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剑客

更新时间: 2012-06-13 17:21:35 字数:10369

2010年美国为了解决国债问题,美国军方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在经过三年的战争或美国国内发生剧变,最后在两年后,全世界变回了战争前的平静。但是这时的世界格局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中国西藏,新疆、台湾、云南、四川先后反动叛乱独立,美国变成东西两个美国,一个是民主党,一个是共和党,欧洲一些地区王族复辟,西欧变成各党派各自管理一块。但是全世界官员没有去恢复经济,而是中饱私囊,导致只要事不大给钱就没事。

在战争时一个行业得到了最大的发展(军火商),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历经两代人发展成全世界最大的军火公司“飞扬军火公司”,但是战争结束后军火的需求飞减,所以飞扬军火公司的第二任董事长李雷开始了一场巨大的阴谋。他投资两个人体改造方面的科学家,开始对人体改造药剂进行开发,最后在短短的五年间很多势力对其中的一种野兽人药剂进行大规模的抢购,而这使得李雷突然发表声明说:野兽人药剂不安全,终止对黑云的投资,而他又在暗地里继续交易,另一方面他用计让自己的儿子心甘情愿的,进行了特种人药剂的改造。但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儿子成为了她将来发展道路上的最大的敌人。而且李雷将自己的儿子变成杀手,为他杀掉一些不听命与他的野兽人药剂的贩卖商。

(药剂说明:野兽人药剂,开发人黑云,特点第一针可以提高战斗力,连续两针可以激发人体内的野兽机能,但是有一些没有更大潜能的大脑会受损,如果没有受伤害可以进行第三针的改造,再次提升战斗力。

特种人改造药剂,开发人黄浩,特性第一针可以强化身体机能,第二针再次强化,第三针可以激发人体内的特殊能力,如果没有特殊的能力就是打成筛子也没用,但是跟野兽人药剂通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强行加一些能力,在打到五针时可以激发第二战斗能力。)

在东海市的的一间叫地中海风情的酒吧里,一个奇诡的少年最吸引人的眼去,第一是他的造型一身雪白的休闲西装,却带着一顶嘻哈帽,帽檐挡住了一只眼,但挡不住他那帅气的脸庞上,那一股能透穿人灵魂的冷漠和那一丝与冷漠全然不同的玩世不恭,第二吸引人眼球的是出手的大方和惊人的酒量,他每天十点钟必到,一直坐到临晨三点,每次都要喝十多瓶精装轩尼诗,还有他深藏不露的诡异身手,就在昨天,几个喝多了的小混混欺负这里的一个服务员,他一出手就让这几个小混混去医院的骨科和内科报告了(在这个有钱有势有权就没人管的社会,他轻松的摆平了警察)。

今天是他来这个酒吧喝酒的第六天,他正在和昨天的帮助的那个女服务员在哪里聊天,那个女服务员也就刚刚十八岁,身高一米六八左右,不胖不瘦,长的状如出水芙蓉一般。通过交谈得知这位美女名曰雨夜,因家境贫寒,为了资助弟弟读书,不得不放弃学业出来打工。这位少年出于礼貌,也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李飞,一个十分普通的但又十分不平常的名字,在普通人眼里一个普通的少年除了一种与生育来的流氓气息没有别的与他人不同,就是太帅了;但是在黑道他又不在普通,关于他制造的神话没有人不知道,三年从一个普通的少年变成世界第一的杀手,他曾刺杀北欧的第一大毒枭,他还曾混进世界最大的佣兵和杀手公司恶魔党,杀死天字级杀手、恶魔党创始人天魔。他也和他一生的生死之交,他的两个师弟一起加入军刀,并成为军刀的最高级杀手,被和称为“三贱客”,李飞自称贱神残阳、老二吴奇称贱圣幻月、老三邢晨称贱王狂星。李飞这次回到这个留着他太多童年和懵懂期记忆的东海市(注:原天津市和北京市的合称,首都以迁至西安。)是为了解决一些私事和完成军刀给他的第一个危险等级十级的超级任务。

就在雨夜关心的对李飞说道:“少喝点时。”一个身穿风衣,头戴黑色贝叶帽,手里不停地抛着一个金币,活脱脱一个20世纪40年代伦敦街头的混混,一撮惨蓝色头发挡住了半张脸的的人走到李飞身旁低声说道:“师哥我来了。”

李飞缓缓的放下酒瓶,抬起头说道:“活干完了大齐。”

大齐说道:“干完了,师哥接下来我们做甚麽?”

