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 吃相

更新时间: 2012-06-13 17:38:22 字数:9326

李飞接过姿色平庸,但穿着却足以让人喷血的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在服务员白皙的大腿上一扫而过,这家饭店的老板深得服务行业的精髓啊,不过姿色再换高档一点的就完美了,视线移到菜单上流转了一会,史浩合上菜单说道:“既然你要争着请客,我也不好意思点太贵的,先来一斤的鲍鱼四只吧。”

服务员小姐欠身道:“对不起,没有。”

“那就来四斤的龙虾一只。”史浩不理会燕静错愕的眼神,继续点菜。

“对不起,没那么大的。”

“那有多大的?”

“有,有一斤多的?”

“一斤。。多的有吗?有就先上五只。还有我每次常吃的几道菜,这的服务员对李飞相当熟悉,就点头之后下去通知。

“吃这么多,你不怕噎死啊。”燕静没好气的说道,还以为这小流氓会含蓄点呢,看来还是高估他了,不过她一个大小姐却也不会在意这么点钱,让她来这么低级的饭店本来就有些不情愿,不过没办法,这饭店是附近档次最高的了,平常只有学校领导和老师才会来。

“大小我也是二中的名人,你请客我当然不好意思拂了你的一片心意啊。”李飞眉飞色舞的说道。

“你真无耻,呃,小流氓,你为什么不加入武术社呢,我到过你们学校的武术社几次,我可是第一次看到我哥这么邀请一个人呢!”燕静双手拖着下巴,绝美的脸上满是不解之色。

“等他们打得过我我就参加。”李飞双手拿着筷子敲打着瓷碗,撇嘴说道。

饭菜不一会儿便陆续端上了桌,李飞挽起衣袖,拉开架势就是一阵狂吃猛塞,狼吞虎咽,那架势,和非洲难民有的一拼。

看着油水四溅,饭菜齐飞的壮观场面,燕静一时间看傻了眼,轻柔的捏在白嫩小手中的筷子停在空中,不知该如何下手,她算是长了见识了,原来吃饭也可以豪放到这种程度。当然李飞也是会向绅士一样吃饭但是他实在太饿了,一天打了三场架就是铁人也会饿的。

这时陈诗蕾和丁丽刚好从对面的饭店吃完饭回来,见李飞在那里狼吞虎咽就手牵着手走了进来。

“小飞你这是干什麽?”丁丽也见过李飞吃饭但没见过怎麽吃的时候,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

李飞笑了笑说道:“吃饭阿。你们不吃点?”

陈诗蕾说道:“我们吃完了。咦,这是谁?”这时他们才注意到对面那个仿如小媳妇静静的看着丈夫吃饭的女孩子,对李飞问道。

“不认识。”李飞还在猛吃含糊不清的说道。

丁丽还没说话,燕静却突兀的站起来,轻摇红唇,眸含秋水,楚楚可怜,眼神中满是幽怨的看着李飞,小声抽泣道:“你这个坏蛋,今天上午。。你把人家。。。你,,你当时说会永远。。。,现在,你就说不熟了,你,我讨厌你。”

“喂,你胡说什么啊,今天上午我不就是看。。呸,我今天上午干什么了我?”李飞咽下嘴里的饭菜,没好气的瞪着燕静,刚要解释却发现越描越黑了。

听她们这么一番对话,丁丽和陈诗蕾更加确信他们之间有些故事了,而且看到燕静的相貌和身材都隐隐感到一丝危机感。

李飞问道:“小丽你看见董杰了吗?”

“看到了,他还让我告诉你,你让他办的事他办完了。”

“哦,小丽你和诗蕾先去学校吧。我一会再去。”

丁丽点了点头对陈诗蕾说道:“我们先走吧。”随后拉着陈诗蕾离开了饭店。

待丁丽和陈诗蕾走后,燕静突然将小脑袋凑到李飞眼前,似笑非笑的问道:“你的女人缘可真好啊。”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李飞的眼又开始扫荡了这妮子的杀伤力太大了,那张近在咫尺完美无瑕的脸庞,娇艳红润如樱桃一般的嘴唇,呼出的幽兰清香和女性身体上特有的淡淡香气所产生的诱惑实在太恐怖了。

“不过你们好像是三角恋啊?”

