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 ,放开那女孩,让我先来。

更新时间: 2012-06-13 17:28:08 字数:10119

此时还未上课,高二五班吵杂不堪,毫无纪律,大声叫嚷有之,打牌赌博有之,拿着镜子搔弄姿有之,当众拥抱亲吻有之,若非场景限制,恐怕有进一步展成上下其手,继而转变成‘活塞运动’的趋势。

教室中学生千姿百态,怎一个乱字了得。

其中为的赫然是英俊帅气的何飞,只见他站在课桌上,拿着一个矿泉水瓶,深情高歌:“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声音嘶哑低沉,宛如鸭子的鸣叫,唱完之后,学着迪吧dJ的架势,声嘶力竭的吼叫道:“后面的观众,你们好吗?举起你们的右手,跟着音乐的节拍,跳动起来嗷...。”

“嗷嗷嗷....飞哥,飞哥,唱的太好了,再来一个。”不少学生昧着良心大声附和着,心里却暗暗祈祷这厮不要再唱了,再唱下去自己这条老命就要这么断送了。

“轰”然而这时,教室门口突然响起一声巨响,教室虚掩着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上方的门环扣硬生生崩断,木门斜挂在墙壁上摇晃,看似随时可能倒地。

站在桌子上正待高歌一曲的何飞不禁然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一跳,险些从课桌上栽倒下来,转头看去,却见一个身着一身休闲西装的男生和两个清纯动人的女生站在门口,两女生赫然是他认识的陈诗蕾以及方才被自己打的那个女生。

教室里的学生瞬间停止了手头上的动作,那些女生也纷纷停止了化妆,双手拖着下巴,疑惑,诧异的看着教室门口,很显然,教室大门是被那个眉清目秀的男生给踢坏的,她们不禁春心荡漾,他力气好大哦。。。。。。

何飞暴怒,喝道:“你.他.娘.的找死啊?”

李飞冷冷的喝到:“谁是何飞。”

何飞站在桌子上嚣张的叫道:“我就是。”

李飞冷笑道:“承认就好。”说着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脚踢在桌子上,何飞就觉脚下一空整个人向前一扑,李飞跳起一记膝撞将何飞撞起两米高,全班所有的学生都发出了,一声惊呼,在他们的惊呼还没结束,李飞空中强行转身,一腿踢在何飞的肚子上,何飞直接就倒撞在墙上然后摔在地上,所有人都听到了咔嚓一声骨头折断的声音,何飞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当然李飞只用了半成都不到得力,因为他的战斗力可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你***干什么?”愣神了片刻,离李飞最近的一个颇为雄壮的少年怒吼道。

“干你姐姐。”说着飞起一脚踢在那人脸上,那人倒飞出三米,撞在地上。

这时的五班已经变得杂乱不堪,有好多男生都抄起了家伙,李飞笑道:“你们想群殴?”

这时有一个为首的叫道:“你突然跑到我们班上来,出手就打伤几个人,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真当我们五班没人吗?”李飞一抬脚一记回旋踢踢在那人的小腹倒飞出去,这时何飞已经挣扎着起来了,大叫道:“兄弟们别让这小子跑了。”

李飞心想:速战速决不能让他们伤到,丁丽和陈诗蕾。于是手伸向腰间注备拔刀,这时楼道里一阵吵杂,一群人冲进了五班,为首的有董杰、狄威、刘敬民、江龙,还有不少小弟手里都抄着家伙。

这时的何飞惊讶不已,暗道:这小子是谁身手不凡,朋友又都是学校里各占一方的老大,到底什么时候冒出这么变态的家伙,自己竟然没有一点察觉。

这时董杰等人同时大叫道:“谁敢动我飞哥。”

这时的何飞意识到自己惹了一个自己一生也惹不起的大人物,这时李飞走到何飞面前一拳将他再次打倒在地,李飞就像拖死狗一样将他拖到讲台前,单手你这他的头猛地撞在讲桌上,何飞大叫一声昏了过去,李飞又一脚踩在他的右腿上,又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何飞又被骨折时钻心的疼痛击醒了,李飞揽过丁丽和陈诗蕾用着流氓的口气说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飞,她叫陈诗蕾,是我的女朋友,她,我李飞的女朋友,飞哥的女朋友是不允许别人欺负的,听到了吗?”