李飞说道:“你去一趟欧洲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去送卡尔乔司去见嘎的(注:上帝),销毁他手里的所有野兽人药剂,然后去东海二中找我。”

大齐问道:“为甚麽要去二中?”

李飞说道:“最近恶魔党和黑云联手对军刀的打击越来越大,为了保存实力的同时牵制住敌人,军刀要我们在这里破坏黑云在这里的势力,而且黑云的心腹霍能在这帮黑云出口货物,我们的年纪用学生掩护再合适不过了。还有我们要报仇,梁峰和霍能走得很近,我们就来个一箭双雕。”

大齐点了点头说道:“了解,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那我先走了。”说着就往外走,顺手拿走了一瓶李飞刚刚起开的轩尼诗。

李飞叫道:“大齐你好歹帮我解回账啊。”

吴奇头都不回的说道:“还是你接吧,我可没钱。”

李飞笑了笑又喝了一瓶酒,转身离开了。这时的雨夜感到了一丝失落,她知道他们根本就是两条不同路上的人,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两天路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次日清晨李飞背着一个早就订作好的单肩背包,穿着一身洁白的休闲装,走进了久违的学校(东海二中),在已经变了摸样的学校里几经询问他走进了高二七班。在李飞踏进门的那一刻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哪是学校啊,整个一菜市场,又在那用破锣嗓子放声高歌的,又在哪抽烟的,有搂着女生在那啃得,还有在哪谈天说地的、海吹神侃、大呼小叫的,更有女生给自己脸画的跟跟站街女似的。不过二中的乱对于当初就是从二中走出的李飞来说早就习惯了,但是还是有一个女生吸引了他的眼球,因为她在那里认真学习,而且这个人是李飞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并且是李飞的初恋情人丁丽。李飞没有打招呼,更不想影响他的学习,李飞走进了班到最后的座位上坐下,这是就听周围的几个学生谈到:“今天董杰和狄威要和黄小帅拼命,你说谁会赢?”

一个接话道:“我看董杰必输无疑,黄小帅不说他哥在社会上的实力,就校内他能叫来的也有五六十人呢。”

这时李飞走上去说道:“哥几个聊什麽呢?说给我听听。”说着递上几颗雪茄。

那几个人一愣,然后看了看李飞。又看了看雪茄知道这个人不是普通人,语气客气的说道:“你是新来的?”

李飞点了点头说道:“刚来的。”

“哦”那几个人哦了一声说道:“难怪你不知道,听说黄小帅想吞并董杰和狄威。”李飞又点了点头,帮他们把烟点上说道:“下午他们在哪打,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其中一个说道:“不用费劲他们就在操场上打,我们在班上就能看。”

李飞没有再说什麽,只是说了句“多谢”便回到了位置上。

上课后,老师也没介绍李飞,直奔主题开始讲课,李飞是越听越来气,他妈的这些老子在以前就他妈全学完了。李飞想抓紧时间休息,没用三十秒就进入了梦乡,二中上课睡觉的可是一抓一大把,所以老师睁一眼闭一眼也就不管了。

一天的课终于结束了教学楼后面马上聚集了一大批学生,双方就像黑帮交战一样,双方老大都出来训训话深受香港早期黑社会电影影响的黄小帅和董杰也不例外,以来就开始了骂战,骂战结束后双方猛地向对方冲了过去。李飞摇了摇头心说:“黑社会电影害人不浅啊。”

就在骂战时听到这个消息的学生已经都涌到了窗口,就连丁丽也被几个站街女似的女生架了过去。

董杰和黄小帅自然对上了,狄威对上了两个黄小帅找来的手拿钢棍的社会青年,其他人也都冲了上去,也就五分钟胜负立分,董杰的人不但比黄小帅人少,而且黄小帅找了不少街头混混,董杰的人被打的节节后退,狄威被围着他的两个混混大了好几棍子,而且还不断有人跑去支援黄小帅。最后董杰被两个人压在了地上,狄威也被压住,其他的小弟能动的都被人制住。这是黄小帅奸笑道:“你们不是挺狂吗,在狂啊。”