“什么三角恋圆规恋,鸡婆。”

“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瞧他们关心你的模样。”说到这燕静心里也起了些许没来由的危机感。

“关你什么事,自作聪明。你脑进水”说完将转身就走。

“喂,喂,你生气了?”燕静见他不理自己,忙结账追了上去,嘟囔道:“小流氓,等等我嘛,你一个爷们怎么这么小家子气啊,小流氓,人家逃课出来找你,你怎么这么没礼貌。”见他还不停下,燕静一顿脚,娇声嚷道:“小流氓,你给我站住,吃了姑奶奶一顿就想跑,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软的不行来硬的,像她这种美女本来就足够吸引众多男性生物的眼球了,这一声让人想入非非的娇喝当即引得路人纷纷侧目,纷纷鄙夷的看着正欲逃跑李飞,废材,弄了人家就跑路,男人要有责任心。

这一叫到这让李飞回了头,李飞笑道:“你的话可真有······”李飞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身影朝自己冲了过来,还来不及闪躲就被撞了个正着,李飞下盘着实稳健,脚步竟然没有移动丝毫。他感觉胸前被两团柔软壮硕的肉球顶住了,不过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下那种柔软的肉质感,下一刻就感觉嘴唇一热,不过更多的却是痛,因为一张红润的嘴唇以二十码的度印了上去。

方才燕静追的比较急,没想到李飞会突然停下来,一时间刹不住车,就撞了上去,由于惯性使然,又由于李飞喜欢站的低一些,于是,两人的嘴唇很不碰巧的生了一点‘肌肤之亲’,她胸前那对含苞欲放的玉峰也受到一阵剧烈的挤压,不过因为冲的比较急,传说中第一次接吻的触电感都被嘴唇传来的疼痛给掩盖了。

李飞和燕静同时蹲下来,不住往地上吐着口水,李飞是看有没有撞出血,而燕静却是将渗进嘴里的口水吐掉。

“啊,我的初吻,买噶,你剥夺了我的第十七次初吻,你要负责。”马路边陡然炸响一声响彻天地,震慑人心的尖叫,不过仔细一听却现是李飞这厮的声音,燕静被他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时,一抹红晕已经蔓延到白皙的脖子根了,心中又气又羞,这什么人嘛,自己一个娇滴滴的女生都没喊,他一个男生还好意思叫呢,人家的初吻还不到一秒就结束了,还是给了一个小流氓。

“大小姐,快去上学吧,要不然你老子还当我绑架了你呢。”李飞现在是一秒都不想和她呆在一起了

“哼,我不会放过你的。”燕静气呼呼的嘟着小嘴,忿忿的抬起脚就朝李飞踢了过去,李飞敏捷的一闪,得意洋洋的笑道:“没踢着没踢着,你妈屁股没长毛。”周围的学生群众那叫一个寒啊,谁他妈屁股会长毛啊?

“讨厌。”燕静娇嗔的瞪了李飞一眼,咬着红润润的嘴唇,脸色羞红,双眸中带着些许羞怒,那神情就好像一个*中却不能尽情呻吟的怨妇,端的是诱人的紧。她看了看得意洋洋的李飞,转身迈出小碎步,哼,混蛋,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流氓,本小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被李飞这么一气,又遭突如其来的漏*点一吻,燕静越想越气,看什么都不顺眼,见前方两个打扮的不伦不类的男生和一个‘肥猪流’女生走在一起,她上去就朝左边一高个男生踹去一脚,骂道:“欺负未成年少女,不要脸,最讨厌你们这种人了。”

