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七章 珠宝街抢案

更新时间: 2012-06-14 10:35:54 字数:7030

体育场附近一家档次不错的饭店。李飞嘴角微微上扬,撇出一丝透骨寒心的冷笑,他走到那张圆桌,一屁股坐了下来,趴在桌子上微笑着说道:“几位帅哥,是找我吗?”其实在体育场和丁丽、陈诗蕾几人说话之时,李飞出于职业反映,就现了身后似乎有人监视着自己,便故意将其引到饭店中来,待开了个包厢让董杰等人有个安全的着落之后这才下楼会一会他们。

那三个人就是一愣,暗道:自己大小也算是个杀手怎摸那麽轻易就被对发现了这也太丢人了把。

其中一名头发精短,身材健硕的青年站了起来,看着李飞语气坚定的说道:“没错,我们就是找你,请跟我们走一趟!”

李飞笑道:“给我个和你们走的理由。”

对方说到:“我们老板要找你。”

“那我要是不去呢?”

“你他妈别······”这时对方一个大汉站了起来叫道,可是还没说完李飞身边的邢晨一拳打在对方的下巴上,对方瞬间就昏了过去,由于他们坐的地方比较远,而且那人是昏倒在座位上,所以没人发现,李飞轻蔑的瞥了一眼倒地人,依旧微笑,缓缓地道:“两位可以给我个理由了吧。”

对方见不是对手,马上就软了,语气慌乱的说道:“我们老板想和你谈谈比赛的事。”李飞笑道:“此话怎讲。”

对方见李飞语气缓和了,就赶紧借坡下驴,低声说道:“我们老板想让你,输掉比赛。”

李飞听了笑道:“哦,你们老板让你们做掉我?”

那人一见李飞笑里藏刀的表情就吓的双腿打颤,忙说道:“不是不是只要你能输掉比赛,我们老板就给你十万快。”

李飞笑道:“你们老板叫甚麽?”

“梁峰。”

“那好你回去告诉他,想让我输用他的头来还。”

说完李飞转身就走,留下了两个吓得魂不附体的打手和一个昏迷的废物。

李飞回到董杰等人那个包厢,进去之后却见董杰、丁丽、陈诗蕾、刘敬民眼巴巴的看着一桌子饭菜,燕静双手托着下巴,怔怔的看着窗外,秀眉倒竖,璀璨的双眸无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李飞不禁多看了燕静几眼,现她安静的时候却是别有一番清雅脱俗的气质,最近这妮子越来越容易心不在焉了,真不知道她怎么了,李飞挠了挠后脑勺,笑着问道:“你们都中风了还是咋的,怎么不吃饭?”

“还不是等你啊!”

丁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出去一会儿,结果出去了半天。“刚才在路上碰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大妈蹲在地上嗷嗷直叫,我感觉她是要生了,就背着她去医院,结果她非要拉着我让我当孩子他爸,后来回来的时候又碰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蹲在地上嗷嗷直叫,我以为他要生了,结果是阑尾炎作了。”

李飞将的绘声绘色,唾液横飞。“真的假的?”

董杰几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李飞和一旁一言不发的邢晨。“当然是……假的。”

李飞说:“靠,这你们都信,饿昏了吧。大家开吃吧。”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内所有人都有一种吐得冲动,李飞和邢晨那种吃饭时菜汤横飞的场景都觉得反胃。就连见过一次的燕静也是同样的反应。

吃完饭后,几人就下楼结账。

正当李飞准备离开的时候,张慧却突兀的出现在饭店门口,拉着李飞就往外走.李飞刚从饭店中走出来,还没来得见看清街道上有没有美女路过便被张慧扯住了手臂往一边拖,看着绝美容颜上布满着焦急之色的张慧,李飞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旋即不满的嚷道:“撒手,撒手,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拉拉扯扯,干啥玩样儿呢!”“快走,快走,他们追来了。”

“什么,他们追来了。”

李飞一愣难道有是恶魔党的,李飞看了邢晨一眼说道:“你快带大家拦车去体育馆快,还有告诉燕飞楠下午我就不去了。还有小心点。”

邢晨当然知道甚麽意思,马上拦车带着董杰他们走了。

“飞哥,到底生什么事?”

