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凛冬里的元旦

作者:txsm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1-02

(来源:今晚报--中国作家网   作者:王开林)

在美剧《权力的游戏》中,“凛冬已至”意味良多,外部的威胁有之,内心的恐惧亦有之,未知的危险比已知的危险更难应付。凛冬犹如一道宽阔的深渊,抵抗者凝视它,需依仗勇气;潜伏者度越它,还需仰赖智慧。

凛冬虎视鹰瞵,它以恣意肆虐的苦雨、寒风、暴雪、阴霾来挤压万物的生存空间,直到我们退无可退。奇怪的是,恐惧感也会及时退潮。或许是“剥极必复”“否极泰来”的心理预期起到了提振士气的鼓舞作用?又或许是因为我们对自然规律深信不疑:“一阳复始”之后的日子将大概率地出现“万象更新”的局面。

2018年,一系列可怕的“黑天鹅事件”令人疲于招架。难民潮、贸易摩擦、美股长牛转熊、比特币高位蹦极、造假事件被曝光、P2P平台爆雷……A股中的各类幺蛾子飞入寻常百姓家,令人猝不及防。除此之外,像共享单车之类的盛宴以冷幽默收场,由于其杀伤力指数尚未达到爆表的程度,竟不值一提。

投资环境急剧恶化,产业转型步履维艰,经济下行所引发的这样那样的痛苦快速传导到大多数人的神经末梢。富裕阶层有富裕阶层的烦忧,财富缩水还好,破产才糟;中产阶层有中产阶层的焦虑,一夜复贫的警报亟待解除;至于穷困者,凛冬里的冰面看上去就像天空一样,笼罩四野。

正是在这样的凛冬里,2019年的元旦如期而至。

一位朋友原先的微信签名是“天地同春”,现在他改为“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林语堂曾说:“苏东坡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但坡公的这两句词抒发的乃是清醒者的感喟,除非是醉猫、毒虫和失心疯,绝不会再给自己乱派角色。谁都只是匆匆过客,真相可信而不可爱,此为显例。坡公点破它,落笔的那一刻,倒是有可能莞尔一笑吧。这阕《临江仙》恰是我熟悉和喜欢的小令,我请求那位朋友换个签名,他问我换什么,我建议他换成“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这两句词出自同一阕《临江仙》。他说,眼下真不想换。过去一年,他在股市被深套,我劝他割肉离场,他还在犹豫。

大气层下真有不可救药的乐天派吗?苏东坡饱受打击,遍尝苦楚,即使他被贬谪到蛮荒地带,被放逐到海角天涯,还是照样乐观,“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他在黄州烹制红烧肉,在惠州酿造桂花酒,在儋州搭建茅草屋,干粗活干得兴兴头头,却从不花心思去谋求东山再起。苏东坡能够忘忧而乐,是因为他无贪心,无嗔心,无怨心,无痴心,无野心。就算环境恶劣,五心不起,便可喜兴自得。同样是在漫长的凛冬,苏东坡从从容容就做到了与天地同春,不曾垂头丧气,不曾自寻短见,不曾患抑郁症,他在心田里只种瓜果,不栽荆棘。

那位朋友是真心喜爱苏东坡的,要不然,他不会引用坡公的词句作自己的微信签名。但他只喜爱苏东坡的诗词文章还远远不够,他应该喜欢苏东坡光风霁月的襟怀才叫高明。最起码,他要把贪心收起,别再去股市中赌博,别再美其名为投资,既然赌过了,那就认赌服输,将嗔心、怨心一并收起,至于翻本的痴心、翻N倍的野心,也赶紧收起吧。我们应尽力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余暇多陪伴亲人,多关怀朋友,那些棘手的难题,时间的大熨斗都会将它们一一熨平,这样才好啊,贪心、嗔心、怨心、痴心、野心不起,始望宽心。

凛冬里的元旦是一个醒目的路标,春天就在不难预见的前方。年复一年,我们经过这个路标,感受自会不同,有时希望大一点,有时失望大一点,有时乐观多一点,有时悲观多一点,不管怎样,我们不要失去内心的主宰——爱和善,富也好,穷也罢,远离爱和善,轻弃爱和善,无根的人生就会如同随波逐流的漂萍。

上一篇:节日的安详
下一篇:栗子味儿的烤白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