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 报仇,干掉残阳

更新时间: 2012-06-13 18:48:56 字数:11667

在第二天的下午狂星将五百把丛林之王五号运到了李飞的家,这时董杰等人也带着人来了,李飞说道:“你们把这些家伙发下去,还有董杰你去给在实验中学上的叛徒下个通知。今天晚上放学我要报仇。”

“飞哥这样合适吗?”

“有吗不合适的,马上去通知。”

当天晚上,李飞带着董杰和狄威带着两百个小弟来到实验中学的大门口,他们要找的叛徒柴德龙已经叫了自己可以动员的所有势力足足有五百人,这时董杰有些担心,问道:“飞哥他们人比我们多,怎摸办?”

李飞笑道:“人多怎摸了,告诉兄弟们只管给我砍,受了伤我出钱治,进了局子我负责办出来,砍死人我负责。还有谁砍死柴德龙我给谁一万奖金。”

在奖金的诱惑下,和李飞的承诺,所有人都放开了手脚,还有就是李飞战斗力极强,在十分钟的交手后,李飞还剩下180多人拥有战斗的能力,而柴德龙只剩下120多人能动弹,这时李飞大叫道:“我今天只是要和柴德龙算清以前的账,与他人无关,现在放下家伙投降的我保他没事。”

原本柴德龙手底下的人还以为是稳赢,才跟来的可没想到对方有一个以一挑百的超级怪物,所以大部分人在犹豫了十来秒后,纷纷叫道:“飞哥我们想跟你混,请你给个机会。”有人带了头,马上就有人随声附和,柴德龙知道大势已去,见身边就还五六个小弟,而且也没什莫战斗力了,于是想放手一搏也许能冲出去,可是他错了,他要是不动死的还慢些,就在他向右跑出两步时,一把蝴蝶刀刺进了他的咽喉。

李飞冷冷的笑道:“这就是叛徒的下场小董问问江龙他们曹梦宰了吗?还有明天去四中和三中,老子要将所有的叛徒都杀掉。”

董杰点了点头,他知道李飞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但他却没想到,他将自己的不平凡带给了所有东海市的人。

就在李飞他们打柴德隆时,江龙和刘敬民带着三百小弟和狂星,前往丰海高中,在近三十分钟的战斗后,以伤了十五个弟兄的代价,将曹梦送下地狱,将他手下的六百多小弟,出了残的全部收入李飞麾下,就在李飞他们的复仇大业开始两个小时后,当初背叛五义的其余三个人,聚在一起商量该怎摸办,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召集自己能发动的所有实力在李飞来之前,去二中灭了他。

于是在第二天的下午上千人来到了二中门口,李飞早就得知了这一切,叫董杰他们集结人手准备这场大战。

就在二中的晚自习开始前一个小时,吴沛、万峰、刘鹏正在校门口训话时,李飞带着狂星和董杰还有五百多名手持丛林之王的高中生冲了出来,陶亮奸笑道:“飞哥你以为你这点人就能打赢我们。你别希望你昨天收服的小弟们回来了,他们已经全部跟了我们。”李飞笑道:“我知道,但是我想我还是会赢得,因为以不管叫多少人,你依旧是个背信弃义的狗。”

吴沛叫道:“李飞,我们念你曾经是我们大哥,和你客气些,你他妈别得寸进尺。”李飞说道:“怎摸了,我就是骂了你又怎麽了,你难道想打赢我,别忘了四年前,五义平你们时,你连我的三分之一都及不上。”

“李飞你以为我就只有这些人吗?”

“我知道你找了阿黄,可惜啊,他找的那四百多人已经去和撒旦见面了。”

“你说什麽。”吴沛惊叫道。

李飞冷冷的说道:“接下来该是你们去见撒旦了。”

说着一招手狂星手持两把丛林虎排障刀带着人首当其冲带着人冲进了人群,其余的人也都冲向吴沛他们带来的人。在激战半个小时后,董杰拖着拖着吴沛就像拖死狗一般走到李飞面前,狂星也拖着拖着万峰、刘帅走了过来,李飞冷冷的说道:“狂星你把他们几个解决了就算了。”