陈诗蕾愣愣的看着李飞,眼中闪烁着莫名的色彩,害怕似乎都被过滤,心中却是在回味李飞方才所说的话,粉嫩的脸颊不由得有些烫。

李飞又揽着丁丽说道:“她叫丁丽也是我女朋友,你居然打她,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你***居然敢打她耳光,你有没有公德心?”

说着李飞拔出一把蝴蝶刀,毫不犹豫的将它刺进何飞的左肩,然后冲着整个五班的人大叫道:“记住我的名字,要想报仇就来,飞哥我没后台,我有的是前台,前台上当然有坐台的。”说完搂着丁丽和陈诗蕾两位纯美女在董杰等人的护送下离开五班。

楼道里李飞看了看丁丽和陈诗蕾,又看了看董杰等人,对丁丽和陈诗蕾说道:“你们先回班,要是谁在欺负你们就告诉我。”丁丽和陈诗蕾点了点头,李飞又看着陈诗蕾,见她一双杏眸中仍带着丝丝惊悸,一张粉嫩的仿佛可以渗出水来的晶莹剔透的脸颊上显露着些许红晕,愣了楞,李飞淡然说道:“有事,找飞哥。”

“恩...。”陈诗蕾低吟了一声,旋即抬头,一向胆小害羞的她却直勾勾的盯着李飞的眼睛,轻摇红唇,眸含秋水,柔声说道:“飞哥..谢谢你..。”

李飞轻柔的捏了捏她嫩滑的小脸蛋,笑道:“傻瓜,谢什么,回去上课吧。”

“恩,那我们走了。”李飞下意识的暧昧动作,却是让陈诗蕾小脸羞红,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拉着丁丽飞也似的跑掉了。

李飞又看这董杰等人说道:“哥几个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我求你们办一件事。”江龙和狄威大叫道:“飞哥你折磨说就见外了,你说什模事。”

李飞点了点头说道:“我说过我回来是为了报仇,你们帮我找出所有当初叛徒的名字,还有二中所有老大的名字,我要统一二中。”

董杰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三天后我就将清单给你。”

李飞笑道:“好,现在回去上课吧。”

说完一步三摇的走了,董杰等人也散了。第二天清晨,李飞还是照常上学,但是到了学校发现,所有学生对他的眼神都变了,还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好想和昨天的事有关,李飞暗笑:“你们这是少见多怪,三年前哥比现在下手狠。”

到了班上李飞发现平时总喜欢欺负丁丽的几个男生都在围着丁丽还不断的打拱、撮衣,听声音是在求她原谅,当丁丽看到李飞时脸马上就红了,几个男生见李飞来了,马上飞似得散开了,李飞径直走到丁丽旁边的座位上坐下,看着丁丽笑道:“美女怎摸了,出什麽事了?跟飞哥说说。”

丁丽见李飞那邪笑的脸娇嗔着说道:“还不是你做的好事。”

李飞笑道:“我作甚麽了,不过你说的这句话很有深度。”

丁丽白了李飞一眼,说道:“今天中午我想请你去吃饭。”

李飞想了想说到:“行啊,反正我没事。”

一上午的课李飞不知是怎麽度过的,反正在听到下课铃的一瞬间,他的大脑马上清醒了。就在丁丽叫他去吃饭时,一个靠近门口的董杰的小弟叫道:“飞哥有人找你。”李飞闻声看过去正见门口徘徊着一个倩影,两手玩弄着衣角,小脸带着丝丝红晕,不是陈诗蕾还能有谁。

李飞就叫上丁丽走了出去,微笑道:“诗蕾,有事吗?”

陈诗蕾正在考虑怎麽和李飞说,没想到他出来的那模块,陈诗蕾先是一惊,然后才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没事..飞哥..你现在..有空么?”

李飞笑着说道:“除了吃饭也没什麽事,诗蕾你要约我吗?”