董杰骂道:“黄狗,你他吗的不讲规矩,别给老子机会,不然我宰了你。”

“哦是吗,我好怕,”黄小帅说道,“来啊,给我把他们胳膊都卸下来。”

李飞向:我要是再不出手,小董和狄哥就有的瞧了。

原来董杰和狄威都是五义的高手,而且是李飞手下的,所以李飞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操场上。

就在黄小帅带来的一个社会青年的片刀离董杰的右臂还有五寸时一把蝴蝶刀刺进了他持刀的那只手,此人只觉手一麻,刀再也砍不下去,黄小帅见有人出手伤人马上大叫道:“是谁放的暗箭。给老子站出来,”

李飞笑道:“我说你是不是眼瞎啊,他妈的我这莫大一活人你看不见。”

黄小帅等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帅的不能再帅的少年正在向他们走来,脸上还带着微笑。

黄小帅叫道:“你是谁,不想死赶快滚。”

李飞的脸翻得比翻书还快,只见他脸色一沉冷冷的说到:“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我说你······”黄小帅刚一张嘴,李飞飞似得冲到他面前,一拳将他打的倒出去十米才摔倒在地。其他人见李飞如此强悍都吓得没敢动手,倒是跟黄小帅来的一个社会青年反应较快,抡起片刀砍向李飞,李飞向后一扯补直接用手肘撞在对方的胸口,‘卡擦’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来人倒飞了出去,其他人都十分吃惊,心想:这还是人吗,动不动就将人打飞。

这是黄小帅已经怕了起来,大叫道:“都他吗愣着干嘛,给我打死他。”

其他人见李飞的身手如此彪悍,动手时都唯唯诺诺,李飞根本就不用家伙,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李飞开始了,违背常理“人多欺负人少”的定论,开始了单方面虐待。

黄小帅被再次打飞后,再也嚣张不起来了,转身就跑,其他他的手下见领头的都跑了,飞似得全跑了。

这时狄威和董杰走了过来,学着武侠里的那样,一抱拳说道:“多谢,还未问您的大名。”

李飞笑道:“你俩是不是眼瞎啊,我是李飞啊,这才几年就他吗认不出来了。”狄威一愣大声叫道:“你真是李飞。”

“没错,我是李飞,我李飞混回来了。”李飞这一嗓子让所有在教学楼里看热闹的学生都听见了,所有人都惊讶不已,有人问了李飞是杀手的是他们知道,这倒不是,但是因为李飞是当初五义的第一战将,三年前五义是全东海市最大的学生帮会,也是唯一的,说白了只要你混,十个九个半是五义的,可是三年前五义得罪了梁峰,结果引来了灭门之祸,李飞和他的两个师弟,在掩护董杰等少数几个还忠于五义的人脱身后被人包围,最后李飞三人脱身后就被李飞的父亲接到了国外,所以董杰都以为他死了,这也是李飞为什麽在一些人心目中那麽出名,但是这话听到丁丽这个和他从小就青梅竹马的美女耳里好似一把钥匙打开了,丁丽多年来心里的悲痛,丁丽不顾一切的冲了下去。

再说操场上董杰等人见真是李飞,也是热泪盈眶,董杰手下的小弟都听说过李飞的故事,再加上刚才的身手,众人简直是把李飞当神了。

就在董杰等人和李飞在一起向教学楼走时,一个曼妙的身影带着一句微颤的话“小飞真的是你吗?”

丁丽已经飞一般的跑到了操场上,李飞脸上露着一种人畜无害的微笑,盯着丁丽因快速奔跑而上下起伏的胸部,说道:“当然是我,不然你见得是鬼啊。”

丁丽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不顾一切的扑到李飞的怀里,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粒粒的落了下来,丁丽这种校花级的美女做出这种举动,无疑为李飞引来了无数杀人的目光,但是已经成为绅士流氓的李飞来说,这些已经自动免疫了。

李飞只是轻轻拍打着丁丽的后背说道:“小丽,乖不哭,我不是回来了吗。”

这时董杰和狄威虽然有太多的问题和话要说,但是他们也知道丁丽和李飞关系,自己不太合适留在旁边,而且他们没有当电灯泡的经验,于是带着人先一步走了。李飞见董杰他们都走了,突然一本正经的说到:“小丽你这样子就不怕,影响你在学校的声誉,你要是以后嫁不出去怎摸办啊。”