狂星带着这三个人走到校门右边的一个垃圾场,三声惨叫后,李飞说道:“去打电话叫警察来收拾一下。”

说完走进了校园,就在李飞刚要上楼时,丁丽、陈诗蕾还有燕静将他的去路挡住,丁丽说道:“小飞你为什莫要杀他们,他们是做了不对的事,但是那也不能由你来杀了他们啊。”

李飞苦笑道:“我不杀他们,就不会有人来杀他们,现在这个世界那还有正义。”

李飞没有给丁丽她们说话的机会转身走了。

丁丽她们都开始担心起来,怕李飞真会去找梁峰报仇。更怕李飞出事。

在寒假前的期末考试过去后,市大赛如火如荼的展开了,各个高校都带着自己最佳的阵容来到专门为举办市大赛建造的大型体育馆,李飞当天照常起的很晚,要不是狂星给他来了一瓢凉水,估计它可以睡到中午十二点。

李飞和狂星来到体育馆时,燕飞楠带着武术社全体成员,以及董杰带着狄威等人还有就是和李飞关系亲密的燕静、丁丽。

就在李飞和众人打过招呼后,丁丽突然说道:“小飞你能和我去转转吗?”

李飞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丁丽说道:“行,反正我没甚麽市。”

走在清雅的碎石小道上,这是体育场外的一个小公园,隔绝了体育场的喧闹,只剩下脚步的‘塔塔’声。

“小飞,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丁丽最先打破了沉寂,声音幽幽的在林间小道飘起:“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燕静或者是陈诗蕾。”

李飞一愣,而她死死的盯着李飞的眼睛,似乎是试着从他眼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在这时体育场外钟龙带着孔亮派来的孤狼、蛮牛、魔鹰还有张慧和张伯来到了会场,可是张慧从小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燕静以她的家庭,她也是娇生惯养,两人因为谁先进会场着一件小事,吵了起来,钟龙一眼认出了燕静,知道他哥是二中武术社的社长,所以过去想劝开两人,可是蛮牛是个急脾气,而且他还暗恋张慧所以,上前帮忙,燕飞楠,带着官正董杰狄威等人也过来了,可是狂星由于燕飞楠要找李飞,所以去找李飞去了。

双方在话语不和的情况下,由蛮牛和江龙的带领下打了起来,可是由于对方是野兽人,燕飞楠等人很快就败了下来,而且燕飞楠和董杰都受了伤,钟龙笑道:“燕社长,看来这次你们是必输无疑了。”

“三个女孩各有千秋,都是很好的女孩子。”李飞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莞尔笑了笑,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这三年你变了很多。”丁丽轻轻的说道,她觉得三年前那个待人和善少年已经不见了。

“或许吧。”李飞依旧保持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但其中依旧间杂着一丝寒冷。“是因为仇恨还是别的?”

“仇恨,或许是当你知道真正的我时,你或许就都明白了。”

就在李飞听到狂星叫他,而带着丁丽回到体育馆前时,就见燕飞楠和董杰都已受伤,官正也被制住,被蛮牛举过自己的头顶,猛地扔了出去,李飞在官正飞出去的那一刻,已经冲到了蛮牛身前接住了官正。

李飞冷冷的说道:“钟龙泥潭吗想怎摸样?”

钟龙一冷说道:“李飞你不是残废了吗?”

李飞笑道:“我残废了,说出去鬼信啊。怎麽你们想在我比赛前陪我练练?”

狂蛮见对方来了帮手大叫道:“怎麽,小子够狂的?”

“再狂也没你狂。”说着一拳直取蛮牛面门,蛮牛想也没想直接全力一拳撞了上去,双方的拳头相撞的那一刻,狂牛觉得对方的力量和自己不分上下,可他错了李飞只用了五成力和他玩玩,李飞飞快的变招,加了一成力的一拳冲向狂牛的前胸,就在这时一道影子闪过,一个老者用四两拨千斤的螳螂拳将李飞的铁拳架开,李飞一愣暗道:好功夫。老者头斑白,脸上的表情严肃冷厉,他沉声喝道:“你们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吗?”“师父!”孤狼、蛮牛、魔鹰三人敬畏的看着老者,在老者面前,他们就仿如三条温顺的小绵羊,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爷爷,是他们······”张慧刚想说话,被张伯的眼神一瞪马上收了嘴。

