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 出版 女频 搜书 充值  
loading..
80章
小说:智战江湖

锋浪回过神来,不解地问道:“什么小气?”

“谁小气!”说着突然抱住可可道:“小宝贝,你居然说我小气?这可是你先欺负我,我也要欺负你,你不会小气吧?”

可可虽然与锋浪很熟络了,但依旧不习惯锋浪那些流氓样儿,立时娇叫道:“你又想耍无赖流氓了,但可可不管那一套,要……要生气了!”

另外三女见两人样儿,均忍俊不住,笑了起来。锋浪正在与四女嬉戏着,突然属下进来传告妙偷手和丐留到了赈灾之地,要见锋浪。

锋浪眼中立时射出灿热的光芒,额头重现了昔日的英气,精神了许多,大叫道:“妈的,本公子还以为他们忘了我这个金圣教教主呢!”

即而叫人传他们进来,而又转头警觉的望向四女道:“难道你们想光明正大听本教秘事么?”

言外之意是众女虽然与他交好,但现在还不是一个道上的人。果然,四女都摇了摇头,向内房而去。锋浪看着四女无可奈何的样儿,不由得意地笑了笑。

而此时,丐留和妙偷手已匆匆走了进来,两人四下看了看,齐声诧问道:“怎么只有大哥一人?”

“妈的,兄弟相聚,商量的是我们金圣教的事,她们能在旁边么?嘿嘿嘿……”

说到这里,锋浪又低声道:“大哥已摸清她们的底细了!”

丐留和妙偷手一愣,相互看了看,齐赞道:“大哥英明,我们还以为你被美色迷住了呢!”

“哎……恭长老死了,昔风道长死了,还真是奇怪,表面上看是迷花谷人所为,但本教主又觉不太对劲,可就是想不出不对劲的地方!”

两人又是一惊,丐留道:“原来教主什么都知道了,我们还以为大哥只一意赈灾,忘了我们呢!”

“嘿嘿嘿……是吗?”锋浪暗想若不是铃铃说了两句,自己确实什么都不知道,脸皮厚得无以复加的他,此时倒有些难为情,惭愧不已!支唔着道:“丐留,你先说说看!”

“丐帮与黑白道昔日确实是一伙的,而且关系不错,但最近几年,关系倒不太好了。迷花谷由此打进了丐帮,宏长老就是那时被迷花谷利用了的,齐、区二长老也各怀异心,哎……幸老帮主又身体多病,看来恭长老之死是先兆,丐帮开始进入多事之秋了!”

锋浪点了点头,道:“幸老帮主迟早要死,四大长老各怀异心再所难免,宏长老是迷花谷的人,另两名长老又属于哪一派势力呢?”

说到这里,锋浪眼睛突然一亮,望着丐留,喜道:“你说丐帮与黑白道曾是一伙,以此类推,黑白道曾在丐帮、少林、武当等各门各派者有势力,而且在各派有人联络!看来这个组织不但神秘,而且很大、很广!但奇怪的是近年关系怎么会冷漠下来呢?而且恭长老、昔日道长等人也在此时莫名其妙的死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锋浪突然问道:“黑白道的首领是谁?”

两人诧异地看了看,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锋浪拍了拍头道:“你们应该不知道,如果知道了,还有命站在这里和大哥我说话么?”

两人听到这里,均脸色一变,锋浪失神而笑道:“但我们依旧可以打败他们,丐留,你知道现存的三位长老各怀异心,也应该知道如何办了。如果本公子所猜不错,三位长老中有迷花谷的人,也有黑白道的人!”

“恭长老不是已经被迷花谷的人杀了么?”

“如果是这样也太简单了,迷花谷为何要用这种方法激怒天下呢?只怕黑白道内部确有秘密,而这个秘密,本公子已猜得一二!只待日后去证实证实,但愿我猜得是错误的!”

说到这里,锋浪不由紧锁了眉头,眼中射出无穷的忧虑,丐留看在眼里,立时领悟出锋浪的话意,释然道:“属下知道如何办了!”

“那就好,现在我们只有相信自己,除了自己,无论黑白道、少林、武当、迷花谷,都是我们的对手,利用他们的矛盾,发挥我们的优势,我们才会出奇制胜!丐帮我们势在必得!”

丐留也兴奋了起来,又与锋浪聊了几句,方才站到一边,妙偷手接着报告道:“教主,自从伯伯去世后,玉兰图之事似乎风平浪静了,好象大概根本没有留意,我们要不要……”

锋浪伸手阻道:“你想错了,其实不是风平浪静,而是风起云涌,老伯被谁杀的,现在可以肯定不是黑白道人所为!也不是迷花谷人所为!当然还有一批人马在暗处!”