那两哥们正寻思着今天晚上带身边这小妞去哪里开房,突然被一个女生踢了一脚,还遭一通臭骂,都不由得楞了一下,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个踢完自己甩头就走的女生。“小妞,给我回来,你他妈月经不调啊,好好的踢老子一脚。”那被踢的男生也不是什么好鸟,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一个女孩子踢了心里也火了,跑上去将燕静拦了下来。“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滚开。”燕静娇喝道,一看就是骄横惯了的千金小姐,这种情况下小姐的架子还没有放下。

“你心情不好就可以乱打人啊,还有没有王法了。”那被踢的少年见燕静纯美异常的相貌,一时间也不由得愣了一愣,这妞可比自己身边这位庸脂俗粉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啊,左右看了看,见这小妞好像是一个人,周围似乎并没有帮手,壮着胆子‘桀桀’笑道:“美女,其实我也是个怜香惜玉的高雅之人,这样吧,你的QQ号给我,下次请我上个网就算了。”

燕静见眼前两个学生流里流气,衣衫不整,左耳上还带着一个耳环,心知和李飞那小流氓是一路货色,横了他们一眼,便不理会他们,径自拦下一辆出租车准备去学校。“砰”那学生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扯住燕静的衣服,将她从还没有完全进入车中的身体扯了出来,一声大响,车门被关了起来,“同学,你一声道歉都没有,就想走啊?”燕静厌恶的看了他们一眼,撇了撇嘴,朝学校门口那头喊道:“小流氓,给我死过来。”李飞回头一看暗叫道:“他妈的着姐姐可真会惹事。去帮帮她吧,谁让她请了我一回呢。”李飞摇头晃脑的走了过去缓缓地说道:“你们是要干神魔?”“他们非礼我。”燕静轻咬着红唇,双手抱着波澜壮阔的胸脯,一副受惊小兔的神态,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她受了天大的委屈,那两学生看的一愣一愣的,啥时候成自己非礼她了?那两男生本想说两句狠话撑撑场面,但看清站在自己身前的人的相貌后,却惊异的问道:“你,你是李飞,五义兵团的李飞?”

“是啊,我就是李飞,有事吗?”

“飞哥请你收下我们。”这两个人笑着说道。

这两兄弟也太逗了,搞的像黑社会拜码头一样,av看多了还是吃药是没开灯啊。李飞笑了,说道“我不收小弟只收老大。你们去找狄威和江龙吧,就说是我介绍的。”“多谢飞哥。”这两人心里这个爽啊,谁不知道狄威和江龙都是李飞的小弟啊。这不是手下了吗。

看着气呼呼的燕静,两人歉意的笑道:“这位是嫂子吧,嫂子,实在对不起,刚才小弟不知道您是飞哥的马子,多有得罪,包涵包涵啊。”

“呸,什么狗屁嫂子。”燕静心中那叫一个气啊,本来是叫李飞这小流氓过来打一架的,没想到他们竟然认起亲戚来了,这才一会儿就称兄道弟了,自己这是在助纣为虐啊,不过这小流氓在二中影响力还真不小呢,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贼笑的三人,又拦下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到了班上董杰已经等在了那里,将一张写满了人名单子交给了李飞,李飞笑道:“我甭看了,你就告诉狄威和江龙还有敬民带好小弟,将校内的所有势力都收复了,至于那些校外的仇人,等统一了二中在去收拾,有用我的地方就说话。”

董杰点了点头,旋即说道:“哦,对了,刚才陈诗蕾到这儿找你,好像有什么事吧。”说完很暧昧的笑了。李飞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挺过无聊的三节课,李飞走到陈诗蕾的教室,也没感到不好意思,大摇大摆的走到陈诗蕾身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坐了下来伸出手搂着陈诗蕾的肩膀,半边脸贴在桌面上,盯着陈诗蕾,陈诗蕾今天穿着一件粉红色外套,单纯可爱的她给人一些青涩粉嫩的感觉,这是种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去呵护的女孩,那种柔弱的感觉让史浩想将她拥入怀中,史浩看着她那张一张一兮,透露着诱惑的红唇,轻声问道:“诗蕾,找我啥事?”陈诗蕾没想到李飞会这么大胆,在教室里就搂着自己,娇羞的脸上又多了些慌乱,但心里却有些惊喜和甜蜜,她没有挣脱李飞的搂抱,小声的说道:“我想送你一样东西。”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李飞打开了盒子见一副真皮的手套放在里面。陈诗蕾小声的说到:“天气亮了飞哥我也不知道这手套合不合适。”