啊....?”像是被看破了心事,陈诗蕾小脸羞红,心中仿如小鹿乱撞,低着的头都快挨到微微隆起的胸部了,“飞哥,你,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中午,我。。。我想请。飞哥。。吃饭。”

李飞正想回答丁丽也约了她,突然董杰和狄威走了过来,大声说道:“诗蕾妹妹啊,你也太偏心了吧,我们都帮了你,你就请他一个人啊,难道。。。。呃。。嘿嘿。”董杰也是来叫李飞去吃饭的,顺嘴整了一句。

“啊哈哈哈,就是啊,我刚还寻思这去哪弄钱吃饭呢,嘿嘿,诗蕾,不会这么小气吧。”这时江龙和刘敬民也都来了。

李飞笑道:“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不如我请大家怎摸样。”

东海二中对面就是商业街,饭店,酒吧,不计其数,李飞带着众人来到一家,装潢不错的酒店要了个包间。

董杰试探性的问道:“飞哥喝酒吗?”

李飞笑道:“我们还是学生,喝酒败坏学校风气,要是来个酒后乱性就跟麻烦了,再说我也不会和啤酒啊,酒量不行。”

几位打算喝点的男生无不有些沮丧,但是就见李飞对服务员说道:“这有轩尼诗吗?”

服务员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先生这里没有,不过对面的酒吧里有。”

“去搬一箱过来。”说着掏出一张全球通行的钻石卡。

众人闻言无不惊讶不已,不和啤酒和洋酒,真是疯子。

这家酒店的效率还不错,几人说说笑笑不大一会儿,十来个菜就上齐了,李飞要的酒也来了。李飞开了三瓶,两瓶倒给众人,自己抄起一瓶嘴对嘴的喝了起来。

就当李飞喝了一半时刘敬民突然说道:“这酒怎麽跟马尿一个味。”

李飞刚喝到一半,一听这个,整个的将就都吐了出来,还不断的咳涩,差点没呛的背过气,咳嗽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坐在他身旁的陈诗蕾也顾不得矜持,连忙一手挽着他的手臂,一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心,两人的身体几乎快要贴在一起了,丁丽也拿起纸巾给他擦嘴,

“喂,你们注意点,这是公共场所,对面就是学校,别影响未成年。”江龙一脸愤慨的说道。

被江龙这么一吼,陈诗蕾、丁丽这才注意到自己和李飞有些过于亲昵,连忙松了开来,正襟危坐的拿起筷子夹起菜就往嘴里塞,企图掩饰自己的慌乱,丁丽也拿起汤匙,去舀水晶豆腐吃。

几个男生都幸灾乐祸的坏笑,而李飞用惊异的眼光看着丁丽和陈诗蕾,尴尬的说道:“你们怎莫用我的餐具。”

“啊?”陈诗蕾和丁丽同时惊叫一声,随手就将手中的餐具丢了出去,不过这完全是由于紧张过度的下意识行为,并没有任何歧意,她们的心中忽然都有些甜蜜的窃喜,自己用的是他的筷子,那不是和他间接接吻了?啊,接吻?可自己是初吻啊,就这么没了么?江龙这回可欢了,大叫道:“你们三人公然接吻简直就是目无王法,道德败坏。”李飞笑道:“怎摸了,你上次不还喝多了亲了敬民一口吗?”

顿时江龙变得十分尴尬,马上岔开话题说道:“飞哥咱俩拼拼酒量如何?”

李飞笑道:“好啊,咱也别划拳就一人一瓶,对瓶吹,看谁先到。”

江龙吓得马上用尿遁跑了。

结了账,几人便起身离开了饭店,几人走进学校,李飞走路开始晃悠起来,一直默默站在他身旁的陈诗蕾似有所觉,连忙伸手搀扶住他,李飞也不客气,顺手搂着她柔软的香肩,当然他这纯属是装的。

当他们走进教学楼才想起,今天有全校的英语大课,这可是全校最大的一件事,所以没有一个人敢迟到,但是李飞他们迟到了,站在阶梯教室的前面正在那呐喊的英语老师杨国用愤怒的眼神盯着李飞等人。

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杨国盯着李飞等人说道,董杰等人知道今天惨了,杨国可是全校嘴最不干净的老师,今天少不了让他羞辱了。

“知道两点半,你不是戴表了吗?”李飞吊耳啷当的说道。

“你喝酒了?”杨国皱着眉头问道。

李飞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你知不知道喝酒有多大的危害,身为一个学生,你不好好读书,竟然跑去喝酒,为了喝酒你会迟到,你这样下去有什么前途。”李飞说话时,嘴里喷出浓重的酒气,杨国站的较近,空气中弥漫的酒气登时让他大为光火,身为学生迟到已经是对老师的不尊重,现在竟然还酗酒。

