地放在床边安置的小摇篮内,小家伙睡觉竟然还不踏实,两只小脚丫不停地踹着面白色的小被子。

“呵呵,无极,瞧他睡的多甜啊”蓉蓉看着孩子的脸颊,满怀笑容的说

“无极,孩子和你张得一模一样的,可是你看这眉心,这鼻子还有嘴像楚大哥小的时候的样子....”蓉蓉仔细观察着细细地说到

“蓉蓉,你们几岁的时候认识楚大哥的”

“恩,很小,大概十一、二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楚大哥也只有十七八岁吧,呵呵,说道往事,蓉蓉显得很开心。

无极的眼神渐渐地黯淡了下来“很遗憾那个时候我们并不认识”

“无极,所以说有缘分大家才会在茫茫人海中结为知己啊”

“蓉蓉,你说的对”

“无极,楚大哥和胡大哥还有赵捕头不是去找智空大师了,怎么还没回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查出什么蛛丝马迹”

说道这个,无极已经难以掩盖脸上的失意,转身看了看摇篮中的孩子

“恩,姬大哥到现在下落不明,可我想肯定和降龙玉玺有关吧,我感觉这件事并非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那么多恩怨是非”

“无极,江湖就是这个样子,楚大哥生性就是一颗狭义的江湖心,你就多体谅体谅他吧,等这件事情解决了,楚大哥就会带你和孩子去过逍遥快乐的生活了,你相信我”蓉蓉的心总是那么体贴和温柔,让人动容

上官无极望着蓉蓉,意味深长的说道“蓉蓉,也许你们才是楚大哥的唯一,真的”

蓉蓉不解,无极也只是笑了一笑,只是呆呆地望着床上熟睡的儿子不再言语,对于自己来说,只要楚大哥,还有儿子能够平平安安地一辈子,也许就是人生最大的满足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参与本书讨论 |  向朋友推荐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