在出租车里董杰急切的问道,陈诗蕾,丁丽和燕静三女更是紧张的看着邢晨,心中很是迷茫。“我也想知道生什么事。”

邢晨只是叫他们别问,邢晨知道,知道恶魔党秘密的人,除非是他们自己人,其他人就只有包括三贱客在内的少数十几个人知道。

为了跑的快点,李飞反拉着张慧向前狂奔,一边跑一边问道:“你确定你是他们追出来了吗?”

“我确定,我亲眼看到的。”张慧气喘吁吁的说回道。

可是跑过了两个路口也没见到后面有人追上来,李飞问道:“他们在哪?”

张慧叫道:“我爷爷他们就在后面。”

“我靠。”李飞下盘忽然一个不稳,‘噗通’一声载了个跟头,没好气的骂道:“你爷爷追你,你拉着我跑,你脑子烧坏了吧?”

“我在这里除了认识钟龙,就只认识你嘛,钟龙他肯定不会帮我逃跑的,所以看到你从饭店里出来,我就拉着你喽!”张慧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算你狠。”李飞停下来不跑了,心里却暗自窃喜,原来是虚惊一场,差点被这妮子吓的虚脱了。

“喂,你怎么不跑了,快点啦!”张慧焦急的不住回头张望,就欲拉着李飞向前跑。李飞极力稳住下盘,身体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又不是追我,我干嘛要跑。”

“你身为一个男生,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啊!”张慧急的满头大汗,撇着湿润的小嘴说道。

“小姐可真是蕙质兰心,在下什么都有,就是缺少点同情心。”

“人家好歹也是花一样的美少女,就当陪我逛街你也不亏啊。”张慧央求道。

李飞揶揄笑道:“喇叭花吧!”

“去你的,快点走啦。”张慧竟然有些撒娇的嗔道。

“去哪?”

“我想买条手链,可是我不知道哪里有珠宝店,你带我去啊。”

“去什么珠宝店啊,去农贸市场吧,地毯上的好看又实惠。”

“要你管啊,又不要你付钱。”

李飞笑道:“我要是想买可以买下整条珠宝街。”

旋即就带着张慧惠芬珠宝行,这是东海市最大的一间珠宝店,款式齐全,价格昂贵的让普通人望而却步。

进入惠芬珠宝行,李飞只觉迎面冲来一股珠光宝气,华丽富锦的装饰,一个个穿着职业套装的美丽女子带着职业笑容接待着每一个前来选购珠宝的客人,纵观全场,特制透明玻璃的柜台,璀璨华美的大吊灯,光滑如镜的地板,一台台播放着珠宝广告的液晶电视,给人一种大气豪华的感觉。李飞带着张慧沿着玻璃柜台一路观看,柜子里装有一些彩色小灯泡,那些珠宝饰经过彩色灯泡的照耀,散着一阵阵妖艳的光芒,让其变得益璀璨迷人,李飞一路看下来,眼睛都快看花了,在这么看下去,他怀疑自己会被刺成色盲。李飞虽然有钱但是由于任务他从来没有去过奢侈品购物的地方。此时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带着小蜜,二奶,情妇前来选购戒指饰的富豪们不少,一头血红色头,清秀文气,带着些许贵族气质的李飞和娇艳动人,媚骨天生的张慧算是两个异类了,毕竟会到惠芬珠宝行来购买饰的学生实在少得可怜。“欢迎观临,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一位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美丽小姐站在柜台里面,礼貌的笑道。“我们来买结婚戒指的。”李飞信口胡扯道。

“啊?”售货小姐错愕的看了看他们,明明还是学生的样子啊,就算允许早恋,可法律也不准早婚啊。“别听他胡说,我想买条手链。”

张慧无奈的白了一眼自己身旁正趴在玻璃柜子上,眼巴巴的看着那些珠宝,一双爪子还不停扒啊扒的李飞。售货小姐指着对面的一个柜台,笑道:“恩,手链在那边,请到那边选购。”