丁丽见到了自己魂牵梦挂的李飞,听到他这莫问,根本没过脑子直接说到:“你娶我啊。”可刚说完马上察觉不对,马上羞得好似朝霞,李飞见状哈哈大笑出来,丁丽嗔怒的白了李飞一眼。

走在去食堂的路上丁丽问了李飞很多事情,但是李飞回答的含糊其辞,而且眼睛向每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女生身上飘去,而丁丽一直紧紧抓着李飞生怕一松手他就跑了,李飞笑了笑没有说甚麽,但是心里却在想,接下来该怎摸办,我回来的事已经暴露了。在去食堂的小路上,不少的少男少女向他们投来目光,回头录都到了百分之190了,因为丁丽可是东海二中的校花回头率已经是百分之百了,再加上李飞这个超级帅哥,回头率能不高吗。

在食堂里一片比菜市场高峰时还乱,打饭的窗口都挤得不想样,二人等了半天就是没往前挪动半步,丁丽倒是没甚麽,而李飞可急了,大步流星的走到挡在窗口一位男生身边,轻轻的在他的后颈打了一下,当时那男生便昏倒了,周围的人都发出了尖叫,李飞笑道:“不好了这人中暑了,快送医院。他妈的我太有才了,秋天都有中暑的”说完走到窗口说道:“给我来两份营养套餐。”这时已有人将那昏倒的学生送走,别的学生见他插队,便大叫道:“你干什麽?”

李飞大笑道:“干什麽,很明显插队啊。”

这时有人叫到:“我看你才没有常识。买饭要排队。”

李飞说道:“那是对你们对我这种流氓是无效的。”

那人叫到:“我看你是找揍。”

李飞的脸就像翻书马上变得阴冷,冷冷的说到:“你说什莫?”

那人说:“我说你找揍。”

李飞冷冷说道:“那可是你找死。”说着一记鞭腿踢在那人头上,那人口中喷血倒飞出5、6米才摔倒在地。

李飞这时以接过套餐准备离开,所有人自觉地让出一条三人宽的道路,他们自问就这种功夫就是二中最能打的武术社成员也达不到。

李飞走到丁丽身边说:“找个位子做吧。”

丁丽似乎也被吓到了,再回过神后嗔道:“你怎么怎摸做?”

李飞笑了笑刚想说话,就听到有人叫丁丽,李飞和丁丽看过去是一个女生在朝丁丽回手,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女生和丁丽年纪相仿,晶莹剔透的肌肤透露着青涩,穿着校服,露出一截白皙滑嫩的手臂,那股白皙一直延伸到衣服里李飞和丁丽便向他走过去,那女生笑着说道:“小丽刚才你跑哪去了?”

丁丽笑了笑没有回答,转过脸向李飞介绍道:“这时陈诗蕾是我的好朋友。”

李飞笑着说道:“原来是你的朋友啊。”然后对陈诗蕾说道:“你好我叫李飞,你既然是丁丽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后有事就找我。”

陈诗蕾忙说道:“你······你·····好。”

李飞暗道:这世上还有那麽害羞的女生啊。

三人在介绍完之后就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边吃边聊。

就在这时有七八个看来是出来混的学生走进饭堂,径直走向陈诗蕾,为首一人说道:“上次让你带的300快带来了吗?”

陈诗蕾小声说道:“我真的没钱了。”

为首得一拍桌子说道:“泥潭吗知道你在说什摸吗?不要已为跟了何飞你就狂了,实话告诉你,就是何飞让我来要钱的。”

这时的陈诗蕾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在一旁的丁丽悄悄拉了拉李飞的衣袖,李飞当然知道她是甚麽意思,便起身对着那几个学生说道:“哥几个欺负一女生不太好吧。”

为首的那人瞧了瞧李飞说道:“你他妈是谁,这有你说话的分吗?”