“还有一批人马?是琼楼,玉阁……”

“不是,这批人的力量很强,但不会轻易出现!这次三手无影突然死了,焦点应该在玉兰图上,但出乎本教主的意料,居然事在图外,功在事外!”

说到这里,锋浪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妙偷手恍然大悟道:“这批人就是保护玉兰图的人,也是杀了伯伯的人,是这样的么?”

“如果本教主猜得不错,应该是这样的!但本教主不是圣人,如果恭长老等人是迷花谷人所杀,本教主的猜想就值得商榷了!”

锋浪说到这里,突然问道:“黑七呢?哼,他呆在古城别让脑袋懒了,金闲庄那边叫他跟紧点,一有风吹草动,就来报告!”

两人各自领命而去,锋浪坐在那里,呆呆地想了不知多久,眼睛里的凶光越来越浓,脸色更是越来越萧瑟,突然苦笑忖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嘿嘿嘿……只怕这次成不是萧何,败也不是萧何!”

那笑容,如秋风中的落叶,但却诡谲至极。荷妮娜突然从房中出来,向锋浪肩上抓来,锋浪一旋身,飞指如剑,直取荷妮娜要害,下手毫不客气,吓得荷妮娜神色大变,花容失色。锋浪见对方是妮娜,慌忙硬生生的收回真力,飞指一颤,一股疾劲“嘶”的一声刺开了荷妮娜的衣服下摆。

荷妮娜惊魂未定,哭腔大嚷道:“你这个恶鬼!是不是看不惯本姑娘,想残害本姑娘性命啦?”

锋浪亦是惊魂不已,暗忖自己怎会这样走神?差点闹出事来,猛地摇了摇头,上前抱住荷妮娜!吹牛道:“刚才我两个兄弟来报,说有人想杀本公子,本公子正在想对手是谁,一时走神,方才那样。你是本公子的元配,就给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有大不敬之意的!请夫人明鉴!”

荷妮娜听说有人想杀锋浪,立时脸色一变,顿时忘了自己的委屈,满是关切,问道:“你想到是谁了吗?你如此厉害,再加上我们四人,天下间还有谁敢来找你的麻烦呢?”

“刚才本公子也那样想,可没有想出这人是谁,大概是有人故意吓唬本公子吧?”

“哦,会不会是红枫堡的人?你不是说芒姑娘差点就成了红枫堡的人么?本姑娘猜想定是你这色狼横插一脚,方才把金凤凰引走了!”

锋浪一怔,想笑出来,却不敢笑,故意道:“如果是红枫堡的人,那本公子该怎么办?”

“怎么办?理亏的是你,让他们砍掉你这色狼两条腿,以后不敢再四处勾引女人啰!”

说到这里,荷妮娜狠狠捏了锋浪的酷脸蛋一下,噗哧笑了起来,锋浪这才舒了一口气,暗忖终于骗过了这笨女人,如果是其她三女,只怕不太容易。锋浪心事重重,此时又经荷妮娜提醒,不得不正视红枫堡,红枫堡的威胁虽然很小,但事关赈灾大业,并不是武力能镇住的!

正要进房与四美女商量商量,忽然属下又来报,有一僧一道求见。锋浪心中立时惑然,难以猜到来者是何人,目的何在?便向属下摆手道:“请进来,本公子要看看是哪路神仙,嘿嘿嘿……不会找麻烦公子的麻烦吧?否则也太不识趣了!”

很快,就看到那一僧一道走了进来,锋浪一见二人,立时呵呵笑道:“原来是弘玉大师和玉松道长,想不到那日匆匆照面,两位居然……”

一僧一道立时羞愧无比,向锋浪求道:“还请公子放我们一马,我们的道行和声誉全掌握在公子手中了!”

锋浪见二人无可奈何而又诚惶诚恐的样儿,倒觉得不好玩了。于是敛住笑容认真地道:“两位兄台放心,本公子以人格保证不会说与他人知道,但若那妓院中的其他人说出去,就与本公子无关了。相见不如偶遇,我们不但是偶遇,简直是志同道合,两位兄台到此,不会只是为提醒小弟吧?”

弘玉大师立时道:“当然不是,贫僧和道友到此,却是受少林、武当两派掌门的委托,到此来请公子去嵩山一趟!”

锋浪一愣,愕然道:“去嵩山?为什么?”

弘玉大师见锋浪的神色变化,立时也是一愣,迟疑着问道:“浪公子,浮僧大师不会真是你害死的吧?”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参与本书讨论 |  向朋友推荐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