李飞嘴角微微一撇,嘿嘿笑道:“这个不劳烦扬老师操心了,我李飞将来就是讨饭,也不会讨到你家门口。”

“你还理直气壮了?你现在不好好读书,没有文化,将来走上社会也只会成为社会的败类,还敢跟老师顶嘴,真是欠缺教养,难道你父母没有教你学生不能喝酒,不能迟到吗?你父母没教,老师总该教过吧,真不知道,怎么会摊上你这样没出息的学生,走上社会不要说是我杨国的学生,我丢不起这人。”杨国年约四十岁左右,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被一个学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顶撞,心中当即是怒火中烧,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狠骂,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自己身为‘园丁’的身份,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他的英语教得好,早被学校轰走了。

杨国话一出口董杰就知道要出事。

李飞冷冷的说道“我是没父母教养,那又怎么样,但我不会就因为十万块钱就害的一百多个家庭家破人亡,我更不会为了十万块钱就夺走一个十五岁少年的生命。你他吗的倒是有家教啊,还真是高尚。”

杨国大惊,大叫道:“你在胡说八道什麽?”

李飞冷笑道:“我在说甚麽?你还记得被你以枪打死的王风吗?我们只不过是和你儿子一起玩,害的你儿子撞死的是你自己。你却帮着梁峰害死了上百的人。”

杨国的要害被他说中,他大叫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李飞缓缓地说道:“我就是三年前你没能杀得了的五义兵团李飞。”

杨国叫道:“你以为你回来了能做什麽,三年前的事警察早就结案了,你别以为你以前有多狂就能做甚麽,我告诉你你就是做狗的料。”

李飞笑道:“你说你老子是狗。”说话间一把魔龙牙蝴蝶刀已经抄在他的手里,李飞飞起一脚正中杨国的面门,杨国飞起三米多高,李飞不等他落地,一记下劈将还在上升的杨国生硬的拍在地上,杨国马上口喷鲜血昏了过去,李飞手中的魔龙牙毫不犹豫的刺进他的右腿,在刺痛的作用下,杨国又醒了过来,李飞脚踩在他的胸口说道:“记住我不只是能当你老子还能当流氓。流氓你知道吗?看你迷茫的眼神就不知道,流氓,就是打饭从不排队,借东西从来不还,打架有人出面,杀人有人顶罪的人(此处省略2000字)我就是,记住啊,还有告狗王他的债和你的债我会在近期算清的。”

课是上不下去了,当李飞走到门口时校长已经向他发出了邀请函。

李飞甩了甩头发朝校长室走去。

校长办公室在教学楼的四楼,穿过长长的走廊,经过几排教室办公室之后,终于找到了一扇带有‘校长’字样的门。

李飞敲响了房门大声说道:“校长你找的人来了。”

屋内传来一道声音:“进来。”

推开房门看见一个秃顶的人正坐在办公桌的后面,在校长一顿大的道理开始之前,李飞笑道:“我知道您想说神魔,我不用您说,我就告诉你,我给你一张支票,你填个数,让我留下来继续上课。”说着将一张签字盖章都有,就是没有填数的支票拍在桌子上,然后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你不让我留下来,这就是你的送葬费。”说完头都不回的走出了教室,留下了一个还以为是错觉的校长,在明白过来之后,心理产生了巨大的争斗,要说要多少给多少这诱惑也太大了,但是这莫大的事不对他进行处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这校长就别当了,还有这样有点对不住杨国,最后钱的诱惑还是战胜了一切,但是校长要给李飞记一过,这对李飞来说这不算什麽,他又不是为了学习来的,他只不过是为了隐藏身份,为了报仇,为了任务。

当李飞回到教学楼时陈诗蕾、丁丽、董杰、等人都等在那里,董杰问道:“飞哥怎摸样,你不会被开除了吧?”

李飞笑道:“开除?想开出老子,在等十年吧。”

董杰担心的问道:“可是你公开向梁峰宣战,不怕出事吗?”