李飞一手拿着手套,突兀的伸手轻柔的握着陈诗蕾的小手,有些冰凉,却异常的滑嫩,陈诗蕾娇躯不由得微微颤动了一下,似诧异,似惊喜的转头看向李飞,自从李飞为了她的事怒不可遏的那一刻,陈诗蕾的芳心便划刻上了那张总是挂着一副邪笑的脸,可是没想到,今天,那张脸的主人竟然主动握住了自己的手,他的手有点粗糙,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李飞将陈诗蕾搂在怀里,嘴巴轻咬着她的耳根,“诗蕾,谢谢你。”李飞一直认为自己口才很好,可是此时此刻,除了一句真诚的谢谢之外,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飞哥。。”

李飞双手握着陈诗蕾的香肩,将她推出怀里,盯着她的秀眸问道:“怎么了?”“没,没事。”陈诗蕾低着头呢喃道,声音近乎轻不可闻,一抹淡淡的红晕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脖子根。

李飞愣了愣,看她的样子也能猜到她想说什么了,心中不免有些紧张,他对敌人再狠辣,但却仍旧是一个没有丝毫恋爱经验的初中生。

一向色胆包天的史浩到了关键时刻竟然偃旗息鼓了,他破天荒的没有做出什么破格的事情,每个人面对如此单纯羞涩的女孩,又是让自己心动的女孩,或许都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情吧。

两人去食堂吃了饭,走出食堂的陈诗蕾眉宇间带着掩盖不住的娇羞和喜悦,李飞说道:“诗蕾,还有很久才上课,你去哪?”

“恩,我找小丽玩去了,飞哥再见。”陈诗蕾嬉笑着走开了。

李飞莞尔一笑,向校门口走去,刚走到校门口,李飞心道:糟了,麻烦又来了。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校门口,两身穿黑色西装,眼带黑色墨镜的大汉从面包车侧门跳了下来,好家伙,就和黑社会开战的架势一样,周围的同学还以为接下来就是一些拿刀的古惑仔从车里蹦出来呢,纷纷唯恐避之不及,躲得远远的,采取观望措施,然而却见一个靓丽娇艳的女孩从车中蹦了出来。

燕静一下车,就见校门口李飞蹑手蹑脚的向里面移动,小流氓,还想跑,燕静蹦跶着上前扯住李飞的衣服往校外拖去,“你往哪里跑,跟我走。”

“放手,放手,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男女授受不亲,你再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做人。”李飞一边倒退一边嘟囔道,见她还没有放手的趋势,史浩也不爽了,冷声嚷道:“松开,拉拉扯扯,干什么玩样儿。”

有时候,男人就应该拿出点男子气概来,果然,见李飞有些生气了,燕静当真松手了,手足无措的看着李飞。

李飞看了看燕静问道:“你想干什麽?”