李飞对这里的服务员倒挺满意,姿色和身材都是上等,服务态度良好,看来东海市最大的珠宝行也不是浪得虚名的,没有招那些素质低下的妇女来当售货员,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特殊的‘售后服务’。女孩子对珠宝果然没有什么抵抗能力,就好像发情期的男人对美女没有抵抗力一样,张慧看着那些亮光闪闪的手链的眼神和李飞看美女的眼神有的一拼,不断叫嚷道:“臭流氓,快点过来帮我看看。”

“来了。不过我洗澡了”李飞恋恋不舍收回在服务员胸部徘徊的视线,转身向张慧那边走去,迎面却突然撞过来一人,那人一边向前走,眼睛却一直倾斜三十度看着上方,快要撞到人了也不知道。李飞的反应神经快的让人心颤,见那个穿着一套普通休闲服,头短碎,脸上满是坑坑洼洼的男人撞了上来,迅敏一个旋身,贴着那男子的身体闪过,然而挨到那人腰际的手臂处却突然一痛,似乎被那男子腰上的什么东西掂了一下,李飞回头看向他的腰部,却只看到微微突起的一角。那男子也没说个对不起或道个歉啥的,急急忙忙的出了珠宝行,抬头向刚才男子看向的地方,却现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是挂着一个来回旋转的摄像器,李飞知道要出事,但旋即跑到张慧身旁去了。“你说哪条好看啊。”

张慧拿着两条手链对比着,一时拿不定注意,便向李飞询问道。李飞看了看手上的两条,旋即指着柜子里的另外一条,道:“我觉得那条好看。”

“那条啊,为什么啊?”

“这条手链价格那么贵,所以好看。”

李飞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售货员就连连娇笑道:“呵呵,你男朋友可真有眼光呢,这条手链是我们前不久才从丰海市进来的最新款式,moma健康陶瓷能量储磁石手链,采用17oo度高温航太科技精密陶瓷制成,精密陶瓷、磁石,時尚完美結合!我们店里就只剩下这一条了,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带在手上,一定会非常好看的。”

“他才不是我男朋友呢!”

张慧不齿的撇嘴道:“没想到你还有点审美观嘛!”

“那是,也不看看这双火辣辣的眼睛是长在谁身上的。”

李飞得意洋洋的昂着头。“那就要这条了,帮我包起来吧,多少钱啊。”

张慧笑着说道。“哎呀!”

李飞苦笑道:“我说着玩的,你还真买啊,好几千块呀!”

“当然啊,好看就买啊。”

张慧理所当然的说道,像她这种生活在临海市的大富人家的子女,钱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概念。售货员笑的更加灿烂了,本来以为他们只是随便逛逛的,自己随便介绍介绍就可以了,可没想到他们一出手就是几千块的手链,连忙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装了起来,笑容可掬的说道:“三千八百块,谢谢。”

张慧忙问道:“可不可以刷卡。”

“可以。”

可是售货员礼貌的说道:“小姐你的卡消磁了。”

“啊,臭流氓接我些钱好不好。”

李飞摇了摇头。表示没钱。

货员看着两个少男少女,有点哭笑不得,原来是白欢喜一场,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样,买不起就买不起呗,还喜欢装大款,这不是耍人玩儿吗。售货员一脸落寞的打开盒子欲将手链放回柜子里,一位少年突然递过来一张信用卡,温文尔雅的笑着说道:“这条手链帮我包起来,我要了。”

售货员心里又是一喜,她现自己今天还真是大起大落,连忙又将手链放回了那个精致的盒子里,就要递给那个少年。李飞和张慧都愕看着那个少年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一套整齐干净的白色休闲服将一米七八左右的身材衬托的益加健美,左耳挂着一个精致的耳环,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若有若无淡然的笑容。

“喂,都是你啦,最后一条现在都被别人买走了。”张慧气愤的在李飞手臂上捏起一小块肉,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调频,人的劣根性便是如此,本来不是太喜欢的东西,一旦有人抢了,购买欲就会呈直线上升,那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一般。