张伯抱拳说道:“小兄弟,老朽管教无方,对不住几位了。”

“爷爷是他们先找的事。”

“住嘴,马上给我回去。”张伯喝到。

“哦。”张慧不情愿的撇着小嘴,踢着脚下的石块走了,临走前却依旧看了看那个红发少年,眼中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小友,实在抱歉,老朽管教不严,才会出了这档子事。”张伯很清楚自己到东海市来是来干什么的,并不想在东海市搞风搞雨,但李飞方才所显露出来的实力却让他微微有些惊讶,也稍微引起了他的注意,张伯说道:“赶快送他们去医院,医药费我会全部承担的。”

“不用了,那还是留着钱给你的徒弟们治病吧。我保证把他们送进重症。”

“你说什莫?”张伯还没说话,蛮牛边叫边一拳击向李飞,这时狂星看了,一拳应了上去,蛮牛只觉自己的手像被导弹打中一样,蛮牛左臂瞬间粉碎,直接将狂牛送进了骨科。

李飞笑道:“我说神魔,你们信了吧。”说完转身让狄威送他们去医院,自己带着其他的人走进了会场,留下了钟龙等还在诧异的人们。

一月二十日,市大赛如期举行,如所有人意料的那般,场面空前的火爆,足够容纳近十万人的体育场险些被撑暴,足球场的看台上座无虚席,东山县电视台设置了十台录影机对着偌大的擂台进行全方位的拍摄,甚至于附近的一些省市也来了新闻记者对市大赛进行全程跟踪拍摄,似乎已经将东海市的市大赛当做提高收视率的武打片。

能够将市大赛办的如此盛大,自然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在众多维持现场秩序的武警的帮助下,十数所学校的参赛选手依次入场,市大赛并非只有东海市市区的学校,在两年前,很多临近县城的学校便也受到邀请,东海市只有七所学校设有高中部,而其余的参赛选手都是附近县城的,举办方眼光很长远,已经逐渐的将市大赛推广出去,让更多的人参与。

比赛先是对抗赛,先是将十六所高校分八组,向七龙珠里天下第一武道会的比赛方式,最后留在台上的是那所学校的学生就是那所学校赢。

分组由各大学校武术社的社长抽签决定,由于燕飞楠受伤由官正代替,最后官正给李飞带来了一个好的消息,二中将在决赛和一中对抗,李飞笑道:“我终于可以干掉钟龙了。不过这他吗是好消息吗?”

“恩恩。”一个长相颇为豪放的青年缓缓走上擂台,润了润嗓子,敲了敲话筒,“1adies,and,gent1emen,大家上午九点钟好,众所周知,市大赛已经成为新年前最隆重的一次盛会,在这里有来自各地的同胞,本是天南地北,可能一辈子也不能相视的人,却因为市大赛而齐聚一堂,展示自我,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机遇,缘分和机遇不可意料,既然来了,那就要好好把握,如果你想一飞冲天,如果你想受众星捧月的荣耀,如果你想得到暗恋了许久的女生的芳心,如果你有实力,那么,市大赛是你腾飞的最好平台,站在这个舞台上,受着全省数百万双灼灼目光的关注,你就是新一代校园武王。”主持人看来也受过一些专业训练,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说的铿锵有力,手舞足蹈的架势,逐渐的带动起了观众的漏*点,见气氛已经渐入佳境,旋即又道:“呵呵,当然,我虽然也站在这么高档的舞台之上,当我却不可能是校园武王了,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一番调侃,台下哄笑声如雷。

“ok,宝贵的时间就留给我们实力不凡的选手们演绎着他们的精彩,别在沉寂了,举起你们的双手,用最热烈的掌声有请第一场比赛的两所学校的选手,嗷。”