“出事?我要是怕出事我当初就不会回来。董杰你去办件事,你跟踪杨国只要他和狗王见面,就通知我。”

董杰点了点头。

在放学后李飞接到了董杰的报告说:“杨国,下午去了一个叫鸣凤茶楼就没出来过,我已经叫刘敬民和江龙盯上了。”

李飞听了汇报后说道:“小董你和小威帮我把车开回去,我还住在,我以前的别墅那。”

狄威问道:“飞哥你干什摸去?”

李飞笑道:“你放心我是去送小丽和诗蕾,免得出事。”

说完转身走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李飞一直沉默不语,丁丽和陈诗蕾似乎感到什麽,关心的问道:“小飞,你没事吧?”

李飞笑着说道:“没什麽,只是又想起了以前的兄弟。”

这时陈诗蕾小声的问道:“飞哥你能不能说说杨老师为甚麽要害你们。”

李飞说道:“可以不过你们不能乱说。”

丁丽和陈诗蕾都点了点头。

李飞的话语将它们带回了三年前,那是五义正是发展到最壮大的时候,那时杨国的儿子也李飞和在一起,那时的杨国总是压迫他儿子认真学习,结果将本就叛逆的心理压迫的更加变形,他儿子杨俊豪变得每天都和李飞等人在一起,打牌喝酒出入大大小小的酒吧,游戏厅,有一次他的儿子叫家长,结果害的杨国在朋友和同事面前抬不起头,他当天晚上又看见杨俊豪从网吧出来,气的他,怒火中烧一个箭步冲上那个前去,抬手给了杨俊豪一个嘴巴,并在大街上劈头盖脸的大骂杨俊豪,结果杨俊豪气的转身就跑,当杨俊豪跑上马路时,一辆半挂将他的生命从这个世界上带走了,事后杨国一直认为是我们害四他儿子的,后来杨国通过关系认识了和五义有仇的梁峰和狗王,在梁峰的帮助下,狗王和杨国设计了一个圈套,将五义的人杀得只剩几十人。

这时李飞的眼眶已经湿了,而丁丽和陈诗蕾则是小声的啜泣了起来。

就在这时李飞注意到身后有人跟踪,李飞转过身只见十几个手拿砍刀的小混混,李飞缓缓地说道:“你们跟了我们那麽远想干什麽?”

这时为首的叫道:“你就是李飞吧?那你应该知道我们要干甚麽了。”

李飞说道:“你们是狗王派来的,还是梁峰?”

那人冷笑道:“你没必要知道那麽多。”说着挥舞着砍刀冲了上来。

李飞叫道:“小丽,诗蕾你们快跑。”说着掏出两个拳环冲了上去,在快有接近对手是李飞猛地一抖拳环,拳环下端出现了一段十厘米长的三棱军刺,这是飞扬军火公司专门为三贱客打造的拳环,就在为首的那人还在惊讶时,李飞已经将军刺刺进了他的心脏,这人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就结束了短暂的生命,李飞跟身进步,飞起左脚踢在另一个冲上来的人的心口,在人还没落地李飞有强行扭动腰肢右脚又踢在另一人的头上,在接下来的五分钟李飞来了一场纯粹的单方面虐待。

李飞解决完敌人后追上丁丽和陈诗蕾将他们,安全的送回家,才给董杰打了个电话说道:“小杰,你在哪?”

董杰说道:“在鸣凤茶楼,有事吗?”

李飞问道:“狗王走了没?”

董杰说道:“还没有,不过刚有几个人找他,后来又走了。”

李飞说道:“小董你现在马上回家,对了叫狄威他们都回家不用定了。”

董杰知道李飞是想找狗王算账自己就是想跟着他也肯定不让,于是嘴上答应下来,转身又给其余几人打电话叫他们马上到鸣凤茶楼集合。

李飞回家换上自己的工作装一身白色的西装,给头发用快速染发喷雾染成血红色歪戴上一顶嘻哈帽,用帽檐挡住半张脸后,骑上一辆普通的竞速摩托赶到鸣凤茶楼,在问清狗王和杨国在那后,李飞转身就向他们在的包房走去,与此同时董杰、狄威、刘敬民、江龙等人都以带着家伙在对面的大排档里碰头。

李飞走到狗王所在的包间一记回旋踢将屋门踢得倒飞出去,李飞摇头晃脑的走了进来,笑着看着惊讶不已的狗王和杨国说道:“我说过我会来报仇的。”

狗王看来是在道上混的时间长,马上回过神来问道:“李飞你怎么找来的?”