李飞说道:“我是你姥爷,是这样我和你姥姥青梅竹马,后来你姥爷拦着,我才和你妈接的婚,你是叫姥爷也行叫爸爸也行。”

李飞这句话马上引来了哄堂大笑,为首气的脸色铁青破口大骂道:“你他妈找死。兄弟们给我打死他。”

李飞笑道:“你都有胸了还要弟干嘛,你难道是人妖。”

当大家反应过来再次爆笑时,李飞已经以超过正常人类15倍的速度一拳打在那人的前胸,那人倒飞出去还砸到了三个带来的小弟,所有人都整齐划一的将嘴长到可以搁进一个鸡蛋,李飞笑了笑说道:“你们不要报群殴的想法,不然会死得更惨。”

这时另一个领头的见兄弟被人一拳打倒,勃然大怒,他竟掏出一把弹簧刀直取李飞的后心,这时李飞飞快的转身,一记侧踢将那人手里的刀踢飞,然后一只手在内侧衣兜里飞快的拽出一把寒光闪烁的蝴蝶刀,但是这把蝴蝶刀前端是尖利的刃后面是锯齿,好多人都叫了出来,魔龙牙,有人便窃窃私语到:“这小子是不是学生啊,他那的可是飞扬军火公司的最新一版的城市刀具,听说现在还只是少量生产。”

那个拿弹簧刀的马上感到,自己跟人家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自己的刀在人家面前连刮胡子都不配。

李飞在众人惊呼中将刀插进那人的膝盖骨,紧接着所有的人都发出了吵过100分贝的尖叫。

李飞冷冷的说道:“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那些人就像排练好的说道:“知道,知道。”

李飞说道:“那你们知道你们该干神魔了吧。还不给诗蕾道歉。”

那些人齐声大叫道:“陈姐我们错了。”

李飞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对着惊愕不以的丁丽和陈诗蕾说道:“饭是没法吃了。我们走吧。”说着便向外走去,丁丽和陈诗蕾都连忙跟了出去,至于后来他们怎麽收拾残局就和我们无关了。

再回教室的路上陈诗蕾好像想说什麽,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这一切怎莫能逃过李飞的眼睛,李飞笑着说道:“诗蕾你怎摸了”

陈诗蕾脸红了小声的说到:“谢谢你。”

李飞微笑说道:“这不算什麽,还有以后叫我小飞吧。”

陈诗蕾,点了点头又小声说道:“小飞哥,你真帅。”说完转身跑了,丁丽笑了笑说道:“那我也先走了。”李飞点了点头也走了。

之后的几天李飞和以前的朋友见了见面,又找到了两个当初的好兄弟,一叫刘敬民,一叫江龙,这两个人听说李飞没死而且回来了自然也是喜不自胜了。其余的时间就和丁丽和陈诗蕾在一起聊天,她们多少对李飞的三年时光的经过有了了解。

可是陈诗蕾好像有心事,但是李飞怎莫问她都不说。

一天晚上晚自习教室中,陈诗蕾正襟危坐,秀眉微颦,怔怔入神的看着黑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诗蕾,诗蕾........。”坐在她旁边的同学忽然叫喊道。

“呃。。啊??怎么了。”陈诗蕾陡然回过神来,疑惑的看着旁边的同学。

“诗蕾,你到底怎么了嘛,门口有人叫你。”指着教室门口,门口处正站着一位剑眉星目的帅气少年朝里面的陈诗蕾挥手。

陈诗蕾顺着同学的手指看去,脸色顿时变的苍白,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犹豫了片刻,终还是站起了身,轻咬着红唇缓缓朝少年走去。

“何飞,你找我干什么?”陈诗蕾站在少年身旁,唇齿轻启,想要再说什么却终是没有说出口。

“跟我过来。”何飞脸上挂上淡淡的笑容,语气却凶横无比,强行将陈诗蕾拉到教学楼的拐角处,他松开陈诗蕾已经被捏的微红的玉臂,冷笑道:“听说你最近和一个男的走的很近嘛?”

“不关你的事。”陈诗蕾低着头不敢看正视何飞,声如蚊呐:“我不喜欢你,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啪。”何飞扬手重重的煽了陈诗蕾一个耳光,怒道:“不喜欢我你还答应和我在一起,你犯贱啊。”

陈诗蕾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泪水沿着苍白的脸颊滑落,嘤咛道:“那是你逼我的,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不等陈诗蕾说完,何飞一把揪着她的头,用力向下一扯,将陈诗蕾的头扯到胸口处,头连着头皮,被那种力道拉扯产生的疼痛立即让陈诗蕾痛呼出声,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