第一场由二中对青云,官正轻松拿下第一局,第二局由于燕飞楠受伤,二中不得不派副社长姜军上场对抗青云第一王毅。

“铛”一声锣声,比赛正式开始。

王一猛然冲了上去,如一条猛虎般朝姜军扑了过去,姜军马上应了上去,在十五分钟的交手后,姜军的气力有些跟不上了,而王毅的实力才刚刚显示出来,又过了十分钟,姜军一直在防御状态,突然王毅一拳打向姜军的胸口,姜军猛地一躲,王毅紧接着一拳打向姜军左脸,在休息区的李飞猛地睁眼,看了一下,知道该自己上了,果不其然姜军中招倒地不起了。双方由此战成了一胜一负平,最后李飞成为了晋级的关键。

官正马上要李飞上场,李飞摇了摇昏昏沉沉的头点上一支烟,遥遥晃晃的上了擂台,所有人看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在擂台上吸烟,又是史上头一遭啊,他给市大赛带来了全新元素。燕静傻愣愣的看着擂台上的李飞,看向身旁的丁丽,迷茫的问道:“他在干嘛?”

“如果我看的没错,他在吸烟。”

丁丽杏眸圆凳,傻愣愣的回道。江龙和狄威看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有如两头情的公牛,嗷嗷叫着冲向擂台,在两米多高的擂台旁蹦跶着嚷道:“飞哥,飞哥,偶像,你是我的偶像,我要把你的照片挂在墙头,每天三炷香顶礼膜拜。”就当他踏上最后一节台阶时,手一抖将剩下的半截烟甩掉,眼光陡地一利,射出一道寒光直逼对方的最后一名选手,这时开始比赛的钟声一响起,李飞在对方还没反应过前,猛地冲到对手面前一拳将其打倒在地,在裁判数了十秒后,对方还没站起来,经检查医生给出昏迷的诊断结果,李飞以市大赛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二十秒,结束了战斗。

二中也因此成为第一个进军复赛的学校。

当天进行了初赛和复赛,有二中、一中、丰海、东风进入了决赛。

接下来便是半决赛和决赛,为了让选手有更充足的准备,决赛定为三天之后,而这三天,注定将是个不太平的日子,各县城的精英汇聚一堂,又如何能够平静。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冬日柔和的阳光轻柔的撒下,透过树木和房屋的庇护轻柔的洒在东海市各个渺无人烟的角落,让这个处处充满着丑陋不为人知的活动的城市也变得阳光生气起来。“我靠,帅的惊动全世界啊。”

李飞起床对着镜子一声吼,心情顿时倍儿爽,休息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两天,明天就是市大赛的决赛,真让人期待。

所以今天李飞决定放松一下,美其名曰为市大赛养精蓄锐全力以赴,其实就是这厮惰性起来了,洗漱了一番后便出门向天龙网吧走去,董杰和燕飞楠的伤并不是很重,经过几天的休息,已经好了许多,所以决定今天去网吧玩玩。然后去找董杰他们出来玩会。天龙网吧是东海市第一的大网吧,要不是因为李飞的电脑怕中毒,早就联网了。网吧老板却很会做生意,机器配置不断更新换代,网一流,液晶显示器,沙休闲区,如果再来几个按摩女郎,那可就算得上星级享受了。李飞闲来无事便开着他那辆‘哈雷’在街上晃荡了片刻,见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目标便向网吧驶去。

“嘿,美女,我要开鸡。”李飞将一张100快大洋重重拍在柜台上。“开前面还是后面?”收银员是个颇为漂亮的女孩子,显然没有听出李飞的话中话,因为天龙网吧前面和后面是两个系统,故而问道。“我想开后面。”李飞贼贼的笑道。“好的,可以上了。”收银员将一张上机卡交给史浩。李飞心中一阵荡漾,这女的还真的开放,这就可以上了,哎,我他妈啥时候才可以不流氓啊。

李飞开好机子,点开QQ登上一个三年前每天24小时挂着的号,李飞这个号里出了自己和两个师弟都已经死光了,这不禁让李飞感慨万分,李飞想了想点开同吧胡乱加了几个人。

突然一个网名叫‘雪’的女孩子来消息:“你是谁?”李飞在键盘上龙飞凤舞的敲击着,:“同时一个网吧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哦。”‘雪’来了个快捷回复。“你这个‘哦’让我想到高氵朝时的呻吟。”

“。。。。。”“你是处*女吗?”李飞说。“滚,你有毛病啊。”“我没毛病,我想说,其实我是处男。”“关我屁事。”“呃,如果你想‘屁事’,我可以满足你哦,半卖半送。”‘雪’半天没回话,李飞便也没了调戏的兴趣。

