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
歌唱祖国
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梦想着偶然有一天再相见

作者:txsm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9-05

(来源:解放日报--中国作家网   作者:红孩)

这是四十年前的事了。初秋中午,趁大人们都在午睡,我偷偷地一个人跑到村后的稻田去捉青蛙。水稻这种作物,一旦过了七月,疯长得很,几乎一天一个样。这才过一个多月,那稻苗就已经高到腿肚了。到了这个季节,稻田里的水变得少了,蜻蜓差不多都消失了。这时候,稻田里最活跃的便是青蛙。

捉青蛙的办法有多种。我喜欢像钓鱼那样钓,即将一个小青蛙拴在线头上,往稻田里一丢,竹竿轻轻上下移动,很快就能招来大个的青蛙。大青蛙咬小青蛙的狠劲,一点也不亚于鱼咬钩,一般人不捉住青蛙,青蛙是不会撒嘴的。通常是,右手将竹竿猛地一收,左手的布口袋迎着青蛙过来的方向一提,那青蛙就会老老实实地跳将进去。我的最好成绩是,两小时能捕捉到三十只。

青蛙拿回家,要么当天就将其拦腰斩断,保留两个肉腿,用油炸着吃。要么过上一夜,第二天早晨再炸。青蛙腿的美味不是鸡鸭鱼蟹可以比拟的,在那个贫穷的时代,我们因为能吃到青蛙腿而感到无比的幸福!当然,在生态保护已经成为当下最热的词语时,谁再捉青蛙那可就是天理不容了。事实上,在如今的许多乡村,已经很难再见到“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景象了。

这天中午有些闷热。我顺着垄沟往稻田的深处走。村子的四周有三个电台,电台之间有几十个高高的发射架,发射架连接着无数的电线,在春秋之际,我们许多的玩伴常常爬到铁架子上去玩耍。有个叫铁蛋的孩子,竟能爬到五六节铁塔高,少说也有三十多米吧。很多大人看着我们这么危险的玩法,常呵斥我们,说远处的电台有瞭望哨,弄不好哨兵会一枪把我们打死。这样一想,我们就不好再爬那么高了。

在一块稻田的茂密处,我停住脚步,将钓竿准备好,然后弯腰在龙沟里捉小青蛙。小青蛙很多,三下五除二,就能逮上五六只。我将其中一只拴在钓线的尽头,将手中的钓竿用力一甩,那小青蛙便嗖的一声扎入稻丛。按往常,我只需逗上几次,就会有大个的青蛙咬上小青蛙。可今天,我一连逗了七八分钟,也不见一只大青蛙出来。莫非,青蛙也有睡午觉的习惯了?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忽然从远处的稻丛中霍地飞起一只大鸟。我不由得惊叫道:丹顶鹤!丹顶鹤!

北京郊区的池塘里时常会有不同的鸟类逗留栖息,我当时见到最多的是麻鸭、鹭鸶、鸳鸯、白鹳,当然还有各种雀鸟,如麻雀、小燕、黄鹂等。像丹顶鹤这样大的鸟也曾见过,但这一只究竟是不是,也无从考证,姑且就先叫它丹顶鹤吧!这只鹤站在稻田中央,能有一米多高,它不停地向我站立的方向张望着,似乎生怕我要把它怎么样。我一点点向它靠近,当还有三四十米的时候,它忽地飞了起来,身子却是向一侧倾斜,一颤一颤的。显然,这是一只受伤的鹤。我看着那鹤飞上了发射塔,至少在第十节,约五六十米高处。我抬头目不转睛地看着鹤,它则将目光伸向更远的远方。我猜想,它是不是在等待着寻找它的恋人或者是它的孩子?

我在发射塔下站了十几分钟,见那鹤没有任何动静,就想再钓几只青蛙。可是,一想到那鹤伸向远方的目光,我就再也无心钓青蛙了。不论对于大青蛙还是小青蛙,它们都该有自己的父母、儿女和恋人,如果我把它们钓走,再残忍地将它们杀死,以此换得美食享受,那岂不成了法西斯吗?想到此,我的手开始打颤。我知道,从此我再也吃不到自己获得的青蛙腿了。

我慢慢地走出稻田,站在公路上,再抬头仰望发射塔上的丹顶鹤时,那鹤已经不见了。我的心情不由变得怅怅的,我既希望那鹤能尽快找到它的归宿,也希望它赶快好起来。如果有可能,明天或者明年,我们再相见。

上一篇:月亮的爸爸
下一篇:留一个夜晚,给婺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