何飞对着陈诗蕾大声吼道:“想分手?门都没有,我知道你最近和高二七班的一个小子走的很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告诉你,你要是敢再提分手的事,老子一定弄死那小子。”

“不..不要,我和小飞哥..没.没有什么,你不要为难他。”陈诗蕾抽泣道,胆小的她面对何飞的强横,根本没有勇气反抗,也没有能力反抗,但心里又怕他真的去找李飞麻烦。

见她此时此刻这么维护别人,何飞心中更是大怒,扬手又是一个耳光煽了过去,冷笑一声道:“小飞哥?叫的这么亲切,是不是下次就要献身给他了,啊。”

“你混蛋。”陈诗蕾疼痛难耐,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沿着脸颊滑落,心中又羞又气,可是对何飞的蛮横无理又无可奈何。

“想和我分手也行,拿两百块分手费来,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纠缠你。”何飞松开陈诗蕾的头,懒洋洋的靠在墙壁上,掐眉馅笑的看着陈诗蕾,十足的一个无赖形象。

“我没那么多钱。”陈诗蕾一头披肩秀被抓的有些蓬乱,几缕丝凌乱的披散在被泪水浸湿的脸颊上,显得有些凄凉。

“没钱,那你就还是我何飞的女朋友,如果让我知道你再和七班那个‘小飞哥’走在一起,我说不定会做出点什么冲动的事情。”何飞冷然说道。

陈诗蕾知道何飞在学校混的比较开,怕他真的去找李飞麻烦,忙道:“我给你钱,明天我就给你钱,求求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也..也不要.去找小飞哥.找小飞哥麻烦。”“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何飞眼角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得意,他哈哈笑道:“既然你不喜欢我,那咱们就好聚好散,明天我过来拿分手费。”说完,他转身离去。陈诗蕾心里很痛,难言的委屈如决堤的潮水,带着不可抵挡的威势侵蚀着她每一寸肌肤,痛的无法站立,她跌坐在地面上,一双玉臂环抱着蜷缩的双腿,大声的哭了起来,一直深藏在内心最深处压抑了许久的委屈化成漫天泪水,澎湃宣泄,她就像在森林中迷路了的形只影单的孩子,害怕的放声大哭着,许许多多的委屈和故事像一把把尖刀一样,从心脏的周围四面八方的刺激过来,疼痛的感觉不断的侵袭着他,让她的眼泪一大滴一大滴止不住的流下。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眼睛红肿,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陈诗蕾觉得心里舒服多了,这才起身抹掉脸颊上的泪痕,所有所有的委屈,就让它化作银河的流星,摇曳消散在茫茫宇宙,明天,明天的明天,一切都会好的吧。

陈诗蕾很困惑,很恼怒,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认识何飞这个混蛋,自己只想安安静静的读书,然后考上高中,考上大学,找一个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为什么会认识何飞,打破了自己纯纯的梦。

陈诗蕾与何飞相识是在一个有着美丽的让人心醉的夕阳的黄昏,两人的邂逅有些童话故事的浪漫,何飞的帅气和陈诗蕾的清纯更是让他们的相遇仿如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一般。

起初,心思单纯的陈诗蕾对何飞也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但久而久之,陈诗蕾便现何飞的一些劣质脾性,打架,抽烟,调戏女生,脾气暴躁,小心眼,敲诈等毛病让她心中仅存的一丝好感烟消云散,尽管她一直有意无意的避开何飞,却却依旧逃脱不了他的纠缠,而后,何飞更是以威逼利诱等不正规的手段逼迫陈诗蕾当他的女友,胆小怕是,单纯无知的陈诗蕾以为当了他的女友就会好的,可最后换来的却是他变本加厉,不但出手打她,还三番四次的伸手向她要钱。

陈诗蕾只想摆脱何飞的纠缠,她无法忍受这种折磨,两百块对于她来说并不算多,她不想因为自己让李飞也被牵连进来,李飞在她心中,是无忧无虑的,嘴角从来都是那副坏笑,但她感觉的到,他就像一个孜孜不倦永不停留的候鸟,和任何人保持着可有可无的距离。

第二天清晨,陈诗蕾揣着两百元钱早早的来到学校,刚走到教学楼的楼梯口便与何飞不期而遇。

陈诗蕾知道他是特意在这里等自己,也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纠缠,直接便将两百块递给他,道:“钱我给你了,别来找我了!”