又在网上浏览了几个网站,回忆了一下三年前的一切,慢慢的闭上眼睛品味,网吧突然响起一声清脆却带着愤怒的女声:“绅士流氓是谁,给姑奶奶站出来。”“咦,绅士流氓,不是喊我么?”李飞想起这好像是自己的网名,当即站起身来,举起手应道:“我在这里。”

这一问一答当即引得网吧的人纷纷侧目,这网名还真是恶俗,而且还是一个帅哥的网名,都不由得好奇起来。李飞一回头,却是看直了眼,只见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女生气势汹汹的向自己走来,女孩上身里面穿着一件黑色开司米,外面套着一件小巧的纯毛小衫,修长的腿被一件褐色牛仔裤掩盖了诱人的气息,酒红色的披肩秀呈波浪卷,胸部虽然没有燕静那么壮观,却也比一般女孩的大多了,娇艳动人又带着一些洋气。李飞对她有些影响,赫然是上次喊那个张伯叫爷爷的女孩子。张慧白皙的脸上微微有些潮红,镶在好看的弯弯秀眉下的星眸带着娇愤,央求了爷爷半半天,爷爷才答应让钟家那个宝贝孙子带自己出来玩玩,没想到竟然在网吧碰到这种神经病,还找自己卖处男。

她走到李飞身边,神情却是愣了一愣,是他,这人的发色怎么那么像天然的,这个城市的发型师有这么厉害吗?旋即淡漠的看着李飞说道:“你是绅士流氓?”

李飞笑道:“是啊怎摸了?”

小慧,怎么了?”钟龙突兀的从前面窜了出来,关切的问答。李飞心中又是一动,他竟然也来了,看来在市大赛之前还有场热身赛了,李飞剑眉下的双眼陡然迸射出惊人的寒芒,嗜血的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露出一丝让人心颤的邪笑,当日在钟龙手中所受的屈辱李飞一辈子也不会忘,狭路相逢勇者胜,今天就用他的鲜血来祭奠我当日所受的屈辱。“无耻之徒。”张慧见他的动作,自然猜到他在想什么,在学校都从来没人敢这么调戏自己,在一个小城市却被一个男生这么调戏,当即抬起还算修长的右腿朝李飞胯下宝贝踹了过去。李飞没想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生竟然动不动就对自己出手,一点提示都不给,而且看那架势似乎不是普通的愤怒一击,速度竟然比蛮牛出腿的度还要快上几分。但是李飞的身手至今还没有人了解全面,因为了解全面的都下地狱去了。李飞根本不闪一脚踢在对方踢来的腿上,将对方送了出去,张慧身后就是沙发区,她正好坐在沙发上。

李飞笑道:“飞妹,地球不是很适合你,还是还是回火星去吧。”

“比你猥琐男好。”张慧反唇相讥道,说着猛地从沙发上跳起一拳打向李飞。

李飞怒道:“你要是再打我就不留情面了。”

李飞见她得理不饶人,还纠缠不清,当即也有点怒了,如猴子一般灵敏的向后一个翻身,躲开了他的攻击。

嚷道:“再来我可飙了,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会打你了。”

“来啊来啊,是男人你就上啊。”

张慧也不甘示弱的双手插着小蛮腰娇喝道。李飞有些腼腆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是男孩……”

周围上网的人都不禁好奇的站了起来,见一个红少年和一个娇艳动人的女孩针锋相对的对峙着,又听那女孩这么彪悍豪放的话语,当即兴奋起来,有些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吹着口哨,戏谑的嚷道:“嗷嗷,上啊上啊,是男人就上,哈哈,我是男人,那我可上了。”

“嘿嘿,网吧沙宽,在上面办事也不会掉下来的,就怕太激烈了会被弹簧夹住了小鸡鸡。”

好强悍,李飞听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到底谁家姑娘啊,他认为这种女孩就是匹脱缰的野马,男人在她身上很难找到成就感,但越是野性的烈马越是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不过李飞自认为自己暂时驾驭不了这种女孩,所以他选择了以退为进,宁愿得罪一百个小混混,也不要和一个会武功的女人纠缠,那是非常不理智的。打的她满地找牙吧,别人说你是禽兽,被她打的满地找牙吧,别人说你连禽兽都不如。

站在张慧身旁,面无表情的钟龙看着他们,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虽然打不赢,那也要打。

李飞不想因为这种事在这将钟龙打死,他要在擂台上干掉他。

李飞笑道:“这位小姐,我不想和你动手,但是我不想认输,不如我们来个比赛。”“什麽比赛?”

