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二月河的短信

作者:txsm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2-24

(来源:北京晚报--中国作家网   作者:李之柔)

二月河先生速写 罗雪村

二月河先生是一位好父亲。当年他的女儿凌晓要去上大学,临行前他送给女儿八个字:平安、健康、读书、微笑。这是做父亲的爱心,他认为人最美的时候是微笑,而不是多话。

凌晓爱微笑,相信这与二月河先生的影响有关;平时她的话也不多,提及父亲时例外。

二月河先生的佛学修养了得,这从他的作品中就可以看出来,从凌晓的话里也可以听出来——凌晓曾告诉我她父亲给她讲的最多的是《金刚经》和《心经》,有时候说着说着,她还会埋怨起自己来:“你说当时我怎么会忘了录音呢?”2010年,我的《无住轩集》付梓前,因为里面的诗词多和茶禅相关,便呈请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长老赐序;同时,还给二月河先生发了个短信,请他也给我写个序,因为我觉得他比老和尚更了解我。几天后,电话自南阳打来:“之柔,序已经写好,发到你邮箱了,看着行就用,不行就不要用,没事。”这就是他,厚道、朴实。

2009年春,我在北京遭遇到一个小风波,他担心我过于紧张,就发布袋和尚的诗给我:“大千世界话茫茫,收拾都将一袋藏。毕竟有收还有放,放松些子又何妨?”过了很长时间再见面,他竟然记得当时我回给他的短信:“一旦灵台清明,一切不在话下。”

灵台,就是心。所谓“灵台清明”,就是不失初心。二月河先生是平民出身,虽然以写皇帝闻名,却始终保有一颗平民的心,他喜欢和我这样的平民往来。他的好友田永清将军曾提起有人几次找二月河先生谈话,请他出任某文艺团体的主席,但二月河先生始终不同意,他回答道:“领导谁都可以当,二月河只有一个。”有一年,他这个平民给某机关的领导们讲课,说:“送给大家五个字——好好过日子。好日子就是可以上去,不怕下去,不要进去。”

作家王钢评价:“二哥(二月河)憨直,说话不拐弯,吃过不少亏,这是谨遵家训。”

的确,二月河一直记得父亲告诉他的话:“无论在哪里,都要吃饱;无论和谁说话,都要大声。”后来我把这句话概况成一副对联,用短信发给他:“大声说话三餐饱;低调为人万事清。”他回了我一个字:“好。”

二月河先生没有微博,也没有微信,不过他有两个手机号码。算来大约七八年的光景吧,我们几乎每天都会互发一两条短信,内容从天上到地上,从佛学到文学,从生活到社会……他给我转发了许多精彩的诗词,而我创作的很多诗词、楹联,他都是第一读者。记得他很喜欢我的一副对联:“世有炎凉,情知冷暖;胸怀日月,笔走春秋。”他当初看到,一定是心有所动了吧。

他写文章说我是他的忘年交,这是先生高看我,我一直视他为可敬的长辈,惭愧的是,我这个晚辈经常不分轻重地麻烦长辈。

2014年3月,我策划第一届“水墨茶禅名家书画十人展”,展出赵朴初、一诚长老、文怀沙、王立平等名家作品,并出版了一本书画集,二月河先生欣然作序。待到2017年春我应邀去台湾举办个人诗文书法展,他又为我写了文章,发表在《解放日报》和《书法报》上。那时我并不知道,他的身体已大不如前……

2017年底,一诚长老圆寂,由于心痛不已,许久不能平复,我居然没有发现二月河先生的短信也开始停发,还是习惯性地每天给他发短信,或是几句感慨,或是新写的诗词、楹联,直到2018年2月初的一天中午,接到他的短信:

之柔您好!我是二月河,有点小情况向您汇报,我从十九大召开以后即患二次脑中风,住院一月有余,现在已经出院,正在恢复期间。想到您对我的长期关怀和呵护,又想到这期间没有与您联系,深觉不安。特将情况向您汇报,希望给予谅解。并祝您万事顺利,吉祥如意! ——解 放

一位长期“关怀和呵护”我的长辈,大病初愈的第一件事,是惦记着我,真让我“深觉不安”。可是我能做的,却只有从内心深处祈祷他能早日恢复健康,依然笔耕不辍,依然画画书法,依然每天互发短信……

天知道2018年到底是怎么了!这一年里,众多文化大家相继远行,让人不时感到冬日般的寒冷,眼看新年就要到来,12月15日清晨,凌晓给我打来电话,说,二月河先生走了……

我拿着手机,脑海里一片空白,痛!

                                      2018年12月16日 一夜无眠

上一篇:栗子味儿的烤白薯
下一篇:祝福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