“其实,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天,人家真的好无聊,学校里一个能聊天的朋友都没有。”原来还是个寂寞女人啊,哎,女人就是忍受不住寂寞才会有那么多婚外情啊,红杏出墙啊,私生子啊,燕静见他一副邪笑的站在那呆,知道他一定是又在yy了,推了推他,道:“我带你去我们一中玩玩吧,美女很多哦。”

“我不。。。可能不去的。”李飞本来直接拒绝,话锋却突然一转,一脸无奈的说道:“哎,谁让你请我吃了一顿小饭,我这人最懂知恩图报了,就陪你走一趟吧,声明啊,我绝不是因为美女才去的。”

“知道啦,快上车。”

校门不远处,黄小帅和一位青年鬼鬼祟祟的躲在一颗大树后面,那青年赫然那天晚上带人砍李飞的其中之一。黄小帅一手捂着还在作疼的伤口,一只手指着刚刚上车离开了学校的李飞,道:“哥,就是他。你帮我找点人教训他一顿吧。”满脸猥琐的青年看清李飞的相貌,说道:“你放心辉哥是不会放过他的。”

黄小帅很是惊异暗道:这小子还敢惹兴华街老大于辉,不可能吧。

东山一中,东山县顶尖的三大高校之一,其师资力量雄厚更胜东山二中一筹,加上严格的管理规章制度让一中每年的高考都能奉献出十来个重点名牌大学的才子,而东山一中最为特色的就属武术社了,一年一度的县大赛都获得骄人的成绩,二中几年来一直被一中死死的压在脚下,翻身不得。

面包车缓缓在东山一中校门口停下,东山一中不愧为东山县屈一指的学校,光是学校大门便比二中要宽敞许多,两侧的小花苑载着各种美丽娇艳的花朵,香气四溢,史浩见识浅薄,也说不出那都是些什么花名来。

足够五辆大型卡车并行的校门前学生川流不息,李飞走出了车厢,呼吸着蓝天白云下的掺杂着汽车喷出的烟雾的浑浊空气,总算还能见着天空,感觉真他妈好啊。

看着恬静优雅的从车中钻出来的燕静,李飞就纳闷了,上下学用四个保镖接送,按说她应该是个有家世,有身份的小富婆,可偏偏开一辆破面包车,这也太磕碜了,不说奔驰宝马,给辆别克奥迪开开也拉风多了啊,保镖好歹也是靠真本事吃饭的好汉啊,不过这到底是别人家的事,自己毕竟是外人,不好过问。

“你们回去吧,这里有李飞就可以了。”燕静对保镖也算不错,没有像一般大小姐那样颐指气使的对下人,反而挂着一张甜甜的小脸,很和善礼貌的说道,这倒是让李飞对她另眼相看,刁蛮的大小姐还有这一面,难得。。

那四个身穿黑色西装,眼带黑色墨镜仿如黑社会老大的保镖漠然的转头看了看史浩,没有说话,径直钻进车中,但却没有开走。

燕静苦笑着摇了摇头,知道他们没有把自己安全送到家里是不会离开的,职业道德太强了,算了,让他们等吧,反正天天如此,转身一把扯着已经斜靠在电线杆上,双手插在裤带装酷,一边朝过往的女生抛眉眼,一边猛吹口哨的李飞,道:“小流氓,带你参观一下我们的学校吧,比二中可强多了哦。”

“骗子,还说有很多美女呢,怎么我看到的都是些歪瓜裂枣,稍微有点姿色的都和别人手牵手,你侬我侬的,这世道太可悲了。”李飞摇头晃脑的跟着燕静步入了一中,不屑的嚷嚷道。

燕静挺了挺傲人的胸脯,道:“有本小姐在这里,所有人都得黯然失色,你看别人当然没意思喽。”她说这句话似乎没有经过大脑考虑,听起来如此自大的话语,从她口中出来却是如此的自然和谐,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史浩也没觉得有什么不爽的感觉,像她这种女孩子生在古代就是祸国殃民的妖姬,撇了撇嘴道:“你快点回火星去吧,地球真的不适合你生存。”

说话间,两人穿过了教学楼中间的长长的水泥过道,来到篮球场上,此时四个篮球场上聚集着数十位学生尽情挥洒着汗水,为了一个篮球来回飞奔着,由于场地有限,所以都是占用半个篮球场玩着组队赛。

李飞和燕静的出现,当即吸引了不少正在比赛和观赛学生的眼球,不少学生都惊叹起来:“哇塞,校花来了,同志们,大家表现的机会来了。”见校花在一旁观战,在场上激战的学生都卯足了劲头,一个个的都和吃了壮阳丸的情的疯牛一般,拼了命的抢夺篮球,尽情的炫耀着自己的球技,团队合作精神在这一刻全他妈成为狗屁,让它见鬼去吧。“那个和小静在一起的瘪三是谁?”