“你不是在玩极品飞车吗?我们就用赛车决胜负,我要是输了,打骂你随便,不过我要是赢了,你就不许再来麻烦我。”

“行,不过你要是输了就站在网吧中央唱征服,怎么样?”

“我无所谓。开始吧。”

两人找了两台紧挨着机器,点开同一个游戏通过局域网连接,经难得一见的选了同一种比赛模式,环城赛。

本来因为他们没有大打出手而有些失望的观众们立刻又来了兴致,纷纷丢下手头上的事儿跑了过去围着观看,他们机器的旁边每一寸地都承载着观众们的重量。

比赛开始,张慧才意识到,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个笨蛋,三次下来李飞都用领先一圈的绝对优势赢得了比赛,就在张慧要再比时李飞接到狂星被送进医院的消息,心中猛地一抖,狂星的战斗力他是知道的,会是谁呢?虽然心中惊讶,但脸上不表现出来,就见李飞笑道:“今天是我运气好,遇上了笨蛋。”一开始张慧还以为对方知道错了,可以听后半句,差点没掐死他。

李飞赶到医院时狂星已经包扎好出来了,李飞问道:“是谁干的?”

狂星说道:“是恶魔党他们查到我们的位置了。”

“狂星,你现在还能战斗吗?”

“没问题,我的回复度明天就能出院。”

“那好,我先去周围看看。”

轮温和的红日渐渐落下了山脉,璀璨的余晖仿如给东海市铺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纱,让人内心忍不住的平静。李飞决定回家,明天就是决赛了,何况狂星已经回复大部分战斗力,不会有事的。李飞驾驶着自己的哈雷摩托,走在寂寥无人大街上,李飞想起快过年了所有人都在家团圆了,于是李飞将车速提到了100迈,就在一个转弯时一辆闯红灯的高级轿车装上了李飞的哈雷摩托,李飞虽然凭借惊人的反映躲开了,可是他的摩托,被撞成了废铁,李飞勃然大怒,从地上爬起来朝停在不远处的豪华小车跑了过去,虽然知道能开的这么贵重的车的人定然不是普通人,但愤怒的李飞可不管这么多,走上去就一脚重重的朝车门踹了过去,‘哐’的一声巨响,光滑如镜的黑色车门凹陷进去一大块,车门上的油漆如滚烫的油一般剧烈的弹跳着。李飞怒道:“妈的,给我下车。”

见里面没有反应,李飞直接将车门打开,伸手一把将里面的人扯了出来,却现是一个女生,而且还是自己认识的。“靠,又是你。还没比够啊。”

李飞看着眼前的女孩,有些昏倒的冲动,这不正是中午才和自己比了一场极品飞车的女孩嘛。张慧这次是偷偷的开张伯的车跑出来的,她根本没有驾照,本以为在傍晚人不多,不会有事,街上人是不多,闯红灯也没事。可没想到有吧李飞的车闯了。

张慧也不敢太娇蛮,弱弱的说道:“对不起嘛,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啊。”

“不用道歉。”

“恩,你真好,那我走了。”

张慧有些喜出望外,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嘛。“赔钱就好。”

李飞补充了一句。张慧恨不得把刚才那句话丢给狗吃掉,“要怎么样嘛!”