李飞笑道:“你能派人砍我。我就不能派人盯着你啊。”

这时狗王大笑道:“我看你今天是从这出不去了”说着他身边的十个看来是有两下子的打手都亮出了家伙,李飞笑道:“这可是你们找死的。”说着从后腰拿出了两把沙漠之鹰,狗王笑道:“你以为那两把玩具枪就是老大了?别笑......”狗王没能将话说完,因为他的左手边的一个人已经与世长辞,李飞手里的沙漠之鹰是内置消声器的,所以外形没有变化,李飞冷冷的喝道:“你们现在还觉得这是玩具吗?”

杨国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而狗王战战兢兢的说道:“李飞你想干神魔,你不怕辉哥找你吗?”

李飞笑道:“记住我的名字,我不是三年前的李飞,我叫残阳。还有我不怕于辉找我。”

说完李飞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在出门的一瞬间,将一颗手雷扔了进去,在一声爆炸声后,在所有人都在忙着救人时李飞离开了现场,走到对面的大排档对着董杰的人说道:“我不是让你们回去了吗?”

董杰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白色西装的李飞尴尬的说道:“飞哥哥几个不是怕你出是吗。”李飞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回去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对了今天的事对谁都别说。”

董杰等人点了点头说道:“放心飞哥,我们就是说梦话也不会说出去半个字。”

第二天李飞照例起的很晚,但他忘了摩托车让董杰和江龙骑走了,李飞等想起这一切已经晚了,但转念一想我动作快点还来得及,在一路狂奔中李飞听到了关于昨天晚上的爆炸案的情况,警方最后按瓦斯泄漏结的案,狗王和杨国都被炸死了。

李飞当然不想听这些,为了赶时间他走了一条近路,当走到小路深处是只见四个男生正围着一个超超级正点的美女,这时有一个人大叫道:“你撞我一跟头,就想走,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留下五千块钱,你他妈就跟我走。”

这时那美女没有别人的害怕大叫道:“老娘撞了你又怎摸样,快给我让开。”

这无异于激怒了那几个男生,其中有一个说道:“要让开也行,给老子消消火就放你走。”他身边的几个人也都动手动脚起来。

这时那美女被他们的下流举动气的哇哇大叫。

李飞可是一个超有正义感的流氓。于是他大步流星走上前叫道:“禽兽放开那女孩,我先来。”

一开始那美女听到有人出声帮他还感到自己有救了,在听后半句,她差点没哭出来,心说:这几个没敢走,又来了一个。

那几个人见有一个一头妖艳的血红色头发的人走向他们,为首一人大叫道:“小子你干什麽,不想找打就给我滚一边去。”

李飞笑道:“我要是就找打呢?”

“那你就别怪我们了。”说完抬手一拳打向李飞面门,李飞也不躲也不闪,以正常人难以像的超级速度将来人打倒在地,其余人见老大都被打倒了,倒也识趣架起老大,飞似得跑了。

李飞走到那女生面前说道:“别害怕了他们跑了。”

那女生刚从刚才的惊讶中回过神来,但想起干才的一切又害怕的向后退去,最后退到墙边慢慢的坐下双手紧紧地抱着膝盖,李飞笑道:“你别害怕,刚才我只是说着玩。”这才让那女生松了口气,这女孩年约十六七岁,雪白色连衣裙将肌肤衬托的更是白皙无暇,披肩秀柔顺垂挂,散着淡淡的幽香,因为过度紧张,汗水已将白色衣裙浸湿。由于女孩连衣裙的领口较大,白皙耸挺的胸脯滑出了红色可爱的胸罩的束缚,视线可以毫不受阻碍的汇聚于那两座玉峰上,一度让李飞疯狂的画面完美的呈现在他的眼前,随着女孩胸口的激烈起伏,那对雪白壮观的玉峰也波澜起伏,蹦跶着。