一个身穿24号蓝色球衣,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学生斜眼撇着李飞和燕静那边,对身前正在防守自己的一个学生轻声问道。

“没见过。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吧,不过校花怎么和那样一个流里流气的小子走的那么近,嘿嘿,孔翔,现在你没话说了吧,她情愿和那么一个瘪三走在一起,也不愿接受你,你面对现实吧,哎,我说,爱慕你的女孩子可以组成一片小森林了,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被防守学生称为孔翔的学生相貌英俊,身材挺拔,高高的鼻梁划着好看的弧度,剑眉星目,是一中篮球校队的头牌人物,倒也虏获了不少少女的芳心,可他唯独对一中的校花燕静情有独钟,见燕静身边站在一个那么猥琐的小子,心中难免有气。

他视线在燕静那方流转,双手却控制着篮球在胯下来回穿梭几次,嘴角划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对身前的那人说道:“沈风,你的旋风式传球可以派上用场了。”此时他们的距离和李飞不足十米,他相信沈风的传球能将那个家伙砸的晕头转向。

“嘿嘿,你真是太坏了,看我的。”名叫沈风的青年右手迅疾一抄,轻松的从有意丢球的孔翔手中抢到篮球,另外几个在场上比赛的学生也都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们是一个校队的,可谓是蛇鼠一窝,狼狈为奸那是一定的,纷纷饶有兴趣的等着看好戏。

燕静指着前方挥汗如雨,漏*点争夺的学生们,撅着嘴道:“怎么样,这都是我们学校的运动健将,比你们学校的强吧。”

“真菜,跳的那么低,跑的那么慢,出手也和放慢动作一样,这么多人也就那边的稍微好一点,靠,小心。”李飞指着孔翔那一队,却赫然现一个篮球以极快的旋转度朝燕静吓的花容失色的娇容飞了过去,篮球在空中急旋转,出急骤的‘呼呼’破空声,这一球要是砸中,燕静这一张娇媚的恐怕就要成为过眼云烟了,破相是难免的。

李飞的速度可是可以用来接子弹的,在篮球离燕静还有三十公分时李飞左手急伸接住了来球,虽然没有砸中燕静,与篮球碰撞的左掌却是火辣辣的,一般的疼痛李飞根本产生不了痛觉,但这一球的却让他的手掌一阵火辣辣的,旋转的力度不可谓不强,他不敢想象,这一球砸在燕静的脸上,会是怎样一种情景。

在篮球场上的孔翔惊出了一身冷汗,怒骂道:“你***怎么丢的,操,差点砸到小静了。”“失误,失误,纯属失误。”沈风连忙赔笑道,而后跑过去将球捡了回来,顺便向李飞和燕静道了个谦,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现在又是在别人学校,虽然猜到他们可能是故意要砸自己的,李飞却也隐忍着没有作。

“小流氓,你没事吧?”燕静看到李飞不经意的甩了甩左手,双眸直勾勾的盯着李飞,轻声问道,说话的口气也温柔多了,方才要不是他奋不顾身接下那一球,自己肯定要毁容的。

“小意思,不要太感动了,如果你想再亲我一下,我也可以大方点奉献出我的贞操的,net,baby。”李飞嘴巴厥的老高,等待另一张嘴唇的攻击。

“去你的。”燕静细腻光滑的脸上露出些许红晕,流氓就是流氓,老是没个正经。李飞刚想再调戏一番,却见那边又飞过来一个篮球,威势比之方才犹有过之,急旋转的篮球在空中划着一道干净利落的直线朝他的脸部砸来。

“他妈的你找死。”说着右手一拳打在篮球上,将篮球已比刚才快十倍的速度送了回去,沈风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来球砸的倒飞出十五米,这时一个身影冲了上去接住了他不然肯定会摔死的。

李飞好奇的看着接住沈风的人,这时那人发话了:“小子你的武功不错,有没有兴趣加入武术社。”

李飞笑道:“我是二中的进你一中的武术社,你开玩笑吧。”

那人一愣问道:“你叫甚麽名字?”