“精神损失费,营养费,惊吓费,医疗费,修理费,你自己看着给。”

张慧拿出小包包,翻了好一会儿,不好意思的说:“我只有几百块现金,我这有信用卡,就是不知道这里能用不。”

李飞接过来看了看,刚想说话,就见从大街的另一端走来了十多个人,李飞想也不想不由分说的拉着张慧就跑。

这时从别的方向都冲出了人,一共四十多人,李飞见跑不了了,大声的用英语说到:“恶魔党,你们要找的是我,和我身边的这个女孩子没有关系。”

张慧正在诧异,李飞在叫什麽。就听对方也用英语说了一串更让她费解的话,突然李飞低声说道:“快闭眼别的甚麽都别说。”李飞说完后从身后拿出一颗闪光弹,一道白光闪过,李飞拉着张慧已经转进路旁的一条小巷。东海市的小巷四通八达,李飞对这里也不是都记得清清楚楚,所以走起来也是犹犹豫豫,而恶魔党的人似乎对着详细的调查过,很快就追了上来,李飞情急之下胡乱一拐走进了一条死胡同,这时恶魔党的人都追了上来,李飞将张慧挡在身后说道:“恶魔党,这件事是你们和我之间的事与他人无关。”

李飞情急之下用了中文,没想到对方竟也学了中文,对方说到:“残阳,你不要以为自己能打,我们就怕你。”

李飞见对方说中文就说道:“残狼,你也不想想,你们血字级和残字级高手还有几个。”李飞不说还好,这一说无异于火上浇油,对方在就想将李飞置于死地,这更激起了他们的复仇心理,残狼冷冷的说到:“这个笑话很好笑,不过你将会死的更惨。”

这时张慧早就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只见李飞神情自若的说道:“残狼,按规矩不关我是输是赢把你带来的人介绍一下吧。”

“好,那我就介绍一下(当时杀手在同行交手时都先说一下自己叫什麽,好像是为了死后不让人做冤鬼,或让人杀了后怕对方记不住自己杀了谁。)魔字级二十人,魔手、魔方、魔龙、魔虎、魔爪、魔魂、魔怪······血字级十五人血浩、血斧、血蝠、血佛、血刀、血剑······残字级五人,残豹、残魂、残月、残魔、还有我残狼。”残狼在介绍时所有点到名字的人都点一下头。

“很好,看来我得价位有提升了,残狼看在这些年对手得分上答应我一要求。”李飞缓缓地说道。

“什麽要求?”

“我要是输了求你放了她。”说着指了指张慧。

残狼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说道:“还有什麽话就交代一下,省得一会没机会了。”李飞看了看一脸惊讶的张慧说道:“你放心虽然他们是杀手,但也一言九鼎,放心不管我输是赢他们都会放过你,但是你要保证以后不会对别人说这件事。”张慧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李飞朝她笑了笑,有对残狼说道:“开始吧。”

残狼冷冷的说道:“魔字级的全上。”残狼一声令下,魔字级的全部用了上来,李飞猛地往下一蹲冲了上去,手里拿着那对银白色的拳环,李飞在躲开第一个冲上来劈下的一刀,猛地转身,拳环上得三棱军刺刺进了他的后脑,他连和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倒地身亡了。这时已有三个人飞脚踢向李飞的左肩,李飞猛地回身,左右手各刺进左右两人的小腿,身形陡地借力飞起一脚对在中间踢来的脚上,十分钟后,魔字级杀手全部倒地身亡,血字级杀手全部补了进去,李飞改变了战斗方式,收回拳环,掏出飞刀甩了出去,每次出刀必有一人倒地身亡,当李飞身上的十四把飞刀,全部甩干净后,李飞已经气喘吁吁了,就在这时残字级的全部加入战群,忽然李飞猛地黑了一下,李飞知道自己的体力不多了,就在李飞走神时,残豹掌中刀风驰电掣般的落了下来,李飞再回过神来时刀已到了后背,李飞甚至感到了刀上的寒气,李飞猛地俯身,钢刀擦着后背转了过去,李飞身子横了过来,一连串的飞踢,在残豹口吐险些中,李飞终于干掉了第一个残字级高手,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内,残字级杀手一个接着一个得到下去,最后在东海市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小胡同内,满地的死尸,还有三个站着的人,一个有头血红色头发的少年,一个一头银发的青年,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少女。

残狼在看了看自己带来的39名好兄弟,又看了看手拿排障刀的李飞,长叹一声,掏出一把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就在他扣下扳机的一瞬间,一把排障刀打在了抢上,残狼一惊,看了看李飞,严重露出惊异的神情,李飞缓缓地说道:“我不想杀你,我也不想你自杀,你走吧,我想在世界上多留一个朋友。”