李飞走上前去,伸手重重的往玻璃柜上一拍,“啪”的一声脆响,玻璃柜险些没被他一巴掌拍碎,李飞抽回右手,玻璃台上露出一章精美的信用卡,旋即李飞又将信用卡收起来,笑容可掬的说道:“不好意思,这条手链是我先看中的。”

那少年和售货员都不由得一愣,那售货员看着突然出现在柜子上的信用卡,顿时惊呆了,心中的震撼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售货员惊讶的看着李飞,她见识还算多了,自然知道这信用卡的来历,全球通银行的钻石级信用卡,世界限量行万张,其价值都不是一般富人能够想象的,那简直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其价值和作用就好像古代的免死金牌一般,售货员不禁心生疑惑,这红发少年怎么会有这种信用卡,难道是海归的豪门后代?少年却是没看到信用卡的款式,笑着说道:“可是,我现在要买下它。”

李飞吊儿郎当的靠在柜子上,微笑着说道:“买东西也讲究个先来后到吧,当然,除非你出的价钱比我高。”

“ok,我就出四千又如何。”

少年不以为意的笑道,旋即鄙夷的打量了一番穿着怪异的李飞,一个农民拿着张不知名的信用卡就来装大款,刚才没看清楚,还不知道是不是农村借记卡呢!妈拉个巴子,还跟老子抬杠,李飞说道:“我出四千五,靠,竟然敢跟老子争东西,你不知道屎字怎么写的吧。”

“我出五千,奉劝你,挣钱不容易,省着点花。”

少年讥讽的笑道。“我出五千五,老子有的是钱,点烟都用一百块的烧着点,你咬我啊。”

李飞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讥道。“我出七千!”

那少年一咬牙,狠心将价码加了上去,企图将李飞吓退。“靠。”

李飞朝那少年伸出大拇指,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就大方点让给你了。”转头向膛木结舌的售货员说:“他说七千买,记得别少收了。”

那少年差点没一头栽在玻璃柜上撞死,竟然还有这么无耻的人,在后面看戏的张慧更是笑的前俯后仰,虽然链子没买成,但张慧心里却也只是微微有点失落,毕竟这种手链在临海市并不算什么,可这个家伙也太搞笑了,哪有这么耍人的嘛!“哐啷!”

突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李飞神经反射似的转头看向门口,却见几个蒙着面的五大三粗的人一手拿着破冰凿或M9、伍兹,一手拿着麻布袋冲了进来,大门处的特制玻璃门已经被轰的粉碎,散落了一地的玻璃碎渣,门口的几个穿着制服的保安也统统给干趴了。“靠,抢劫珠宝店啊。”

李飞心中的热血‘蹭蹭’的往脑上涌,十三岁的时候他就和兄弟们谋划过如何抢小卖部,没想到今天碰到抢珠宝店的。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吓的张慧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那少年和售货员转头看清楚情况,顿时也吓的脸色苍白,售货员手里已经装好的手链也顾不了了,直接就抱着头蹲下,珠宝店里的顾客更是不堪,一个个惊慌失措,抱头鼠窜,惊恐的尖叫声不绝于耳,珠宝店里顿时一片嘈杂。“统统给我抱头蹲下,都给我老实点,我们只劫财。”

一位用丝袜套着脸的汉子右手拿着一把枪扫视着周围吓的胆战心惊,面无人色的顾客,一声巨大的枪响声,那些不知所措的顾萌顿时知道自己此时该怎么做了——抱头蹲在地上。男子对同伙吼道:“都他妈速度点。”

“哐哐哐!”

一阵阵玻璃被砸碎的声音充斥在惠芬珠宝行,一排排玻璃柜台被他们手中的凿子砸的粉碎,带着手套的他们仿如抓废品一般大把大把的将珠光宝气的金银饰往麻布袋里塞,动作迅捷,干净利落,像似排练过无数遍一般。

“喂,他们在抢劫啊。”张慧双手抱着头,紧张的靠在李飞身旁,用肩膀蹭了蹭他,轻声说道。

“我看的到。”

“你这么厉害,不出去行侠仗义吗?”