“李飞。你叫什麽”

“王华,你有没有兴趣转学。”

“我不管你是王华还是王八,老子没兴趣转学,还有管好你们学校的这些狗。”“小子你挺狂啊。”

“是吗?你难道想打架?”

“是啊我正想领教领教。”王华说着一脚踢向李飞。

李飞根本不躲,直接一脚硬碰了上去,在接触的一瞬间王华感到这小子已经超出了中学生的范畴了,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送到了十米之外,要不是他极力调整身形一定会头先着地。

李飞冷笑一声,刚想转身离开,就听一个冷冷的声音喝到:“你小子打完就想跑?”李飞看了看来人问道:“你叫什麽?”

“钟龙。”

“哦,那你也想也想切磋切磋了。”

“没错。”说着钟龙猛地冲到李飞面前一拳打向他的前心,李飞感到这不是个等闲,于是用五成的实力和他周旋了起来,在交了七八招后,李飞猛地使出全力和对方硬拼了一脚,钟龙只觉腿一麻整个人被送了出去,李飞转过身刚走到燕静身边只觉一股强风袭来,原来钟龙被打倒觉得很丢面子,猛地抄起一根十米长碗口粗的钢柱轮了过来,李飞知道不能硬接,只能躲但是躲开燕静就完了,在情急之下李飞用实力最强的左腿直接抗了上去,就在挡开钟龙轮过来的铁柱时李飞听到一声骨头折断的声音,李飞的左腿宣告报废,钟龙狞笑着说道:“我看你还怎磨狂。”

李飞笑道:“你来啊,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残废的人也能打死你。”说着右腿猛地用力将整个身体向炮弹一样冲向钟龙,这时王华叫来的武术社成员从几个不同的方向击向李飞,而受伤的李飞已经没法转身防御了,李飞信说:来吧老子近天什麽都不顾了。在李飞一拳硬碰上钟龙的胸口时李飞也被击中了,跟着在钟龙的一声惨叫中,他的肋骨至少断了四根,而李飞的右手和左手都被至少攻击十次而宣告下岗,李飞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这帮武术社成员还想接着打,燕静大叫着冲上去,她知道如果不是李飞硬接那一棍子自己早就送医院了,燕静挺着傲人的胸脯挡在李飞前面大声说道:“我今天算是看清了你们的本性了。”

“你带外校的来闹事,你倒是有理了。”

“对啊,你最好闪开。不然连你一起打。”

这群学生就要动手时,一个粗犷的声音叫道:“谁敢动我大哥一根汗毛我就送谁下地狱”

这时一个人冲到了篮球场上,这人上身穿一身黑色的皮衣,下身黑色多兜裤就像终结者一样。

所有的同学都是一愣,随即王华叫了起来:“你他妈是谁。”

这人冷冷的道:“我叫邢晨。”

“你来干什麽?”

“打架。还有问题吗?”说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拳将王华打出至少三十米远,然后冷冷的喝道:“还有谁?”

这时的武术社成员也不顾江湖道义了,一个个抄起家伙冲了上去,邢晨暗骂道:你们可是自己找死。

旋即敞开皮夹克从后背上抻出了两把丛林虎排障刀,不少人被眼前的一幕吓倒了,就连武术社成员也都吓得后退,他们自问自己一辈子打架也用不上这种高级武器。邢晨也不多说话,背上李飞就往外走,燕静也赶紧跟了出去。

移动端二维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红颜天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