李飞的视线一瞬间被女孩胸前的那壮观的白花花一片死死的吸引住了,血脉瞬时间膨胀,七岁用半根棒棒糖骗取小女孩初吻,十岁偷窥女孩洗澡,打小就对女性的身体结构有着浓厚兴趣的李飞忽然现,东海市的空气是这么的清新,东海市的人儿是这么的可爱,他誓,如果能让自己揉捏一下,以后一定不当流氓了。

“两点还是粉红色的,天啊,要喷血了,如果这是种惩罚,我甘愿受罚。”面对如此香艳场面,李飞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心跳开始加,血压增高,险些没喷出一篷鼻血。趁女孩还没站起身,李飞的视线火速汇聚到女孩与身体不成比率的耸挺胸脯上,先喂饱眼睛再说,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以前偷看丁丽,还得趁她系鞋带的时候才只可以看到那么半边,这次可是完整版的啊。

“喂,看够了没有,你还看..色狼.。”女孩直起身,却现方才那个帮了自己的男生一双眼睛竟然贼贼的盯着自己那里看,而且还带着一副坏坏的贼笑,看他一副帅气的样子,原来也是一个小色狼,衣冠禽兽。女孩在心里第一时间给李飞贴上了色狼的标签,旋即双手抱着胸,怒视着他。

“看....看什么...啊,你看,今夜阳光明媚,今夜多云转晴,今天的太阳可真圆啊,就像那嫦娥的屁股,人家都说十五的太阳是最圆的,恩,哲理啊。”偷窥的行迹被当场抓了个正着,绕是李飞脸皮锻炼的如城墙那么厚,也不禁尴尬的语无伦次起来。

李飞在千分之一秒内将快要从牙缝中流出来的口水咽了回去,这才又打量起女孩来,刚才一直就研究她的胸部来着,还没现她长的这么好看。

一张好看的瓜子脸白皙无暇,镶在弯弯细眉下的是一双清澈如水的星眸,小巧可爱的鼻头上还挂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汗珠,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张合,斜阳的余晖落在她白皙的脸庞上,仿佛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

那身已经被汗水浸湿的白色连衣裙有些透明,紧紧的贴在曲线玲珑的娇躯上,透过薄薄的衣裙,傲人双峰撑起的红色胸罩时隐时现,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自然而然的散出一种别样的诱惑,清纯可爱,娇柔妩媚完美的在女孩身上融合。“太阳有哪天不圆吗?

....你还看...流氓。”女孩本想严词声厉的斥责他一番,可谁想这个小色狼的视线竟然还在自己大腿和胸部之间来回游荡.虽然自己的胸部是很大,腿也很美,但也不用这么看啊...........恩,这个色狼倒还有点眼光嘛....

.别色狼流氓的叫,多难听,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刚才奋不顾身,悍不畏死的和流氓决斗,你早就被强奸了。万一在遇上喜欢玩SM的你可就惨了。”咦。”女孩一脸恶寒的看着史浩:“你不但是色狼,还一肚子坏水,要不是为了躲开我爸派来送我保镖我打死也不走这条道。”

“不是吧,以后别这莫做了,下次要是没遇上我这样的大侠你就惨了。”

“我喜欢,你管得着吗?我就不信这世界的人都那麽没人性。”

李飞闻言绝倒,他妈的这波霸太有才了,这世界的人要有人性,刚才就不用我就你了。不过这娘们儿还真是个小富婆啊,上下学竟然还有人当保镖。

“现在几点了?”

“八点半,怎摸了。”

“坏了迟到了。”李飞说着拔腿就跑。

“喂,等等,你在哪里读书啊,你叫什么?”女孩气的直跺脚,这什么人啊,说来就说,说走就走,姑奶奶堂堂一个大美女,你看完就走?要是怀孕了怎么办?“李飞,东海二中。”迎风奔跑的李飞几乎是脱口而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告诉她?过了今天,她依旧是富家小姐,而自己依旧是超级杀手,仿佛两条交叉的直线,短暂的接触之后无限延伸,彼此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与女孩的美丽邂逅,李飞也想有某种美丽的结果,可他知道自己的生活并不会因此而激起涟漪,正如他所想,两个交叉的直线,只是短暂的瞬间相交,在彼此的世界留下一个印记之后,又向着各自的方向继续无限延伸,或许这就是社会的悲哀,可是,缘分这个东西,往往总是那么的出人意料。

移动端二维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红颜天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