张慧在一旁煽风点火,眼神灼灼的盯着李飞。

“他们没有威胁到我我是不会出手的,除非你给我钱。”李飞道。

“原来你也就一胆小鬼。”刚才那个少年也抱着头蹲在李飞两人身边,看着李飞不屑的哼道。李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讥讽道:“那你去啊,这年头被钱整的不成样子了,人家抢匪讨点生活也不容易,没抢到你头上来就求神拜佛吧。”

那少年一阵语塞,转头看着拿枪的抢匪,没有说话,心里却祈祷着他可不要伤人性命。

“我去按报警器!”张慧想着,一般珠宝店的柜台的底下都会装有报警器,于是弓着身体蹑手蹑脚的向柜台里面移动。

“喂,回来,别乱来。”李飞连忙轻声叫了一声,虽然珠宝店砸玻璃和叫嚷声比较大,但李飞还是不敢喊的太大声,此时张慧的手已经碰触到柜台下面的报警器,一阵尖利的‘铃铃铃’声陡然响起,这种报警器是双向的,一方面是通知店内的保安,一方面是与警方那边连通的。张慧这一按,顿时就将抢匪惊动了。“这个疯丫头,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李飞真是哭笑不得,急忙蹑手蹑脚的弓腰将陈潸拉到身旁。正大把大把抓着金银珠宝的抢匪们都不由得被突兀响起的铃声吓的一愣,手头上的动作不禁然都停在空中,茫然的看着传来警铃的天花板。“别发呆,都给我快点。”

那个拿着枪,用丝袜套着头的男子愤怒的吼道,扫视了一眼,凌厉的眼神与李飞相撞,见李飞盯着自己,眼神却不带丝毫畏惧之色,反而有着些许兴奋,恩,没错,就是兴奋,劫匪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少年有问题。男子缓缓的向李飞走了过去,途中视线又在李飞旁边的少年和张慧身上停留了片刻,张慧倒还好,那少年却很是不堪,被吓的浑身都在瑟瑟抖,连忙摆手,畏畏缩缩的向后退,嘴里出颤抖的声音:“不,不是,不是我按的,别杀我。”

“靠,这个白痴。”

李飞怒不可遏的瞪了他一眼,人家说有钱胆气足,这家伙有钱胆子却这么小。男子猛地将少年单手提了起来,沉声道:“不是你按的,那是谁按的?”

“是,是,是她。”

那少年吓的面色惨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用颤抖的右手指着张慧说道。突然,一个同样蒙着脸的男人飞也似的跑了进来,焦急的吼道:“大哥,条子来了,街道两边都被条子堵住了。”

“妈的。”

拿着枪的男子回头看了那通风报信的男人一眼,愤怒的将提在手中少年重重的扔了出去,“妈的,怎么来的这么快。”

大骂一声,男子伸手向张慧抓了过去,他知道这些警察肯定不是因为报警器而来的,必定是自己一到就有人报了警。李飞看了看张慧,又看了男子一眼,右手一探,在男子抓住张慧之前出手打断了他的动作,探住男子的手腕猛地向下一扯,男子只觉一股大力陡然拉扯着自己的手臂,身体忍不住向前一个踉跄,但他下盘也很是稳健,稍一让步,就稳住了身形,李飞还待出手攻击,却感觉脑门上被一个圆筒给顶住了,不用看也知道是男子用枪顶着自己的脑袋了,李飞乖乖的举起双手没有再轻举妄动。虽然他能接住子弹,但也不能那麽近啊。

“操。”男子愤怒的一脚踹向李飞的肚子,李飞不敢闪躲,他虽然觉得自己速度很快,可还不敢和子弹这麽近的比度,硬生生抗住男子的一脚,身体向后直飞飞的砸在玻璃柜子上,‘哐啷’几声,背部便感觉一阵阵刺痛袭击着自己的末梢神经。“啊!”

张慧见李飞躺在玻璃碎片中,痛的脸色青,还在暗骂老板不知道用防弹玻璃啊。张慧禁不住尖叫了一声,而下一刻却被那男子用枪指着脑门。男子左手粗鲁的将张慧抓了起来,从身后揽着她的脖子,用枪顶着她的脑袋,怒道:“今天老子出事,你们就给老子陪葬。”

移动端二维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红颜天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