残狼看了看他说道:“今天我残狼欠你一个人情,今后我一定会还。”说完猛地跳上旁边的围墙,回头看了来看李飞,跳了下去消失在暗夜里。

李飞走到吓得蜷缩在一角的张慧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美女没事了,他们已经被我干掉了。”

张慧抬头看了看李飞,眼中经没来由的涌出泪来,李飞笑了笑说道:“没事了。”

走在小路上张慧双手抱肩,眼中还带这些许泪光,嘴唇冻的都有些紫,那种楚楚可怜的神态让李飞心有不忍,脱下那件已经让鲜血染红了的外套揽过她的肩膀,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张慧愣了一愣,身体下意识的向旁边轻移了一下,却没有拒绝,只是一张小脸出现些许红晕。

李飞突然严厉的说道:“张慧你听我说,你今后就算是做梦,也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

张慧听李飞教出她的名字,先是一愣,旋即问道:“你是怎摸知道我的名字的。”

李飞说道:“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

张慧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我发誓我要是说出去,我不得好死。”

“这倒是不用的,告诉你吧,我叫李飞,绰号贱神残阳,而你又认识钟龙,而我查过和钟龙认识的人底细,所以我知道你是谁。”

张慧并不知道她的爷爷来着干什麽所以,也没向心里去,只是认为,李飞和钟龙有些隔阂。

将张慧送到钟家的附近,缓缓地说道:“我先走了,记住你的誓言。”在目送张慧消失在拐角后,李飞转身回到了家中休息。

市大赛九点钟开赛,李飞赶到体育场时,体育场早已经是人山人海,看着看台上那一幅幅写着‘某某某你是最棒的’,‘某某某我爱你’的艳红耀眼的条幅,李飞不禁心生感叹,这到底是市大赛还是群星演唱会啊。经过一番不亚于厮杀的身体对抗,李飞终于从水泄不通的人群中打开一条通道挤到二中选手的休息区,此时二中武术社的人都已经悉数到场,江龙、刘敬民赫然也在其中,让李菲意外的是,燕静也来了,此时正坐在椅子上怔怔的看着还为开赛的擂台,眼神有些空洞,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李飞和江龙、刘敬民,官正等人打了个招呼,便径直朝燕静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左肩,然后闪到她右边笑道:“嘿,丫头,发春呢?这么久不见,可想死我了,来,先来个热烈的拥吻再说。”

燕静从神游天外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下意识的看了看左边,却听声音从右边传来,回头见李飞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愣了愣,旋即推开撅着嘴就朝自己印了过来的李飞,哼道:“谁要理你啊!”

李飞饶有兴趣的的看着她生闷气的绝美脸蛋,笑着问道:“丫头是谁欺负你了,跟哥说。”

燕静嗔道:“你这几天都干什么去了。”

李飞笑道:“挨打去了,怎摸了。”

燕静听了一惊马上关心的问道:“小流氓你没事吧?”

李飞咧着嘴,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道:“丫头,对我这么好,你不会看上我了吧?”燕静愣了一下,旋即不屑的撇嘴道:“本姑娘丽质天生,温柔可爱,会看上你?”“孩子,你学会了撒谎。”

“去死。”

“你这么想当寡妇啊?听说现在很多寂寞的寡妇都和动物。。。”

“咦,你真是,你也不会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傻样。”燕静故作恶心的说道,她感觉李飞越来越邪恶了。

李飞腼腆的笑了笑,含蓄的说道:“不好意思,本人每天早上都会被自己帅醒,而且每天都会照半个小时给自己增加自信。”

燕静撇了撇嘴说道:“本小姐。。会看上你哪点呢?”

“我好歹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器宇轩昂貌赛潘安人见人爱车见车载人称一支梨花压海棠的处*女终结者的飞哥,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是啊是啊,飞哥真的好帅啊。”一句看似花痴的话,燕静却说的有气无力,看的出来是多么的无奈。

这时官正走过来说道:“飞哥,今天上午是和东风打,谁上?”

李飞笑道:“你第一场我第二场,直接挂掉他们。”

移动端二维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红颜天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