何飞喜眉笑眼的接过钱,钱一入手,脸色陡然一变,厉声道:“你是我女朋友,我为什么不找你,你最好别和其他男生走的太近,否则我会让你们都别想安心的在学校待下去。”

“你...你..。”陈诗蕾心中气愤,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何飞伸手搂着她的肩膀,媚笑道:“我,我怎么,你伤害了我脆弱的感情,想这么轻松就摆脱我吗?”

陈诗蕾极力挣扎着,带着哭腔羞愤的说道:“你放开我,别碰我。”

这时丁丽遇见,便大声说道:“你干什麽,放开陈诗蕾。”丁丽一脸气愤的走了过来,恶狠狠的瞪着何飞,方才他们的话丁丽可是听的一清二楚,这个家伙竟然在敲诈诗蕾。

何飞冷笑道:“我搂我女朋友,关你屁事,还有我告诉你,你最好告诉李飞以后不要在找陈诗蕾。”

丁丽说道:“那是他的事我管不着。”

何飞说道:“怎摸不管你的事,你不是和她的关系很好吗?难道你是第三者?”

丁丽气的脸发白,却说不出一句话,这时陈诗蕾大叫道:“你不许骂丽姐。”

何飞说道:“你个贱货着还有你说话的分?”说着举手就打,可是另一只手陡地一疼,大叫起来:“你他妈要我。”

抬手给了丁丽一个嘴巴,他抬手又给了陈诗蕾两个嘴巴,才骂骂咧咧的走了。丁丽气愤的说到:“我们去找小飞。”

陈诗蕾小声说道:“别小飞哥斗不过他,以要是跟他说了,就麻烦了。”最后声音低的细如蚊声。

丁丽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说的,不过以后我们要躲这点走了。”说完揉了揉脸扶着陈诗蕾回了班。

李飞骑着东海市绝不超过十辆的哈雷珍藏版摩托狂飙进学校,引来了一阵怒骂和惊呼,停好车李飞的眼神开始在每个女生的身上打量,这时董杰和狄威走了过来,说道:“飞哥你可来了,出事了。”

李飞一愣问道:“出什麽事了?”

董杰说道:“丁丽让人给打了,他不让我们跟你说。”

李飞一愣问道:“你们是怎末知道的?还有是谁。”

一旁的狄威说道:“高二五班的何飞,今天早上我刚好听到的。”

李飞马上收起和善的面孔冷冷的问道:“何飞现在在哪?”

董杰说道:“他应该在班上,他在学校混得挺开的······”

董杰话还没说完,李飞打断道:“你去吧敬民和江龙叫来,其余谁都不用管。”说完便向教学楼走去,董杰知道这位大哥又要闹事了。

东海二中是东海市四大高级中校之一,升学率一直都是屈一指的,在东海市有个不成文的传言,只要踏入了东海二中,就等于一只脚踏入了大学的门槛,因此东海县的高官贵人绞尽脑汁,趋之若鹜的将自己的子女往东海二中塞,其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东海二中隐隐成为了一个藏龙卧虎之地,良莠不齐,那些高官贵子仗着家族的权势在学校为非作歹,嚣张跋扈,东海二中俨然成为了一个社会黑暗的折射。

不过东海二中的教学底子不可小觑,依然保持着高的升学率,其中的猫腻似乎也只有那些‘上层人士’心知肚明。

东海二中分为初中部和高中部,拉帮结派甚是严重,几乎到了明目张胆的境地,面对那些高官贵人的子女,学校也只能无奈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此时还未上课,高二五班吵杂不堪,毫无纪律,大声叫嚷有之,打牌赌博有之,拿着镜子搔弄姿有之,当众拥抱亲吻有之,若非场景限制,恐怕有进一步展成上下其手,继而转变成‘活塞运动’的趋势。

教室中学生千姿百态,怎一个乱字了得。

其中为的赫然是英俊帅气的何飞,只见他站在课桌上,拿着一个矿泉水瓶,深情高歌:“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声音嘶哑低沉,宛如鸭子的鸣叫,唱完之后,学着迪吧dJ的架势,声嘶力竭的吼叫道:“后面的观众,你们好吗?举起你们的右手,跟着音乐的节拍,跳动起来嗷...。”

移动端二维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红颜天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